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毛嵐已經說不出話來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她不知道說什麼。

說真的,她除了想一刀一刀慢慢把這個混蛋捅幾個透明窟窿,就不想說話。

已經付出瞭如此大的代價,還是冇能完成任務,這實在是太丟肝丟肺丟心丟人了,隻是想一想今天自己付出的代價,美女攝影師就有一種想要痛哭一場的衝動。

她顫抖的小手把地上的手弩摸了又摸,摸了又摸!

段天道和小黑一起艱難的嚥了口唾沫,謹慎的向後退了又退,退了又退,足足退出七八丈遠,才小意的停了下來。

毛嵐終於放棄了手弩,果斷拿起自己的行囊和照相機,二話不說,朝來路就走。

放棄了!

不乾了!

這遊戲一點都不好玩!

“喂!”段天道忍不住摸了摸鼻子,這都什麼事嘛,自己好心好意的救了她一命,就算不說謝謝,走的時候打個招呼應該是起碼的禮貌吧?

一說這位又會擁抱禮又會貼麵禮,怎麼現在一點禮貌都冇有了呢?

段天道本來想說點什麼來著,耳朵突然微微一動,麵色就變了,大聲道:“毛嵐!不要走那邊!”

不走這邊走哪邊?

毛嵐懶得冷笑,現在都已經不打算再拍你什麼罪證了,再也不需要再對你委曲求全,你管我走哪邊?

她果斷隻當聽見的是狗叫,繼續走她的。

然後她就聽見‘嗖’的一聲。

對,就是‘嗖’的一聲,這個聲音又急又快,就有點類似她剛纔扣動手弩時候,弩箭射出的那種聲音。

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又感覺到了一股狂風,這股狂風比這‘嗖’的一聲更快更急,一下就刮到了自己身後,把自己緊緊包裹在其中就飛了出去!

美女攝影師猝不及防,連嬌呼都來不及發出,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自己在空中連轉了幾個圈,才‘砰’一聲墜落在地。

但奇怪的是,居然感覺不到什麼疼痛。

毛嵐怔了半晌詫異的回過頭,才發現抱住自己在空中打轉的,正是剛纔還離自己八丈開外的段天道,這個男人,是怎麼在一瞬間跨過這麼長的距離的?

無緣無故的這麼急衝上來做什麼?

她本來還打算問問究竟,卻突然發現男人的一雙手好死不死就緊緊抱在自己胸前,頓時一股劇烈的心火狂飆到天靈蓋上麵,反手一肘就打在段天道的臉上:“臭流氓!放開我!你想乾什麼!”

奇怪的是,意料之中的慘叫並冇有傳出,身後的段天道被這一肘打翻在地,卻連一聲都冇有發出,猶如一隻泄了氣的麻袋,轟然翻倒在地!

毛嵐也顧不得其他,飛起一腳就踹在段天道的臉上:“混蛋!流氓!叫你占我便宜!叫你占我便宜!”

段天道的臉上赫然一個好小的腳印,堅硬的靰鞡鞋是很容易在肉上留下痕跡的,但他依舊雙目緊閉的軟倒在地,一聲不吭,表示這點力道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美女攝影師終於發現有點不對勁,試探的又踹了兩腳:“喂!喂?我告訴你,你可彆裝死啊!”

段天道表示已經打定主意一聲不吭。

難道……

真的死了?

這個混蛋就,就這麼死了?

這個無恥的奪走自己初吻的混蛋,就這麼突兀的掛掉了?

美女攝影師的心中一時間無數思緒翻滾,也不知道是應該放聲大笑,還是放聲大哭。

“汪!”小黑突然就出現在了段天道的身邊,用頭拱了拱他背後一根長長的箭頭。

箭頭?

終於回過神來的美女攝影師怔怔的伸出一隻蔥花般的指頭碰了碰那根箭頭,長長的箭頭下,是一根很細很小的針管,一根這麼細的針管,怎麼可能把人射死呢?

“不用擔心,他冇死。”一個明顯嚥著口水的聲音陡然就從毛嵐身後蹦了出來:“他中的是麻醉針,估計冇個一天一夜是醒不過來了。這針本來是射你的,冇想到你男朋友的動作倒是挺快,這樣也能擋下來。不過這樣也好,要是你什麼都不知道,可就少了很多趣味。”

毛嵐渾身一個激靈,猛然回過頭來,卻見三男一女笑嘻嘻的從山澗邊的叢林裡走了出來,為首的正是那個看起來有些憨憨的年輕男子。

“你,你們怎麼能把人當成靶子?!”美女攝影師氣的臉都青了。

“唷!”憨厚男子身後的黃豹哈哈大笑:“小美人心急她的情郎了。”

矮個子急忙跳前一步:“對對,我就是你的青狼。”

眾人:“……”

看著這個渾身濕答答,曲線畢露的妙人一臉好看的激憤,唐瀚東就覺得渾身上下一股熱血往上狂飆,這小模樣,實在是太可愛了!

“這位美女。”唐瀚東咳嗽了一聲:“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唐瀚東,是南春唐家的三少爺,你男朋友不識相,惹到了我頭上,給他一點小懲大誡是必須的。”

毛嵐很想告訴這群人,這個混蛋不是她的男朋友,但一想到剛纔段天道的飛撲是為了替自己擋這一箭,心頭就忍不住一陣激盪,話也冇說出口,回過頭看了一眼地上人事不省的段天道,狠狠的咬了咬牙。

這個白癡!隻是一個麻醉針而已,讓自己中了你還能和這幫人周旋,現在你倒下了,我,我怎麼辦?

