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誰是大嘴巴呢?我看你的嘴巴比我還大!你一口都能吞下一個餃子,我都不能!”喬甜甜很不服氣被弟弟罵大嘴巴,立即插起了小腰反駁。

喬陽陽卻一臉酷酷的表情:“真笨,大嘴巴是什麼意思都還不知道呢,就不服氣了。”

“我怎麼會不知道啊,你就是說我嘴巴大嘛,我明明是小嘴巴!”喬甜甜更加的生氣了,小臉蛋都憋紅了。

喬靈希看著兩個小傢夥又上演了日常拌嘴模式,隻好勸女兒:“甜甜,弟弟冇說你嘴巴大,他的意思是說,你比較愛說話。”

“是這樣的嗎?”喬甜甜這才眨眨大眼睛:“我就是愛說話呀,難道嘴巴不是用來說話的嗎?”

喬陽陽瞬間無語了,覺的姐姐的智商,跟自己不在一個頻道上,於是,他懶洋洋的轉身往門外走去。

與其跟喬甜甜爭論這種無聊的問題,他還不如去玩他的玩具有趣呢,至少,還能提高一下智商水平。

喬甜甜見弟弟又不理自己了,她更是氣呼呼的哼一聲,小腳跺了兩下:“弟弟太討厭了,我不理你了!”

喬靈希被女兒那萌萌的樣子給逗笑了,她也覺的兒子完全可以放心不管,但女兒一定要叮囑一下。

“甜甜,不要再生弟弟的氣了好嗎?認真的聽媽咪說話。”喬靈希把女兒抱到了腿上,親親她氣的通紅的小臉蛋,溫柔的說道。

“媽咪,那我們該怎麼稱呼她呢?”喬甜甜眨眨大眼睛問道。

“呃…這個嘛,我得問一下厲叔叔,不過,現在不要擔心,說不定,也不會見到她。”喬靈希一時也有些為難,如果論輩份的話,自己的兩個孩子應該叫她奶奶的,可是,人家雖然快五十歲了,但保養的非常好,看著就三十多,叫她奶奶,人家肯定會嫌棄的吧。

“喔,那行吧,你問一下厲叔叔,我覺的厲叔叔好厲害,他什麼都知道。”喬甜甜已經開始崇拜厲庭州了,總覺的他無所不能。

喬靈希皺了一下眉頭,低聲問道:“甜甜,你真的很喜歡厲叔叔嗎?”

“對呀,媽咪不喜歡嗎?”喬甜甜立即反問她。

喬靈希一時之間有些語噻。

“媽咪要是不喜歡厲叔叔的話,那你為什麼要跟他結婚呢?還住在人家的家裡。”喬甜甜見媽咪遲疑著不回答,她更加的好奇了,兩個小眉頭都皺了起來。

喬靈希伸手撫額,隻感覺心累!

她和兒子聊天,輕鬆愉快,可跟女兒聊天,卻還要演戲秀恩愛,真的很為難。

“甜甜,媽咪喜歡厲叔叔啊,不過,我對他的喜歡,和你對他的喜歡不一樣的。”喬靈希趕緊笑著解釋。

“哪裡不一樣了?厲叔叔喜歡你,也喜歡我呀。”喬甜甜的大腦,有些轉不過彎來了,隻感覺,大人的世界好複雜,好難懂哦,她還是喜歡做個小孩子。

“好了,不討論這個話題,你隻要記住,今天晚上,一定要乖乖的!”喬靈希親親女兒的臉蛋。

“媽咪,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闖禍的!”喬甜甜回答完畢,就快步的往門外跑了去。

喬靈希稍稍的安心了一些,真希望今天晚上能夠安然度過就好了。

厲庭州五點半就回來了,他依舊一襲黑色的西裝,身姿挺拔,氣場強勢。

不過,一向麵無表情的他,一踏足這個家,臉上就多了一絲人情味,不再是冷若冰霜,生人勿近了。

劉叔也發現少爺最近變化很大,就連他這些在他手下工作的人,都覺的受了恩惠一樣。

厲庭州一進門,劉叔就上前幫他拿了外套,厲庭州裡麵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和一件深色的馬甲,貴氣十足。

他朝劉叔睇過去一個眼神,劉叔立即就會意了。

“孩子們應該在玩具室玩著,喬小姐在樓上!”

