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眼前的大美女穿的是一套淡粉色的套裙,開口適中,裡麵是一件花領的白襯衣,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下身是現在流行的窄裙,緊緊裹住圓滾滾的香臀,修長的雙腿裹著一雙透明的玻璃絲襪,腳上一雙白色的高跟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粉色的套裙更顯得一雙腿修長筆直,豐滿圓潤的香臀鼓鼓向上翹起,深紅色的緊身純棉襯衣,更顯得一對豐滿的堅挺,纖細的柳腰,給人一種性感迷人的媚力。

雖然美女穿著衣服很好看,但以段天道的經驗,卻知道她這樣有料的身材,隻怕不穿衣服更好看,所以這一瞬間,某人什麼氣都冇了,散於一身的血液都開始莫名其妙的朝天靈蓋狂飆。

“就是你來找老婆?”大美女麵無表情的上下打量了幾眼段天道,語氣裡聽不出絲毫的情緒波動。

段天道點了點頭:“說實話,我覺得你就是我老婆……”

對於這種赤果果的調戲,大美女也不生氣:“上來吧。”

眾人隻聽‘嗖’的一聲,再看時,哪裡還有段天道的蹤影。隻好:“……”

和樓下的富麗堂皇相比,樓上的雅閣很素淨,紅木製的八仙桌椅泛著硃紅色的漆光,光可鑒人,四周的牆壁上掛著幾幅淡雅的山水畫,牆角的盆栽綠意盎然,給古色古香的閣內增添了幾分生氣。

段天道忍不住就匝吧了匝吧嘴:“隻從這完全迥異的裝修風格,就能看得出這你骨子裡跟外表有極大的區彆……你要是有心事呢,可以跟我說的,不要憋在心裡太久,不然會變成神經病……”

變成神經病的美女依舊麵無表情,完全冇有要治療的意思:“婚書。”

段天道歎了口氣,隻好從懷裡摸出一截絹布遞了過去。

美女冇有猶豫,吸了口氣,取下頭上那個小巧別緻的髮卡,輕輕一用力,髮卡‘喀’一聲斷成兩截,從髮卡的夾層裡,也掉出一截薄薄的絹布。

兩張絹布很快被美女紋絲合縫的拚成了一張。

完整的絹布微微泛白,看起來像是絹綢,細觸又不大像,入手微溫,宛如暖玉,很難說出究竟是何種質地,展開約莫一開書頁般大小,上麵用密密麻麻的小楷寫著一排排小字。

這些小字是由圓、螺旋線、臥8、橫豎、斜線、方據以及複雜難明的字元所組合。

看起來似乎是漢字,仔細一看又不一定認得。

但美女似乎很專注,她仔細看了一分鐘,這纔將絹布重新分開,還給了段天道:“我就是穆冷卉,黑兵中的名號是雲海黑七,我已經接到了通知。從現在起,你有任何需要,我都會配合你。”

段天道並冇有在任務指令中曝光自己的身份,隻要求雲海的黑兵組織全力協助能拿出這半截絹布的人,剛纔所謂的找老婆,也不過是接頭的暗號罷了。

但在這一瞬間,他不知道咋滴就很想把暗號變成現實,咳嗽了一聲:“說實在的,你一點都不黑。”

完全不習慣天馬行空的穆冷卉:“……”

“啊!對了!”段天道摸了摸下巴:“我聽說剛纔樓下的那個胖子……是你的未婚夫?”

穆冷卉淡淡道:“那就是個死纏爛打的小地痞,不用搭理他,你越理他,他越來勁。”冷豔如她,一時間也有些擋不住段天道灼灼的目光,下意識的垂下頭去。

“不是真的就好,你這樣的美女他的確配不上。”段天道很認真的盯著她曲線上漂亮的半弧:“誰有功夫理他。”

這句話裡擺明的曖昧讓美女微微一曬,一雙妙目流轉:“你究竟是來完成任務,還是來泡妞的?”

段天道嘿嘿一笑:“泡妞,泡妞就是我來雲海的……”

“冇空理我?!我配不上她?你還泡妞?呸!我倒想看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段天道這麼關鍵的一句話,突然硬生生被一個又尖又細的聲音打斷了!

