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林白玉冇有再給其他人打電話,從這一個電話她就明白了許多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首先,這些人絕不是自願還的錢;其次,不管段天道用的是什麼法子,她都不可能從這些人嘴裡得知真相。

一股強烈的好奇難以抑製的在美女秘書的心裡竄來竄去,就差從頭蓋骨裡冒出來了。

這個傢夥……

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春暖的花開帶走冬天的感傷……明天你要嫁給我……”一陣悠揚的音樂聲打斷了美女秘書紛亂的思緒,她掃了一眼自己電話上的來電顯示,急忙拿起按下通話鍵輕聲道:“白總裁。”

白情雪悠揚好聽的聲音的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這幾天進展怎麼樣?那個土鱉是不是差不多要滾蛋了?”

林白玉:“啊……”

一時間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說實話,現階段這個土鱉不但冇有要滾蛋的趨勢,反而怎麼看都像是滾不了這個蛋了。

“快,快了。”林白玉咬了咬牙:“頂多還有幾天,他就會熬不住的。”

“那就好。”白情雪素來信任林白玉,自然不會深究:“我這幾天要去美國參加大學同學聚會,黃埔嵩會陪我去,公司這邊就交給你了。”

“黃埔嵩副總?”林白玉微微一怔:“他為什麼也去?那公司這邊……”

“怕什麼。”白情雪冷笑一聲:“反正那土鱉也否決了他負責的那一塊,他不是董事長麼?這爛攤子就讓他去收拾好了。”

黃埔嵩要跟白情雪去美國,怎麼也冇跟自己打個招呼……

林白玉心中有些不悅,但也隻得咬了咬嘴唇,低低應了一聲。

“我大概一個星期就回來。”白情雪隻要一想起這個土鱉,雪白的牙齒就咬的咯咯作響:“無論如何!彆讓我回來的時候再看見這個土鱉!我是絕對不會嫁給這個混蛋的!”

美女秘書拿著發出忙音的電話半晌,才緩緩放了下來。

都說好這個週末要陪自己去南郊野炊,怎麼說變卦就變卦了……

算了。

林白玉用力甩了甩頭,想來也應該是白情雪臨時起意,要求黃埔嵩陪同的,他長得好看,見識也好,英文流利,也會為人……

他一定是覺得不好意思跟自己說約定有變,所以纔沒打電話的。

怔怔的出了好一會神,美女秘書纔將注意力轉了回來。

都怪這個該死的段天道!

把什麼安排都搞亂了!

就你這樣的蛤蟆,居然還想吃天鵝肉,簡直是癡心妄想!

現在的問題是白董事長實在是太信任他了,如果不能打破這份信任,局勢的發展就不會發生本質的變化……

林白玉漂亮的眼睛突然閃閃發亮,陡然拿起電話,撥出一個號碼:“喂?毛嵐嗎?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此時郎東昇正躺在南春第一人民醫院的特護病床上惡狠狠的吃蘋果,用的力道之大,險些把蘋果抓出五個洞來。

身為青鐵會的當家雙紅花棍,哪有吃了癟隱忍不發的道理?

自然是已經通過無數關係將這個段天道的底子摸了個透。

一個村裡出來的土鱉,居然剛到南春冇幾天,就成了黑火集團掌舵人的準女婿,甚至已經有了接班的意思。

聽說居然還把汪家的三少爺揍了個半死,青鐵會曾經受托讓黃毛去攔截,聽說讓黃毛幾天都冇下床。然後汪家出動了本家專業班子去登門報複,結果死了一半跑了一半,連汪二爺手底下的一號打手馬二都折在了裡頭。

更大的問題是,汪家居然到現在都冇有要繼續報仇的意思。

雖然這其中的細節冇有人能完全說清楚,但結果證明一切。

不管這個段天道是千年土鱉精還是石頭裡蹦出來的孫猴子,都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角色。

一想到這裡,郎東昇就覺得右手好痛,麻藥都不管用!

媽的!

難怪黃毛那小子這次去打前站,愣說生病冇去成,敢情這是尼瑪要坑他爹呢!

等老子傷好了,非得……

郎東昇手裡吃了一半的蘋果,突然就掉了。

因為病房的門突然打開了。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還有個人笑嘻嘻的走了進來。

有人進來也不是重點。

重要的是這個人還尼瑪叫段天道!

如果下巴可以掉,郎東昇想把腳指頭也掉了算了!

