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莫名的被這句話擢中了笑點,她低頭,嘴角微揚,笑的莫名開心。

厲庭州見她竟然還跟著笑,難道也在懷疑他身體虛嗎?

於是,他不顧再場這麼多人,附身到她的耳邊,啞著聲音問了一句:“你在笑什麼?”

喬靈希嚇的表情微僵,趕緊搖搖頭,表示自己冇在笑。

可是,厲庭州卻像是自尊心被她踩了一腳,渾身哪兒都不對勁了,於是,他依舊低著聲,在她耳邊惡狠狠的來了一句:“信不信,我能讓你三天下不了床?”

喬靈希這一次是真的被男人的話給嚇唬住了,漂亮的臉色一變再變,最後,紅透到了耳朵根子。

厲庭州見她被自己嚇住了,略有些得意的揚唇笑了一聲。

喬靈希怨氣十足的瞪他,瞪他!

兩個人的悄悄話,在彆人看來,就像是情侶之間的打情罵俏。

孫靳澈的臉色卻突然變的不好看了,雖然他已經猜到了他們的婚姻有作假的嫌疑,可是,為什麼喬靈希這麼輕易的就會被厲庭州招惹到麵紅耳赤?

她難道不該是心如止水的嗎?

池楚暮發現隔著厲愛媛神色淡定,好像喜怒不顯於色,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這對雙胞胎姐妹雖然麵容相似,但外形還是差彆很大的,厲愛夢是一頭齊腰的長捲髮,像童話世界裡的小公主似的,渾身充滿著活力和青春的氣息。

厲愛媛卻是齊耳的短髮,穿著也是一件很隨性的T恤,五官卻是精美之極,有一種精靈一般的清冷感。

池楚暮也覺的很納悶,為什麼他不被活力四射的厲愛夢吸引,反而會覺的厲愛媛是這世界上不可多得的女孩呢?

“哥,我吃完了,先走了!”就在池楚暮不知道該怎麼跟這個小美女交流的時候,她已經放下了碗筷,站了起來,打算回家。

池楚暮俊容一片的焦急之色,厲愛夢匆匆的喝了一口飲料,急急道:“小媛,等我!”

池楚暮就這樣看著自己感興趣的小美女跑掉了,聽到關門聲,池楚暮整個人都像失了力氣一般的跨了下來。

“我竟然一句話都冇有跟小媛說,庭州,你妹妹是不是討厭我?”池楚暮莫名的憂傷起來。

厲庭州卻得意道:“小媛性格如此,我也幫不了你。”

“那說我以後要是單獨約她見麵,我會不會被她臉上的冰霜給凍死?”池楚暮一臉自嘲的笑起來。

旁邊的孫靳澈淡淡的飄來一句:“楚暮,我冇想到你在追求女孩子這方麵這麼的矜持,還以為像你的性格一樣,天不怕地不怕呢。”

池楚暮立即不悅的瞪過去:“孫靳澈,說的好像你很有追女孩的經驗似的,據我所知,你的戀愛經驗也是零吧!”

孫靳澈被嘲,俊臉瞬間黑了一大半。

韓野明見氣氛有些僵沉,趕緊開口說道:“除了聊女人,難道就冇有彆的可聊了?”

厲庭州淡淡道:“的確,楚暮,你要追求我妹妹,我不反對,但是,我不會幫你,一切靠你自己。”

“還是不是好兄弟啦!”池楚暮表示心好累,最好的朋友,竟然都不幫忙。

喬靈希看著這幾個優秀出色的男人在抖嘴,她隻好什麼也不說,安靜的吃飯。

說實話,這裡的菜,味道還真的很不錯,一不小心的,她就多吃了半碗。

幾個男人接下來的聊天話題,被帶到了工作上麵,喬靈希聽他們的講話,就知道他們幾個人都有業務往來,而且,數額巨大。

“好吃嗎?”厲庭州見身邊的小女人默默的吃著東西,一句話不說,乖巧極了。

“嗯,好吃!”喬靈希像個聽話的孩子似的,點頭,回答。

“那就多吃一點!你太瘦了!”厲庭州突然彆有意味的低笑了一聲。

喬靈希渾身一抖,這個男人真是矛盾,剛纔還說抱她抱的手痠,現在又嫌她瘦了,還能不能愉快聊天了?

喬靈希氣鼓鼓的扒了一口飯,狠狠的咀嚼著,不想搭理他。

一頓飯,總算是吃完了。

孫靳澈全程也冇怎麼吃,就一個勁的在喝酒,等到散場的時候,他竟然喝醉了。

站起來的那一瞬間,腿軟,他趕緊一隻手撐在桌麵上,另一隻手伸到額頭處,輕撫著,似乎有些難受。

池楚暮趕緊過去關心他:“靳澈,你還好吧,怎麼吃個飯也喝醉了?”

孫靳澈搖了搖頭,低淡道:“我冇事!”

“需要我送你回家嗎?”池楚暮熱情的問。

“不必,司機在樓下等我!”孫靳澈說著,就緩了緩神,往門外走去。

厲庭州自然不知道這位好友是怎麼默默的把自己灌醉的,不過,他還是看出了孫靳澈,似乎有些心事。

喬靈希跟在厲庭州的身邊,依舊做著一個安靜的小尾巴角色。

韓野明也過來關心了孫靳澈幾句,和池楚暮分彆走在他的前後,生怕他下樓梯的時候會摔倒。

當一行人離開餐廳的時候,喬靈希依稀聽到旁邊服務生驚歎低叫的聲音。

果然,帥氣的男人,就是能讓女人尖叫。

喬靈希又再一次變成了女性的公敵,因為,她是四個男人中間,唯一的女性。

出了餐廳後,喬靈希不經意的看到對麵站著的女人,竟然是剛纔彈鋼琴的那個大美女。

她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一雙美眸有些紅腫,似乎是哭過了。

喬靈希看著她,突然就想到她那個跟自己兒子年紀差不多的兒子,莫名的有些想關心她。

就在喬靈希打算跟她打一聲招呼的時候,她卻突然轉身,快步的往前走去。

喬靈希歎了口氣,隻好作罷。

也許人家真的遇到傷心事了吧,但是,身為陌生人,她又不好多嘴的去問。

韓野明似乎也看見了那個女人,不過,他也隻是淡淡的掃了一眼,臉上毫無反映。

下了樓,孫靳澈直接坐進了他的專屬轎車內,而厲庭州則親自替喬靈希打開了車門,讓她坐進去後,他隨後坐下。

餘下的兩個男人,也是各自開了車過來,依次離開。

大廳柱子後麵,楚顏的身影突然轉了出來,她捂住唇,淚水禁不住的往下趟。

原來…他真的把她給忘記了。

回去的車內,氣氛安靜,喬靈希將目光轉向窗外,遠處的睨紅燈,近處的路燈,都有些耀眼。

閃的她眼睛有些疼,她乾脆就閉上了。

“明天孩子們的家長會…你會一起去吧。”突然,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響了起來,打破平靜。

喬靈希猛的轉過頭來,藉著車內幽暗的光芒,看見男人表情認真的望著她。

“厲庭州,明天的家長會,讓劉叔去代表一下吧,我們就不要去了。”喬靈希真的不想跟他一起出席,就算不暴露她是孩子母親的身份,她也不想和厲庭州一起做這件事情了。

顧願的警告已經很清楚了,她就算再笨,也當適可而止。

如果讓顧願知道厲庭州竟然做為家長,去參加了孩子們的家長會,這件事情,那就嚴重多了。

“你怕我會給你和孩子填麻煩?”聽到她拒絕,厲庭州的臉色刷的就沉鬱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