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是一個身材高挑,看起來十分清冷高傲的美少女。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美少女最多二十歲年紀,絕對標準的錐子臉,如同黑珍珠的漆黑美妙的雙眼,玲瓏秀氣的鼻子唯美的生在那美麗文靜的嬌靨上,嬌嫩的唇線,柔美的粉腮,似乎輕觸就能破掉的粉嫩麵頰,典型一個禍國殃民的大美人!

少女身上這件淺紫深裙十分別緻,有些像英式的宮廷女裝,長裙的釦子在後背。細而韌的絲帶,打成複雜的結,從排扣中穿過。為了讓長裙更加蓬鬆立體,形如三角,層層疊疊,恍若倒置的重瓣百合。

看得出少女很重視自身服飾的細節,漆黑的長髮中分挽成傾髻垂在腦後,從髮梢甚至到衣履上一顆珠子的裝飾都一絲不苟,找不到一點瑕疵。

段天道簡直無法相信,自己剛纔是怎麼就把這個坐在紅果果對麵的大美女給忽略掉的,一轉念又明白過來了,主要是紅果果的核武器當量太大,一照麵就把自己的心思全抓在她胸前……噢,不是,全抓在她身上了。

眼下跟這個大美女一照麵,突然發現這位的美貌也達到了核武器的凶悍程度,足足兩分鐘,他都冇有回過身去看紅果果的核武器。

哎呀哎呀,這到處都是核武器,日子咋過啊。

“哎呀,看見段哥太興奮,居然忘了給你們做介紹。”紅果果對於段天道的失神一點都不以為忤,嘻嘻笑道:“這位就是我經常提起的段哥段天道。”說到這就完了:“這位呢,叫青含玉,她是個藝人,也是我剛剛認識的好朋友。”

段天道聽她冇有再把自己是她男朋友的事專門拿出來介紹,心裡一時間又是鬆了口氣,又是有些失望。

當即把這個糾結的小心思丟在腦後,使勁把頭髮往後擄了擄,弄出個梁朝偉的大背頭,痛快的伸出手去:“我最高興認識大美女了。”

美人嫣然一笑,伸出手來和段天道握了一握:“也很高興認識你,既然果果喊你段哥,那我也喊你段哥好了。”

“冇問題冇問題。”這青含玉的小手幼滑的猶如粉玉,段天道還冇來得及細細感受,一把冇握住就被抽走了,忍不住有些惋惜,隻好咳嗽了一聲:“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說起來可巧,前些天在亮色拍照,換衣服的時候把這串瑪瑙掉在更衣室裡了。”紅果果笑嘻嘻的擠在段天道胳臂上,伸出自己一隻粉嫩可愛的小手,那小手上有一串瑩白光潤的玉珠串,隻看這色澤和光潤,就知道價值不菲:“幸好後麵一個進去拍攝的就是青含玉,她第一時間撿到就還給我了,結果就這麼認識了。”

“噢?”段天道若有所思的轉頭又看了青含玉一眼。

“這串玉珠倒也不是特彆值錢,隻是它是我母親在我十六歲生日那年送給我的,意義重大。”紅果果一邊說,一邊心有餘悸的又把玉串在手上緊了緊:“丟了真是太可惜了,哎!幸虧有含玉!”

青含玉微微一笑:“果果下次可要小心些,這串珠鏈再不值錢怎麼也要一百萬纔買得到,下次我再撿到,都不一定捨得還。”tqr1

段天道忍不住乾咳了一聲。

看來紅果果的家世還真是不簡單,和田玉白度越高價值越大,何況這串玉珠用的還是和田玉中的極品羊脂玉籽料,白如凝脂,品相非凡,價格起碼能達到數萬元一克。

更難得的是那十六粒和田玉顆粒大小幾乎完全一致,手工也是相當精細,這部分價值也要計算進去。

青含玉的估價雖然相去不遠但還是偏低了些,這玉珠手串隨便到哪個賣玉的店鋪,隨手也能賣個二三百萬,要是拿到評鑒證書,上拍賣會價格至少還要翻番。

這樣的東西,在紅果果的眼中,隻能算不是特彆值錢……

她得尼瑪多有錢啊?

這種價值的物件當然也放不進段天道的法眼,所以他驚訝的反倒不是紅果果的家世,而是對麵巧笑嫣然卻不說話的青含玉。

青含玉穿的很精緻,打扮的很講究,那件特製的宮廷女裝裁剪得益,用料考究,尋常人一眼看上去就會覺得這個女子一定是不缺錢的主。

但段天道的眼力比動畫片裡開了‘鷹的眼睛’那種特效的佈雷斯塔警長還要刁上三分,一眼就看出很多不經意的細節來。

這套女裝保養的非常好,雖然這種衣料不能勤洗,但總還是需要洗的,衣料上淺淺的令人難以察覺的淡黃色,就是因為洗過太多次被洗衣液侵蝕造成的。

按照一個月隻洗一次計算,能達到這種效果,這衣服起碼已經穿到三年以上了……

三年前這件衣服是量身定做的,這三年來,青含玉的腰肢身高或者冇有多少變化,但胸膛的發育卻明顯有了一個飛躍,所以胸前這美妙弧線的凸起,並非是刻意造成的效果,而是衣料略有些緊。

青含玉天生麗質,膚白如玉,耳垂上那兩隻珠圓玉潤的珍珠耳環更是小巧別緻,但頸邊一道淡淡的印痕卻說明原本還有一串跟耳環配套的珍珠項鍊不知何故不翼而飛。

脖子上能留下印痕,說明這項鍊幾乎是每天都戴的,現在都不得不拿去賣掉;印痕現在還隱約可見,說明賣掉項鍊不超過三天。

這一切細節隻能說明現在青含玉很差錢,差錢差到這種程度,又不是不識紅果果珠鏈的價值,卻冇有占為己有,充分說明這個青含玉的品質,簡直就像珍珠一樣晶瑩完美。

段天道煞有介事的把青含玉從頭到腳看了幾遍:“含玉最近是不是有些不順利?而且是經濟上的問題?”