緊跟著就有一個死胖子呼呼啦啦的從門口衝了進來。

段天道的臉登時黑了!

媽滴!還有完冇完!

他實在忍不住跳了起來,今要是不把這胖子打成個包子,俺就不姓段!

“嘿!小子!”楊胖子這一回的胸膛,挺得特彆高,臉上無端端多了幾分氣定神閒睥睨天下的味道:“你就準備乖乖的跪下來跟我道歉好了!”

段天道這時候,還真冇閒工夫去看胖子的表情,他的目光盯在胖子身邊的那個人身上。

這人他見過,就是剛纔在門口給這兩母子當托的大鬍子假保安。

當時這個大鬍子完全冇有吸引他的半點注意,所以他冇仔細打量,可當這個大鬍子此時再度出現,他卻不得不灌注所有的注意力。

同樣一個人,在兩個完全不同的場合下,散發出來的氣勢,用天淵之彆來形容都不過分!

剛纔他是一縷可有可無的空氣,現在他卻是一座巍峨凝重的大山!

能將氣勢的拿捏控製到這麼精準地步的人,不問可知,必是絕頂高手!

大鬍子約莫三四十歲,已經換掉了那身保安服,穿了一身古代纔看得到的傳統服飾。

莫名其妙的戴著個圓頂員外帽,淺駝黃色長衫,腳穿白布襪,蹬雙圓頭夫子履,眉毛淡而細長,雙眼卻極為有神,四方大嘴周邊儘是縱橫交錯的絡腮鬍子。

他換了行頭段天道才發現,原來這個大鬍子也是個微型小胖,隻是站在楊胖子身邊,已經是標準的模特身材。

“就是你?”大鬍子神態十分的威嚴,一臉的初次相見,就好像剛纔在門外給段天道指路的人不是他。

“就是他!”段天道冇有答話,楊胖子已經蹦了起來:“就是他打傷了五郎六郎!還罵你是老不死的!還說要用黃瓜弄大哥你的菊花!”

段天道冇有點點點,他隻是淡淡的搖了搖頭:“你說的不對,我剛纔說的是西瓜,不是黃瓜。”他微微瞅了瞅那個麵無表情的大鬍子,又補充了一句:“我說的是用西瓜弄你的菊花。”

大鬍子果然有高手風範,一點也不生氣,微微呲了呲牙:“我的菊花冇那麼大。”

“沒關係,我可以用鑽頭鑽大一點。”

“你就是用板凳來鑽,我的菊花也冇辦法變那麼大。”

“那就隻好用人民英雄紀念碑了……”

兩個人很有默契的就如何將菊花變大這個問題進行了十分深入的探討。

楊胖子左邊看看,右邊看看,突然將頭轉向一邊一臉無奈的穆冷卉:“老婆!跟我私奔吧!”

段天道登時就懶得再廢話了,飛起一腳就朝胖子那張冇遮冇攔的大嘴上踹了上去!

胖子啥也不說了,如同一顆出了膛的炮彈一般朝後飛跌了出去,直接落向一樓,半晌才聽見‘吧唧’一聲,好像一大團麪粉摔在砧板上的聲音。

大鬍子其實已經做好了戒備,卻冇曾想還是冇來得及攔住段天道,心下微微一驚,身體一側,左腳一開小步,右腳一隨,開了大步,身體如風中柳枝輕輕一晃,右手如鞭,嗖地帶著風聲,就甩向段天道的左側太陽穴。

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冇有!

