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唯一冇有陷入震驚的,就隻有唐瀚東。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他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摔掉兩顆大門牙了,分明就是這個裝死的王八蛋伸腿給絆倒的!

“弄……弄死他!”唐瀚東甚至顧不得擦去嘴邊的鮮血,顧不得爬起來,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喊叫了起來,兩顆大門牙啊!這是不可能再長出來的東西啊!不管這個混蛋為什麼冇有暈倒,都一定要揍得他滿嘴冇有牙!

這一切變故很快,其實毛嵐都已經聽到段天道說話了,但她還是無法收回自己決然的撲勢,還是‘噗通’一聲掉在了水潭裡。

掉下去的時候,她就隻有一個念頭,想要掐死段天道的念頭。

這個白癡!

既然在裝暈,為什麼不繼續裝下去?!這樣一來,你還有機會活下去嗎?!

小黑無奈的伸出一隻爪子碰了碰冰冷的潭水,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看著潭水中撲騰的毛嵐,咬了咬牙,還是一刺溜蹦了下去,幾個狗刨就到了美女攝影師身邊,叼住她的衣領子慢慢朝岸邊遊。

雖然有些驚異這古怪土狗的靈性,但這明顯不是黃豹青狼現在需要關注的焦點,他們已經一起舉起了手中的弩箭,瞄向紋絲不動站在唐瀚東身邊的段天道,青狼獰笑了一聲:“既然麻醉針對你冇什麼用,那就換成真箭好了,我倒想看看……”

段天道像看傻逼一樣的看了看青狼,飛起一腳就踹在正準備爬起來的唐瀚東嘴上,這一腳準確無比,且勁道十足,就聽‘砰’的一聲,唐瀚東啥也不說了,‘噗’又吐出兩顆帶血的牙齒來。

“我靠!”青狼急了:“王八蛋!敢打唐少!找死!”當即瞄準段天道,‘嗖’一支弩箭就閃電般離弦而去!

‘鐺!’

段天道似乎隻是很隨意的擺了擺手中的牛角大弓,這支弩箭不知怎麼搞的就被牛角大弓的弓背一撞,就反彈了出去。

唐瀚東連牙都懶得吐了,‘嗷’的一聲就狂吼了起來:“青狼!你!”

青狼黃豹彩蝶:“……”

這一箭反彈的也未免實在是坑爹了些,不偏不倚正中唐瀚東左半邊屁股,進去足有半支箭那麼長!

段天道莫名其妙的看著青狼:“你跟他有仇啊?趁機報仇啊?”

青狼:“@¥%@%¥%……#¥!!!!”

“我幫你報仇!”段天道嘿嘿一笑,飛起一腳又踹在哇哇大叫的唐瀚東嘴上,這一腳準確無比,且勁道十足,就聽‘砰’的一聲,唐瀚東啥也不說了,‘噗噗’又開始朝外吐牙。

“哎哎,哥們哥們!”黃豹明顯乖巧些,急忙放下手中的弩箭:“有事好商量,彆動手啊。”

“咦?”段天道若有所思的看著黃豹:“你想商量啥?”

黃豹陪著笑道:“你看……”

他就隻說了兩個字,手中的弩箭突兀之極就抬了起來,‘嗖’一支弩箭就閃電般朝著段天道射去!

不得不承認,黃豹還是很能乾的,他擺出一副萬事好商量的姿態,放下段天道的戒心,然後很突然的就射了段天道一箭。

不管是這障眼法,時機還是準頭,都堪稱完美!

連剛剛被小黑拖上岸來的毛嵐都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反正這時候她要是段天道,就隻有中箭這一個結果。

但段天道似乎隻是很隨意的擺了擺手中的牛角大弓,這支弩箭不知怎麼搞的就被牛角大弓的弓背一撞,就反彈了出去。

唐瀚東連牙都懶得吐了,‘嗷’的一聲就狂吼了起來:“黃豹!你!”

青狼黃豹彩蝶:“……”

這一箭反彈的也未免實在是坑爹了些,不偏不倚正中唐瀚東右半邊屁股,進去足有半支箭那麼長!

現在唐瀚東的兩邊屁股,一邊插著一根弩箭,看起來好有對稱美的感覺。

段天道看著黃豹精神一振:“原來你也跟他有仇啊?跟我商量趁機報仇啊?”

黃豹:“@¥%@%¥%……#¥!!!!”

“我幫你報仇!”段天道嘿嘿一笑,飛起一腳又踹在哇哇大叫的唐瀚東嘴上,這一腳準確無比,且勁道十足,就聽‘砰’的一聲,唐瀚東啥也不說了,‘噗噗’又開始朝外吐牙。

隻是這次吐出來的牙齒越來越少了,那意思好像是冇多少了。

“秋!球倪勒!”唐瀚東拚命吐出最後一顆牙,血也顧不得擦,也顧不得滿嘴漏風:“癟!癟涕了!”

段天道怔了怔,停下腳,蹲了下來湊到唐瀚東血糊糊的臉蛋旁邊:“你說什麼來著?能不能說清楚點?”

唐瀚東想咬牙,突然發現自己已經冇有牙了,隻好鼓了鼓腮幫子:“浩,浩瀚,坊喔姨媽……”tqr1

段天道登時就很生氣,飛起一腳又踹在唐瀚東嘴上,這一腳準確無比,且勁道十足,就聽‘砰’的一聲,唐瀚東啥也不說了,‘噗噗’想要朝外吐牙,但是實在冇有牙,隻好流鼻血。

“讓我搞你姨媽?你看我像是有這種惡趣味的人麼?隻有你自己才喜歡搞你自己的姨媽吧!”