厲庭州點了點頭,邁著修長的腿,沉步往樓上去了。

喬靈希一個人撐在陽台處發呆,望著遠處落下去的夕陽,感覺最近心情變的複雜多了。

不再像以前一個人帶孩子賺錢時那麼的純粹單一。

厲庭州的世界,就像給她打開了一扇巨大的門,她開始從他的世界中看見了另一個五彩紛呈的大世界,她一時很難適應。

“在想什麼?”耳邊突然傳來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

喬靈希猛的一轉身,就發現,男人竟然將他的兩隻手臂撐在她麵前的欄杆處,直接把她困在懷裡了,她這一轉身的瞬間,他的薄唇,竟然就這樣邪肆的吻過她的額頭。

“你乾什麼?”喬靈希雙手猛的一推,把他推開,一張俏臉氣的脹紅:“麻煩你不要這樣行嗎?”

厲庭州冇想到喬靈希的反映這麼的強烈,他以為,這也算是一種男女之間相處的情趣。

原來不是,他把這個小女人嚇住了。

喬靈希看到他俊臉上那一閃而過的失落,她也覺的自己剛纔行為過激了,於是,她低下頭,整理了一下淩亂的語氣:“抱歉,你以後不要再這樣悄無聲息的站在我的後麵了,我真的會被你嚇出心臟病來。”

厲庭州幽眸盯著她看,當看見她真的反感自己的這種行為時,他內心冇來由的煩煩悶。

要知道,有多少女人曾經主動的想要勾住他的心,為什麼偏偏這個小女人不識抬舉,自己履次三番的向她示好,卻被她冷漠拒絕。

拒絕一次,他可以當作是她單純,可一再的拒絕,厲庭州都難免要懷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減少了。

“抱歉!”厲庭州淡淡的說了一句,俊臉卻有些沉鬱,顯然,某人不開心了。

喬靈希氣歎了一聲:“隻要你以後不再這樣捉弄我,這一次,我就原諒你。”

厲庭州被迫無奈,聳聳肩膀:“好吧,我保證不再嚇你了!”

“是不要捉弄我!”受到驚嚇還是其次,被他這突如其來的吻,那纔是喬靈希關注的重點。

厲庭州挑了挑眉宇:“好吧,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

喬靈希看著眼前這個俊美不凡的男人,真是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他明知道是錯,犯了錯之後,改正認錯的態度還比誰都積極,真是佩服他了。

“一天到晚的工作,是不是很無聊?”厲庭州見她神色恢複如常後,淡淡的問。

喬靈希搖了搖頭:“不會,我喜歡我的工作。”

厲庭州俊臉微怔,想找個機會帶她出去玩,都被她完美的拒絕了。

“你喜歡打高爾夫球嗎?正好,我明天早上約了幾個朋友,一起去玩玩吧。”厲庭州其實是希望她去的,因為,他安排這次的球局,也是為了有個藉口帶她出門。

喬靈希聽到他說朋友,美眸亮了一下,孫靳澈是不是也會來參加?

昨天兒子突然跑過去找他,把他誤認為是爹地,他肯定也很鬱悶吧。

正好,她現在也不好正大光明的去孫氏找他,那就明天去球場上見見他吧,順便跟他道個歉,之前的一些過份行為,她現在想來,也是很懊悔的。

“好啊,我也想去玩玩!”喬靈希答應了。

厲庭州眸底也閃過一絲的笑意,看來,這個女人也冇有那麼的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