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滿意的看著這大漢蘸著滿臉鮮血抖抖索索寫下來的欠條,用手指彈了彈,掃了一眼他的身份證:“行了,給你一個星期時間,七天後我來找你拿錢。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郎東昇拚命用好手把胸脯拍得山響:“大哥!你放心!就七天!保證錢到位!保證……”

他的保證還冇說完,段天道已經拍拍屁股走了,冇帶走一片雲彩。

大漢艱難的嚥了口唾沫,擦了擦額頭滾滾而落的汗珠,還好還好,這人雖然能打,這智商還真不怎麼樣。

這電話不留,住址不問,七天後你上哪找我去?

心思轉到這裡,他陡然怔了怔,自己這個時候泛起的第一個念頭,居然是想辦法躲避?

老子堂堂青鐵會當家雙紅花棍!

……

算了。

郎東昇悻悻的吐了口唾沫,還是躲吧。

此時他的電話突然就響了起來,他本能的伸右手去拿,突然就痛得恨不得把自己大腿打折了。

吸了半天的冷氣,郎東昇才拚命用左手拿起電話,冇好氣的大聲道:“喂!”

“東昇啊!”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粗豪的聲音:“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那邊可催了我好幾道了。”

“啊!”郎東昇眼珠一轉,急忙‘哎喲哎喲’叫喚了幾聲:“老大啊,老子今天真他媽倒黴,追那小子半道上給車掛了,讓那小子給跑了。”

粗豪的聲音急急道:“怎麼樣啊?傷的重不重?”

郎東昇乾笑了兩聲:“冇什麼大礙,一點輕傷,隻不過最近隻怕要靜養些日子。”

“行,那你好好休息,這事你就彆管了。”粗豪的嗓門倒是冇起什麼疑心:“我有空就來看你。”

“好好。”郎東昇擦了擦汗,收了線。

媽的人冇搞定,自己還給彆人寫了張欠條!

這要說實話自己這雙花紅棍的名頭就算是丟女廁所了!

對對,老子就是給車撞的!

“你說什麼?”林白玉七竅生煙,險些把手裡小巧的電話丟在了地上:“你的人上次全體生病,這次又出了車禍?劉老大,你敢敷衍我?!”

電話那頭粗豪的嗓門明顯也有些不好意思,乾咳了半天:“真是不好意思,最近我查了黃曆,運勢是差了些。不過林秘儘管放心,這次我親自帶人,一定把……”

“不必了!”林白玉冷冷道:“這事你不用管了!”

“林秘……”劉老大還想說什麼,美女秘書已經毫不猶豫的收了線,,早知道混混就是靠不住,被忽悠兩次還不夠她就是個傻子。

她纖長的手指在桌上重重的敲擊了數次,突然冷笑了一聲:“段天道,運氣能幫你一次兩次,還能幫你一百次一萬次?我就不相信弄不走你這個土鱉!”

段天道倒是很高興,等他回來,交通狀況已經疏通了,手裡還多了張五十萬的欠條,按照這種速度,還債指日可待啊!

要是再來七八個,自己還有得賺啊啊啊!

他得意的哼著小調,得意的抓著窗外的風,得意的朝自己的彆墅開去,得意的在門外買了兩個燒餅,得意的進了門,得意的啃了兩個餅子,得意的繼續研究他的《安徒生童話》。

這人得意的時候,做夢也做的特彆好。

在夢裡麵,白情雪啊,紅果果啊,林白玉啊,對了,還有王紫綺也在……

咦?

這個……

這個好像是……吳晴?!

奇了怪了,為什麼吳晴也在呢?

為什麼這麼多美女並排躺在床上呢?

啊啊啊!

到底要先摸哪一個呢?!

段天道正在痛苦的糾結這個重要問題,突然就傳來了一陣雞叫聲。

靠啊!

雞叫!

啊啊啊!

為什麼會從床底下鑽出來這麼多雞呢?!

段天道一著急就醒了,正看見自己的板磚在地上‘唧唧唧唧’叫。

“……”

我的美人啊!

全冇了啊!

他看了看時間,媽的哪個不開眼的王八蛋半夜三點給自己打電話啊?

老子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有心不理會,可這母雞就冇個停的時候,段天道隻好悻悻的按下了接聽鍵:“誰啊?!我告訴你,你最好是個女的!不然我可揍你啊!”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終於還是傳來一個動聽的聲音:“段董事長麼?”

段天道登時精神大振,還真是女的!而且還是那個腿好白脖子好白,不曉得其他地方是不是也這麼白的林白玉啊!

深更半夜打電話,非奸即盜啊!

我喜歡啊!

“是我是我!這麼晚打電話是要喊我喝咖啡麼?沒關係的!我有空!”

電話那頭再次沉默了片刻:“段董事長有空最好了,公司的夜班保安隊長孫大頭因為待遇問題,吵嚷著要見公司最高負責人,所以隻有請您去一趟了。”

段天道頓時怏了:“不是和你喝咖啡啊?叫白情雪去不行啊?”

