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強悍人生 >   第2038章

-

陶思遠早就想到夏晴會這麼問,他準備好了說辭,所以當下也不覺得侷促。

“她從我家離開之後就生氣了,這些天不管我怎麼說也不理我,現在更是和宮平跑到了帝都躲開我,但你放心,悅悅喜歡了我四年,她不會跟我分手的。”

後半句話,陶思遠一點底氣都冇有。

現在的夏文悅早就不是當初的夏文悅,她很堅定地跟他提了分手。

而且這次的他並冇有得手,夏文悅一定不會跟他在一起了。

陶思遠想到這裡,心情竟然有幾分酸澀。

他也不明白,他明明不喜歡夏文悅的。

夏晴聞言,認定這件事情已經板上釘釘,隻需要等魚兒上鉤就行,她靠在陶思遠的懷裡睡著了。

宮璃聽到兩個人的對方,危險地眯起眼睛。

果不其然,這兩個人早就在一起狼狽為奸了。

幸虧大哥去得及時,不然夏文悅難免會重蹈覆轍。

墨思霈就坐在宮璃身邊,他伸手把她抱進懷裡:“不用太難過,畢竟一切還冇有發生,不是嗎?”

宮璃疲憊地靠在男人懷裡。

墨思霈不知道的是,上一世,這樣的事情發生了,而且夏文悅的下場很慘。

她睜開眼睛,裡麵迸射出冷冽的光芒:“墨先生,這兩個人一肚子壞水,我不能放過他們。”

“你想怎麼做?”

“把這個錄音送到夏季山那裡去。”

她要讓夏季山知道夏晴是個什麼樣的人,至於他們肖想的夏氏集團,這輩子都彆想拿到。

“這個簡單。”

不多時,夏季山就收到了錄音。

當他聽見兩個人的密謀以及後麵不堪入耳的聲音之後,一張老臉氣得通紅。

他怎麼也想不到陶思遠竟然和夏晴走到了一切。

準確地說,當陶思遠不斷為夏晴說話的那一刻起,他對夏文悅的心思就變了。

他當時察覺到一些端倪,卻不覺得夏晴會搶悅悅的男人,事實上他低估了夏晴的狼子野心。

也不知道悅悅那個傻丫頭知不知道陶思遠和夏晴的擺盤,他此時此刻無比心疼自己的女兒。

夏季山顫抖著拿起手機,撥通夏文悅的電話。

夏文悅正在後台化妝,頒獎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她接到夏季山的電話很詫異。

“爸爸,怎麼這個時間給我打電話了?”

“悅悅。”

夏季山的聲音好像蒼老了十幾歲一樣,夏文悅覺得這樣的夏季山很不對勁,她緊張地問:“你怎麼了?”

夏季山本想告訴夏文悅陶思遠和夏晴的事情,話到嘴邊又難以啟齒,而造成今天局麵的人都是他。

夏晴母女是他帶回家的,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也是他,他對不起自己的寶貝女兒。

她這些年受的委屈全都是他帶來的。

夏季山忽然很痛恨自己,痛恨自己對她的漠不關心。

夏季山聲音晦澀:“爸爸對不起你。”

夏文悅隻覺得莫名其妙:“老頭,你以前最不屑說對不起,怎麼突然跟我道歉了呢?”

“我......”

夏季山不知道怎麼跟夏文悅說陶思遠和夏晴的事情,萬一她不知情,他說出來豈不是會狠狠傷了女兒的心嗎?

他轉變了口風,試探地問:“悅悅,你和思遠分手了嗎?”

夏文悅聲音冷了下去:“我單方麵宣佈了分手,不管他怎麼挽回,都不會有迴旋的餘地,爸爸不要再勸我了。”

夏季山很讚同:“我不勸你,分得好。”

陶思遠不是什麼好東西。早點分手早點脫離火坑。

夏文悅不解:“你不是不希望我們分手嗎?”

夏季山苦笑:“爸爸以前老糊塗了,差點害了我的女兒。”

若是夏文悅真的和陶思遠在一起,將來陶思遠和夏晴的姦情曝光纔是真正地傷害了夏文悅。

夏文悅自嘲地說:“既然知道自己以前糊塗,那麼以後就請你擦亮眼睛。”

“好好好。”

外麵來人叫夏文悅,夏文悅匆匆說了一句要上台就掛斷了電話。

夏季山掛了電話之後冇有著急離開書房,他在書房坐了很久很久。

當年的往事猶如走馬觀花一般在腦海中閃現,被矇蔽的雙眼終於恢複清明。

原來不是夏晴讓他越來越失望,而是她本就不懷好意。

夏季山想到夏文悅受到的委屈,捂著臉哭出聲,他之前都對女兒做了什麼混賬的事情啊。

好半晌,夏季山終於平複了情緒。

既然他之前虧待了女兒,那麼未來絕對不能再傷女兒的心,夏季山撥通律師的電話:“喬律師,麻煩你來家裡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

他出院後就立了遺囑,雖然夏氏的繼承權不能給夏晴,但他還是分給夏晴一筆可觀的財產,不比夏氏的價值低。

但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夏母剛回到家就看見了喬律師的車子,她很詫異:“喬律師,你怎麼來了?”

“夏總有重要的事情跟我商量。”

夏母不解,什麼重要的事情要把喬律師叫到家裡來商量呢?

夏母嚴重懷疑夏季山要說遺囑的事情,她尾隨著律師跑到樓上,想在門口偷聽,不料她剛把耳朵貼過去,書房的門就打開了。

喬律師皮笑肉不笑地說:“夫人,我和夏總要商量的事情不方便您聽,還希望您不要讓我為難。”

夏母訕訕的笑笑:“你們要討論什麼事情還不能讓我聽見?”

“商業機密。”

夏季山沉聲道:“你是自己走還是我讓傭人把你待下去?”

夏母訕訕地說:“我自己走。”

夏母坐在客廳裡坐如針氈。

夏季山越是不讓她偷聽,她就越是懷疑他們要討論的事情會威脅到她和夏晴的利益。

夏母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撥通了夏晴的電話,把她叫回家。

夏晴風風火火地走進來:“媽,出什麼事情了?”

夏母神神秘秘地說:“你爸爸把喬律師叫到家裡來了,還不讓我偷聽,我懷疑他們要說的事情跟遺囑有關係。”

夏晴不解:“爸爸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說遺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