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輪到他們點單了,服務生也被厲庭州迷的七暈八素的,都忘記給他們拿吸管了。

還是喬陽陽很冷靜的開口索要。

父子三人組,總算來到了喬靈希的麵前,坐下,兩個小傢夥各自拿了自己愛吃的東西,就開始埋頭吃了起來。

厲庭州也伸手拿了一塊,卻不是給自己吃,而是溫柔的遞給了喬靈希:“你也償償吧!”

喬靈希見他又這般殷勤,不接又浪費了人家的好意,隻好伸手接過來,默默的咬下一口。

厲庭州也拿起一塊,優雅的吃了起來。

時光就像靜止了似的,說不出來的和諧,溫馨!

這種圓滿的感覺,就像小貓兒的小爪子,在撓心似的,讓喬靈希既想放肆享受,又忐忑不安。

吃完了東西,厲庭州拿了紙巾,給兒子和女兒各自的擦了擦小嘴巴,兩個小東西都吃的滿嘴油膩膩的,說不出來的俏皮可愛。

喬靈希突然覺的汗顏,在厲庭州的麵前,她似乎不配為人母親了,她都冇想到第一時間去給孩子們擦小嘴。

“我帶你們去洗個手!”喬靈希總算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帶著兩個小傢夥去洗手了。

等到她們洗完手出來,就看見厲庭州也走了過來,洗了手之後,一家四口走出了大門。

時間轉眼間,過去了兩天,厲庭州決定帶喬靈希去國外看望他爺爺的事情,也定下了。

大清早,厲庭州帶著母子三人,出發前往他的私人停機坪。

當他們到來的時候,停機坪旁邊,已經停了兩輛黑色的轎車,一抹高大的身軀,慵懶的倚靠在車門旁邊,微眯著的幽眸,看著自遠而來的車隊。

孫靳澈覺的自己一定是瘋了吧,他竟然打著要去看厲爺爺的晃子,就為了多看兩眼喬靈希。

車子停穩,喬靈希推開門走下來,看見孫靳澈,也是一愣。

喬陽陽和喬甜甜也下了車,喬陽陽看見孫靳澈,漂亮的小臉蛋上,表情很是複雜。

之前,他一直以為孫靳澈就是他的爹地,可是,媽咪卻說他不是,一場誤會,也傷了一顆小心靈。

孫靳澈站直了身軀,微笑的走過來跟喬陽陽打招呼:“小傢夥,還記得我嗎?”

“記得,你是孫叔叔!”喬陽陽再也不能任性的叫他爹地了,隻能以叔叔代稱。

孫靳澈蹲下身來,摸摸他的小腦袋,隨後,他看見了躲在喬靈希身後,隻露出兩顆烏黑大眼睛的喬甜甜,他初見這個小女孩的時候,內心狠跳了一下,怎麼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喬靈希知道兒子之前找過孫靳澈,自然不懼生,但女兒卻正眨著大眼睛打量這位陌生的叔叔。

厲庭州站在旁邊,見孫靳澈看見他女兒那吃驚的表情,他薄唇輕揚了起來,想必,孫靳澈也覺的甜甜像極了他妹妹小時候的模樣吧。

孫靳澈一時有些恍惚,但就是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裡見過這個小模樣了。

“甜甜,這位是孫靳澈,厲叔叔的好朋友,你可以叫他孫叔叔!”厲庭州微笑著跟女兒介紹。

喬甜甜眨巴了一下大眼睛:“這位孫叔叔好帥哦!”

孫靳澈一聽,俊臉都佈滿了笑意,厲庭州聽著,頓時有些不是滋味。

女兒纔多大呀,她懂什麼叫帥?再帥,還能帥得過他這個親爹地嗎?

孫靳澈站了起來,幽沉的目光,這才裝作不經意的望了一眼喬靈希。

今天的喬靈希,裝扮的很清新,一身米色的長裙,長髮披在腦後,看上去乾淨又清雅。

在這初晨的陽光下,她那雙閃亮又分明的大眼睛,無聲散發出一種引誘男人的清純感。

孫靳澈的目光,隻在喬靈希的臉上停留了一秒,就看向厲庭州:“是不是可以登機了?”

厲庭州點了點頭,他現在更多的心思都用在兩個孩子身上,竟然冇有察覺出自己的朋友眸底那一絲期待的光芒。

喬靈希在對付男人上麵,還是比較粗心大意的,也許是孫靳澈將情感隱匿的太深,她發覺不了,總之,她也冇問孫靳澈為什麼也會在這裡,就跟著一塊兒登機了。

上了飛機,兩個小傢夥都非常的興奮,就連以前性子沉穩的喬陽陽,也露出了新奇的目光,四處的打量著這架飛機。

厲庭州看著孩子們很喜歡他的飛機,他內心也很滿足。

喬靈希卻急的快要冒汗了,看著自家的孩子在機艙內跑來跑去的,冇一刻的安份,她這個做母親的真的很失敗啊。

真怕這兩個男人懷疑她孩子家教不行。

所幸,兩個男人都帶著溫柔的目光看著她的兩個孩子各種張望好奇。

兩名訓練有素的空姐走了過來,露出甜美的微笑:“厲總,孫總,很高興為你們服務,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喬靈希公佇在旁邊,有些尷尬,明明她也是人,為什麼兩名空姐視她為空氣呢?

其實,這個時候,兩名空姐也在打量著她,對於厲庭州的所有跟女人有關係的緋聞,作為他私人飛機上的專屬服務生,她們都會非常瞭解的。

自然也知道喬靈希就是前不久被公開的那位厲家少奶奶人選了。

兩名空姐在心底對她很是嫉妒不滿,自然都忽略了她的存在。

厲庭州目光略沉,聲音清冷無溫:“你們怎麼不問問她有冇有需要?”

喬靈希正在心底怨念著,突然聽到厲庭州的話,她嚇了一跳,難道這個男人會看穿人心,知道她在想什麼嗎?

兩名空姐見厲庭州生氣了,也是嚇白了臉色,立即轉過頭去微笑跟喬靈希詢問:“喬小姐,抱歉,請問你要喝點什麼嗎?”

喬靈希聽見她們直稱自己的姓氏,看來,是認識自己的。

“不用了,謝謝!”喬靈希趕緊搖了搖頭,人家不喜歡為自己服務,她還是不免強了。

兩個小傢夥總算消停了,跑到位置上來坐下。

飛機也正準備起飛了,滑過跑道,衝向高空。

喬靈希抱著女兒,繫著安全帶,小傢夥倒是很淡定,小嘴巴裡含著一顆棒棒糖,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看孫靳澈,再看看厲庭州,兩位叔叔都好帥呢。

喬陽陽原本是想單獨坐一個位置的,但厲庭州堅持把他抱在懷裡,小傢夥也隻好聽話了。

孫靳澈和厲庭州聊著工作上的事情,喬靈希則安靜的拿了旁邊的雜誌在看。

兩個小傢夥也安份的坐在位置上,一個看漫畫,一個則抱著小兔子發呆。

從兩個男人的談話中,喬靈希這才知道孫靳澈竟然是代表孫家去探望厲庭州爺爺的。

難怪他會出現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