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白羊兒衝身邊的舞娘使了個眼色,舞娘們會意,一齊用力,將已經醉倒的楊胖子和木棉一起搬進了堂後。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看著段天道那張似笑非笑的老臉,白羊兒搖了搖雪白的牙齒,她今天的任務很重,很嚴酷,如果完不成,後果很嚴重。

白羊兒不姓白,她姓宋,她的全名叫宋白羊。

和宋氏三姐妹一樣,她也是宋巾幗當初收養的義女人選之一,不論姿色修養都與三姐妹不遑多讓,隻可惜宋巾幗正牌的義女隻有三個名額,而當初白羊兒也是獲取名額可能性最大的女孩之一。

但她最終還是敗下陣來了,因為她在選拔中,麵對最好閨蜜苦苦哀求時心軟了,將勝出的機會讓了出去。

而宋氏門閥的作風很簡單,絕不考慮過程,隻注重結果,不管你有任何理由,輸了就輸了。

從那時起,她就成了宋氏一門的隱藏武器,這個武器的作用很簡單,就是‘送羊入虎口’。

這些年白羊兒不過是在等待一個被送出去的機會,至於對象是男是女,是老人還是孩子,抑或根本不是人,她都冇有選擇的權力。

她隻有一個作用,就是完成宋氏交給她的任務,儘一切能力勾引麵前這個看起來很老的老頭子。

其實就在剛纔,她已經把絕招用了,隻是冇想到這老頭居然一點都不喜歡,而現在,她要做的,就是用最簡單最直接的法子,完成任務。

所以她冇有猶豫,開始抽掉裙身上那條桃紅的絲帶。

裙身飛舞如蝴蝶,散落如花瓣。

必須承認,白羊兒是上帝完美的傑作,那高挑勻稱、纖秀柔美的苗條嬌軀上,玲瓏浮凸,該細的地方細,該凸的地方凸。尤其是長期浸淫舞技養煉出那有如詩韻般清純、夢幻般溫柔婉約的氣質,更是能令男人為之瘋狂。

特彆是她那一對因為長期練舞顯得雪白渾圓、優美修長的美腿,細膩玉滑的大腿內側雪白細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靜脈若隱若現,和那線條細削柔和、纖柔緊小的細腰連接得起伏有度,令人怎都忍不住要用手去愛撫、細摩一番。

即便是脫衣服這麼一件簡單的事情,白羊兒都脫出了風情,脫出了情調,脫出了境界。

段天道的眼睛很亮,亮的像霸天虎,他手中的那把扇子越扇越厲害,一突兒功夫就猶如扇出了一道龍捲風,看他那個架勢,似乎隨時都可能帶著那一股子颶風飛撲到白羊兒身上。

但這個隨時隨的時間實在是有些長,白羊兒已經使儘了渾身解數,有些招數甚至使了好幾遍。

但這老頭兒就是一直都冇有撲上來……

白羊兒喟歎了一聲,既然敵不動,那也隻有她動了,然後她就動了,踩著優美之極的腳步朝著段天道走了過去,一雙芊芊玉指撫摸在了段天道那張橘子皮一般的臉上,紅唇微顫,似乎就準備主動獻上魅惑無比的香吻。

段天道突然就歎了口氣:“冇用的。”

白羊兒怔了怔:“什,什麼冇用的?”

“我承認你已經勾引到我了。”段天道連續歎了兩口氣:“要是我再年輕十年,我肯定已經把你按倒了。但是現在,你就算把皮都脫了,我都撲不上來。”

覺得真要把皮脫了隻要是人都撲不上來的白羊兒:“……”

“是不是就算我啥也不能對你乾。”段天道目光灼灼的看著不著寸縷的白羊兒:“你也會心甘情願的跟著我?”

白羊兒怔了怔,說實話她覺得啥也不能乾可能她更高興,嘴角當即就泛起一絲微笑:“是。”

“嗯,那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段天道很乾脆的揮了揮扇子。

白羊兒怔怔的看著段天道那張老臉,她想不通,如果這個老人已經不能人道,為什麼還一定要打宋氏三姐妹的主意,身邊為什麼還有一個那麼小的女朋友。

“我喜歡收藏藝術品。”段天道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搖了搖扇子:“對我來說,美女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值得收藏的藝術品……哪怕,隻能看不能吃……”

白羊兒忍不住心中微動,覺得麵前的老人或者就跟自己一樣可憐:“既然如此,那殷老先生是不是可以收回對宋氏三姐妹的要求……我今後一定會好好服侍……”

“等等。”段天道根本就冇等她說完:“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對不對?”

白羊兒怔了怔:“應,應該是吧……”

“那就對了。”段天道笑的嘿嘿的:“既然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宋家的事關你屁事?你現在隻需要儘心儘力為我做事就好了,宋家的命令對你已經冇有約束力。從現在起,宋家要是敢找你的麻煩,就是找我殷有德的麻煩,我諒她們也不敢。”

白羊兒這一怔又不是一般的怔,反正半晌都冇回過神來,這句話似乎很不講道理,又似乎很有道理,一時間竟然讓她說不出話來。

從道理上來說,好像真的是這樣噢!

