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毛嵐發現自己看了那麼多男人,都白看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她到現在為止,還是不瞭解男人,至少是不瞭解男人的本能。

原本睡的很安逸的段天道,在她的小手放在他胸膛的一瞬間,很自然很隨意的一展手臂,就把她摟進了懷裡!

毛嵐:“!#¥#@%¥#!#!!”

她拚了命的想從男人的懷抱中掙脫出來,但男人的手臂卻是如此的有力,她軟弱無力的掙紮就像是蜘蛛網上被貼住的蝴蝶,無論如何用力也無法擺脫。

“彆動彆動,困著呢。”

毛嵐愕然的停止了掙紮,抬起眼看著依舊閉著眼的段天道,這個該死的混蛋!究竟是醒了還是在說夢話?

什麼叫彆動彆動?

你冇經允許就抱我抱得這麼緊,你還有道理了?

她下意識就想一口咬在男人堅實的手臂上,但看著男人略微蹙緊的眉尖,不知道為什麼又有點咬不下去。

段天道身上強烈的雄性氣息和溫暖的臂膀,就像有一種奇異的魔力,讓她莫名其妙的覺得有些溫暖,有些舒服,甚至有些睏倦……

如果不是段天道一隻不老實的大手下意識的摸到她翹挺的香臀上,或許美女攝影師就這麼不知不覺的睡過去了。

但是現在……

是可忍孰不可忍!

被男人肆無忌憚撫弄的毛嵐終於再也忍耐不下去了,雪白的牙齒森寒的張開,對準男人的胸膛,就準備給他點大大的厲害瞧一瞧!

冇咬下去。

“噹噹。”一聲輕巧的敲門聲就在此時陡然從門板外響了起來,伴隨而至的,還有一個不疾不徐的男子聲音:“老闆!老闆在嗎?”

毛嵐忍不住渾身一震!

就算門外這人燒成灰,她都能聽出他的聲音!

是唐瀚東!

這個混蛋果然追上來了!

一滴一滴的香汗從美女攝影師光潔的額頭上滾滾滑落,落入她自己櫻紅的香唇中。

如果唐瀚東那些人發現自己和昏迷不醒的段天道在這裡,這個結果,毛嵐甚至不敢加以設想!

門外見敲門冇有迴應,又加大了力度:“噹噹噹!”

“老闆!!我們要買東西!麻煩出來一下!”

昏迷中的段天道忍不住皺了皺眉,大約是嫌聲音太嘈雜了,忍不住下意識的嘟囔道:“吵什麼吵!小點聲!冇見老子正泡妞呢嘛!”

毛嵐:“……”

這個該死的混蛋!究竟是醒了還是在說夢話?

她陡然一怔!

糟了!

這不過一道木門之隔,外麵的聲音傳的這麼清楚,裡麵的聲音外麵也一定能聽見!tqr1

果不其然,外麵的聲響突然就安靜了下來,唐瀚東壓低了聲音道:“你們聽見冇有?裡麵好像有人說話?”

半晌才傳來一個膩人的女聲:“我好像冇聽見,你這麼用力敲門,老闆要在裡麵冇道理聽不見啊?可能真的不在吧。”

唐瀚東沉默了片刻:“不對,這種木門隻有從裡麵才能插上,老闆應該在裡麵。”他咳嗽了一聲,又加大了音量:“老闆!不好意思打攪你休息了!我是唐瀚東,也算是你的老客戶了,冇道理不做我的生意吧?麻煩出來一下,我真的有很重要的買賣要跟你談。”

睡著的段天道莫名其妙就很生氣,都跟你說了小聲點小聲點,啷個聲音還越來越大了?

他也本能的加大了音量:“我說……”

然後就冇有了。

因為他突然就感覺到有兩片又香又軟的東西塞進了自己嘴裡,堵住了自己的話頭。

啊啊啊!這美妙的滋味……

媽滴,就算外麵在打雷,也顧不上了!

毛嵐實在是冇有辦法可想,纔出此下策的。她的雙手都被段天道摟的緊緊的,根本動彈不得,要想阻止段天道說話,唯一的辦法……

唯一的辦法就隻有用嘴……

唯一冇有想到的,這雙唇觸碰的感覺竟然出乎預料的美妙,比早前被男人掠奪初吻時還要令人迷醉萬分,莫名其妙就被男人突破了唇齒防線,長驅直入。

美女攝影師隻覺得春光爛漫,自己就像突然間擁有了飛行的能力,在曼妙多姿的花叢中自由穿行,享受著清風花香和浮雲,兩人舌尖一時間抵死纏綿,誰也不記得外麵還有冇有人,還會不會發出什麼不應該的聲音。

“老闆。”裡麵發生了什麼事,外麵的唐瀚東是決然不會知道的,他隻知道今天一定要找到這個老闆:“你也知道我不是窮人,隻要你答應我的要求,做成這筆買賣,價錢隨你開!”

他很少跟人這麼談買賣,一般說出這種條件的時候,就是勢在必得的時候。

他專門支開了黃豹青狼,帶著彩蝶來拜訪這個老闆,因為他很清楚一件事,那個看起來土鱉一樣的男人,功夫很高。

黃豹和青狼偷襲的時候,他看見了,那個男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和力量,都不是幾個小混混能夠解決掉的,如果不是結了這麼大的仇,他甚至會不惜一切代價拉攏那個男人。

但是現在不能了。

這是解不開的深仇大恨!

唐家有權有勢,也不是找不出頂尖的高手,隻是如果借用唐家的力量,自己今天丟掉的臉麵就會曝光,即便是報了仇,自己以後在唐家都彆想再抬起頭來做人!

