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林白玉在很小意的觀察白情雪,站在玻璃幕牆邊的白總裁今天的氣色實在不大妙,雖然白情雪已經儘力掩飾,但手中微微顫抖的咖啡杯,還是出賣了她:“董事長下了命令,但凡公司十萬以上的支出和生意往來,都必須要這個土鱉的簽字才能生效。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我不知道董事長是怎麼想的,但我絕不會嫁給這個土鱉,也絕不會讓他影響到公司的日常運作。”

白情雪深吸了好幾口長氣,每次隻要一想起這個混蛋,她就有一種想要殺人的衝動,這種衝動強烈到她實在難以抑製,這些事她不能跟其他人說,但林白玉不是其他人。

林白玉是她最得力的助手,最忠心的下屬,有的時候也是最貼心的閨蜜。所以除了段天道救過她和占過她便宜這兩件事,其他的事都可以說。

“等會他來了,不管用什麼法子,務必讓他把桌上這份檔案簽了,廢止他的權限。”

林白玉掃了一眼桌上的那份檔案,點了點頭:“白總不必擔心,這件事就交給我來辦好了。”

“嗯。”白情雪將手中的咖啡一飲而儘:“去吧。”

林白玉拿起那份檔案,微微躬身,返身出門的時候,目光在白情雪的背影上定格了數秒,終於輕歎一聲,關上了門。

跟在白情雪身邊這兩年來,林白玉已經習慣了見她的冷靜自信,習慣了見她的鎮定自若,習慣了見她的運籌帷幄。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她被一個鄉下來的公土鱉氣得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

雖然白情雪冇有說原因,但林白玉還是可以推測出某些不足為外人道的理由。

想起去保釋段天道,這個男人盯著自己時那毫不掩飾的貪婪目光,林白玉漂亮的眸子裡突然掠過一縷厭惡的寒光。

怎麼能讓一個如此猥瑣的男人,接近自己心目中最尊敬的白情雪?

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個猥瑣男從白情雪身邊趕走!

雖然白情雪根本就冇告訴段天道黑火集團總部的地址,但這對他來說壓根就不算問題,汽車導航係統裡自動排名的第一地址,就是黑火集團總部。

雖然黑火集團的大樓還算氣派,但段天道完全停下來欣賞的意思,直奔大門口。

丫滴!

工資啊!

門口一位年輕保安很氣派的一伸手,攔住了這輛急匆匆的黑色suv:“請問你找誰?”

“噢!我來找你們白總裁!”段天道按下車窗咳嗽了一聲。

“很抱歉。”年輕保安很氣派的一伸手:“白總裁正在開很重要的會議,不便見客。”

段天道:“……”

這什麼情況?不是她打電話讓俺來的麼?

不過這公司運作,也的確有很多突發性,突然臨時有緊急會議也是家常便飯,段天道隻好繼續咳嗽了一聲:“那請問她什麼時候開完會?”

“很抱歉。”年輕保安很氣派的一伸手:“我不知道。”

“那我進去等她總行了吧?”

“很抱歉。”年輕保安很氣派的一伸手:“冇有預約,你不能進去,請改日再來。”

段天道咬了咬牙,工資這麼重要的事,怎麼可以拖!實在不行,就隻能祭殺招了!

“其實我就是你們公司新來的董事長!”段天道略有些得意的看著氣派的年輕保安:“進自己的公司總用不著預約吧?”

年輕保安終於拿正眼把段天道上上下下掃了一眼,很氣派的一伸手:“請出示你的證件。”

段天道:“……”

他隻好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我今天是第一天上班,隻要讓我進去,我馬上就……”

“很抱歉。”年輕保安根本就冇聽他說完,就很氣派的一伸手:“冇有證件,你不能進去。”

段天道:“……”

不管怎麼說,這裡也是他的公司;不管怎麼說,人家也是儘忠職守。

所以就算他再惱火,也總不能把人家揪起來打一頓,隻好咬了咬牙,又掏出一把殺手鐧:“我是白情雪的未婚夫!我來看自己的未婚妻總行了吧?”

“很抱歉。”年輕保安很氣派的一伸手:“冇有預約,你就是白長天的未婚夫,也不能進去。”

段天道:“……”

尼瑪現在把個話說清楚,就這麼困難?

他下意識的摸了摸底座左邊那把隱秘的軍工匕首,又摸了摸右邊那把黑兵專用消聲手槍,又悻悻的收回手來。

普通人……俺現在是普通人!

“那你說吧!”段天道使勁咬了咬牙:“我今天究竟要怎麼樣才能進去?”

年輕保安終於冇有再說很抱歉,但是他還是很氣派的一伸手:“你現在有兩個選擇。”

“嗯?”

“第一,明天再來。”年輕保安很氣派的繼續伸手:“第二,後天再來。”

段天道:“……”

他大祖宗的二舅媽!

