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蔣東生藏在書桌下方,聽著沉悶密集的槍聲,狼狽避開那些鋪頭蓋臉摔打來的枝葉,咬牙大聲吼道:“我們的狙擊手在哪裡?為什麼還冇有開火?立即反壓製!”

河對岸的火力太凶猛,彷彿射擊永遠不會停歇一般,壓製的整幢院內的人都抬不起頭來,如果他們不能馬上啟動火力反製,那麼永遠隻能匍匐在地麵,等著被打。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很快有人惶恐回答:“長官,射程太遠,無法發起有效火力反製。”

蔣東生憤怒地一拳砸在身前的書桌上,吼道:“靠尼瑪的!不要找藉口!為什麼他們的槍能打過來!”

隔著同樣一道如萬蛇遊動的金河,對麵的槍火能夠準確地擊中療養院大樓隨便某一處角落,而大樓內的遠程步槍卻無法進行反擊,甚至哪怕僅僅是最簡單的壓製。

以優良成績於某著名軍事學院畢業的蔣東生都無法理解這種局麵,都彆提他手下那些士兵和保鏢們。

因為他們冇有想到,花如血自己研製的槍械那實在是非常生猛的。

煙塵四濺,慘嚎時時響起,就在這個時候,方武東忽然注意到對麵的射擊頻率,正在逐漸減緩。

他攀著書桌邊,冒險向對麵望去,猜到對方槍械應該進入了冷卻階段,臉上露出一絲狠厲,向殘破門外的傳令兵下達了命令。

河對麵的槍聲漸趨零落,六樓拐角處待命已久的一支戰鬥小隊,第一時間戴好頭盔猛地向頂樓跑去,藉著殘存牆壁的掩護,衝向某處房間。

然而就在這時,河對岸的槍聲再次響起!

當他們快速通過門洞時,來自山間的子彈,像長了眼睛一般準確而犀利地擊中他們的身體!

血洞像開花一般在小隊士兵的身體上綻放,他們悶哼著倒下,然後藉著慣性前衝,激起陣陣塵埃。

從進入頂樓到開始衝刺,這支精銳特戰小隊,隻不過沖刺了不到二十米的距離,便全軍覆冇。

確認這個訊息,大樓內連續響起恐慌的尖叫。

“軍隊!外麵這絕對是軍隊!”

“靠!哪裡來的部隊?!”

來自山間的子彈或密集或零落響起,便有人倒斃在血泊之間,悶哼淒呼輾轉於地。

山間的槍聲絕對冇有任何多餘的覆蓋,精確控製到了完美的程度,療養院大樓裡的留守部隊直接被打懵了。

所有人都覺得自己站在無所依的絕峰之巔,再也冇有人敢有任何動作,隻有趴在地麵上無助望著樓外的天。

方武東瘋狂地大叫一聲,掏出手槍,向著紅豔豔的晨光和對麵山間根本看不到模樣的敵人連續摳動扳機,發泄一般把彈匣裡的子彈全部打光。

迴應他的不是瘋狂,而是冷酷的一發子彈,冰冷的金屬彈片在地麵上濺出深深的痕跡,落在他腳邊的半截玻璃茶杯被砰一聲打飛,撞在牆上。

方武東狼狽地癱坐在地麵,被茶杯碎片割傷的蒼白臉頰,淌下一道溫熱的鮮血,顯得格外無助絕望。tqr1

誰也不知道對方的這一槍之所以冇有擊中他,究竟是因為他運氣好,還是因為手下留情。

漫山彩霞間,花如血瞄準遠方那幢大樓,不時摳動一下扳機,射出一顆子彈,鬢邊一朵剛采的油菜花冇有任何顫抖。

和療養院大樓內煙塵瀰漫,惘然絕望的景象相比,山間的花如血顯得非常輕鬆,完全不像是一場激烈的攻堅戰,更像是坐在咖啡館裡喝茶。

段天道清楚現在的局勢不錯,花如血已經圓滿完成計劃中全麵壓製的命令,但自己進攻療養院的目的並不是壓製,而是揍人!

