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男人一副不商量的表情,喬靈希有些無奈。

“可是,我不想委屈我兩個孩子,他們非常需要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一個單身母親的苦忠和無奈!”喬靈希是真的怕極了這個男人,跟他扯上關係,隻怕這輩子就真的玩完了。

如果說厲庭州是因為愛情娶自己為妻,那她覺的結果可能會好一些。

可是,男人已經明確說了,隻結婚半年,半年後說不定就要麵臨離婚,到時候,她一個單身母親又要經曆被富豪拋棄,成為一個棄婦,憑填了人家的笑料,那她臉皮再厚,也活不安逸了吧。

“我不是來征求你的意見的,我是來知會你的,喬靈希,這個月底,你做好準備吧,我們如期舉辦婚禮!”厲庭州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倔強,他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竟然還不同意,這令他僅有的耐性也磨光了。

“什麼?”喬靈希整個人都呆掉了,這個男人連婚期都訂好了嗎?他憑什麼擅自做主?

厲庭州伸手,似乎帶著一絲的柔情,理了理她耳邊淩亂的長髮,聲音溫柔了幾度:“喬靈希,你放心,嫁給我,你不會吃吃虧的!”

“如果我不嫁呢?”喬靈希簡直要崩潰了,這世界上,哪有這麼不講道理的混蛋?

“想想你的孩子!”厲庭州聲音依舊溫柔,隻是,那暗含著的警告和威脅,卻是讓人不容忽視的。

“你…你竟然在威脅我?你真卑鄙無恥!”喬靈希聽出來了,更是氣白了小臉,抬起手就要往他俊臉上扇去,她實在忍不住想要暴扇他了。

可惜,男人早就料定她這一手,大掌輕而易舉的就扣住她扇過來的手腕,握的略緊,聲音低沉了幾許:“靈希,你反抗不了的,彆白費力氣了,我厲庭州要娶的女人,是逃不掉的。”

喬靈希冇料到這個男人自負到這種程度,竟然說出這麼可笑的話來。

“你就不怕我跑去你爺爺那裡說出實話?”喬靈希覺的不甘心,故意說狠話來氣他。

厲庭州卻毫不懼畏,隻是勾唇微笑:“我還是那句話,你做任何決定之前,想想你的孩子,他們對你來說,一定非常重要!”

喬靈希徹底的呆掉了,目光空洞的看著男人那含著笑意的眼眸,渾身無力,手臂也垂了下來。

孩子是她的命啊,不,比她的命還重要。

這個混蛋,竟然拿她的軟肋來施加威脅,真是無恥到一定的境界了。

“好…我答應你的條件,不過,我們白紙黑字一定要寫的清楚,我不希望到時候再有任何的糾葛,我們的協議,要進公證處公證,還要找見證人!”喬靈希彷彿妥協了,認命了,她目光盯著窗外的陽光,聲音淡漠無波的響起來。

厲庭州倒是冇料到她竟然這麼快就決定下來了,他薄唇勾起來,笑的略有些得意:“一切都照你說的去辦,我明天就讓律師起草協議,你放心,你除了是我妻子的身份之外,我不對你提任何的要求,而我,允許你向我提三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