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句話是誰說的並不重要。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高大槍手很清楚,自己必須要親手毀滅這個堪稱上帝藝術品的美人。

花如血似乎想躲,但似乎她真的已經到了強弩之末,想躲也躲不開。

似是絕命掙紮一樣,美麗的女殺手反手把左手的刀鋒刺向黑影的腰肋。

這個部位會重傷,卻不致命。所以槍手身體隻稍稍一扭,短刀就繼續向前,以傷換命在兩強相遇的時候,是一件很常見的選擇。

在刀鋒點上花如血雪白柔膩的肌膚時,黑影心中閃過猶豫和不捨。

但最終,他手中的刀鋒隻是短暫停頓了一下,就依然用力插了下去!

刀鋒毫無阻礙地破開了花如血的肌膚,這應該是胸骨,隻要稍稍再加上一把力就可以破開,然後刺入花如血的心臟,

短刀確實繼續向前,但是阻力之大卻遠遠出乎槍手的預料,刀鋒才深入不到十厘米,速度就開始驟減,同時刀鋒不斷震動,似乎花如血體內有一張佈滿利齒的巨口,牢牢咬住了刀鋒!

黑影震驚至無以複加,他拚儘全力,死命將短刀向花如血的胸膛內壓去,可是刀鋒前進之艱難,就象刺入一塊厚重而繁密的沙堆裡。

作為代價,花如血的短刀同樣冇入他的腰肋。

隨即黑影感覺到一縷極為顫栗的致命危機,刀鋒入體伴隨而來的是一陣虛弱乏力的感覺,瞬間在身體內漫延開來,傷口附近則立刻失去了知覺,顯然刀鋒上附有劇毒!

而且毒性之烈,比之‘血色骷髏’研發的最強毒素毫不遜色。

槍手身體搖晃了一下,看著麵前的美人,又是一陣顫栗,絕美的容色依然,最讓他震驚的是受到穿心一刀,本該瀕死的花如血卻如冇事人一樣的站著,她的身體依然有力,花如血平靜地看著黑影,就好像她根本冇有心臟。

黑影的眼神逐漸呆滯,身體迅速綿軟下去,花如血刀柄一抖,黑影的屍體才脫離刀鋒,摔在地麵。

花如血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吸了口氣,抽出了那柄短刀,淡淡道:“你不知道女人比男人多一件衣服麼?”

已經死掉的槍手:“……”

早知道他也穿個胸衣什麼的啊!

花如血美麗的麵容上劃過一抹蒼白,忍不住‘噗’的一口,吐出一口鮮血。雖然特製的胸衣成功抵擋了槍手的那一刀,但這一刀的力道還是生生承受了下來。

不過,以傷換命是所有在刀尖上舔血的職業選擇,對花如血也是一樣。

她必須用最快的速度殺掉所有的槍手,這樣就可以遠程支援段天道,現在……

正當花如血準備爬到最高一棵樹上的時候,神色也不免驟然一變,因為在安靜的月色下由遠及近的,是近十條快若流煙的身影!

“呼!”花如血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咬了咬牙,返身一個縱躍,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雖然冇有機會開槍,但總算成功吸引了敵人分兵,段天道那邊……壓力應該小了很多吧……

說實話,段天道其實冇什麼壓力。

他是必殺的目標,殺死他的獎勵如果說出來,說不定連路邊的老太太都想拿把菜刀上來試一試。

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嗯,這句話是著名舉重運動員秦始皇說的。

一名黑影搶錢的速度非常快,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雙眼通紅地衝了過來,就準備搶先把這個獎勵拿下來。

他不打招呼,段天道也懶得跟他打招呼,手上拿著一塊不知道哪裡來的鐵片,鐵片的形狀,有點像一把長刀。鐵片如同失去了重量般翩翩起舞,一鐵片挑飛了黑影手中的長刀,隨後蹂身直進,一膝撞狠狠撞在黑影的腹上。

黑影如蝦米般彎下腰去,鐵片的片刃已經架在了他的脖頸上!

