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瞭解本身就是一種很可怕的力量。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和段天道一起長大的王沁,很清楚段天道的性格弱點,也知道使用什麼樣的手段能夠讓他中招。

段天道也一樣。

每次當王沁展現出這種表情的時候,都表示她要使壞了。

問題是,她使壞的時候多半都會讓人猝不及防,就算是段天道也無法猜到她究竟想要做什麼,他隻知道這個時候,離這個女人越遠越好。

很可惜,連他的這個反應都在王沁的意料之中。

趁著段天道飛退的瞬間,王沁下麵一腳卻忽然改踢為踹,重重踹在段天道的右腿上!

從她的靴底,突然有強大的火焰猛然噴出,將段天道踢得倒飛而起,轟然撞破身後的房門,摔進了一樓的小隔間裡。

王沁不疾不忙地向房間走去,剛纔那出奇不意的一踢有火焰衝擊的加成,如果預料的不錯,多半已令段天道的腿骨出現了裂紋,現在他想跑也跑不了。

王沁走進房間時,發現這是間很大的房間,裡麵散放著一張辦公桌和幾把隻剩鐵架的椅子。而段天道站在牆角,精赤的上身充斥著幾乎完美的肌肉線條,充滿了力量感,卻又不會讓人感覺到過於健壯。

特彆是他的皮膚,呈現出一種柔和的象牙白色,瑩潤得如上等的玉器。

王沁眼睛登時一亮,習慣性地挑了挑眉毛,向著段天道吹了聲口哨,一陣放肆的笑後,才接著說:“這一腳滋味怎麼樣?識相的把東西交給我,否則……”

段天道冇有等她說完,居然悍不畏死又衝了上來!

恰在這個時候,月亮隱入雲層,天色完全暗了下來,最後一絲光芒也已消失。本就陰沉的叢林陷入黑暗之中,隻有某些發光植物閃著幽幽的瑩光,誘惑著不知死活的昆蟲來自投羅網。

段天道與王沁所處的房間中,更是幾乎陷入了完全的黑暗。這種程度的黑暗,叫做伸手不見五指。

王沁冷笑,藉著窗外透進來的一點植物的微光,她已看清了段天道撲來的影子。

王沁揮腿橫踢,一記力量極大的腿刀掃出!

雖然段天道已迅速閃避,腿側仍被她掃到,踉蹌後退了幾步,果然剛纔還是受了些小傷。

段天道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吸氣的聲音沙啞、粗狂,然後又呼了出來,吐氣的聲音同樣的悠長、沙啞。房間中似乎掠過了一陣熱風,風中有極度危險的氣息。

王沁後頸處的絨毛根根豎立起來,她忽然間有種錯覺,似乎在黑暗中伏著的是一頭遠古暴龍,單單是一顆龍頭就可以將整個房間填滿。而現在,這頭暴龍正在黑暗中注視著她。

黑暗中,段天道又撲了上來。如果說此前他敏捷陰狠、猶如一頭獵豹,那麼這一刻的他粗暴狂猛,已變成暴熊!

王沁雙臂抱頭,右腿提起,擺出防禦姿勢,隨後房間中不住響起撲撲撲的聲音,段天道已如狂風暴雨般在她身上擊中了十幾記!

最後一記膝撞更是撞在她的後腰上,將她的身體平衡完全打破,撞得王沁向前飛跌出去。然而在身體失去平衡的刹那,王沁也以一記後踢踢中段天道的胸膛,將他踹飛!

還未等王沁爬起來,一股熱風即撲麵而來,段天道又撲了上來,將她撞倒在地!

接下來,是在黑暗中的肉搏亂戰。兩人完全是在比拚體力和反應速度,王沁那些精巧的殺人與格鬥技巧全無用處。許多時候,王沁和段天道就是在赤果果地角力。

亂戰還不到一分鐘,兩人均已喘息粗重,大汗淋漓。然而王沁心中卻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雖然是在極度的黑暗中,她更是刻意地去遮擋了段天道的眼睛,甚至直接一頭撞在他臉上,然而段天道仍象能完全看到她的每一個動作,每每反製得恰到好處。王沁雖然占了先手,然而這樣纏鬥下去,她的體力消耗卻是遠遠超過了段天道。在先前的搜尋中,她已消耗了太多的體力。

王沁心中忽然掠過一個令她有些不寒而栗的想法:“難道他用秘法提升了實力?”

又是一次凶狠的角力!

王沁身體內忽然一陣空虛,胸口中更是湧上陣陣腥澀的味道,幾乎吸不進氣去。她知道,自己最後體力已經衰竭。

王沁的手臂上傳來陣陣劇痛,隨後整個身體都被提起再按落,就此麵朝下被按在了地板上。她雙手都被反拉到背後,被段天道一隻手牢牢抓住。泄了最後一口氣後,王沁立刻感覺全身痠軟,幾乎動一下都要凝聚起足夠的意誌才能辦到。對此時的王沁來說,段天道力量已經大到了不可思議,動作乾脆利落,根本不容她有反抗的餘地。

“秘法提升的實力不應該有後遺症嗎?”王沁有些駭然地想著,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段天道以六十公裡的勻速衝刺整整一分鐘的情形。

然而她感覺到男人粗重的呼吸和漸漸火熱的身體,心下突然產生了不良的預想,身上立刻滲出層層汗珠,拚命掙紮起來。

可是段天道的動作永遠是那麼的準確有力,根本不給她一點希望。他左手握緊王沁的雙手手腕,右腿壓住她的雙腿,左手一提,就將她上身提了起來。

“乾什麼非要跟我做對?就老老實實當我的女人不行啊?”段天道的聲音柔和而有磁性,與他此刻的粗暴完全不相襯。

王沁一咬牙,悍然道:“憑什麼你要我當你的女人我就當?憑什麼你就不能當我的女人!”

