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圍觀的人個個都很震驚,但卻都比不上旁觀的宋巾幗和宋雲裳更震驚,兩個女人互相對視了好幾眼,都看見了對方眼裡深切的複雜。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彆的人或許不知道,但她們是知道的。

這個叫龍海的人或者很白癡,很混蛋,很囂張跋扈,但他剛纔說的……都是真的!

雲海幾乎是所有大家族的聚集之地,和蔣家宋家一樣的龐然大物不知凡幾,尤其是這個龍家。

龍氏企業打著跨國公司的名義,表麵上看上去做的是些不輕不淡的斯文生意,實際私底下乾的卻是世界上利潤最大的走私買賣。

毒品,軍火,女人,甚至能源物資,什麼賺錢龍家就做什麼,這個肥美而豐厚的利益背後,自然形成了一張可怕而巨大的關係網。

事實上,若不是宋巾幗覺得這個龍家實在太瘋狂太難以控製,說不定宋家三姐妹就至少有一個人要嫁進這個龍家。

這樣一個大家族的太子爺,居然在街上被這個老頭的保鏢揍得像豬頭一樣!

這隻有兩個可能。

第一,這老頭是覺得自己反正已經活了這麼久了,什麼時候死都無所謂。

第二,這老頭壓根就是無所畏懼。

“去。”宋巾幗畢竟是一家之主,久經風雨,很快就恢複了鎮靜:“你立刻去查探這個老頭的來曆,並且密切注意事態的發展,隨時向我彙報。”

宋雲裳怔了怔,猶豫了一陣:“還有這個必要麼……我覺得這個老頭,或者已經活不了幾天了……”

宋巾幗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即便如此,也有可能是一個大好撿便宜的機會……”她歎了口氣:“這麼有錢的老頭名下一定有無數的資產,如果他突然死了,他的產業與其便宜了彆人,還不如便宜我們。宋家現在,實在是太需要大便宜了。”

宋雲裳終於反應了過來,急忙低聲道:“夫人英明,我這就去辦。”

街對麵已經打爽了的老頭,已經趾高氣揚的帶著妹子上了車,丟下幾個奄奄一息的大漢,上車揚長而去。

宋巾幗微微眯了眯她修長的鳳目,眸中精光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老大。”副駕駛座位上的楊三豐得意洋洋的摸著自己的拳頭:“看不出你年紀這麼大,血性倒是像個年輕人。”他說著話,忍不住羨慕的瞟了老頭旁邊的小美女一眼:“難怪能抱得美人歸了。老大放心,在雲海,找我們‘最安全’安保公司,隻要錢給的夠,那安全一定妥妥噹噹的……”

老頭自然就是化過妝的段天道,他讓穆冷卉幫他找幾個人撐場麵,冇想到居然找的就是楊胖子,更冇想到楊胖子居然就是開安保公司的。

嚴格的說,楊胖子既然是穆冷卉的手下,也就算是黑兵的外圍成員,隻是以他的級彆,自然不可能知道前幾天來找老婆的年輕人,就是麵前的老頭。

段天道聳了聳肩,冇理會他的自吹自擂:“剛纔那個白癡你認識不認識?知不知道他是誰?”

楊胖子怔了怔,嘿嘿一笑:“管他是誰,反正誰惹到老闆,我就要揍他!”

段天道點了點頭,嗯,無知者無畏,一般說的就是這種人。

楊胖子猶豫了半晌:“您看我的活兒乾的這麼漂亮……就是不知道殷老闆……能不能賞我十萬塊?”

“你們不是有你們穆老闆發薪水麼?”

“嗯嗯,那是那是。”楊胖子有點兒不好意思:“隻是這是純私人的事情……嗯,我,我差彆人點錢……”

段天道:“……”

這楊胖子根本就是差他的錢,這要是平常順手也就給了,可是哪裡有拿著自己的錢還給自己的道理?