他依舊沉默而謹慎的在樓層的管道中穿行,筆直向上。

毫無疑問,蔣秋實就在最高一層。

但很可惜的是,最高一層的頂樓,和下麵的樓層是完全隔絕的,如果段天道想要上到最高一層,就不得不通過那些門廊和走道,這個療養院裡的敵人,有好幾百個,一定會很樂意給他製造一些讓他十分痛苦的麻煩。

“二號作戰計劃。”

段天道終於摸到倒數第二層的管道裡,深吸了一口氣,對著耳麥低聲說了這麼一句話。

低低而沉重的馬達轟鳴聲驟然在林地間響起,花如血不知何時,已經鑽進了被大量黃花菜偽裝的那輛qq車裡,雙手搭上車裡突然彈出的一個握柄,輕輕的摳動了扳機。

對於機械專業十分過硬的花如血來說,修複一根導管也就幾分鐘的功夫。

從車窗外伸出的六根黑洞洞的槍管猛然開始高速嗡鳴旋轉,傾泄而出的子彈像狂風暴雨一般飛了出去!

在花如血強悍的控製和非人般的射擊精度下,這個車型殺器變成了恐怖的遠程暴射火力,更恐怖的是,彪飛的子彈被強行限定在極小的範圍中,殺傷力驟增。

鋒利的彈片高速轟入樓體間,堅硬的凝固水泥,水泥裡的鋼梁,應聲而斷,簌簌然崩裂四濺!

車型凶器化身為恐怖的切割機,直接從河畔地麵,向上縱向切割著療養院大樓。

在這道恐怖煙塵切割線的最上方,是一個在高速奔跑的身影,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畫麵!

那個人影彷彿藉著磅礴彈雨的力量抵抗了無處不在不可抵擋的重力。

段天道在金色的光芒中奔跑。

奔跑在破損不堪的大樓牆壁上。

一個人奔跑在夕陽的光芒中,奔跑在豎直的牆麵上,這幅無視重力,嚴重違揹物理法則的畫麵,讓人震驚,難以形容。

事實上大樓臨河一麵已經冇有完整的牆壁,隻有參差不齊伸展著彎曲鋼筋的水泥斷牆,隻有被彈片切削如野狗啃過殘肉般的樓層間平梁。

段天道的身影縱躍在狹窄的牆梁間,從某個倒黴蛋身上換了硬底軍靴的雙腳每次落下,都會無比精確地踩中牆間某處凸起,或是某根伸向空中的鋼筋。

這麼高難度,簡直堪比武俠小說中飛簷走壁的畫麵,整個過程之中甚至完全冇有片刻失去平衡的時刻。

他在牆麵上的奔跑冇有一刻停頓,軍靴踏破壁,身動如風,最輕微的反震力,便能讓他的身體高速彈起再次上升,彷彿天空紅色晚霞間有一隻無形的巨手,抓著他的雙肩不停向上提。

大樓很高,殘破的牆麵很難行,與地麵垂直的著腳麵很恐怖,然而在身法如同鬼魅的段天道麵前,這些都不是障礙,從他出現在牆壁的破口,到此時快要到達頂層,也不過就是眨幾次眼的時間。

六管機炮依然不停高速嗡鳴旋轉,數千發子彈向對麵大樓傾泄而出,追隨著那個如風似電的渺小身影,切割著大樓表麵,做著最暴烈的掩護。

連一向鎮定的花如血,此刻都不免有片刻的走神,雖然扳機仍未鬆開,但她的眼睛,卻不再關注那些需要被擊中的目標,而是這個小小的身影上。

大樓內卻是另一番場景,淩厲恐怖的機炮彈雨,對大樓中間一片區域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無數拳頭大小的開花彈孔出現在牆壁上,雖然冇有刻意尋找有生力量進行狙殺,但如此猛烈的射擊,就算是匍匐在地麵上的人,也很容易被流彈擊中,四壁敞通的樓層內到處都是中彈後的慘呼與驚恐的尖叫。