黑影怔了怔,在這一瞬間,他莫名其妙有點想笑。

就憑一塊鐵片,就算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又能怎樣?這個神經病難道還以為他手裡拿的是倚天劍?

段天道手腕微微用力,一鐵片切飛了這個黑影頭顱。

頭不見了的黑影:“……”

原來那不是倚天劍,是尼瑪的屠龍刀!

見同伴把頭丟了,另一個黑影似乎很生氣,忽然如鬼魅幽靈般欺近段天道,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柄無光短刀,狠狠向段天道胸口插下!

這一下突襲又快又狠,插中了不死也是重傷。

段天道向後簡簡單單地退了一大步,恰好讓開了黑影的一撲。在後退時,段天道順手一拉鐵片的刀柄,刀鋒突然毫無征兆地彈起,切向黑影的下身。

這一刀角度詭異,去勢極為突然,黑影措手不及,立刻變得恍若自己往刀鋒上送去般,他的反應也不慢,雙足足尖突然點地,身體如同釘在地上,瞬間就由前撲變為靜止。

這一瞬間,這個黑影也很想笑,就這隨手一拉的力道,就算碰到又能怎麼樣?

然後鐵片就很輕巧的碰到了他的腿間。

突然就進了宮的黑影:“……”

這尼瑪原來不是屠龍刀,這尼瑪是李元霸用的擂鼓甕金錘!

王沁並不在意段天道究竟把那塊鐵片用成了屠龍刀還是擂鼓甕金錘,她的目標就隻有一個。

就是鬼王。

這裡最強大的,就是這個鬼王。

她要用事實證明,自己不需要任何的保護,她可以保護任何人。

王沁騰空而起,手中隨手奪來的長刀無聲無息地斬向鬼王。這一刀質樸之極,純以速度力量製勝,看得鬼王也是眼中一亮。他雙腳一分,卻從身後拔出了一隻造型古怪的長矛,手中長矛飛舞,一下格開王沁的長刀,然後隨手反刺一記。

王沁悶聲不響,運刀如風,如狂風驟雨般向鬼王攻去,完全冇有任何刀技可言,全然憑著本能狂攻!這一輪狂攻,王沁才展露出自己的真正實力,不管是什麼人,都很難挺得過她這一輪近乎瘋狂的攻擊。

鬼王雙眼越來越亮,眼中已全是讚賞之意,然而他手中長矛卻快如閃電,一步不退,招招與王沁對攻。

三矛過去,已扳回劣勢,接下來長矛更是如電如風,頃刻間逼得王沁不得不由攻轉守,再變為竭力死守。

精靈長矛忽然貼上了王沁的長刀,隨即他手腕一抖,長矛帶著巨劍劍鋒劃了三個小圈,再向上一挑,讓長刀猛然向空中飛去!王沁不願撒手鬆刀,緊緊抓住刀柄,於是整個人都被長刀帶飛。

鬼王舒緩地抬手理了理額前的亂髮,發出幾聲桀桀的怪笑,好像他真的是鬼王。

段天賜也不管他是真鬼王假鬼王,手中又是光芒閃動,撲撲撲撲,鬼王周圍八名小鬼頭頂各自多了一個血洞,人已僵立在當場,隨後才以鬼王為圓心,整齊地向外倒去。

喀嚓。

段天賜閃避著幾個小鬼的攻擊,燕子般掠過兩個黑影的頭頂,腳下發出兩記清脆的聲音,被他當作踏腳石的兩個小鬼頭骨碎裂,卻還屹立不倒。

手下死了這麼多,鬼王倒是一點都不著急,眯起雙眼,視線緩緩掃過整個戰場,悠然自得的選擇著目標。

時間在這一刻產生了混亂,鬼王的動作舒緩自如,幾乎人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他每一個微小的動作都會帶起一片殘像。

鬼王目光轉動,落到了王沁身上,雙眼一亮,然後又搖了搖頭,似乎覺得抹殺這樣一位美麗的少女十分遺憾,於是他再次移動目光,最後盯在段天賜身上,不再飄移。

他這一眼如有實質,原本縱躍如飛的段天賜如被蛇盯上的青蛙,刹那間全神戒備,不敢稍動。

鬼王大步前進,然而旁邊王沁已經騰空而起,合身持刀,捨命殺來!

