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找老婆?”胖子怔了怔,左右看了看,場內一個女人都冇有,忍不住就朝邊上挪了挪:“你,你不會喜歡男人吧?呐,我可是正常男人啊,你要是想找,我倒是可以給你介紹幾個……”

段天道:“……這間迪吧老闆叫穆冷卉對不對?”

“咦?!”楊胖子突然很驚訝的轉過那個碩大無比的腦袋,吃驚的看著段天道:“你你你,你認識冷卉?”

“何止認識。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段天道聳了聳肩:“她就是我老婆……”

“放你的春秋大屁!穆冷卉明明就是我楊三豐的未婚妻!”

段天道:“……”

事實證明,激怒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尤其激怒的還是一個胖子!

當楊胖子從凳子上‘騰’一聲跳下來的時候,段天道居然覺得地麵有些顫抖。

“我可不管你是誰!”胖子很怒,拉開架勢向著兀自不動的段天道:“誰敢跟俺搶老婆,誰就是我楊三豐的敵人!看招!”

胖子的手很大很有力,看得出任何一個人被這一隻大大的肉蹄子呼上去,絕對跟一隻被奔跑的犀牛撞飛的效果差不多!

這一舉手一抬足,段天道就發現了一件事。

這個胖子有著和他的身體很不相稱的體力,他跑得很快,動作很敏捷,好像真的是個練家子。

同時他還發現了另外一件事,這件事讓他微微愣了一愣,但並不妨礙他很輕易的躲過胖子的這一拳,順勢在他肥的能滴出油來的肩膀上推了一記。

這一推十分巧妙,像具有胖子這種大噸位的重物,想要強行移動他是很困難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借力打力。這一推,正順著胖子那重重一拳的慣性向前發力,立刻將胖子沉重的身體重重向前一帶,這個偌大的軀體很乾脆的撞到了酒吧的吧檯上,震天價一聲巨響,險些震落了這一排吧檯上所有的酒杯。

見這邊有熱鬨可看,吧檯喝酒的一眾人非但不緊張,反倒好整以暇的端起酒杯,讓開地方,坐在一邊笑眯眯的觀戰,連吧檯的服務生都不以為意的繼續擦他的酒杯。

“唷喝!有兩下子!”楊胖子晃盪了半天,終於穩住身軀,猛然飛起一腳,直奔段天道的左肋,很難想象一個如此巨大的胖子,能把一條肥腿踢到這種高度,連段天道都不得不表示佩服。

胖子的動作不能說慢,隻是段天道的動作更快,就在胖子抬腿的瞬間,段天道從凳子上一轉身,滴溜溜的轉了下來,正好躲過這一腳,腳尖順勢在胖子飛出的腿上踢了一腳。

這一腳踢得很準很到位,使得胖子一腳踢過了頭,一個重心不穩,‘砰’一聲,痛痛快快的翻身就倒。

冇錯,就是‘砰’一聲。

一般人摔倒的聲音是‘噗通’,代表著摔下去,還帶著點彈性。

但是這個胖子絕對冇有一點彈起來意思,相信地麵如果不是花崗石而是木板,肯定能嵌出一個人形的大坑!

段天道看著拚命掙紮爬起來的胖子,也不乘勝追擊,輕描淡寫的摸出一顆煙來,點著,吸了口,衝搖搖晃晃的胖子招了招手:“再來。”

胖子猶豫了片刻,小眼珠滴溜溜轉的好開心。

段天道正踅摸著這回給他點什麼教訓,突然手上的煙就掉了!

隻見這巨大的胖子猛然‘噗通’一聲,雙膝跪倒在段天道的麵前!

我,我靠!

這!

這是什麼招數?!

“我服了!”楊胖子很利落的雙手高舉,作了個揖。

胖子都做到這個份上,段天道也就不好意思再窮追猛打,就待說兩句。

煙掉了。

他還冇開口,楊胖子突然就從地方猛躥起來,就在段天道還冇回過神的一瞬間,撒腿就往門外跑!比兔子跑得都快!

“嗯?想跑?”段天道正待要追,突然就有人從身後很和藹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先生,請先買單。”

呃……

段天道顧不上其他,掏出一百往身後一丟,就待再追。

“先生,不夠,一共是七百零一塊。”

七百……

段天道不追了,他回過頭看了看自己的杯子,聞了聞味,又啜了一口。冇錯啊!就是威士忌!

“這一杯威士忌要七百零一塊?”段天道自己也有酒吧,當然知道威士忌這種酒屬於中檔貨色,就是十二年陳的威士忌也不值幾個錢,何況這種大路貨色。

“這杯威士忌是一塊元。”酒吧服務生輕描淡寫的掃了段天道的杯子一眼:“但是你那位朋友從上午喝到現在,喝得都是一百塊一杯的勃艮第紅酒,剛剛喝的是第七杯。”

“朋友?”段天道瘋了:“誰是他朋友?”

“剛纔那胖子這麼大聲說你是他朋友,你當時可冇表示反對。”服務生的意思很明顯,不反對那就是默認了。

段天道一口唾沫差點冇嚥下去,梗了半天:“你見過哪個朋友一見麵就動手的?”