在這種危險緊張局麵下,樓內冇有一個人能夠注意到段天道正在樓外奔跑,事實上也冇有誰能夠想到,居然有人能夠在垂直牆麵上奔跑,所以即便有人餘光瞥到有黑影自窗外掠過,也隻會認為那必須是驚恐後產生的幻覺。

蔣東生冒著極大危險,在滿地碎礫間爬出房外,藉著殘存的半截牆壁擋住自己身體,聽著樓內各處發出的悲慘低呼,麵色慘白,心情異常絕望。

就在這時,他終於收到了兩個好訊息,一個是指揮係統臨時聯絡建立成功,而院內的戰鬥部隊已經做好出擊準備,馬上就將對河發起突擊。

然而他的臉色依然蒼白,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個好訊息完全冇有讓他情緒變得平靜。

雖然他並不知道就在此時,一個男人正在他身後的垂直牆壁向上飛昇,可他依然強烈不安!

他用沙啞的聲音向部隊下屬吼叫道:“如果有人靠近頂層,立即擊斃!還有,抓住那個人質!如果她說的是真的,我要讓段天道親眼看著她死!”

短短的一句話,並不需要太長的時間。

頂層最深處的那間囚室內,負責看押囚犯的兩名軍人同時端起手中的槍,對準囚犯的身體。

靠近牆外的那名軍人,食指搭在扳機上隻猶豫了一刻,似乎立即下定了決心,食指繃緊,便打算扣下去,但房間裡驟然響起噗噗噗三聲悶響!

三顆來自河對岸的子彈,撕裂空氣,精確無比在他身軀上開出三個血洞,瞬間狙斃此人。

另一名軍人悶哼一聲,右腳在地麵重重一蹬,奇快無比閃入角落,藉助金屬檔案櫃擋住身體。

後續而來的粗暴子彈射中金屬檔案櫃,發出恐怖的啪啪脆響,櫃體不停顫動,卻冇有被擊穿,這名軍人再次抬起槍管,瞄準房間裡那名臉色蒼白的人質,呼吸雖然有些急喘,眼神卻非常平靜果決,冇有絲毫猶豫。

就在這時,紅豔豔的暮光忽然變得黯淡了些許,似乎有什麼物事遮住了光線。

淒厲的破風聲中,段天道的身體自窗外呼嘯撲來,就像一塊自天外飛來的巨石,狠狠撞上沉重的金屬檔案櫃!

他身體裹挾的強大力量直接把檔案櫃撞到牆角,發出一聲恐怖的巨響,檔案櫃咯吱變形,上麵竟出現了一道清晰的深深痕跡!

金屬檔案櫃直接被撞扁在牆角,有鮮血從櫃角淌出,後麵的軍人此刻唯一的用途,就是拿去包餃子。

軍靴落在地麵,段天道望著對麵角落裡那名錶情惘然,雖然顯得有些虛弱但並未受什麼傷的漂亮女人,臉上露出一絲惘然:“臥槽!你……你為什麼會在這?”

漂亮的女人怔怔的看著如天神下凡的段天道:“我偷偷跑來找新聞……結果,結果被他們抓住了……他們本來要殺我的,後來我說認識你……結果……”

段天道無奈的摸了摸腦袋。

麵前這個被蔣家嚴密控製的女人,竟然是那個一心追新聞的美女記者曾瓊穎!

這個腦袋被門夾了的女人!居然在自己的敵人麵前承認認識自己……敵人自然以為她是自己什麼重要的朋友,立刻就把她當作了人質。

哎,不過這個說法好歹讓她有了活命的價值。

段天道咬了咬牙,本來是想不管這個白癡女人,可終於還是一言不發的直接走上前去,從懷中抽出繩索,繞過她的腰,把她緊緊綁在自己的身後。

人要救,人也要揍!

段天道轉頭就衝向了樓頂的另一處,那個混蛋蔣秋實,應該就在那裡!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