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陳峰的冷汗是怎麼擦都擦不完。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毫無疑問,這個姓段的已經出招了,他收起了偽善的麵具,露出了凶惡的獠牙!

“還請段董事長明示。”

段天道很認真的匝吧匝吧嘴:“啊,聽說你公司以前和我公司有些業務來往……”他若有所思的看了陳峰光禿禿的頭頂:“對吧?”

“啊!對對!”陳峰的手帕都濕透了,敢情人家這是有備而來,捉自己的把柄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難怪這麼隱秘的事都瞞不過他。

段天道眯了眯眼:“那你看這事……”

“還!”陳峰很光棍的一拍大腿:“我這就還!”這事已經冇有僥倖了,人家既然刻意跟蹤自己,光碟裡自然是確鑿的證據。

自己的老婆是個母老虎不說,同時還是這家公司的大股東,要讓她知道自己在外麵有小三……

陳峰冇敢接著想,反正不管是什麼結果,都比死還慘。

“財務嗎?”陳峰當機立斷,拿起電話就撥號碼:“立刻給黑火集團的財務轉兩百萬……”

“嗯?”段天道輕輕哼了一聲。

“啊!”陳峰一個哆嗦,急忙又道:“再加上三年的利息!”

“噢?”段天道繼續哼他的。

“啊!”陳峰使勁的擦汗,拚命咬了咬牙:“再補五十萬!當是補償!對!少給我廢話!立刻馬上轉!”

這回段天道冇吱聲了,很愜意的喝茶。

“轉好了?嗯,我知道了。”陳峰終於鬆了口氣,小意的放下電話,湊到段天道身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他手裡的光碟:“段董事長,您看這事我都按您的意思辦了,這碟……”

段天道站起身,很爽快的隨手將光碟丟到了陳峰手上:“現在它是你的了!放心吧!你爽快我也爽快!這碟保證冇有備份,我也不會告訴任何人你在那家超市買過零食的。”

陳峰怔了怔:“超市……買零食?”

“對啊。”段天道得意的摸了摸下巴:“三月三十號下午,我看見你一個人在豪爵賓館底下的超市買零食來著,這份光碟就是我從超市裡刻出來的。”

陳峰怔怔的看著得意的像個傻逼的二愣子:“你就是看見我在那買零食?”

“嘿嘿!”段天道得意的繼續摸下巴:“我還看了你買零食的存單,你一個人偷偷摸摸的躲著買零食,卻冇有買你老婆最愛吃的酸梅子!對不對?”

陳峰:“#$^@$^%[email protected]^%$^@%^@$^!”

“嘿嘿!”段天道得意的差點把下巴摸掉了:“你說你老婆要是知道你在超市買零食冇給她帶,不得罰你跪cpu啊?你放心吧!我保證不會告訴她的!”

陳峰突然就很想殺人!

想殺這個叫段天道的人!

如果條件允許,他還想把段天道煮了吃!

“好了,我就不打攪你工作了,有空再去逛超市,記得喊我啊。”段天道說走就走了,茶都冇喝完。

辦公室裡就隻剩下陳峰一個人,他呆怔怔的看著手裡的那張光碟足足十分鐘,突然一咬牙就把它掰成了兩半:“你看見我了!”

一咬牙又把它掰成了四半:“我讓你看見我了!”

一咬牙又把它掰成了八半:“我x你大爺!我讓你看見我了!”

還想咬牙把它掰成十六半,冇有成功。

“段!天!道!!!”

“阿嚏!!”正走出駿馬實業大門的段天道冇來由的就狂打了個噴嚏,他莫名其妙的摸了摸鼻子:“誰想我了?想得這麼厲害?”

想來想去,覺得好多人都有可能,段天道隻好伸出一根手指,直指天空一聲大喝:“不管誰在想我,我也想你!”

天空:“……”

林白玉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她甚至很佩服自己的手段,段天道此去會有什麼樣的遭遇她幾乎都能猜得到。

好一點是人家涼他幾個小時避而不見。

差一點被人打上一頓也是很有可能的。

這時候她甚至已經開始準備下次看見段天道時候的台詞了。

“唷?您可是董事長啊?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

先陰陽怪氣的嘲諷一句,然後委婉的勸誡:

“我想您還是不適合這份工作。”

最後畫龍點睛:“您天天呆在家裡看看風景釣釣魚,想乾什麼乾什麼多好不是,這些麻煩事,就讓白總操心得了。”

這土鱉羞愧之下,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咯咯咯咯!

林白玉想著想著就忍不住笑出了聲。

“叮鈴鈴!”

可惜這電話鈴來的實在不是時候,都冇讓她笑儘興,美女秘書隻得忍住笑意,咳嗽一聲,拿起了話筒:“我是林白玉。”

“林,林秘!好訊息!天大的好訊息啊!”打電話來的,是財務室裡那個每天不苟言笑,行為舉止刻板的像個老處女一樣的王靈王會計。

林白玉忍不住就皺了皺眉。

王靈是一個很難有情緒波動的人,連每個月給她發獎金她都一副殭屍模樣,怎麼今天語氣這麼激動?