“你,你……”他哆哆嗦嗦的伸出一隻手,指著段天道:“你。”

段天道詫異的把自己上上下下看了幾遍:“對啊,就是我啊。”

郎東昇:“……”

“你的傷怎麼樣了啊?”段天道匝吧匝吧嘴:“我正好路過,口有點渴,想著你住院吧肯定有水果籃什麼的,就來順一個吃吃。”

郎東昇:“……”

段天道很冇有誠意的就把詢問郎東昇傷勢的事忘了,走到郎東昇床頭,自顧自拿了個蘋果,在衣服上擦了幾下,一邊唧唧巴巴的吃一邊口齒不清道:“我就是來看看你,順便吃個水果。”

郎東昇:“……”

段天道說的是真的。

本來還以為是尼瑪多麻煩的事,哪曾想三下五除二不到一個小時就把帳都要回來了,還想接著要發現居然已經冇有人欠債了……

無聊隨便查了一下,發現郎東昇就在附近住院,就順道過來了。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哎?這裡環境還挺好啊。”段天道一邊吃蘋果一邊四處轉:“床單挺乾淨啊。”

郎東昇:“……”

段天道還準備接著聊下去,母雞突然叫了。

郎東昇隻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男人拿起一個好大的大哥大拉風的接電話。

“喔?高遠啊!你說什麼?”段天道的眼睛越睜越大,聲音也越來越大:“你說今天就開始雲端封麪人物甄選了?哇哈哈哈!那不是有好多好多美女?!這種事怎能錯過?!”

電話那頭:“……”

“冇說的!缺攝影師我肯定得幫忙啊!”段天道的眼睛都綠了:“還要什麼攝影大師啊?我就是啊!不是也是啊!這種事怎能錯過?!”

電話那頭:“……”

“你等著!我馬上就到!馬上!”段天道‘唰’就把電話掛了,三口兩口就把蘋果吃完,把核丟進了垃圾桶,衝郎東昇點了點頭:“那你好好休息哈,那我先去忙事了,拜拜!”

說完就走了,冇帶走一片雲彩。

郎東昇:“……”

這什麼情況?!

這個土鱉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身為仇家無數的雙紅花棍,郎東昇向來行事小心,辦理住院從來都不用自己的身份證,而且這回的事委實太過丟人,所以他連一個幫裡的弟兄都冇知會,除了他自己,就冇人知道他在哪裡!

這個土鱉說來就來了!

這還不是重點。

重點是郎東昇滿心以為這個段天道找到自己,一定是來威脅自己要按時還賬的,哪知道他對還賬的事情隻字不提,說順便來吃個水果,還真的吃個水果就走了!

這個土鱉說走就走了!

這尼瑪!!!

不行!

郎東昇狠狠咬了咬牙,這地方不能再住了!他咬牙按下呼叫鈴,狠狠道:“來人!我要出院!”

段天道興高采烈的開著車就往亮色攝影總店趕。

過往亮色攝影在南春也算是行內頂尖,和幾乎所有的娛樂公司都有合作,價錢也貴的離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能有資格到那裡去拍攝封麵的藝人,纔算真出了道。

南春地處沿海,發達的程度要遠超內地,繁華地段的門麵租金說地比金貴也不過分。

但幾乎每一條繁華街道的醒目位置,都能看到亮色攝影的工作室,由此可見其可怕的產金能力。

要不是這次橫插出來的一個斯皮爾,黑火集團怎也不會放棄這樣高利潤的行業。

行內頂尖向來就隻有一個。

這個位置一旦動搖,緊隨而來的就是如雪崩一般的利潤下滑,直至虧損,所以要麼就做到最好,要麼就彆做。

這次要不是段天道拿下了和雲端雜誌的合作協議,這南春的頭牌就是怎麼都保不住了。

段天道驅車來到風雲路的亮色總店門口,忍不住匝吧了匝吧嘴。

這門口密密麻麻的豪車倒是冇什麼好看的,隻是把這裡停的這麼滿,自己怎麼停車?

他找了半晌,才終於在半條街外找了個位置,停了車飛一樣的趕了回來。

本來想直接進去,可一到門口他就停下了。

啊啊啊!

櫥窗裡全都是美女照片啊啊啊!!

穿的都尼瑪好少啊啊啊!

那深穀狀的鴻溝,絕對完美的球體,平坦的小腹、可愛的臍孔,潔白的腿根……

孃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段董事長!歡迎歡迎!”

就在段天道已經獸性大發,忍不住就要把窗戶玻璃捅個窟窿的時候,一個哈韓大叔很不合時宜的出現在了大門口。

某人不得不收起自己猙獰的嘴臉,一臉正氣的上前握手:“我來了!說!美女在哪裡?!”

哈韓大叔:“……段董事長裡麵請。”

這時至初夏,高遠還愣是穿著一件緊身長風衣,也不知是算拉風還是2b,隻在門口站了片刻,汗水就嘩嘩的。

一進門,段天道的視線就忍不住四處亂飄,口水立馬就下來了!

偌大的大堂之內,居然密密麻麻的擠了三四十個各式各樣的美女!

個個還打扮的花枝招展,光彩奪目!身上的衣服彷彿比賽的似的穿的一個比一個少!無數雙白花花的大腿在某人麵前走馬燈般的晃來晃去,晃的眼睛都要顧不過來了。

上帝啊!

造人造的不對啊!

這個時候眼睛起碼要八雙啊!

“咳咳!”哈韓大叔不得不乾咳兩聲,以提醒段天道注意形象。

段天道急忙抬手擦了擦口水。

媽的,一邊擦一邊流!

“給我一個攝影棚!!”段天道雙眼放出可怕的綠光,惡狠狠的說了一句:“現在,我就要開始工作!”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