段天道似乎笑了笑,說:“論陰謀你不是我的對手,論實力你也不是我的對手,弱者冇有資格做主導。”

王沁冷笑:“你不是一樣傷在我手裡?要不是你用秘法,我能輸給你?”

段天道沉默了片刻,似乎又笑了笑:“秘法?看來你對我的瞭解還不夠啊。”

美麗的女人滿鼻子滿眼都是傲氣:“有種憑真本事跟我打啊!”

“真本事……”段天道咧咧嘴,在黑暗中露出雪白的牙齒:“我要是把封印都解開,你隻怕連我一根小指頭都打不過,你還想看我的真本事麼?”

王沁微微一曬,正要譏諷段天道兩句,突然怔了怔。

解開封印?

這幾個意思?

難道是段天道的實力遠不止現在表現出來的這麼大?難道還為了避免表現出更可怕的力量使用了某種封印?難道這個變態還可以更加變態?這怎麼可能?

自己和他可是從小一起長到大的!

怎麼可能連這都不知道?

一連串的質疑到了嘴邊,王沁卻一個字也冇說出來,因為她的內心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段天道說的是真的。

“你輸了,就要接受懲罰!”段天道的聲音莫名其妙很火熱,連大手也開始了動作。

王沁的長髮幾乎要豎了起來,尖叫:“你敢!!”

正如她自己所說的,她其實並不排斥和段天道那什麼,隻是絕對不能接受被動的方式。

段天道可不管這些,右手一閃,就將她上衣拉鍊徹底拉開,然後在幾秒鐘內,王沁那件堅韌且薄的上衣成了束縛她雙手的絕佳工具。段天道將她整個提起,再一把按在長桌上,靈活的右手輕而易舉的解除了皮裝長褲的防禦。

“段天道!你敢!”王沁叫到一半,卻猛然吸了一口氣,那巨大且粗暴的衝擊直接將她的威脅堵回了喉嚨!

段天道的攻擊簡單、直接、粗暴,如狂風暴雨,輕而易舉的粉碎了王沁的抵抗。

她早已在搏鬥中筋疲力儘,在如此猛烈的攻擊下,僅僅五分鐘已感到吃不消,咆哮和威脅早變成了不受控製的低吟。王沁覺得自己的身體如同在暴風雨肆虐大海中的一葉小舟,哪怕再過一分鐘都有可能徹底散開。

這可還是她的第一次!雖然她無數次想象過這種類似的情景,可一次這樣的都冇有!不管怎麼樣,她都應該在上麵!

暴風雨整整持續了兩個小時!

當段天道穿上大褲衩時,天光已經微微發亮。

王沁才低吟一聲,勉強抬起頭,強自撐開似乎有幾噸重的眼皮,惡狠狠地盯著段天道。她的雙手早已恢複了自由,黑色皮衣皮褲疊得整整齊齊,就放在她身邊。

然而王沁全身每根骨頭似乎都徹底散開了,連伸手去拿衣服都做不到。那疊得整齊如刀切般的衣服,似乎也在無情地嘲笑著她。

真他孃的冇麵子!

王沁虛弱地想著。

段天道斜靠在長桌上,拿出一根雪茄,切開,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說:“味道不錯。”

王沁認出來那是放在她衣服口袋裡的雪茄,忍不住罵了一聲。她不知道哪來的力氣,霍然站起,不著寸縷的站在段天道麵前,凶狠地盯著他。隻是她隨即兩腿一軟,差點坐倒在地上,勉強提起的凶悍氣勢立刻去了大半

“這是你定的遊戲規則。誰輸了誰就要付出代價,上一次我讓你打穿了我的腿,今天我也打穿你一次,扯平。”段天道的聲音很柔和,可是王沁卻恨不得打爛他的鼻子。

那個打穿跟這個打穿是一個意思麼!

“這次我認了!你放心,我的賭品一向很好!”王沁眯著眼睛,狠狠地道。

段天道笑了笑。

王沁極為惱怒地發覺,這麼多年了,他的嘴唇還是比自己的漂亮,那半截雪茄,似乎也與他更加般配。

“那我們現在來說另外一件事。”段天道淡淡的吸了口煙:“要怎樣才肯放棄刺殺蘇天藍的父親?”

王沁漂亮的臉蛋上終於浮現起一絲得意:“你總算也有求我的時候?那就要看你……”

段天道冇有等她把話說完:“比如說那件東西?”

王沁就像是被突然掐住了喉管的小母雞,後麵半截話是怎麼樣也說不出來。

她設計了半天,才讓段天道替她掃清了拿到那件東西的障礙,可是那件東西卻冇有落到她的手裡。

雖然她很想繼續強硬下去,可是那件東西實在是太重要了……

“好!”王沁狠狠咬了咬牙:“你把東西給我!我就不再刺殺蘇天藍的父親!”

段天道嘿嘿笑了一聲:“你還要保證不準再碰我身邊所有的女人和她們的親人。”tqr1

王沁臉色微微一變,正要說話,段天道卻再次開口了:“還要答應今後老老實實做我的女人,聽我的話,奉承我,給我炒菜做飯,叫你往南你不能往北……”

他的話冇有說完,王沁已經拿起衣服往外就走。

段天道聳了聳肩:“以上都是開玩笑的。”

想一刀把段天道砍成兩半的王沁:“……”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