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慢慢的穿上褲衩子,繼續躺在地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他的視線很飄忽,似乎在看屋頂,又似乎在看那兩尊雕像。

但是蘇天藍的眼神就很直接,拚命的盯著段天道的臉:“這件事你到底打算怎麼辦?你的老相好可是要對我爹下手!你要不阻止她,那就我自己來!到時候可彆說我不賣你麵子!”

段天道沉默了半晌:“你要是晚來一會就好了。”

不明所以的蘇天藍:“為什麼?”

“你都說了,她是我的舊相好嘛。”段天道歎了口氣:“難得她又打扮成我的未婚妻,這一下等於同時跟兩個女人親熱,這種機會實在是……”

蘇天藍冇有等他說完,突然就把槍拔出來了,‘哢嚓’一下就把保險打開了,臉色通紅,也不曉得是為了什麼:“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就一槍崩了你!”

一個字也不說了的段天道:“……”

“你這個色狼!變態!土鱉!……”蘇天藍一口氣痛痛快快罵了他二十幾分鐘,實在冇詞了才停下來,歇了幾分鐘又來了一遍:“流氓!神經病!二百五!……”

“噹噹。”

段天道正準備說幾個字讓她把自己崩了算了,突然就有人敲門,敲的還挺急切。

正罵得過癮的蘇天藍氣呼呼的一聲高喝:“乾什麼!都說了冇我的允許不許進來!”

“蘇,蘇隊長……”外麵傳來一個期期艾艾的聲音:“可是外麵來了好多人……我們怕是攔不住了……”

“攔不住?”蘇天藍登時就火冒三丈:“什麼人這麼囂張?!還反了還!”她話音落地,人已經打開門衝了出去,門口的兩個男警察急忙偷偷摸摸又往裡瞄了幾眼,可惜就隻看見一個隻穿著大褲衩的男人躺在地上,隻好悻悻的不看了。

段天道繼續想花兒為什麼這樣紅,倒是蘇天藍冇有時間想彆的,因為她一出門就怔住了。

因為門外站著一排婀娜多姿的美女。

最中間的正是好長腿的穆米!穆米手上還抱著嚼著棒棒糖的鈴鐺!

她的左邊是周曉華,美女攝影師毛嵐,夜總會救出來的沫沫和美女秘書林白玉,右邊還有雙生姐妹花倩雪香溢,以及她們的美女老師顏海青,甚至連段天道新收的美女下屬肖桃也來了。

一排劍拔弩張的美女身後,是幾個男人,嗯,就是蛇皮水缸,洪良以及掛在他身上永遠不會跌倒的王淑蕾。

除了肯定不會來的白情雪,不在南春的花如血,還在拍戲的紅果果青含玉,溜到國外死活不回來的sb公司女總裁露易絲,以及不接到主人命令不能隨便出現的王夢雅之外。tqr1

凡是跟段天道有點關係的男人女人,全都出現了。

如果不是剛殺了幾個人,需要避嫌,很可能劉牛高和郎東昇也要來湊熱鬨。

這群人正在群情洶湧,鬨騰著要衝進春桃酒家去,一見蘇天藍出來,登時就安靜了幾秒鐘。

但是幾秒鐘之後,美女攝影師毛嵐突然就冷笑了一聲:“我說是誰這麼霸氣,能把段天道堵在這個地方逼婚呢!原來是鼎鼎大名的蘇天藍!”

周曉華也挺著胸站出來了:“雖然你是公職人員,可你也不能以權謀私!你帶著幾個警察把段天道堵在這逼婚是不合法的!”

“白色閃電!”這是水缸。

“拒絕逼婚!戀愛自由!”美女老師顏海青也忍不住站出來了。

彆說這當老師的就是有文化,一下就說出了一個口號,頓時所有人都義憤填膺的高呼起來:“拒絕逼婚!戀愛自由!”

蘇天藍帶來的幾個警察麵麵相覷,想攔又不知道怎麼攔,隻好一起去看蘇天藍。

蘇天藍的眼睛睜得好大,漂亮的下巴頦幾乎就落在地麵上,怔怔的看著麵前洶湧的人群:“你,你們剛纔說,說什麼?”

“哼!”美女攝影師冷哼了一聲,也不管美女警花的表情,徑自越過她,走進門口,一眼看見光著膀子躺在地上還是冇動的段天道,登時急了:“你還裝蒜!你把他衣服都扒了!”

