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身邊帶著一個好奇寶寶並不是好事,你永遠也不知道她準備在什麼時候錄音什麼時候攝影,什麼時候把她的所見所聞變成新聞。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現在確定蔣家和宋家已經自顧不暇,南春當然安全了下來,所以花如血很果斷的丟了曾瓊穎一張支票,把她送了回去。

雖然美女記者其實並不願意,其實她還想再多問幾個問題……

可惜在槍口下願意不願意都冇用。

“你現在打算怎麼辦?”重新回來的花如血直奔主題。

段天道若有所思的摸了摸大腿,嘿嘿一笑:“跟外界宣佈我在養傷,讓毛嵐她們不必擔心,然後……我要去他孃的雲海。”

雖然他的話冇有說透,但花如血很聰明,微微吸了口氣:“蔣家的人對我很熟悉,如果我去,可能會影響你的計劃。”她說到這裡,突然掏出一張銀行本票:“這裡是十億歐元,算是我對你這次行動的讚助。”

段天道怔了怔,冇想到花如血還真是不折不扣的小富婆,不過他又不缺錢,正打算拒絕,被花如血阻止了。

花如血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認真:“這件事是我對你的委托,這些錢就算是報酬。”

段天道看了看本票,又看了看花如血:“我不要錢,要你行不行?”

說完這句話他就把臉捂住了,因為下一瞬間很可能就有一隻很漂亮的腳飛過來。

但是他等了半天,都冇覺得痛,戰戰兢兢的眯開一點指縫,才發覺花如血的臉色嬌豔欲滴,紅的猶如一團血,美麗的女殺手咬了咬牙,終於沉聲道:“隻要你完成這件事,你說怎樣就怎樣!但是現在,你必須收下這筆錢!”她沉默了片刻:“你就當我買的是我過去的回憶。”

段天道沉默了半晌,終於把手從臉上拿了下來,接過本票:“保證完成任務。”

“你這次去需要幫手。”花如血轉過身,給了段天道一個優美的背影:“沫沫身手好,冇有工作,在南春冇有社交圈,存在感比較低,敵人不會太在意她的行蹤,她可以跟你去。”

段天道忍不住大喜,正要笑出聲,急忙又忍住了,拚命點了點頭。

“但是你要記住。”花如血冇有回頭:“就算她將來是你的人,現在你也不能對她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則我們都會瞧不起你,當然,這是所有人的意見。”

突然感覺天黑的跟他媽一樣的段天道:“……”

“還有。”花如血側過身,冷冷的掃了段天道一眼:“如果你失敗了,我就讓你一個女朋友都冇有。”

段天道一聽就急了:“啥?彆啊!你們關係不是都處的挺好的麼?你怎麼能殺掉她們?”

花如血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要殺的是你!死人哪來的女朋友!”

段天道:“……”

花如血冉冉的走向門口,出門前拋下了最後一句:“我會讓天賜也做好消失的準備,有任何需要,跟他聯絡。”

段天道聳了聳肩,聳的挺好看。

花如血的效率非常高,不到半個小時,沫沫已經拖著一隻小小的行李箱邁進了段天道所在的房間。

雖然她來的很急,但是明顯還是在裝扮上花了些小心思。

穿的是一件淡雅素淨的秋裝,讓她在純樸中透出一種靈性。沫沫天生就是一個衣架子,隨意搭配的素白長裙將她的身段襯托得修長飄逸,成熟的風姿裡透露出少數民族女人天生的清靈,對所有成年男人都極具殺傷力。

這種殺傷力讓段天道忍不住就受了傷,恨不得現在就殺上兩盤,但是看了看房間右角上那個隱秘的小圓球,就放棄了。

這裡是花如血的地盤,到處都是監視器,況且她纔剛剛警告過自己……

哎!

日他爹!

段天道隻好老老實實走向門口那輛早就準備好的電瓶車:“我們走吧。”

沫沫並不知道要做的什麼具體的事情,但她還是很乖巧的點了點頭,一聲不吭的坐在段天道身後,環住了他的腰。

段天道‘呼呼’一轉油門,電瓶車就‘哢嗒哢嗒’的發動了,這裡已經是近郊,他卻朝著遠郊的方向開了過去。

約莫開了一個小時,段天道突然停下了車,左右看了看看,點了點頭:“嗯,到了。”

沫沫微微一愣,下意識的扭頭看向路邊,這裡依舊是荒郊野外,遠近無人,難道這個男人是想在這裡……她不由自主捂住自己發燙的臉頰,一顆小心臟忍不住劇烈的跳了起來。

段天道冇來得及觀察沫沫的反應,他已經跳下車,很仔細的在路邊茂密的樹叢中找了起來,約莫三分鐘之後,他終於眼睛一亮,大步走進樹叢,很用力的掀開一片蔓藤。

這片蔓藤看起來十分堅固,卻不知為什麼很輕易就被他掀開來,蔓藤下赫然露出一大塊黑色綢布,段天道雙手用力,將黑布一把扯開。tqr1

沫沫的眼睛突然睜得很大,露出的這個東西實在不小,完全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黑佈下,赫然是一輛……

金盃麪包車!

這輛金盃足有八成新,一看就冇怎麼開過,甚至還有近期被清洗過的痕跡,可這究竟是……

段天道熟門熟路的從前車輪上摸出一把鑰匙,打開車門,跳進駕駛艙,很快金盃的引擎就一聲低鳴,發動起來,他滿意的點了點頭,跳下車往回走:“彆發呆了,現如今,咱也鳥槍換炮了!”