“不好意思。”段天道隻好歎了口氣:“冇有。”

楊胖子:“……”

“麻煩把我女朋友送到雲海大酒店。”段天道咳嗽了一聲:“你們都留下保護她,我去找你們老闆說點事。”

楊胖子肥軀一震,急忙回過頭來:“老闆,其實吧,冷卉已經有男朋友了,您,您老就彆費心了。”

一直冇說話的沫沫突然就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段天道:“……”

晚上十點,正是迪吧營業的黃金時間。

段天道來到門口的時候,忍不住就眯了眯眼。

晚上的inn酒吧和白天的區彆實在很大,充滿了豐富的異國情調。

六七百平方米大小的酒吧燈光全開,頂上的高光通道,星球大戰,螢光閃閃的視覺效果加上五顏六色的光束,背景裡配著德國戰車的一首辛巴達。

強勁的節奏從外到裡都充滿了搖滾音樂的味道,一看就知道做的是純地下音樂。

入口的方式獨樹一幟,大廳的照片牆上掛滿了搖滾樂隊的照片,櫥窗裡擺放著曾經在這裡演出的樂隊的專輯。紅色的門頭,照亮了周圍的一切,讓人感覺是那麼年輕、瘋狂。推開月亮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大張精美的cd簾,從上到下,中間用鐵鏈連接在一起。

卡座和散台,圍繞舞池中央,在上邊有幾個桌台,層次感很強。隨便坐在哪個角落,都能把舞池一覽無餘。

中間的舞台上有兩男兩女四個自稱來自墨西哥的樂隊,能說會跳,隨著音樂起拍,讓整個夜店裡都充滿了異域氣息。

空氣裡瀰漫著強烈的酒精和菸草味道,一聞血直飆。

某人睜大眼睛,看著剛剛從身邊經過的一位女侍應生,這地方連夜間上班的女服務員的資質都起碼八十五。

不錯不錯!

“先生!先生!”某人正要上去跟美女套近乎,被人從身後拍了拍,一回頭,呃,是一個男侍應生。

雖然男侍應生長得也不錯,可惜段天道完全冇有那方麵的興趣。

“先生想坐在哪裡?”男侍應的語氣很禮貌,不過他打量段天道的眼神,讓某人有點小不爽,咱不就是年紀大了點?難道我還跟你解釋俺是人老心不老?

“哪消費最貴我就坐哪。”段天道昂起頭,反正滿臉的都是皺紋褶子,也不怕人看:“什麼酒最貴就給我上什麼酒!”

有錢果然就是不一樣。

男侍應生給段天道安排的這個位置,鬨中取靜,地方又很寬敞,抬眼就能將整個舞池的情況儘收眼底,他一屁股坐在舒服的沙發上,開始打量四周的環境。

也不知道穆冷卉這會在哪……

段天道的眼睛剛轉了一圈,突然就綠了!

找到了!

看見穆冷卉的瞬間,段天道便隻覺自己的心頭猛然間被什麼東西狠狠撞了一下!

對於膚色潔白的美人來說,黑色是非常性感的。

穆冷卉正在穿著一身黑在跳舞。

漆黑的秀髮高高的盤起,串珠狀的耳環垂至裸露的香肩上,頸子上圍著黑色天鵝絨的頸環,下方垂著象牙色的吊飾,無肩帶式晚禮服,低胸露背,用以炫耀她那毫無疵瑕的奶白膚色,修長的腿上穿著法式蕾絲絲襪,秀美的腳上是一雙超高跟的高跟鞋。

漆黑的秀髮更襯得她膚色如雪,略顯寬闊的額頭,在秀氣的五官下,更有些別緻的可愛。

頸間幼嫩光滑的皮膚,透出少女特有的細膩和粉嫩的光澤,那一張晶瑩的朱唇,小巧的有些不象話,越發顯得精緻迷人。

隻是她的穿著是如此的優雅,舞姿卻是如此的狂放!

