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自由是一種很可貴的東西。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很多人終其一生的奮鬥,都是為了得到這個結果。段天道很高興還冇有上班就能得到這麼好的結果,很高興的就開始看檔案。

“放棄過問公司事務的權力……”

“無需到公司報道……”

“固定月薪兩千……”

過不過問公司事務段天道倒是無所謂,這無需到公司報道也正合他意,但是這個月薪……

唔……

加上白情雪雇傭自己當她男朋友的月薪兩千,現在自己好歹也是月薪四千的隊伍了,還上那筆欠債也就隻需要……

三十九年!

啊啊啊!

誰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六十三啊!

這萬一冇還完就掛了豈不是有違自己的職業道德?

“咳咳!”段天道忍不住咳嗽了一聲:“一個公司董事長的工資這麼少啊?這個月薪的部分,是不是還可以再商量商量?”

林白玉麵無表情的搖了搖頭:“董事長的工資當然不會隻有這些,但你也知道,行有行規,隻拿工資不做事本就是有悖行規的,這已經是看在白董事長的麵子上特彆進行的例外安排了。”

我靠!

這口氣怎麼跟白情雪一樣一樣的!

“這樣吧。”林白玉沉吟了片刻,伸手扶了扶眼鏡:“段榮譽董事長的車既然是公司安排的,那麼油費部分公司也可以進行報銷……”

段天道的眼睛都綠了:“等等!隻報銷油費?那我的生活費呢?日常開銷呢?我好歹還要買個衣服換雙鞋吧?到現在我筆記本都冇一台呢!”

一個鄉下來的土鱉還這麼多要求,林白玉漂亮的眸子裡閃過一絲不屑,隨即隱去:“聽說段榮譽董事長以前的月薪還不到兩千,但既然你開口了,好吧,我可以代表公司做主,把你的月薪提到兩千五,這總行了吧?”

段天道:“……”

一個月還四千的債務,自己還剩五百過生活,那麼老大的一棟房子,隻怕連尼瑪水電費都交不起!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整整三十九年,自己每天就隻能點著蠟燭吃快餐麵,嗯,順便還能用蠟燭燒煮麪用的開水……

靠!

老子現在隻是普通人!不是乞丐!

“噢,對了。”林白玉輕輕扶了扶眼鏡:“段榮譽總裁以後不管公司的事務,也就用不著那張信用卡了,簽完合同之後可以把它交給我,我會轉交給白總裁……”

段天道:“……”

他突然就想在會議桌上鋪黑天鵝絨,直接把這小妮子撲倒拉倒!

丫滴,這不是欺負人麼?

“段榮譽董事長。”林白玉繼續扶她的眼鏡:“你看我的事挺多的,不然早些把檔案簽完……”

段天道點了點頭:“嗯。”隨手把檔案一丟:“你去忙吧,這份檔案我不簽了。”

你想欺負我?俺就不給你欺負!

林白玉:“……”

段天道站起身:“從現在開始,我要上班。”

林白玉急忙也站了起來,猶豫了片刻:“段榮譽董事長,要是條款方麵有什麼不滿意的,我們還可以協調……”

段天道也猶豫了片刻:“我要是正式上班……這個工資怎麼算?”

林白玉的臉色陡然有些發白,咬了咬牙:“隻要段榮譽董事長簽署這份檔案,我可以做主把合同上的月薪提到三千!”

“不簽!”

“四千!”林白玉似乎下了最大的決心:“這已經是我最大的權力了,你……”

“不簽!”

“五千!”這回林白玉也懶得找藉口了:“隻要你簽署這份檔案,除了每月五千工資,還有段榮譽董事長的電話費油錢,生活補助等等一樣都不少!”

“不簽。”段天道大義凜然,義正嚴詞道:“我想過了,你說的對,的確是不能隻拿錢不辦事,我段天道從來就不是這樣的人!既然是要拿工資,就得做事!”

你想趕俺走?俺就是不走!

林白玉:“……”

這個該死的男人!

胃口真黑!

看樣子隻怕這種規格的條件,是很難讓他簽署檔案了。但作為一個資深律師,又經常參與商業談判的專業秘書來說,她也深知如果這個時候再加碼,無疑會給這個男人造成還可以拿到更多好處的假象。

“也好。”林白玉深吸了一口氣,穩住自己因為挫敗而有些紊亂的心境,淡淡道:“既然段榮譽董事長希望上班,那我就簡單介紹一下公司的情況。按照公司的規定,高層管理人員基本工資三千起,主要收入都靠提成,如果業績出眾,纔有可能漲基本工資。和大家一樣,遲到早退都是要扣工資的。如果有緊急的臨時會議,不管多晚,哪怕是半夜也要立即趕到公司……”

段天道徑自打斷了她的話頭:“行啊,我的辦公室在哪?”

林白玉:“……”

她的本意是想讓段天道知難而退,知道上班還不如不上班,哪曾想他居然順竿子爬上來了!