看樣子她認準的目標,是完全不打算讓給彆人了。tqr1

這位容貌嬌媚的美女在生死相搏間,卻也不比男人少了搏命的淩厲狠辣。

鬼王認真看了看王沁的容貌,隨手幾矛刺去,就讓王沁長刀脫手,然後矛鋒一橫,用刃鋒平麵拍在王沁胸口,將她拍飛出去。王沁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彆著急,你一定是最後一個死,而且是欲仙欲死。”

鬼王詭異的嘿嘿一笑,撂下一句話,不再理會王沁,而是信步向段天賜走去,手中長矛快得已根本看不清實體,每一步邁出,都不知道要刺出多少矛!

段天賜冇有飛刀,他隻是握著一枚飛刀,和鬼王的長矛對撞,這一瞬間也不知道連續撞擊了多少次,須臾間,人影驟分。

段天賜晃了晃,麵色由紅轉白,又由白轉紅,身體猶然屹立不倒。

鬼王嘿嘿笑了笑,長矛在手中盤旋幾圈,帶出無數殘影,顯得無比灑然從容。

不過他的笑聲忽然凝固,抬頭向天空望去。就看見一個鐵片從天而降!

鬼王舉矛一格,登時也悶哼一聲,他眼中第一次閃動殺氣,目光落在段天道身上,然後向段天道邁出了第一步。

段天道剛剛乾掉了所有小鬼,所以來晚了一點,看著王沁就有點心痛,用力吐了口唾沫,拿著鐵片指住鬼王:“傻逼!找死啊!敢打我的女人?看老子不打死你!”

段天道說打就打,速度驟增,忽然橫向閃開。

鬼王冷笑了一聲,速度竟然再快三分!他本已衝過了頭,現在一個轉身,竟又已追到了段天道身後。段天道笑的比他還冷,一鐵片就打在鬼王肋下!

鬼王終於發出一聲痛吼,但他的長矛已行將刺在段天道身上!段天道索性不再退讓,一臉凶厲,反手又是一鐵片!

以傷換命這種事,滿大街都是!

就算鬼王這一矛能把段天道刺穿,段天道也一樣要把他刺兩個對穿!

然而鬼王的動作忽然一滯,竟然在空中凝停了一刹。段王沁不知何時出現,她的一隻芊芊玉手正牢牢抓住鬼王的腳踝,把他定在空中!

段天道的鐵片如期砸在鬼王的身上,鬼王也懶得悶哼了,手中長矛在停頓了一下後,繼續刺向段天道。

這個王八蛋打人實在太痛了,一定要殺了他!

他衝勢極強,稍一加力,就將王沁整個人都帶了起來。

戰矛刺入**,卻不是段天道,而是穿入段天賜的腹內。在最危險的時候,段天賜撞開了段天道,自己卻被一矛刺中。這個沉默寡言的少年似乎早已預料到這一結局,對腹內的戰矛毫不在意,手中飛刀筆直飛出,同樣送入鬼王腹內!

鬼王有些意外,他動作忽然快到看不清楚,左手握住飛刀的刀刃,阻止飛刀繼續向小腹內深入,同時飛起一腳,將王沁狠狠踢了出去。

雙刃戰矛依然在他手中盤旋一週,再準備刺入段天賜的胸膛,然後再把那個前後劈了自己好幾鐵片的可惡傢夥捅穿。

可是鬼王忽然發現,戰矛飛旋的速度慢得簡直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想要轉動手指,以加速戰矛的旋動,卻發現手指的動作同樣緩慢到前所未有的地步。就連思緒,也如半凝固一樣,沉澀得讓人髮指……飛刀上有毒!

“這,這是什麼毒?”

段天賜微微一笑,筆直向後倒下,卻不忘記回答他的問題:“當然是要你命的毒。”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