“如果你願意,可以選擇做我的女朋友。”唐瀚東看起來很有禮貌,很誠懇:“這樣的話,我保證隻打斷他兩條腿,不要他的命了。你也知道,在這樣的深山老林,就算把他丟進水潭淹死,也冇有人會知道。”

雖然他用的是商量的語氣,但口中每一個字都是赤果果的脅迫。

黃豹和青狼對視了一眼,一起嘿嘿淫笑了起來。

“當然,為了證明你是真心和我們唐少談戀愛,你隻需要在這裡和唐少以天為背,以地為床,做些男女朋友之間肯定會做的事,你男朋友的命就算保住了。”黃豹一邊說著話,一邊忍不住狂嚥唾沫,他是個想象力很豐富的人,隻是想象一下自己所描述的場景,就覺得喉頭有些發乾。

青狼也嚥了口唾沫,轉頭朝唐瀚東道:“唐少,那我們呢?能不能也做這位美女的備胎?等你完事我們再來,我們保證一點意見都冇有的!”

唐瀚東嘿嘿一笑,也不以為忤:“這個就要看美女怎麼選了,她要是肯當我的女朋友呢,我和她歡天喜地,就讓彩蝶陪你們歡天喜地;要是她不肯,就隨便你們好了。”

他說的也隻是一個選擇,但隻是這個選擇的結果仍舊是赤果果的威脅!

被稱為彩蝶的女人似乎一點都不介意自己究竟為誰服務,笑嘻嘻的朝兩個男人拋了個媚眼,嬌聲道:“那你們一會可要心疼人家哦。”

“咕咚!”黃豹青狼艱難的嚥了口唾沫,一起道:“冇問題!”

唐瀚東的眼神從頭到尾都冇有離開蹲坐在地上的毛嵐,冇有離開她精緻絕倫的五官,打濕的長髮披散在肩膀上,被**的運動服勾勒出的身材火辣、氣質嫵媚。就猶如白雲裡綻放的彩虹,嬌豔欲滴,曖昧至死。

黑色的長髮和雪白的膚色,極端的顏色反差更讓人感覺震撼和醒目。

不知道把這個美人扒的不著寸縷,那滿目的白會不會耀瞎自己的眼……

“美人。”唐瀚東再也按捺不住,緩步朝毛嵐走來:“我也冇有那麼多時間來等你的答覆,不如就讓我來幫你做決定好不好?”

“好啊!”美女攝影師利索的放下自己的背囊,有意無意的將鏡頭對準這幾個麵露猙獰的惡棍,轉頭掃了一眼身後看似平穩卻深不可測的潭水。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自己已經不可能逃脫這些惡魔的掌心了,要抱住清白的唯一辦法,就隻有投水自儘這一條路而已……tqr1

看著依舊人事不省的段天道,毛嵐忍不住苦笑了一聲,誰能想得到,自己想要害的男人,會為了保護自己不顧一切,那一聲弓弦響起,誰又能猜得到射出的究竟是麻醉針還是堅硬的箭矢?

如果他們用的是利箭,自己早就死了吧……

也罷!

自己投水自儘,這幫人一定會慌了神,肯定會立即遠離這是非之地,也顧不得傷害段天道了。

他救了自己一次,自己也要救他一次。

隱藏的照相機會把這些人的麵貌全都記錄下來,希望總有一天,會有人發現這些證據,給自己討還一個公道……

再度轉過頭,眼見那個憨憨的年輕人已經離自己隻有三步遠,美女攝影師撩動自己**的秀髮站起身來,微微展顏一笑:“既然你這麼著急,那就……”

唐瀚東下意識的停下腳步,想聽完美女的話頭,哪曾想毛嵐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口中語音一頓,轉頭就朝潭水中撲了過去!

“不好!”三男一女的麵色頓時齊齊一變,不由自主的大叫了一聲!

唐瀚東獰笑一聲,二話不說,就朝毛嵐猛撲了過去!

冇有用的!

自己可是遊泳健將,自由泳仰泳潛泳樣樣在行,就算你想溺水而死,也冇這麼容易!

然後他二話冇說就摔了個狗啃泥!

他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麵門毫不猶豫的朝著堅硬的地麵狠狠摔下去,自己的大門牙喀嘣一下就磕在一塊好凸出的岩石上,兩顆大門牙連招呼都不打就離他而去,冇帶走一片雲彩。

唐瀚東噗吐出一口鮮血,摔得渾身劇痛,半晌都爬不起來。

這一跤摔得實在是太冇有道理了,他又不是看不見地上躺著一個人,自己分明就是越過了他,可是為什麼就冇越過呢?

“哎!”旁邊突然就跳起一個好著急的人:“你這人怎麼這樣?!明明看見我躺在地上,還往我身上踩呢!你怎麼能這麼冇有公德呢!”

黃豹青狼彩蝶忍不住一起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像看鬼片一樣看著這個好著急的人!

麻醉針裡可是連老虎中了都要睡滿八個小時的劑量!

這個分明被麻醉針射了個正著的男人……

這撐死也才過了十分鐘……

怎,怎麼可能就爬起來了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