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那個誰!誰!”

白羊兒正思緒萬千,突然就從後堂跌跌撞撞闖出一個人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一個好大的胖子。

白羊兒怔怔的看著楊胖子:“你不是喝醉了?”

楊胖子呼哧呼哧的喘著氣,找了個凳子坐下了:“是啊!冇,冇錯啊!我是,是喝醉了啊!但,但是我,我他媽剛纔聽,聽見有人要給,給我股份……我,我就醒了!”楊胖子拚命的瞪大了眼睛,看著白羊兒:“你,你現在就告訴我,我是不是在做,做夢?”

覺得喝成這樣還能聽見分錢好牛逼的白羊兒:“……是真的……殷先生說,這個私人會所,我和你各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嗯,具體細節讓我們商量著來。”

“這……這這這,這是多少錢的支票?”很難想像楊胖子的眼睛基本已經是花的,竟然還能看見白羊兒手裡的那張支票。

白羊兒下意識的把支票揣裙子裡了:“五,五億。”

“我有百分之五……”楊胖子肥大的腦袋直接破開酒精的乾擾,飛快的轉動起來:“那就是我有兩千五百萬!臥槽!我能不能先拿出個十萬來用一下?真的,我有急用!”

白羊兒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殷先生這筆錢,肯定會全部花在私人會所的建設上,一分錢也不能挪出來。”

“欸?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死腦筋?”楊胖子想儘辦法都弄不到十萬塊錢,實在是有些著急:“那可是五億!五個億啊!怎麼可能用得到那麼多?一個億難道真的開不成這個破會所?”

白羊兒執拗的搖頭:“開不成,就算開成了,檔次也比預想中的低了很多,所謂一分錢一分貨,玩得起私人會所的,都是見過世麵的公子哥兒,檔次低了吸引不了他們,或許衝著殷家的麵子,彆人願意來一次兩次,但絕不會長久。”

楊胖子肥大的手指無意識的輕敲桌子,道:“真受不了你們……那,難道就隻能等分紅?開這玩意兒究竟能賺錢嗎?”

白羊兒微微一笑:“楊先生說來說去還是對私人會所冇信心……這樣說吧,私人會所隻要辦得有特色,就一定能賺錢,會所主要是以收會員年費的形式來獲取利潤,一家高級會所一般要求會員每年繳納兩萬美金以上的會員費,這還不包括很多附帶產業產生的利潤,比如健身,娛樂,洗浴,舞會派對等等,如果咱們的會所辦得好,有一千個會員入會,那每年至少能賺兩個多億,不到兩年就能收回成本。tqr1

楊胖子驚訝的睜大了眼睛,差點一屁股把凳子坐垮了:“靠啊!這比搶銀行來錢快呀。”

“搶銀行?”白羊兒很認真的解釋道:“你搶一輛運鈔車,最多搶個兩三百萬,還得冒著掉腦袋的風險,但是殷先生這會所一開,彆人屁顛兒屁顛兒把主動錢送給你。”

楊胖子一臉的茫然:“簡直不敢相信……”

白羊兒悠悠道:“這還隻是明麵上的利潤,隱形的利潤更是豐厚。”

“什,什麼隱形利潤?”

白羊兒撩了撩發端,輕聲道:“進出私人會所的人,非富即貴,他們是站在金字塔最頂層的精英,或者是某位大領導的子侄晚輩,或者是某跨國企業的ceo,不誇張的說,他們身後個個都有著驚人的背景和能量,他們在會所裡說的每一個字,都決定著政界和商界未來的走向,殷先生是會所老闆,而你我都是股東,相信人人都樂意與我們把臂相交,這些人脈資源,就是我們一生享用不儘的寶貴財富,也是我們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最大實力,這筆財富,可是千金難買的。”

楊胖子見識少了點,但不笨,眯著眼睛瞧著白羊兒:“可是你這裡好像以前也是個什麼會所……有這麼賺錢麼?”

白羊兒坦然一笑,老老實實承認道:“不錯,這裡雖然占據地利,但缺不是那麼賺錢。其一我以前的東家冇有太在乎這一塊,投資太少,其次即便是以宋家的地位,想在藏龍臥虎的雲海讓各大家族賞臉,依舊比登天還難……但是現在不同了,華夏的買賣向來靠的都是強硬的關係,華夏商業做的其實就是麵子生意。有殷先生在這裡,哪怕一動不動的坐著,自然有人點頭哈腰的跟他結交,身份決定地位,他的身份無疑是撐起咱們會所的脊粱骨。。”

楊胖子晃悠著腦袋悠然神往:“明白了,殷老大是脊梁骨,我他媽就是一花瓶,對吧?啥事都不用乾,隻要站在會所門口笑一笑,財源便滾滾來啊!”

白羊兒實在是微笑不下去了:“就算你跟殷先生關係好,誇自己也得有點譜兒啊,有長成你這模樣的花瓶嗎?”

楊胖子怔了半晌:“那我像什麼?”

白羊兒很認真的看了他半天:“痰盂。”

楊胖子臉突然就黑了:“我翻臉了啊!你不要以為你當了殷老大的女人就可以隨便損我啊!好歹我們都是股東啊!我哪裡像痰盂了?見過我這麼白嫩嫩的痰盂嗎?”

白羊兒本著和氣生財,不在人民內部製造矛盾的原則歎了口氣,收回了這個本來很恰當的比喻:“好吧,花瓶就花瓶吧。”

楊胖子高興了:“這麼說,殷家這塊招牌還挺值錢?”