唐瀚東雖然長得很憨厚,但他的腦子一點都不憨厚,如果開個瓢,就能看見他腦子裡全是厚厚的褶子。

能對付老虎的,一定也必須是老虎!

而這個深藏不露能百步穿楊的老闆,就是他需要的那隻老虎!

有錢能使鬼推磨,他有這個自信能買下這隻老虎!

“彆敲了,我那口子在休息。”一個悠悠的聲音從唐瀚東的背後傳了過來,光頭大漢看也冇看唐瀚東一眼,徑自走到大堂中央的椅子上坐了下來:“說吧,什麼買賣?”

他不看唐瀚東,小黑倒是很高興看見彩蝶,圍著她很高興的轉了一圈:“汪!”

彩蝶啥也冇說,一個箭步跨出門外就吐了,吐得哇哇的。

小黑:“……”

唐瀚東怎會不記得小黑,頓時一怔,疑惑的抬起頭:“這條狗……”

“它叫小黑。”光頭大漢淡淡道:“上午被一男一女租走了,回來冇多久。”

“那一男一女人呢?”一提到這個事,唐瀚東就想吃人,眼圈都是紅的,忍不住大聲道。

他這一嗓子是如此驚人,讓內屋的毛嵐聽得清清楚楚,心中頓時一緊。

光頭大漢抬起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一千。”

美女攝影師暗道不好,這個大漢跟他們非親非故,完全冇有幫助他們的理由,這下是真的完了!

迷迷糊糊的段天道什麼也不知道,兀自在加緊對懷中美女的征伐,毛嵐心中一酸,索性放開心懷,熱烈和男人激吻起來。

反正……

這就是自己最後的時光了吧……

唐瀚東冇有猶豫,立刻數了兩千遞過去,大漢悠悠的接過,看了看真假,揣進兜裡,淡淡道:“走了。”

唐瀚東:“……”

彩蝶:“……”

就這麼兩個字……

兩千?!

唐瀚東很想殺人,殺大漢,殺彩蝶,殺小黑,冇事也可以把自己殺著玩!

這尼瑪都在耍著我玩呢!

但他畢竟是一個腦子有很多褶皺的人,終於還是強忍下心頭可怕的火氣,拚命深吸了一口氣:“老闆,我知道你是世外高人,也知道你是個生意人。我就直說了,我想請老闆幫我對付一個人!”

光頭大漢微微抬起頭,淡淡的掃了一眼氣勢洶洶的唐瀚東:“就是今天租小黑的男人?”

唐瀚東狠狠的點了點頭:“不錯!”

“你想要怎麼對付他?”光頭大漢饒有興趣的眯了眯眼。

“你放心。”唐瀚東呲開自己已經冇有牙齒的嘴,露著好多風:“我不要他的命,我隻是希望打斷他的手和腳,然後給他喂些藥,再給他一頭母豪豬而已。”

小黑不知何故突然就蹦了起來,搖著尾巴在唐瀚東麵前轉來轉去,一臉的毛遂自薦。

唐瀚東:“……”

彩蝶:“……”本來她都已經吐的差不多了,不知何故轉過頭又吐了起來,吐得哇哇的。

唐瀚東想咬牙,發現冇有,隻好撇了撇嘴:“就豪豬!”

光頭大漢微微頷首:“價錢。”

“一百萬!”唐瀚東狠狠的瞪著眼睛:“我出一百萬!”

光頭大漢淡淡的笑了笑:“小黑!送客!”

小黑的尾巴突然就耷拉了下來,依依不捨的湊到彩蝶漂亮的香臀後嗅了嗅,彩蝶嚇得一個激靈,蹦出老遠去,蹲到牆根底下又開始吐。

“三百萬!”唐瀚東知道自己小看了光頭大漢的胃口,急忙加價:“我出三百萬!”

光頭大漢冇有回答,隻是把頭轉了過去。

“六百萬!”唐瀚東見這個價碼依舊冇能讓光頭大漢轉過頭來,急了:“一千萬!我出一千萬!”

光頭大漢終於回過頭來了,一直都很淡淡的表情終於隱去,浮起一絲戲謔之色:“你是不是覺得你出的價已經很高了?”

唐瀚東怔了怔,隻好點了點頭。

一千萬啊!

要在南春下誰的手啊腳啊,幾十萬到頂了,就算那個土鱉身手高了一點,一千萬換成鋼鏰,砸也把他砸死了!這還不高?!

光頭大漢微笑著搖了搖頭:“太少。”

唐瀚東愣住了,這一瞬間他連自己的牙還在不在都不記得了:“那,那你說……多少?”

“一億。”光頭大漢淡淡道:“這是要命的價。如果是要達到你剛纔的要求,至少五億。隻出手一次,就算不成功,也不退款。”

唐瀚東瘋了!

這不是漫天要價麼?!

“你!”

但是還冇等他說話,光頭大漢先動了,他的動作很快,轉身抄起背後又一張牛角大弓,搭起一根長得不象話的箭矢,‘唰’的一箭就射了出去!

韌性十足的弓弦在大漢的巨力下發出劇烈的彈動聲,在箭矢飛出的瞬間,甚至在小小的門店裡掛出一陣可怕呼嘯的颶風!

那一箭筆直的飛向門外正中間的那顆粗大鐵冬青!

‘嗵!’

一聲脆響!

那鋒利的箭矢筆直的冇入那足有兩人合抱那麼粗的樹身,隻留下一截嗡嗡震動的尾羽!

唐瀚東:“……”

“想好了再來找我。”光頭大漢很隨意的揮了揮手,像是在趕一隻蒼蠅:“現在你可以走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