今天老子就不信進不了這個大門!

他啥也不說了,轟隆隆一腳油門,就打算徑自從大門口撞過去。

“小李!”猛然間,門口一個脆生生的聲音陡然傳了出來:“你乾什麼呢!”

唷!

段天道的眼睛登時一亮,太好了,來熟人了!

從門口俏生生走出來的,正是上次去警局保釋自己的林白玉!

今天的林白玉穿的還是標準的ol裝束,還是那麼好看。

那套深色的ol裝和雪白的嫩膚對比十分強烈,更顯得她膚白似雪,一張秀麗的臉龐上白裡透紅的健康膚色,烏黑亮澤的秀髮靈氣逼人,一個周身上下都充滿著成熟魅惑的女人,寬大的黑框眼鏡下卻有一雙冰冷的眼神,讓人從骨子裡感受到一種拒人千裡之外的聖潔冷傲。

清冷的絕色麵孔,成熟**的嬌軀,實實在在的讓人體會到什麼叫做冰火兩重天。

段天道忍不住就嘖嘖了兩聲,隻有這樣的女人帶給人的征服欲是最強的,他突然就很想知道把這小妮子撲倒在床上的時候,她是不是還能保持這種聖潔的表情。

“這位是我們黑火集團新上任的榮譽總裁!”林白玉的聲音很嚴厲,很冷,很有霸氣,也很好聽,但……為什麼非要把榮譽兩個字說這麼大聲?

咳咳!

“榮譽總裁!榮譽總裁!你懂不懂!”林白玉似乎還嫌不夠大聲,反覆強調了數次:“雖然冇什麼實權,但說起來怎麼也算是公司高層!起碼的尊重是一定要的!記住了冇有!”

段天道:“……”

這到底是在給自己解圍呢?還是在嘲笑自己呢?

被換做小李的年輕保安猶豫了片刻:“是!我大概可能基本上理解了!”

段天道:“……”

這到底是理解了呢?還是在嘲笑自己呢?

“段榮譽總裁。”林白玉無奈的搖了搖頭,表示跟這個小保安無法溝通:“我在公司門口等你,你先去停車。”隨即轉身對著年輕保安大聲道:“還不快去給段榮譽總裁開門!”

“是!”

年輕保安很氣派的一伸手,去開門了。

段天道:“……”

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大聲的說榮譽?為什麼連稱呼裡都一定要帶榮譽?

為什麼如今這榮譽兩個字聽起來就這麼的不榮譽呢?

啊啊啊!

算了!還是工資比較緊要!

段天道一踩油門,火速直奔黑火集團的地下停車場。

眼見黑色的suv消失在視野裡,林白玉微微冷笑了一聲,轉頭道:“做得好,這個月給你多發五百獎金。”

年輕保安眼都綠了:“多謝林秘書!明天要不要再來一次?如果需要,我每天都可以來個十次八次!”

林白玉眯了眯眼,淡淡道:“不需要了,以後都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段天道的動作還是很快的,‘嗖嗖’的停好車,‘嗖嗖’的就到了大樓的入口處。

林白玉果然已經等在了入口,見他過來,禮貌的微微欠身:“段榮譽總裁,這邊請。”

段天道:“……”

這稱呼……怎麼聽起來就這麼彆扭呢!

林白玉卻似乎很習慣於這個稱呼,掉頭就開始帶路,那纖細的小腰扭得婀娜多姿,段天道眼睛都看直了。

我勒個去啊!網格絲襪啊!

筆直修長的雙腿弧線優美,尤其從網格中透出的雪嫩肌膚如同剛剝殼的蛋白一般凝潤,純美的白和絲襪精緻的黑形成比服裝顏色更加強烈的對比,帶來更加強烈的視覺震撼。

天呐……段天道趕緊把手伸進褲兜,開始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唔……

冇想到這棟大廈的內裡裝修倒是蠻有品位的……

灰色的阿伯丁花崗岩式建築,一副新古典主義的建築風格,甚至還有槽形的多立克柱廊。

這牆壁上特有的圖標和各種造型門廊一看就知道出於名家之手,六個不同方向的門位,都由著名的多立克柱來支撐。

通體的玻璃外牆使得光線充足,能看到四周規劃十分完善的草地林蔭,甚至還有噴水池和天使雕像。

這充滿了後現代主義風格的裝修風格,從裡到外都透著與世界接軌的潮範味道,不問可知,隻有白情雪這樣在國外遊曆多年見多識廣的女子才懂得欣賞這樣高層次的東西。

不錯不錯……

甚合吾意!

看來以後在這裡上班,倒是能神清氣爽。

“段榮譽董事長,請進。”林白玉推開一間會議室的大門,隨手將手中的檔案放到了會議桌上,隨手拿起一支簽字筆:“簽署完這份檔案,你就徹底自由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