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希,爸對不起你。”

喬靈希離家出走五年,父女再次見麵竟是在醫院。

五年前,喬家陷入財政危機,喬氏集團資金鍊斷裂,父親逼她拿著婚約去找厲家履行婚約,希望用她的幸福拯救喬家。

她百般不願,卻還是在厲家彆墅外等了三天。

可婚約對象厲庭州故意避而不見,甚至還找了保安趕人,父親和繼母知道求助厲家無望,退而求其次把她賤賣給了孫家那個老光棍。

“你確實對不起我。”

喬靈希恨透了父親的冷血無情,但對上父親自責、愧疚的眼神,她的內心還是不好受。

她想要一個真相,“五年前,我從厲家回來的那天晚上是你和繼母把我送到酒店的?”

那天晚上,她在酒店床上醒來,渾身不著一縷,處處跡象表麵她失了身,並且那個男人爽完就走,把她一個人丟在酒店。

“什麼酒店?”

父親很虛弱,疑惑的眼神不是作假,“你消失之後爸爸找了你好久,爸後悔答應你和孫家的婚事,你走後爸就取消了。”

父親的生命已經走到了最後,冇有理由騙她。

想來是繼母擔心她不願嫁到孫家,纔想出生米煮成熟飯的齷蹉伎倆。

不過她還是冇有如繼母的願,就算那天和她發生關係的是孫家的老光棍,她也冇嫁進孫家。

這時,一名美婦走了進來。

“靈希你回來了啊。你爸被那個女人害慘了,那個女人捲走了你爸所有的積蓄,從江城赫赫有名的喬董事長淪落為冇幾天活頭的窮光蛋,這次住院的醫藥費都還是我交的。”

美婦言辭譏諷,神情中還是有幾分憤然與難過。

“媽,爸都這樣了,你少說兩句。”

喬靈希一聲爸讓躺在床上的中年男人如釋重負。

女兒原諒了他,他可以放心走了。

病房外。

喬靈希看到母親耳畔一縷白髮,心疼的撫摸著郭紅的臉頰。

她不是不理解郭紅的心情,郭紅是真的愛著父親的,而父親為了那個女人拋棄了她。

“媽,這五年你過得好麼,你都瘦了。”

郭紅看著眼前這個越長越漂亮的女兒,笑了笑,“嗨,媽過得好得很,你這次回來不走了吧?咱們母女以後相依為命,媽再給你找個金龜婿,以後好跟著享福。”

喬靈希一愣。

不知道母親知道自己五年前失了身,還有了一雙兒女之後,會不會罵自己未婚產子?

江城一處高檔公寓中,兩個漂亮的小傢夥乖巧的並排坐著。

一副小紳士打扮的小男孩兒,以及像童話書裡小公主的女孩兒打量著這處公寓,烏溜溜的大眼前像是黑葡萄。

他們長得過於漂亮,讓程星星看呆了。

“你們真是喬靈希的孩子?”

“星星阿姨,喬靈希就是我們至高無上的媽咪大人。媽咪說星星阿姨笨笨的,如今看來媽咪說得對。”

小女孩兒說得一本正經,一副很認同喬靈希的樣子。

“媽咪還說,星星阿姨不僅笨,還有點傻乎乎的。”

小男孩點著頭,還補充了一句。

程星星被氣得吐血,她這是交了什麼損友!

“更正一下,我程星星還年輕得很。一口一個阿姨把我叫老了,請叫我姐姐,謝謝!”

“那你豈不是要叫我媽咪阿姨了?”

小女孩兒竟讓程星星無法反駁,算了,不和孩子計較。

小女兒笑眯眯的又開口。“我們聽媽咪說,星星阿姨這幾年幫了媽咪很多,我和弟弟替媽咪謝謝星星阿姨。星星阿姨不僅心地善良樂於助人,長得還這麼好看。”

“對,我們很喜歡星星阿姨。”

小男孩兒又補充一句。

程星星簡直被這對活寶征服了。

活寶開始自我介紹。

小女孩兒叫喬甜甜,小男孩兒叫喬陽陽。

喬甜甜是姐姐,喬陽陽是弟弟。

程星星和兩個孩子聊的開心,心裡要氣死了。喬靈希是從哪兒借的種,這兩個孩子太可愛了,她自己也想有。

不過她怎麼覺得這兩個孩子越看越熟悉呢?好像在那裡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