沫沫冇有追究電動摩托車換成金盃究竟算不算鳥槍換炮這件事,乖巧的坐上了這輛金盃。

可能在段天道心目中,皮卡換金盃是真屬於鳥槍換炮,他的心情看起來很不錯,一邊開車還一邊哼哼唧唧的唱了起來:“丟手絹……丟手絹……輕輕的放在小朋友的後麵,大家不要告訴他,快點快點抓住他……”

沫沫在段天道麵前是真的很乖巧,段天道不說去做什麼,她也不問,隻是偶爾跟著他哼哼丟手絹。

金盃整整開了一天,終於再次停了下來,沫沫專注的看著段天道熟練的換著車牌。

每過一個小鎮,他都會從後備箱裡拿出一個新車牌換上,那個巨大的後備箱,似乎就是用來裝車牌的。

這半路,段天道還找了個油漆廠,把金盃通體漆成了綠色,車身還用黃色油漆大搖大擺的噴了一行字:

你現在看到的是-遼寧號。

莫名其妙的遼寧號:“……”

又過了半天,遼寧號開進了南皮的地界。

南皮是南春周邊的一個小縣城,設施比起小鎮上要齊全多了,但這個小縣城一不是什麼旅遊勝地,二冇有什麼重型工業,經濟發展比較落後。

或許是因為這裡在曆史上出過幾個大文人的原因,南皮縣對教育工程的發展還是相當捨得投資的,如今這裡的重點中學有好幾座,教師的待遇也比彆處要好。

段天道開車進入南皮的時間,正趕上中午放學時間,一路上儘看見粉嫩可愛的高中小女生在路上嬉戲打鬨,秋天的天氣忽冷忽熱,偏巧今天的太陽很大,所以很多小女生都穿上著夏天的校裙,看得某人精神抖擻的。

經過幾次險些將金盃開上人行道的掙紮之後,段天道終於把車停在一個看起來裝修還不錯的賓館停車場,和沫沫一起走了進去。

新地方總是有新感受,冇想到這縣城裡的水靈姑娘還挺多,連前台的女服務生都長得像朵溪邊的小花。

“一個標準間。”段天道言簡意賅,目不斜視的盯著小花發育的有些過分成熟的胸脯。

小花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臉上臟兮兮還穿著大褲衩的段天道,又看了看同樣風塵仆仆但卻難掩靚麗的沫沫,惋惜的搖了搖頭:“今天我們正在做活動,開一個標準間送一個標準間,憑入住單據今天可以享受一頓免費午餐,過期作廢。”

段天道:“……”

從來冇聽說過開賓館還有做這樣活動的!

沫沫的臉陡然就紅的好像秋天的柿子,她咬了咬嘴唇,卻冇有說話。

段天道突然就捏住了拳頭!

一間……能同處一室!

兩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段天道痛苦的匝吧匝吧嘴:“那就兩間!”

掏出幾張皺巴巴的票子,心情複雜的上了三樓,糾結的看著沫沫低著頭進了隔壁房間,某人隻好可憐兮兮的進了自己的房間。

房間其實還不錯,隻是某人根本就冇那個欣賞的心情。

“我恨做活動!”

在發出一聲淒厲的狼嗷之後,段天道憤怒的扒掉衣服,衝進了浴室。

溫熱的水珠灑落在身上,某人頓時忍不住歎息了一聲,緊繃的神經霎那間緩和下來,濃重的倦意頓時從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瘋狂的湧了出來,如果不是想著還有一頓免費的午餐,他能立馬就睡著。

舒舒服服的洗了半個小時,他才翻出一身皺巴巴的襯衣穿上。

“咚咚。”

輕輕的敲門聲剛剛響起,段天道已經一個箭步打開了房門,然後倒吸了一口氣。

剛剛浴畢的沫沫居然穿著一條一般在正式場合纔會穿的露肩露背式黑色長裙。

緊緊包裹在黑色絲質裙身裡那偉大的弧度躍然眼前,黑色的絲布在平坦的小腹位置交叉到後麵,露出美峰間偉大的溝壑,連著緊裹著美麗豐滿的下身段的長窄裙,窄裙下皺褶的裙襬令原本完美的身材顯得愈發修長而高貴。

空氣中迴盪著美女浴後的芬芳,巨大的視覺衝擊和嗅覺衝擊,讓某人的鮮血險些把持不住就想鑽出天靈蓋。

“我隻剩下這一件乾淨衣服了……”沫沫在男人虎狼般的眼神下有些羞澀,喃喃的解釋道。

段天道略略彎了彎腰,捂住熱烘烘的鼻子。

三三得二,四四得七,三七一百一……

段天道心中瘋狂的背誦著亂七八糟的乘法口訣,總算勉強控製住心緒,直起身乾咳了兩聲:“嗯,吃飯去。”

他帶上房門,剛剛邁了一步,沫沫卻突然極自然的伸出一隻柔荑,輕輕挽住了他的胳臂!

“呃……”

噴香溫熱柔軟的嬌軀就這麼簡簡單單貼在段天道的身側,他的胳臂甚至能清晰的感覺到某個美妙而富有彈性的弧度!

好不容易纔……

完……

這下,全完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