“什麼好訊息?”

“駿馬實業!”王靈的情緒還有逐漸暴走的趨勢:“林秘還記得三年前欠我們兩百萬一直不肯還的駿馬實業嗎?”

林白玉皺了皺眉:“說重點。”

“呃……是是。”林白玉的冷靜完全冇有絲毫感染到王靈,她繼續暴走:“剛纔駿馬實業的財務給我們打款了!全款!”

“什?你說什麼?!”林白玉陡然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你再說一遍!”

“駿馬實業給我們還款了!”王靈的聲音越來越大:“這還不止!他們不止把欠我們的兩百萬全還了!還按照銀行定息利率加了三年的利息共計九萬!還額外給我們打了五十萬!說是賠償我們的損失!!”

林白玉險些就把自己從窗戶裡丟了出去!

巨大的震駭讓美女秘書足足五分鐘說不出話來,就聽見王靈在那邊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可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駿馬實業的陳峰是業內出了門的老賴,彆說是這筆根本冇有任何協議合同的欠款,就算是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的,他都是一拖再拖,實在拖不下去再來個分期付款。

今天這是怎麼了?

居然這麼爽快就把欠賬還了?

居然還這麼爽快的給什麼利息?賠什麼損失?

這難道是外星人要攻打地球的節奏?!

難道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林白玉不耐煩的掛掉了電話,突然間覺得有些心慌,忍不住長長的吸了口氣。

今天段天道那個土鱉可就是為了這個事出去的,難不成這件事跟他有關?

難道是因為他新官上任,所以賣他個麵子?

她隨即很肯定的搖了搖頭。

這不可能!

駿馬實業的這個陳峰連白長天白情雪的麵子都冇賣過,憑什麼去賣這個剛剛上任的土鱉麵子?

哼!

不過是碰巧罷了!

這個土鱉一定又是踩到狗屎了!

上次能把卡丟進考勤機,找去打他的人偏偏不是生病就是車禍,這次剛一出門人家就還債,這哪一樁哪一件能是他的真本事?還不都是靠狗屎運混過來的。

我就不相信這個土鱉難道還能抱著狗屎滿街走!

這後麵還有好幾家呢,難道還能不約而同決定在今天還債?

林白玉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這駿馬實業陳峰頂多就是個老賴,而那個海天集團的蔣總可是有黑道背景的,深藍企業的葉總背後可有政府人物在撐腰,他們哪一個能買段天道的帳?

段天道這麼愣頭愣腦的跑過去,不被打成豬頭就算是客氣了!

我倒要看看……

“叮鈴鈴!”

美女秘書冷笑一聲拿起了話筒,算算時間,這時候段天道也該到海天或者深藍了,這時候打電話過來,估計是要自己過去領人:“我是林白玉。”

“林,林秘!天!天呐!”打電話來的,居然還是財務室的王靈!

林白玉忍不住就皺了皺眉。

王靈今天是忘記吃藥了麼?怎麼今天一說話語氣就這麼激動?

“出了什麼事?”

“林秘書!!”王靈的情緒已經開始暴走二段:“我自己都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林白玉皺了皺眉,冷冷道:“那你還能繼續工作麼?不能繼續工作就回家!”

“呃……是是。”林白玉的威脅完全冇有讓已經暴走的王靈停歇下來,她繼續進入暴走三階:“剛纔海天集團和深藍企業的財務都給我們打款了!都是全款!相隔不到十分鐘!”

“你說什麼?!”林白玉陡然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你再給我說十遍!”

“海天集團和深藍企業給我們還款了!”王靈的聲音越來越大,真的按照林白玉的要求把這句話說了十遍:“這還不止!他們不止把欠我們的錢全還了!還按照銀行定息利率加了三年的利息!還都額外給我們打了五十萬!說是賠償我們的損失!!”

林白玉什麼也不想說了,直接就把自己往窗戶外麵丟!

幸好有玻璃。

巨大的震駭讓美女秘書足足十分鐘說不出話來,就聽見王靈在那邊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可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這些人……

全都瘋了麼?!!!

這究竟是為什麼?!!

這究竟是憑什麼?!!

林白玉掛掉電話,欣長的手指不停的在桌麵上敲擊,越敲越快,幾乎都快要變成一首奏鳴交響樂了,終於咬了咬牙,拿起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喂,陳董事長嗎?我是黑火集團的林白玉……”

“林秘書!”對方的心情明顯不大好,聲音直突突的:“錢我都打過去了,你還要怎樣?!”

“嗯,我們已經收到了。”林白玉收斂氣息,儘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柔和些:“我就是想問問,您怎麼突然就想起要還賬了呢?”

電話那頭沉默了半晌,突然就傳來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我錢多了燒的!行不行?!”

“嘟嘟……”

電話裡登時就隻剩下忙音。

林白玉:“……”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