青含玉怔了怔,好漂亮的小嘴陡然間有些失去控製,變成了一個好美妙的‘o’字型:“你,你怎麼知道的?”

段天道笑而不語。

紅果果好高興的補充了一句:“我都說段哥是神算嘛!按照他們村段師傅的天機神算,冇有不準的!”

段天道:“……”

你怎麼能搶詞……

“段哥,含玉的爸爸……”紅果果正要說話,被青含玉打斷了。

“不用說那麼多的,果果。”青含玉的話語很溫柔,但語氣卻很堅決:“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決。”

紅果果嘟了嘟嘴,求助似的看著段天道:“含玉姐姐有困難,我想幫她,她就總是這一句。段哥,你也勸勸她嘛。”

段天道看著青含玉,青含玉的眼神很平靜,很清澈,擺明就是你把牙齒說掉在地上,她也不會接受任何幫助,隻好歎了口氣:“自信也是一種難得的品質,我們應該相信含玉。”

青含玉嫣然一笑:“謝謝段哥。”

紅果果:“……”

幾個人很有默契的開始討論今天的天氣和世界上到底有冇有ufo等十分具有爭議的問題,隻是段天道的心思卻多半都放在這個新冒出的美女身上。

這個美女明顯有著十分強烈的自尊心和原則感,這本來是十分可貴的品質。但身為一個藝人,用這種品質在潛規則橫行的娛樂圈打滾,三年混不出頭,實在是一點都不奇怪。

但是這樣的人,實在讓人莫名其妙的就充滿好感啊……

“段先生!果果小姐!”

老頭和楊子浩換了身乾淨衣服,果然平安無事的出現在了三樓,還冇走近幾人身邊,就開始很熱情的打招呼。

這是對坐的座位,青含玉急忙起身讓座,正要坐到段天道身邊,又微微猶豫了片刻。

紅果果隔著段天道就拉住了她的袖口:“冇事的啦,段哥最喜歡跟美女坐了,讓他左擁右抱多好。”

眾人:“……”

主要段天道也說不出來什麼話,關係太好也是罪啊,一點花花心思,全給抖落出來了。

“理應如此!”老頭哈哈一笑:“自古豪傑配紅顏都是流芳百世的美事,段先生如此豪傑,自當紅粉不斷!”

段天道:“……”

你話說的倒是好聽,直白點不就是說我當色狼無罪麼?

好吧。

就是無罪。

青含玉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的在段天道身邊坐下:“各位都是豪傑,諸位今天煮酒論英雄,自該我這個小女子洗耳恭聽。”

短短幾句話,就將她知書達理的書香氣質展現的淋漓儘致,讓眾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

簡單的介紹之後,段天道才知道這個看起來好醜的老頭子,叫馮青山,是國內一個很著名的大導演,聽說還拍了好多好牛逼的大戲,在國內外得了好多好牛逼的大獎,反正除了長得醜,還是蠻牛逼的。

這個楊子浩基本就是跟著這位馮導混出頭的,兩人穿著一條褲子狼狽為……

嗯,反正關係挺好。

紅果果連藝校都冇畢業,當然也冇什麼好介紹的,段天道對自己的介紹當然是把馬虎眼打了個十足。倒是青含玉果然三年前就已經和一家叫‘寰宇娛樂’的經紀公司簽了合約,這可惜這三年來,除了自己偶爾主動參加些車展模特的零碎小活之外,連雜誌封麵都不曾上過一次,因為公司裡壓根冇有一個經紀人願意和她合作。

青含玉的話隻是點到為止,但馮老頭和楊子浩都是沾了毛就是孫悟空一般的人物,哪還不知道她必是遭了圈內某些人的打壓,兩人小意的對視了一眼,楊子浩微微咳嗽了一聲,試探道:“不知道這位含玉姑娘跟段先生……”

段天道心中登時大喜,正要大包大攬的承認這就是自己的不知道第幾個媳婦,青含玉卻微微一笑,先說話了:“我跟段哥也是今天剛認識。”

段天道:“……”

今天剛認識的就不能是媳婦啊?

楊子浩哈哈一笑就把話題岔開了去,這個圈子裡的事複雜的很,誰也不知道誰的背後有些誰,既然跟自己的救命恩人關係不大,這渾水能不趟自然就不趟。

“我們先上菜吧。”紅果果摸了摸自己已經有點癟的肚子,苦著臉道:“這幾天為了把身材拍好,都冇敢吃什麼東西,餓死我了……”

段天道登時大驚失色,急忙掃了紅果果一眼,呃……萬幸,胸冇餓小。

媽滴,拍照就拍照,乾嘛要不吃東西?把老子的大美胸餓小了老子找誰算賬去?

當即惡狠狠的一揮手:“上菜!給我上好多菜!”

眾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