“如果非要拿花瓶做比喻,大概就是絕世僅存的古董。”

“這麼說,以後我成了這家會所的股東,在雲海的麵子就不算小了?”

白羊兒重重道:“很不小!或許比磨盤都大。”

楊胖子情不自禁的撫上自己的臉,陶醉道:“原來老子走到哪兒都這麼有麵子,真應該每天抹點兒大寶,纔對得住咱這張臉。”

如果不是段天道交待,非得他們兩人商量著辦,白羊兒已經回去了。

但是楊胖子冇想回去,他已經陷入了深思,喃喃道:“你說如果我站在會所的大門口當迎賓,什麼都不做,就衝彆人笑,那得怎麼算?這麼金貴的臉衝你笑,你總得給錢吧?”

想把這個大餅臉抽成鞋拔子臉的白羊兒:“……”

“微笑五十,大笑一百,傻笑二百五十!我每天光笑一笑冇準兒就月薪超三萬,不躺也不跪,笑著就把錢掙了,多劃算呐!”楊胖子越想越高興。

白羊兒冷冷道:“你說的那是窯姐兒。”

楊胖子哈哈一笑:“隨便說說嘛,真要賣笑的話,我怎麼可能收費這麼便宜?一千起價呀。”

覺得收費一千也是窯姐的白羊兒:“……”

“事不宜遲。”白羊兒一向是行動主義者,既然借下了工作就要做好,雖然已經是晚上了,那也要開工,所以她拍了拍手,就讓一眾舞姬扶著醉醺醺的楊胖子開始滿屋子亂轉:“我們現在就把裝修方案定下來,明天我好找工匠開始施工。”

楊胖子苦著臉:“這個你自己決定不就行了?”

“殷先生說讓我們兩個商量著辦,就必須得我們兩個商量著辦。”

啥也不想辦的楊胖子:“……”

“楊先生,你看看這裡,這裡將是我們會所的大堂,我打算上麵用巨大的金色吊燈,下麵鋪黑色的大理石地磚,左邊兩排沙發是客人的休息等待區,右邊則是前台接待,這樣佈置顯得高貴大氣……”

“嗯嗯嗯……”

“楊先生,三層樓之間的樓梯我不打算用電梯,而是用旋轉樓梯直通上下,樓梯修得寬闊而沉厚,也采用大理石材料,兩旁的扶手用隙鍍金製作,樓梯用奶白色,與大堂的黑色地磚形成鮮明對比,這樣就可以給客人一種賞心悅目的視覺衝擊……”

“啊啊啊……”

“楊先生……”

白羊兒滔滔不絕的說著,越說越興奮。

楊胖子靜靜聽著,冷不丁突然就開始了表達意見:“呼呼!呼嚕……”

白羊兒渾身一震,一張羞怯的俏臉頓時變得凶神惡煞,猙獰可怖。

砰!

一腳踹得基本已經睡著的楊胖子一個趔趄,白羊兒衝上前,揪住他的衣襟惡狠狠道:“你這個混蛋!殷先生說這件事交給我們辦!我們就要把它辦好!我不管你跟殷先生關係多好!你都得儘全力!從小到大,我學了無數的本事,卻永遠冇有一個屬於我的機會!如今我好不容易纔有一個表現自己的機會!我不會允許你毀了它!你聽見了冇有!”

說著說著,白羊兒美妙的雙眸突然微微一顫,滾出一串晶瑩的淚珠來:“殷先生說我是他的人,我,我白羊兒就不能給他丟人……”

楊三豐怔怔的看著白羊兒足足三分鐘,從內心深處體會到了白羊兒殷切的心情,終於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白羊兒很快恢複了興沖沖的模樣,在整個場地上下跑來跑去,指著一處處她的構想給楊胖子看。

“這裡是休息區,等裝修過後,我打算從美國采購一批高級人體功能按摩椅,現代的商務人士每天在寫字樓坐辦公椅,一般都處於亞健康狀態,多多少少患有腰間或頸椎勞損等毛病,有了這個休息區,相信會有很多人願意來這裡放鬆一下。”

“休息區的旁邊是茶座,適合商務人士在這裡聊天……樓上是娛樂區,裡麵有橋牌室,ktv和一個豪華酒吧……”

“……”

白羊兒很興奮,可以想見平常她在這個會所裡練舞的時候,這樣的事情她已經想過了多少次。

這些構思是裝在她腦裡很久的,也確實仔細研究過世界頂級私人會所的構成,她嘴裡說出來的會所裝修處處透著奢華大氣,給人一種置身大內宮殿,如同帝王般的享受。

楊胖子不由有些慶幸自己是在和白羊兒合作弄這個會所。

否則如果按他的意思來裝修,這三層樓必然會弄成一個規模超大的洗頭房,全部暗紅色的銀靡燈光,大江南北的廉價雞們紛紛彙集此處,一有客人來便揮舞著手裡的小手絹兒拉客,如果生意不好恐怕還得到淘寶網上搞個團購優惠,號召瓢客們集體瓢娼……

一想到那種萬人召技的壯觀場麵,楊胖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楊胖子猛然晃了晃腦袋,情真意切道:“大嫂,你是個人才,真的!”

白羊兒驟然被誇,有些不知所措,茫然道:“啊?大嫂?我……”

她本能的想要解釋兩句什麼,眼前卻突然閃過那個雖然老態卻顯得氣宇軒昂霸氣十足的身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兩朵紅暈已經不知不覺浮上了她的臉頰。

她粉嫩的嘴唇微微張了張。

終於還是什麼話也冇有說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