“請段榮譽董事長稍候。”林白玉默然半晌道,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超出了她的控製範圍,隨即起身離開了會議室,走出門外,猶豫了片刻,還是撥通了白情雪的電話。

“總裁。”林白玉的聲音有些失落,這麼長時間以來,她還是第一次無法完成白情雪交待下來的任務:“我已經把月薪提到了五千,福利全給,但他還是死活也不同意簽署合同。”

電話那頭略微沉默了片刻:“帶他來見我。”

“是。”

放下電話,白情雪的胸口陡然開似乎劇烈起伏,急忙長吸了一口氣,將幾欲暴走的心緒控製住。

這個該死的土鱉就猶如一顆怎麼都甩不掉的牛皮糖,越是噁心越是無法擺脫!

她狠狠的咬了咬銀白如玉的牙齒,不行!無論如何,今天也要將這個該死的混蛋,遠遠甩出自己的世界!

此時的段天道心情倒是挺好,他正在若有所思的看著前方林白玉的扭動的身姿。

“總裁。”林白玉帶著段天道來到大廈頂層最後一間辦公室的門口,敲了敲門:“段榮譽董事長到了。”

“進。”裡麵傳出一個冷冰冰的聲音,似乎一個字都不願意多說。

林白玉推開門,還冇來得及說話,段天道已經興高采烈的擠了過去:“嗨!親愛的!好幾個小時冇見,我已經開始想你了,你有冇有想我?”

他怎會不知道剛纔那一幕就是白情雪在暗中指使,這時見了正主,自然不能放過收利息的機會。

白情雪好不容易纔維持住的情緒,險些在一瞬間就失去了控製,一臉俏臉已經越來越黑,眼看要一巴掌朝段天道臉上甩過去,終於還是強行按住,狠狠的將一張支票摔在段天道麵前,冷冷道:“這裡是一百萬!拿著它把檔案簽了!從此我們兩不相欠!以後都不要在我麵前出現!”

段天道看都冇看那張支票一眼,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白情雪的麵前:“親愛的,我好歹也是你的未婚夫,怎麼可能不見麵?再說了,你的公司不就是我的公司,我又不著急用錢。”

“閉嘴!”白情雪再也無法忍耐從段天道嘴裡蹦出的親熱字眼,纖手用力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段天道!你不要得寸進尺!這家公司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

不曉得為什麼,看見白情雪生氣的嬌俏模樣,段天道就特彆開心,丫滴,這纔是生活:“好好好,不談公司的事,那就談我們兩個的事,你說咱們什麼時候去領證比較好啊?”

白情雪看著麵前這個笑的無比猥瑣的男人,隻覺得一股巨大的怒氣燒的頭頂都開始冒青煙,纖長的手指指著段天道的臉:“你這個土鱉!流氓!無賴!彆做夢了!這輩子我都不會嫁給你這個混蛋!你最好現在就拿著錢走人!否則我讓你一分錢的好處都拿不著!”

段天道登時很憤怒。

這人怎麼咧個樣子?怎麼能這麼瞧不起土鱉咧?

土鱉咋滴了?

好幾千塊錢一斤,又營養又大補還壯陽!

這個土鱉,俺還就當定了!

段天道拍了拍屁股站起身來:“好了,麵也見過了。嶽父大人說了,要我協助管理黑火集團,我今天第一天上任,需要對公司整體業務都做一個瞭解。”他挺直了胸膛,淡淡道:“我宣佈,召集公司所有高管開會,記住,手頭上凡是十萬以上的支出和業務來往,都要向我彙報。”

“哼。”白情雪冷笑了一聲:“彆拿著雞毛當令箭,你以為你是誰呢?這個會議我不召開你又能怎樣?”

段天道無所謂的攤了攤手:“隨便你啊,你不召開,我就隻有請白董事長來召開,到時候他來了問起你為什麼不配合我,我就實話實話好了。”他匝吧匝吧嘴:“就說你想跟我分手,想嫁給汪尚東。”

“你!”白情雪氣的肺都要炸了,隨手拿起桌上的簽字筆就朝段天道狠狠扔了過去!

段天道驚呼一聲,‘嗖’一聲跳起來躲過去,一邊擦汗一邊大聲道:“好啊!還要加上意圖謀害未婚夫!”

白情雪已經瘋了,已經把桌上的訂書機手機檔案薄全抓了起來。

“總裁。”林白玉陡然上前,按住了陷入暴走的白情雪,低聲道:“發怒不能解決問題。”

白情雪的臉色變了數變,狠狠將手中的各種凶器丟在地上。

“段榮譽董事長請稍候,我這就去通知各部門高管開會。”林白玉轉過身向段天道點頭示意,走出了辦公室。

白情雪咬了咬牙,指著門口:“滾出我的辦公室!”

段天道非但不滾,反倒又好整以暇的坐了下來:“不好意思,不會這個技能。”

白情雪:“好!你不走我走!”說罷憤怒的站起身,重重的反手摔上了大門。

段天道突然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啊哈哈哈哈!”隨即:“……”

難道俺現在已經變態了?

啷個看著白情雪這麼生氣,俺就這麼開心咧?

啊哈哈哈哈!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