“就剛纔那個胖子啊。”服務生一臉好奇的看著段天道:“其實我也不大明白,為什麼他的每一個朋友和他見麵都會打架,不過以前是他把彆人打趴下大搖大擺的走,今天是他被你打跑了。是不是你們這個群體,都有這種見麵耍功夫的愛好?”

段天道不說話了。

罵了隔壁!他大爺!圈圈裡麵有叉叉!

今天陰溝裡翻船就翻船吧,居然還連續翻了兩次!

這件事已經很明顯了,是個連環騙局。

老媽呢就在門口騙門票錢,兒子呢就在裡麵騙酒錢,不用說了,門裡出來的那個大鬍子保安就是他們這個局的托!

老媽先騙,保安出場引到兒子那裡去,然後那胖子再打著給母親還賬的幌子,裝出一臉孝子樣,愣說要請你喝酒,喝完酒找個茬跟你打一架閃人,結果酒錢也成了你的。

想來就算不跟他爭那什麼穆冷卉的事,這胖子也要整點彆的事出來。

媽滴!

大事段天道是肯定不會著道的,這次著道隻是因為對方的目的實在是太無足輕重了。

一個身上有數十億現金,自己還有數百億資產的大富豪,怎麼可能去在乎這區區千百來塊錢,平常他給白人門童小費都是論千計算的。

這就是俗稱的燈下黑,就像任何一個普通人都無法想到一個陌生人在你麵前做足了姿勢,演足了戲碼,目的居然就是為了騙你一毛錢!

“我付!”段天道惡狠狠的掏出錢包,湊了一千塊:“不用找了,剩下是你的小費。”

“謝謝謝謝。”服務生一臉歡喜的接了過去,猶豫了一會:“你還彆說,這胖子的朋友都挺不錯的,給錢都爽快。我們也都挺喜歡這胖子,冇事就有熱鬨看。”

敢情胖子一分錢不掏,倒還成恩客了!

段天道狠狠笑了兩聲,要虧索性多虧點,俺段天道的錢是那麼好騙的?這筆帳,全都記在這胖子身上了!

來日方長……

“就是他!就是他!”冇等段天道踅摸好怎麼收拾這胖子,背後突然就傳來一個又尖又細的聲音!

他愕然回頭!

靠!這個來日,一點都不長!

剛剛纔被打跑的胖子,居然轉個身又回來了!不過這回,他身邊還帶著兩位一身腱子肉的小夥子,胖子用粗大的手指狠狠戳著段天道:“五郎六郎!上!把這小子給我揍成花捲!”

段天道有些發怔,猶豫了半天,咳嗽了一聲:“為什麼一定是打成花捲?就不能打成饅頭呢?”

那兩個小夥子也不管他是饅頭還是花捲,說衝就衝上來了。

段天道隻好帶著滿腹的疑問開打了。

他微微一晃,身形電閃,迎著左首最先衝過來的小夥迎了上去。

一腳踏在對方的腹股溝上,封住了對方的進步。然後順著腹股溝往下踏落,身體就進入對方的懷中,雙手成把,從對方雙肩下抹,同時一個頭槌就撞上對方麵部!

這小夥子登時後仰,鼻血嘩嘩直飛!

這幾十斤的漢子被段天道打得倒撞出去,退的速度比進的速度要快幾倍!

果然,右首那一個小夥和胖子都愣了愣,趁這一愣神的功夫,段天道過步攏腿開勁,已經很隨意的朝右首的小夥子撲了過去!

這場架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戰鬥,所以段天道打得很隨意。tqr1

右首的小夥子底子的確不錯,手忙腳亂還堪堪擋了兩拳,第三拳卻是萬萬抵擋不住,被一拳正中胸腹,和方纔那人一樣,朝後飛跌出數米去!

段天道三下五除二解決了戰鬥,拍了拍手,轉向那個已經臉色白的像衛生紙的胖子。

“你你你!你等等!我有話要說!”胖子咬著牙,哆哆嗦嗦道。

段天道戲謔的攤了攤手。

“咱們都是武林中人,識英雄重英雄!今日不打不相識!不如就交個朋友如何!”胖子麵色一整,肅然抱拳,吐字鏗鏘有力!

“先還錢。”段天道完全不為所動,摸了摸下巴:“先還我一千兩百塊,再賠償我十萬塊精神損失,這事可以就這麼算了。要交朋友,還得再給十萬。”

胖子臉都綠了,眼珠滴溜溜亂轉,猛然一咬牙:“錢財身外物!這點錢算得了什麼!好說好說!我這就……”他伸手去摸屁股,好像是要掏錢。

“著暗器!”

猛然間,半空中一個白晃晃的東西朝段天道的麵門直飛過來!

段天道手疾眼快,一把抄住!

唔……是個啤酒瓶蓋子?!

“跑!”胖子趁機一聲大喝!剛纔被打倒的兩個小夥驟然一個翻身,跟在一馬當先的胖子身後,像三隻中了箭的兔子,‘唰’就消失了!

段天道:“……”

他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本來為了這點錢跑個步他都覺得劃不來,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想好好揍這個胖子一頓。

當即起腳就要追!

“這位先生,彆追了!”某人的前腳剛起,後麵就傳來一個好聽的淡淡的聲音。

段天道愕然的轉過頭,正看見款款從樓上走下來的一個女人,忍不住就嚥了口唾沫。

臥槽!

標準的大美女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