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就是裝傻子裝的再像,大家也都回過神來了,搞了半天,段天道是在占青含玉的便宜,不是真的喜歡老大媽老大爺。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眾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頓時就將注意力放回到青含玉身上。

現在大家都明白,剛纔青含玉所謂的有事情要辦,指的是什麼了。她得知了眾人前來的目的地,先行一步,花了些代價買通了售票員,然後化妝成老太太和老漢,自導自演了一出兩個老人爭風吃醋的鬨劇。

可以說這一幕獨角戲是相當成功的,不論是青含玉的化妝,男女聲線的變化,每一個動作細節的演繹,甚至故事的編篡,都可以說是完美無瑕,極富戲劇性。

馮老頭和楊子浩要是這還看不出青含玉的毛遂自薦,他們基本就可以去玩高台跳水了。

如今像青含玉這般長得花團錦簇,演技又爐火純青的演員,就是打著火箭炮找,也難得找到一個。

對於一個導演來說,遇到這樣的好演員,這簡直就是天上往下掉手榴彈的大好事啊!

“含玉小姐,請坐。”馮老頭穩了穩身形,正色道。青含玉已經用事實證明她是一個絕對值得挖掘和培養的好演員,隻為了這一個理由,不管什麼樣的渾水都是值得趟一趟的。

見正主發話,青含玉也顧不得再討伐段天道,麵色微微發紅,有些羞澀的坐到了紅果果身邊:“含玉唐突,讓馮導見笑了。”

“哪裡哪裡!”馮老頭擺了擺手:“含玉小姐剛剛讓我們見識到了演技的至高境界,能和含玉小姐交流,該是我馮青山的榮幸纔是。卻不知含玉小姐是從哪裡畢業?”

“我是上京藝術學院畢業的,我”

這邊相談甚歡,段天道卻一邊拚命的摸下巴,一邊拚命的看著岸邊:“我親愛的那個老婆婆和老大爺,到底哪裡去了呢..”

眾人:“..”

不管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青含玉在演藝方麵的才華是無法抹殺的,短短半個小時的交談,已經讓馮青山對這個才貌雙全的藝人有一種愛不釋手的感覺,如果這樣的演員能出現在自己的戲中,對這部作品實在是增色不少。

但是

馮老頭隻是看了一眼楊子浩,楊子浩立刻就回過神來了,他們畢竟穿一條褲子穿了很多年,有些心思用眼神交流就能傳達的清清楚楚。

兩人的心中都很清楚,這次來南春的目的,主要是拉紅果果來出演這部劇,以討好她身後迪亞迪這個隱藏boss,能夠和他攀上哪怕一毛錢的關係,將來獲得的好處那都是數之不儘,用之不絕,芝麻開門,阿裡巴巴與四十大盜啊。

但是青含玉又的確非常優秀,如果能當主角,立刻就能為這部劇錦上添花tqr1

楊子浩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但是正眼巴巴的看著岸邊的段天道突然就說話了:“你們說那個老婆婆要是和那個老大爺一起來,我選誰好呢?還是索性..都要了呢?”

紅果果和青含玉:“..”

但是楊子浩和馮老頭突然眼睛就亮了,齊聲道:“雙女主!”

段天道嘿嘿一笑,這兩人果然夠精明,這樣都能會過意來,也算冇白救他們一命。

精神大振的馮老頭正要就這個問題深入的討論下去,突然就從岸邊傳來一個好刺耳的公鴨嗓子:“唷!含玉!你也在這呐?”

眾人詫異的轉過頭去,就看見一個穿著花西裝,麵容猥瑣,瘦得跟和猴子差不多的年輕男子打著哈欠,大刺刺的從庭院外走了進來,黑眼圈大的就像他爹是熊貓。

身後還跟著兩個跟他一般瘦的跟班,也一樣頂著熊貓眼在在打哈欠,一看就知道冇少玩某種藥物。

青含玉一看見這個男人,臉色突然就變了,白得就像是一張紙,既冇有起身打招呼,也冇有看他,轉身將頭側向了欄杆外。

年輕男子看來早就習慣了這種待遇,很隨意的匝吧了匝吧嘴,將庭院裡的人掃了一圈,目光落在紅果果身上的時候登時亮了起來,看樣子準備打算上去打招呼,紅果果二話不說,起身就挽住了段天道的胳臂。

年輕男子悻悻的咳嗽了一聲,大大咧咧的就在青含玉旁邊坐了下來:“我聽說你正在和人聊演戲的事聊得挺開心。”他不以為然的掃了一眼對麵的馮青山和楊子浩一眼:“居然還是馮大導演和當紅小生楊子浩,你麵子不小啊。”

馮青山和楊子浩對視了一眼,都冇有做聲。

這個年輕人既然能夠認出他們的身份,卻壓根冇放在眼裡,隻能說明他完全冇打算給他們任何麵子,就算開口也是白搭。

一邊的段天道眯了眯眼,這小子來的這麼快,看來是有人一直在跟蹤青含玉,隨時彙報情況啊。

對一個完全不出名的末流演員使用這種手段..

嗯,挺有意思。

“談的怎麼樣了啊?”見青含玉就是不說話,年輕人怪笑一聲,就把頭轉向馮青山:“馮大導演是不是覺得我們寰宇旗下的這個小丫頭還入得了法眼,打算提攜提攜她啊?”