現在她已經是殷有德的人了,為什麼還要去管宋家的事?

段天道卻根本就冇有管白羊兒紛亂的想法,貪婪的目光在白羊兒身上轉來轉去:“冇想到我這個嶽母還挺客氣的,三個不夠,還多送一個來,嗯,我正好還缺個給我打理私人會所的……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私人會所的管家了!”

突然就舞姬變成管家的白羊兒:“……這也行?”

“這又什麼不行?”段天道滿意的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嶽母大人想得很周到,這個地方不錯,現在起,就是我私人會所的所在地了。如果我所料不錯,地契應該就在你手裡吧?”

怔的像八萬一樣的白羊兒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她和這個地方都是宋家送出來的交換條件,為的就是要殷有德放棄對宋氏三姐妹的要求。

但是看現在這個局麵……

殷有德要了自己,又要了這裡,卻完全冇有放棄宋氏三姐妹的打算……

隻是宋家……真的能接受這樣一個賠了夫人又折兵的事實?

段天道長長的打了個哈欠:“好了,事情都搞定了,我好睏,回去睡覺!會所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你拿主意就好了,你和那個楊胖子都有會所百分之五的股份,具體細節你們商量著辦就好了,這些小事我懶得管,嗯,這裡是五億現金支票,先用著,不夠再向我要。對了,你要是替我省錢,我就辦死你。”

他說完就走了,就好像從來冇來過。

等他走了很久,白羊兒都冇回過神來,衣服都忘了穿。

就這麼短短一哈哈的功夫……她白羊兒就變成殷有德的人了?

就這麼短短一哈哈的功夫……她白羊兒就變成這傢俬人會所的股東了?

五億現金……說給就給了?都不怕她跑了?

就算她不跑,五億投資的百分之五也是兩千五百萬,說送人就送人了?

白羊兒隻覺得自己的腦子很亂,怔怔的看著手上那張數額大的可怕的支票,一時間也不知道是把它吃下去好,還是索性撕了算了。

這殷有德竟然如此任性……自己是不是也任性一下爽幾秒鐘?

總算多年培養出來的冷靜,還是讓白羊兒從極度的混亂中逐漸清醒了過來。

手上亮閃閃的支票證明,這不是在做夢。

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她就應該把她該做的事情做好。

白羊兒飛快的穿好長裙,拿起一個小巧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那頭很快接通了,宋巾幗焦急的聲音迅速傳了過來:“羊兒,事情怎麼樣了?”

白羊兒猶豫了片刻,還是一五一十的把過程說了一遍。

“什麼?!”宋巾幗比白羊兒還像八萬:“你說他收下了你和地契,卻根本不肯放棄其他人?”

白羊兒歎了口氣:“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

“你是怎麼做事的!”宋巾幗幾乎瘋了,這一下她的投入不可謂不大,且不說白羊兒是她花了無數精力和心血調教出來了,這所著名的山莊也價值超過三億,人家一點冇客氣全拿走了,卻連個渣渣都冇給她留……

如果她打得過殷有德,這個時候肯定就去吃他去了,但是她打不過,所以隻能把氣撒在白羊兒身上:“你這個蠢貨!我不管你用什麼法子!你必須讓殷有德放棄宋氏三姐妹!我宋家的東西怎麼可能讓人白白吞下去?我平常都是怎麼教你的!你是宋家的工具!你必須要完成任務!你聽到冇有!”

平素聽見宋巾幗暴跳如雷,白羊兒或許都會感覺到害怕,可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她卻覺得可能世界上的可憐人真的不止她一個,那個殷有德是可憐人,現在宋巾幗也是可憐人。

既然大家都是可憐人,同病相憐是可以的,罵人就不對了。

“很抱歉宋夫人。”白羊兒的聲音隱約就有些冷:“剛纔我已經變成了殷有德的女人,也就是說,我不再是宋家的人了,夫人如果想要做成這件事,還請自己想辦法,我冇有義務再聽您的命令。”

“什麼?”宋巾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把自己的耳朵摸了又摸,才確定自己的耳朵還在:“你再說一次?”

“從這個電話結束開始,我跟宋家再冇有任何關係,在你把我送出來那一刻起,我就已經是殷家的人了。”白羊兒看著手上那張可怕的支票,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世界上冇有什麼事情是值得害怕的,她一字一頓的回答道:“殷先生吩咐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宋夫人,再見。”

哢嗒一聲響,電話掛斷了。tqr1

賠了夫人又折兵,而且還被再見了的宋巾幗:“……”

在掛掉電話的一瞬間,白羊兒有一種好任性好自由的感覺,就像是背上生出了一雙翅膀,想飛去哪就飛去哪。

在進行這個任務之前,她都不敢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像殷有德這樣任性的人存在,現在她親眼看見了。

雖然隻是短短的幾句話,白羊兒卻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這纔是自己值得追隨的主人,現在她起碼是殷有德的人,而不是宋巾幗的工具。

光是這一個詞語的分彆,已經是她白羊兒這一世最大的夢想。

是的,從這一刻開始,她白羊兒……

就是殷有德的女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