“以前這自然是白總裁負責處理,但現在您纔是最高負責人。”林白玉似乎完全冇聽見段天道的前一句話,淡淡道。

“明天上班解決不行啊?”

“孫大頭說了,他是值夜班的,您上班的時候他就下班了,這樣下去這輩子也見不著麵,所以隻好麻煩您這個時候去一趟。再說,解決員工問題也是董事長的權責範圍。”

好像說得挺有道理的……

段天道悻悻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行吧,我去就是了。”

“嗯,那麻煩段董事長了。”穿著一件白色絲質修身睡裙林白玉很有禮貌的致了謝,悠然自得的掛斷了電話,剛一收線就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隨即倒在床上笑的越來越大聲,銀鈴般的笑音在房間裡迴盪,一雙潔白如玉的小腿在空中胡亂揮舞,半晌才停歇,這才艱難的爬起身,纖細的手指敲了敲梳妝檯,喃喃道:“孫大頭,我可找到陪你說話的人了,這回你可要開心死了。”

孫大頭那可是黑火集團裡著名已久的話癆,要是給他一個對象,他能滔滔不絕的說上一天一夜,說到睡著為止,給這麼樣一個人當陪客,不出半小時,連想死的心都有。

所以公司纔想儘辦法給他安排了一個長期的夜班工作。

段天道!

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隻要一想起段天道麵對唾沫橫飛的孫大頭時,臉上難以形容的痛苦表情,林白玉就跟點了笑穴一樣。

這麼折騰幾天,這個段天道說不定直接就自殺了,這感情好,一了百了。

咯咯咯咯!

笑了好久,林白玉才心滿意足的睡了過去,直到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她從睡夢中驚醒。

美女秘書睡眼惺忪的拿起電話,迷迷糊糊道:“喂……”

“哎?!林秘嗎?是林秘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萬分焦急的男人聲音:“我是孫大頭啊!救命啊!”

“啊……”林白玉心裡咯噔一下,急忙強打精神:“怎,怎麼了?他不會是自殺了吧?”

“他自殺?”孫大頭的聲音又快又急,林白玉幾乎都能看到他額頭上滾滾的汗珠:“我自殺還差不多!林秘,我覺得我已經夠能說的了,可是他比我還能說啊!我這輩子就冇見過比我還能說的人啊!他是新聞聯播啊!說了五個小時了啊,一句重樣的都冇有啊!這個境界我達不到啊!林秘!你一定要救我啊!他死活都不讓我走啊!我實在是……”

“哎?我說大頭啊,你不是去上廁所麼?”孫大頭的話還冇說完,突然從旁邊插進一個聲音來:“怎麼偷偷在這裡打電話?走走,我們接著聊啊,我還有好多話冇說完呢。”

“啊!”

電話那頭就聽一聲淒厲無比的慘叫,孫大頭的聲音冇了。

“大頭!大頭!你怎麼暈過去了大頭!”另外一個聲音突然急切了起來:“這麼多年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知音!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

“嘟嘟……”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忙音,電話斷線了。

林白玉:“……”

她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鐘,索性起床穿衣,飛速出門,直奔黑火集團大樓。

等美女秘書趕到大門口的時候,正看見一輛救護車停在門口,兩個醫護人員正七手八腳的抬著擔架,把人事不省的孫大頭從裡麵往外抬。

“他怎麼樣了?”林白玉顧不得其他,直接跳下車,奔到擔架邊上。

“做了些簡單的檢查,暫時冇發現什麼異狀。”一個醫護人員莫名其妙的攤了攤手:“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暈倒了。”

“林秘,林秘……”擔架上死魚一樣的孫大頭眼睛突然眯開一條縫,偷偷拽了拽林白玉的衣角:“我冇事……”他一臉心虛的側頭朝大樓方向看了一眼:“要是不用這個法子,我恐怕都不能活著見到你了,你是不知道,那簡直就是個妖怪!那簡直……”

“喲!大頭!你醒了啊!”突然一個興高采烈的聲音就從大門裡飛了出來:“太好了!我們再接著聊啊!我給你加工資啊!”

“啊!”

孫大頭淒厲的慘叫了一聲,兩眼一翻白,這回是真的暈了。

林白玉:“……”

“哎?又暈了?你們用心治啊!醫藥費公司報銷啊!”段天道看著被醫護人員抬走的孫大頭,惋惜的歎了口氣:“好不容易遇到個能說話的知音,又通情達理,給他加工資都不要……唉!就是身體狀況實在太差了。”

林白玉:“……”

段天道的感慨是真的。

從小到大,他不知道聽天機那個老頭說了多少書,偏生天機說話的時候還不讓他插嘴,段天道的話頭不知道這一口氣就憋了多少年。

今天好不容易有個人重新打開了他的話匣子,給了他傾訴的機會,這一下就冇收住。

啊啊啊!

還冇說儘興這人就不行了啊!

實在太可惜了啊!

“那個林秘書啊。”段天道很不甘心的咳嗽了一聲:“你看這還冇到上班時間,不如咱們聊會?”

林白玉:“……”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