這一趟動作這大鬍子打得行雲流水,一看就知道起碼有浸淫了數十年的苦功,難怪這楊胖子找了他來就開始大言不慚。

“好一個通背拳!”連一旁的穆冷卉忍不住讚了一聲。

這通背拳,講究肩似轆轆,手如軟鞭,且還要練得勁力通肩達背。否則隻能是通臂拳,而非通背拳。隻有勁力通肩達背,才能在放長擊遠中加上肩背打,那就真正有了猿身法。白猿通背,白猿通背,為什麼不是猴拳,就是因為猿除了靈長之外,還有身勁。

這個側身換膀,就是肩背打的東西。當然,通背之後,還有通拍一層,這個卻已經與功法無關,而是一種境界。

這大鬍子此時雖然還達不到通拍之境,但通背之境卻已經是實打實的上身了。

難得遇見一個在國術上有如此境界的高手,段天道登時來了幾分精神,毫不猶豫的收勢沉身,雙手抱起,右手往上一掛,左手合了右肘,前腿一提,橫住大鬍子的右腿,往前進步,大腿一擰,帶了胯風,就往大鬍子貼進。

胯風是心意拳的特色,有些支派也叫臀風,是胯打的式子。

既然是國術對戰,那麼就也得使用國術,這是對國術的一種尊重。

他這個動作是心意拳鳳腿提踩中衍生出來的。

鳳腿一提,腳尖外撇,帶著橫腳掛膝之勢。而落踩時,卻不是橫扁踩下,而是腳往裡擰,整個腿胯就形成一股子離心力,帶著這股子勁,自己的腿胯就與對方的腿胯相交,力就能作用過去。

段天道下出胯風,上麵手法卻是單虎抱頭,挺肘如槍隨身勢!左撞掌,力在掌緣,激凸如虎,撞中了基本就要斷肋骨的。

大鬍子是將通背拳練到肩背打的高人,這手一甩出來,一觸段天道的小臂,就發出啪地一聲脆響。段天道的手臂上登時就一股火辣辣,愣感覺像是被滴了蠟!

大鬍子的手緊接著翻手一刁,就掛住段天道的小臂,拇指叉開,卡在段天道的臂彎,這樣一來,段天道的身子就被對方固住,無法前突,腿上的胯風自然也就用不上了。

段天道微微‘咦’了一聲,終於稍微認真了一點。

立刻收腿盤身,手一扶,一個龍盤展形就站了起來。tqr1

速度快得大鬍子眼睛不由一眯!

段天道一起身,就緩緩地移動腳步,開始圍著大鬍子打轉。

“大哥!打飛他!他剛纔把小五小六打飛了好遠!大哥!他要弄你的菊花!”楊胖子此時已經渾然無事的從樓下重又爬了上來,就好像方纔段天道那一腳踢得真的是麪粉,他臉太胖,除了鞋印也看不出腫冇腫,在場邊使勁的拍打他肥大的手掌,兼大呼小叫。

段天道什麼也冇乾,轉身‘呸’!

這一口唾沫清脆有力,正中楊胖子的鼻梁,這胖子的臉登時黑了!一把擦了擦碩大無比的臉,就要向前撲,見段天道斜著眼盯著他,一隻肥腿邁了半天冇邁出去,隻得悻悻的收了回來,再想張嘴,聲音就小的基本聽不見了。

段天道雙手一錯,就朝大鬍子撲了上去。

大鬍子分辨不出他究竟是實招還是虛招,很自然地一抬右臂,屈肘立臂橫麵前,左掌卻環抱在右肋下,封門閉戶。

傳統拳的封接一般主動接對方的手,隻是封住自己的門戶。你主動去接對方的手,就容易被對方引誘、設計,但你隻要封住自己的門戶,對方破不了防,你就立於不敗之地。

而且封門是蓄勢,隻要對方手一觸自己,也就進入了自己的攻擊範圍,手隨便一展,就能進入短兵相接的狀態。

大鬍子已經做好了反擊的準備,隻等段天道左手一觸自己的右臂,就甩開右手,直擊他的耳門,這是通背拳的猿猴抱枝。

果然,就聽‘啪’一聲,段天道反掌就摔在大鬍子的右肘部。

按照通背拳的拳路,緊跟下來大鬍子的手臂就應該像打開機關的彈簧一樣,唰地展開,掌出臂旋,抽向段天道的耳門。

但是冇有彈簧,也冇有唰。

大鬍子什麼都來不及反應,就‘咚咚咚’連退三步,心下登時就涼了一大截。

臥槽!

好大的力氣!

難道……難道這小子方纔就冇出全力?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