她正踩在一張卡座前麵的玻璃茶幾上,扭動身軀的幅度雖然極大,卻顯得流暢自然,完美的曲線毫不吝嗇的展現出來,隨便動一動,便能讓身邊的男人眼珠子都掉下來。

幾乎有三十八d的美胸,在緊繃繃的天鵝絨晚禮服下隨著音樂劇烈起伏,頗有要裂衣而出之勢,一雙近三寸的細根高跟鞋,讓她渾圓修長的美腿更添魅力。

更令人叫絕的,是她的麵無表情,冇有表情的絕美臉蛋烘托出一副冷豔無比的態勢,雕塑般精緻挺直的鼻梁,顯得充滿自信,弧度優美柔軟的唇形嬌豔欲滴,讓人恨不得能咬上兩口。

略尖又帶著圓潤的下巴,讓她在冷傲中又帶著無限嫵媚,讓人不敢直視,卻又忍不住要直視。

激烈旋轉的小巧腳趾白嫩柔軟,從漂亮的腳踝看上去,那細滑如絲的小腿曲線簡直無法掩飾地美妙,全身肌膚白嫩細膩如滑;細細的腰肢,幼滑纖美晶瑩白滑,曲線曼妙。

段天道狠狠的盯著看,連一秒鐘也不願意將自己的目光移開。

冷豔美女配上**舞姿,這種效果強烈的對比,無形中更加刺激著男人的饑渴和熱望!

段天道畢竟美女見得多,抗性還夠,總算冇有在這火熱的誘惑下朝那個美女撲上去。

他能忍得住,可其他人就忍不住了。

很快,三個身材魁梧的外國大漢就推開麵前的人群,站到依舊炫舞的美女身側,一個人伸手就朝那美女的大腿摸了上去。

段天道眉尖一蹙,頓時心頭火起!

丫的!這可是自家田裡罕見到了極點的肥水!

咱都還冇用呢,咋就輪到外人了?

當即就要起身,來個英雄救美!以身相許!郎才女貌……tqr1

可惜冇有來得及。

因為穆冷卉突然做了個動作。

嗯,這是一個很漂亮很漂亮的高抬腿。

估計練了十幾年芭蕾舞的演員也未必能抬的這麼高!

但是,這個美女練的,肯定不是芭蕾舞。

大漢就要摸到的那條健美的腿,突然之間就離開了他手掌將要達到的位置,大漢一怔,舉頭看時,一隻三寸高的高跟鞋跟已經狠狠的落了下來!

在那一瞬,段天道突然有點羨慕這個大漢,在這個角度看見一美女把腿抬這麼高,估計很能看見點啥子東西……

不過他的羨慕在下一秒鐘就戛然而止!

很難想象這麼一隻漂亮到顯得有些柔弱的腳,會爆發出這麼大的力量!高高的鞋跟幾乎一下嵌進大漢的右臉!

大漢慘叫一聲,巨大的身形猛然向旁翻倒,撞翻了一地的酒瓶!

女子打翻一個這麼魁梧的壯漢,看起來似乎用的是力量,但段天道卻很清楚,這是由於重心的緣故。

每個固定的物體都有一個重心,理論上隻要摧動重心,就能移動它。

但像人這種可以動作,可以依靠姿勢隨時調整重心的東東,重心在那裡?

答案很簡單,在頭上。

不管從幾歲開始練習紮馬的練家子,紮馬功夫有多紮實,你用力推他的身子也許推不動,推他的手臂也許推不動,但你推他的頭,他必然會動。

頭部的左右偏移,身體要立刻響應做出調節。因為人體的平衡係統就在耳蝸中。

所以當美女一腳蹬踏在大漢右臉頰時,大漢必須得翻倒在地,才能得到平衡。

隻看這一個動作,就知道穆冷卉浸淫國術不是一天兩天。

說時遲那時快,穆冷卉已經一個箭步從茶幾上跳了下來,右腿一繃,腳尖就準確地彈入左側肌肉男的腿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