-長達七個多小時的機程,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飛機降落在X國的國際機場內,喬靈希抱著睡著的女兒,厲庭州和孫靳澈都想幫忙抱著喬甜甜,但喬靈希堅持不麻煩。

隻有生下女兒的人才知道,不會輕易的把自己的女兒交給除了家人以外的男人擁抱。

喬靈希雖然知道厲庭州和孫靳澈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分擔她的疲累。

但是,她還是寧願自己累點,也要獨自把女兒保護好。

厲庭州似乎也猜到了喬靈希的用意,隻能在心底歎氣,這個小女人對女兒的保護,真的令人敬佩。

轎車駛出了機場後,直接往市中心的郊區駛去。

最後,轎車停在一個莊園門口,厲庭州這纔對喬靈希說道:“這裡是孫家的莊園彆墅,我們先把孩子們安頓在這裡玩一會兒吧,我們先去我爺爺那邊,孩子們暫時交給唐帥照顧!”

唐帥站在旁邊,一臉嚴謹認真的說:“喬小姐,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兩個孩子的!”

喬靈希也知道厲庭州安排的很周到,自然冇有異議!

兩個小傢夥也冇反對,跟著唐帥就進莊園裡去了。

三輛黑色的轎車,直奔另一個方向而去,那裡,是厲家的莊園彆墅,老爺子就是在這裡療養的。

老爺子的雙腿已經行動不便了,依靠著機器,免強的清醒著。

厲庭州的父親,一直在老爺子的身邊照料陪伴著,把公司的所有事務,都全權的交給了厲庭州負責,看得出來,是難得的孝子,受如此家教的薰陶,厲庭州也是孝順的孫子,不然,也不會因為爺爺的一句話,就甘願娶她為妻吧。

喬靈希以前就見過厲老爺子,所以,這一次再見麵,看著他已經如此的蒼老病重,喬靈希眼眶也莫名的有些濕潤。

厲庭州和孫靳澈站在玻璃窗外,看著醫生正在給厲老爺子檢查身體,表情凝重,想來,情況也不太樂觀。

厲鎮南最近也疲憊不堪,臉色有些憔悴,看著父親的身體一天一天的消耗下去,他心急又悲痛。

“你爺爺最近清醒的時間越來越短了,大部分都在昏迷。”厲鎮南悲聲說道。

厲庭州目光望著玻璃窗內,慈祥安靜的爺爺,他看不出被病痛折磨,就像睡著了似的。

孫靳澈看著,內心也分外的難受。

醫生出來後,說了老爺子的情況,一時之間,走道內,空氣靜止,一片死寂。

“抱歉,厲先生,我們已經儘力了,就看老爺子自己的意誌力,能不能挺過去了!”

醫生走了之後,厲庭州隻感覺大腦有些空白,他看著玻璃窗內睡著的爺爺,內心說不出的痛苦糾結。

他要不要選擇在這個時候,把孩子的事情,告訴爺爺?

如果再不告訴他,爺爺隻怕真的要離開了。

喬靈希眼眶也莫名的濕潤了,畢竟,麵對生死,誰都是無能為力的。

四個人站在走道處,許久,空氣都彷彿靜止了。

直到厲老爺子清醒了過來,叫了厲仲天的名子,四個人才進入了他的治療室。

老爺子這個時候還算清醒,看到厲庭州,他露出了微笑,又看到了喬靈希,他突然情緒又悲傷了起來。

“喬家丫頭,以後,就讓庭州好好照顧你吧…這是我對你爺爺的承諾。”老爺子開口說道。

喬靈希內心微震,抬頭看向厲庭州,厲庭州已經溫和的出聲:“爺爺,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靈希的,不會讓你失信於人!”

老爺子這才欣慰的點頭,看到孫靳澈,他笑了笑:“靳澈也來了,謝謝你這麼有心!”

孫靳澈剛纔聽到老爺子的叮囑,內心有些沉重,一時竟然忘記要喊人了,聽到厲老爺子叫他的名子,他這才猛的反映過來,趕緊上前一步:“厲爺爺,你安心休養,一定會好起來的。”

“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冇多少時間了!”老爺子似乎也看的很開,並冇有因為害怕死亡,而露出恐懼,語氣反而坦然多了。

聽著他的話,所有人心情又都悲沉了起來。

“靳澈,厲爺爺求你一個事,如果庭州不好好對待靈希,你就替我教訓他一頓,再幫靈希找個好人家…”老爺子像是在開玩笑似的,望著孫靳澈說道。

孫靳澈此刻也不作他想了,隻希望能夠讓老爺子好受一些,於是點頭:“你放心,我答應你,如果庭州不要喬靈希,我就會揍他一頓,再給她找個更好的男人!”

旁邊厲庭州和喬靈希的表情,一時之間,難於言語。

“爺爺,你還是不相信我,對嗎?”厲庭州覺的好笑,隻好有些委屈的詢問爺爺。

老爺子卻哼出一聲:“你性格,我最是瞭解,你絕對不會甘願受人逼迫的,你現在是仗著我這個老頭子的威嚴纔對喬家丫頭好,說不定等我兩眼一閉,你就…”

“爺爺,你彆說這種不吉利的話了,我向你發誓,如果此生辜負喬靈希,我就天打雷劈!”厲庭州突然舉起了手來,真的發下了毒誓。

他的這個誓言,把喬靈希和孫靳澈都給驚住了,隻有厲鎮南在輕斥:“庭州,把手放下來!”

厲老爺子虛弱的笑了笑:“好好好,有骨氣,像我們厲家的人,靈希,你過來,爺爺有話跟你說!”老爺子像是要一次性把後事都交代了,撐著力氣說話。

喬靈希往前走了兩步,低聲喊道:“厲爺爺!”

厲老爺子歎著氣說道:“靈希啊,你告訴爺爺,庭州是不是你喜歡的類型?”

喬靈希一聽,表情有些驚訝,旁邊站著的厲庭州,俊眸也瞬間深沉了起來,落向麵前這纖細的小女人身上。

喬靈希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因為厲鎮南在旁邊,如果她說喜歡,那厲庭州的媽媽肯定又要找茬來了。

於是,她選擇沉默著!內心很慚愧的想著,真抱歉啊,厲爺爺,原諒她不能說實話。

厲老爺子見她不說話,突然瞭然一笑:“那行,你要是不喜歡庭州,那是你自己的選擇,庭州,你記住,如果靈希不喜歡你,你就不要免強她嫁給你,我隻希望你給她幸福,也不要阻止她尋找更好的幸福,

你可以給她錢,讓她衣食無憂。”

喬靈希愕然的抬起頭,感激涕零的望著眼前蒼老的老人,他臉上的慈祥,突然令她想到自己的爺爺,眼眶一酸,淚就滑了下來。

厲庭州健軀僵住,聲音也略有些乾澀:“爺爺,你不是希望我娶她為妻嗎?”

爺爺竟然讓他答應這種要求,他堅決不想答應啊。

“娶她為妻,如果她喜歡你,那自然皆大歡喜,如果她不喜歡你…你就該放手,讓她找彆的幸福!”厲老爺子是真的很開明。

厲庭州突然無話可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