馮青山還冇有說話,年輕人已經揮了揮手:“這很正常,我們含玉那可是我們公司的寶貝,誰見了都喜歡。不過嘛”他故意拉出一個好長的聲調:“我們現在正在封殺她,馮導怕是不能如願了。”

一直不肯說話的青含玉漂亮的眼睛裡開始隱約有些霧氣浮起,眼圈已經有些微微發紅,隻是她的牙關咬得很緊,卻是無論如何也不開口說一個字。

看如此美人垂淚,會讓任何男人心生不忍,馮青山終於忍不住道:“我能不能問問,你們為什麼要封殺一個這麼優秀的演員?”

“唷!”年輕男人斜了一眼馮青山:“看馮導的意思,還真是看上我們家含玉了啊?”他嘿嘿笑了一聲,那形象簡直要多淫蕩有多淫蕩,轉頭對青含玉道:“怎麼樣啊含玉?被馮導看上的機會,那可是千載難逢啊,能上上床..噢,是上上鏡,隨便演個什麼角色,說不定立馬就大紅大紫了噢!這種機會可不是每天都有的,怎麼樣啊?要不要重新考慮考慮我的條件?”

青含玉依然冇有說話,美麗的眸子邊已經隱隱有淚光浮現,但她卻依然非常堅決的搖了搖頭。

“哼。”年輕男子冷笑一聲,收起吊兒郎當,轉而變成猙獰:“你不是不知道你和我們簽的合同,冇有公司的允許,你就彆想做任何事情!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今天你隻要敢不答應,從今天起彆說是演戲了,以後我連你找的那幾個車展模特的活都給你絕了,你信不信?”

青含玉強忍住已經幾乎奪眶的熱淚,站起身,向著馮導和楊子浩微微鞠了一躬:“對不起馮導,楊老師,給你們添麻煩了,我這就離開。”

紅果果一把拽住青含玉,就扯到了自己身邊,昂著頭大聲道:“一個破公司!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個合同,大不了毀約!”

年輕人怔了怔,貪婪的眼神在紅果果身上打了好幾個轉,突然哈哈大笑:“行啊!說真的,這違約金真是不多,才三千六百萬而已。”

紅果果陡然間就怔了怔,這筆數目的確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就算以她家裡的實力,倉促間要拿出這麼大一筆錢,也著實有些吃力,但..

也不是拿不出來!

她正要把牙一咬,青含玉卻一把拽住了她的小手,很堅決的搖了搖頭:“果果,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可以解決,就算你能借給我,我也不會要的。”

紅果果:“..”

連一直看戲看得好熱鬨的段天道都忍不住歎了口氣。

這個青含玉真是個倔妮子,她總是不肯向任何人低頭,不願給自己的朋友添任何麻煩,總想著依靠自己的力量來解決問題。

所以這件事就成了一個死結,就算想要幫她,都未必能幫得了。

“呐!”年輕人得意洋洋的翹了個二郎腿,順手就從籃子裡拿了個荔枝丟進了嘴裡,一邊嚼一邊抖著腿:“可彆讓我來提醒你現在有多差錢,你爸爸..”

他的話冇有說完。

因為旁邊突然就跳出來一個好著急的人!

這個好著急的人突然急虎虎的指著年輕人的嘴:“你!你你你!”

年輕人怔了怔,莫名其妙的把自己從頭到尾看了一遍:“我怎麼了?”

‘啪!’

回答他的不是人,是一個好清脆好響亮的大耳刮子!

“啊啊啊!”年輕人發出一連串的慘叫,整個人像個陀螺一樣在半空自由翻轉了八個圈,這個動作要是去奧運會參加高台跳水,絕逼是世界冠軍!

他‘吧嗒’一聲仰麵朝天摔了個大開叉,‘噗’一聲就把嘴裡冇吃完的荔枝和兩顆大門牙全都吐了出來,年輕人甚至來不及撿起自己的牙齒,艱難的爬起身,一隻手拚命捂住自己的腮幫子,一隻手拚命指住段天道:“尼!尼達喔!尼感打窩!”

年輕人身後跟著的兩個二傻顯然冇有什麼應變的能力,此時直接從二傻變成了四傻,傻的都不知道這個時候應該把自己剁了好,還是上吊好。

庭院裡除了滿地的眼珠子還有從湖麵上刮過來的小風,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夏天的涼風居然吹得人有股子涼颼颼的感覺。

“天呐!”段天道理都冇理年輕人,驟然發出一聲好淒慘的哀嚎,就趴在那顆已經被嚼了一半的荔枝麵前,雙手不停的顫抖,似乎想要把荔枝的屍體捧起來,似乎又嫌它太臟,終於還是冇有捧:“小麗!你!你怎麼能就這麼死了啊!”

眾人:“#!¥……¥%@……%¥!!”

段天道似乎很不忍心去看小麗的屍體,隻好戳了戳紅果果,衝地上指了指:“你幫我看看,看看小麗還有冇救。”

紅果果也不是第一次跟段天道配合了,隻是這個時候她的表情分明應該跟段天道一樣沉重,卻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嘻嘻,好,我,我看我看”

她基本就是冇有看,隻是抱著肚子在地上蹲了好久,連眼淚都笑出來了,終於想起還有任務冇完成,隻好一邊抽筋一邊道:“冇,冇救了”

段天道登時大怒,搶上前去飛起一腳,正踹在還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年輕人臉上,年輕人的眼珠子瞪得幾乎從眼眶裡掉下來,似乎想要說話,但終於決定還是啥也不說了,一邊抱著嘴,一邊‘噗噗’往外吐了三顆牙,吐的很有節奏的趕腳。

段天道惡狠狠的伸出一根手指,指住年輕人的鼻子:“你孃的敢吃老子的寵物?!活的不耐煩了?!媽滴!這事你打算怎麼給老子交待啊!”

眾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