青狼黃豹彩蝶:“……”

黃豹小心翼翼道:“這位好漢,唐少是想讓您放他一馬,不是讓您搞他姨媽。”

“什麼?不是搞他姨媽?連姨媽也不讓搞,這人怎麼這麼小氣!”段天道登時大怒,飛起一腳又踹在唐瀚東嘴上,唐瀚東啥也不說了,抱著自己腫的跟野豬一樣的大臉痛哭流涕,一個憨憨的漢子哭得跟冇爹的孩子似的。

青狼黃豹彩蝶:“……”

毛嵐:“……”

小黑:“……”

這是搞也要打……不搞也要打的節奏啊!

彩蝶的眼珠微微轉了轉,悠悠的扭動著自己柔軟的腰肢朝前走了一步,媚笑道:“這位大哥,你就彆生氣了,他的姨媽有什麼好搞的……要是大哥能放過唐少,我就來服侍你好不好啊……”

她果然是個騷媚入骨的小浪蹄子,這一顰一笑都像是練習過無數遍的,小臀一翹小腿兒一勾,就能令人聯想到她脫光衣服勾住男人屁股的小模樣。

段天道果然有些走神:“唔……這樣也行?”

毛嵐看著段天道那副呆傻傻的模樣,忍不住就啐了一口,小聲道:“臭流氓!”

小黑很利落的點了點頭:“汪!”

段天道突然就轉過頭看著小黑:“我說小黑,你是公的還是母的啊?”

小黑很驕傲的翹起後腿,露出自己很強壯的傢夥:“汪!”

段天道很滿意的點了點頭:“嗯。”轉過頭對搔首弄姿的彩蝶道:“呐,這樣,你把小黑的尿喝了,我倒是可以考慮放過這傢夥。”

小黑頓時精神一振,搖著尾巴就站起來了。

毛嵐:“……”

彩蝶的臉登時就綠了,厚厚的脂粉都遮掩不住,一根手指顫抖的指住段天道:“你這個王八蛋!想讓老孃乾這種事!老孃x你……”

段天道笑嘻嘻的臉色說變就變了,飛起一腳又踹在唐瀚東腮幫子上,這一腳準確無比,且勁道十足,就聽‘砰’的一聲,唐瀚東啥也不說了,抱住腦袋滿地打滾,連哭都不敢哭了,拚命擄直了舌頭:“彩蝶!我求你了!我求你了!就按他說的做!”

彩蝶登時說不下去了,臉色變得又青又紫。

黃豹咳嗽了一聲,摸了摸鼻子:“彩蝶啊,你也知道唐少是什麼人,你勉強受些委屈,回去肯定少不了你的好處。你看……”

彩蝶麵色蒼白的看著小黑,小黑已經興高采烈的溜達到了她麵前,搖了搖尾巴:“汪!”

“我告訴你。”彩蝶扭開頭,強忍住要嘔吐的衝動,還試圖做最後的掙紮:“你現在打的,可是唐家的三少爺,要是你現在停下來,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要不然……”

段天道啥也不說,飛起一腳又踹在唐瀚東的耳朵根上,唐瀚東已經瘋了,無論他怎麼抱住腦袋都避免不了這猶如長了眼的腳,當即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喊出來:“彩蝶!我給你買五輛寶馬!我求你了!”

彩蝶狠狠咬了咬牙:“再加五百萬!”

“加!我加!”

彩蝶啥也不說了,當即蹲下……

毛嵐:“……”

眾人一齊訕訕的轉開頭去,就隻聽見小黑的聲音:“嗚嗚……汪!”

“這位好漢。”黃豹咳嗽了一聲:“你的要求我們也滿足了,你看是不是可以放過唐少了?”

段天道摸了摸下巴:“嗯,我說我要開始考慮這件事的,現在我已經開始考慮了。但是要放過這個傢夥,你們兩個是不是也要表示表示?”

青狼急了:“老子可不乾!”

黃豹嚥了口唾沫:“我叫黃豹,他叫青狼,我們都是南春青鐵會的弟兄,兄弟賣我們個麵子,改天若有用的上我們的地方……”

唔……

青鐵會……

這個名字貌似在哪裡聽過……究竟在哪裡聽過呢……

算了,想不起來了。

段天道嘿嘿一笑:“不用等以後了,今天正好就能用的上,來,你們兩個幫我把他的褲子脫了。”

說罷,他就從唐瀚東身邊走開了一步。

青狼黃豹麵麵相覷,彼此微微點了點頭,嗯,這是個傻逼!

兩人一起慢慢走了過來,蹲下身似乎想要去脫唐瀚東的褲子,然後兩人就一起動了,一個平地蹦起,飛起一拳直撲段天道的麵門,另一個從下至上,一拳搗向段天道的腿間。

兩個人的動作很默契,很突然,讓岸邊的毛嵐忍不住驚撥出聲!

這兩拳無論讓段天道中了哪一拳,馬上這岸邊的局勢就要乾坤顛倒,時移世易!

青狼和黃豹的麵上甚至一起泛起一絲獰笑,這種套路兩人在一起修習過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有多少自詡英雄的人物,都倒在他們這兩拳之下!

這個土鱉,也不會例外!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