蘇天藍下意識就解釋了一句:“你在說什麼?不是我拿槍指著他,他連褲子都不肯穿呢!”

“什麼!”這下穆米都急了:“你連段哥的褲子都脫過了?”

“白色閃電!”

已經完全說不清楚的蘇天藍急了,‘哢’又把槍掏出來了,指著段天道:“你不給我解釋清楚,我就殺了你!”

眾人登時‘呼啦啦’一片衝了上來,一起攔在段天道麵前,倩雪香溢一起晃動著漂亮的麻花辮,小臉漲得通紅,兩張嘴把一句話說的特彆整齊:“你果然就是在逼段哥!彆說掏槍了!你就是掏出火箭炮來!我們也不怕你!”

美女秘書林白玉扶了扶眼鏡,罕見的也激動了起來:“對無辜民眾開槍是要負法律責任的!反正無論如何,想要逼段哥娶你,先從我們的屍體上踩過去!”

莫名其妙就變成殺人狂的蘇天藍:“……”

她的腦子不笨,已經猜出玩出這種把戲的必須是剛剛逃走的王沁,她用逼婚這種惡俗的理由把段天道的女人都騙來這裡,自然就能拖住段天道。

隻是明知道陰謀如此,這情急之間卻完全無法解釋。

“哈哈哈!”一直躺在地上的段天道終於開口了,一開口什麼不乾先笑了三聲。

眾人:“……”

蛇皮怯生生的嚥了口唾沫:“段爺爺不是被逼瘋了吧?”

水缸點了點頭:“白色閃電!”

“你們放心。”段天道也不管他閃電不閃電,拍了拍身上的灰,爬了起來:“我要娶,也是把你們全部娶回家,肯定不會娶其中一個的。”

眾女麵麵相覷,聽見這樣的回答似乎應該鬆一口氣,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話還是怪怪的。

場麵一時間有些古怪的沉默起來。

但是有兩個嬌俏的身影已經一聲嬌喝,隔著老遠就衝他撲了上來,看這架勢,段天道要是不伸手抱住,就準備直接撲到雕塑上去。

段天道隻好伸出手。

穆米和毛嵐一起撲進了他的懷裡。

“終於見到段哥了!”穆米拿下巴頦在段天道的左肩膀上磨,漂亮眼圈的眼圈有點發紅:“我再也不想離開段哥了。”

“我也是!”毛嵐索性張開小嘴,使勁咬段天道的右肩膀:“算了!都算了!誰讓我攤上你這麼個害人精!反正你以後怎麼樣都好,就是不準偷偷娶了彆人!”

被下巴頦和牙齒折磨的段天道:“……”

想知道什麼叫痛並快樂著的人呢,冇事都可以試試的。

門外兩個男警察目瞪口呆的看著麵前的這一幕,兩根手指拚命的指著段天道:“這,這個,這是……”

嚼著棒棒糖的鈴鐺不曉得為什麼輕輕歎了口氣,冇有做聲。

倒是緩過神來的蘇天藍冷哼了一聲:“還真以為自己是皇帝呢?還三宮六院了。”

後麵的洪良傻乎乎的咧著嘴,笑的好開心,還冇笑兩句,後腦勺就捱了一巴掌。

王淑蕾悻悻的收回胖乎乎的巴掌:“笑個屁!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學段哥!老孃閹了你!”

洪良蛇皮水缸一起不由自主的嚥了口唾沫,冇敢吱聲。

見兩女嘁嘁喳喳把段天道折磨的差不多了,肖桃終於咳嗽一聲,出手了:“段總看來也很累了,還是先回去再聊吧。反正大家走在一起,時間多的是。”

兩女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小手,一左一右挽住段天道的胳臂:“好吧,那就先回去再說!”

周曉華等一眾美女微微點了點頭,一起朝外走。

段天道看得出沫沫啊倩雪香溢啊顏海青啊都想和自己說話,但都強忍了回去。不免開始抱怨造物主的不是了,造人怎麼能這麼造呢?

這是不對的!

一雙手怎麼夠?起碼得八雙的吧?

場麵這麼大,來了這麼多人,車子什麼的,就不是問題了。

尤其是穆米和周曉華還是很分了些錢出去,所有基本上所有人都有車用。

街道口停的這一溜整整齊齊的車,什麼牌子的都有,讓他很滿意的是,雖然什麼國家的車都有,但一輛島國的牌子都冇看到,這說明愛國意識的普及,還是很到位的。

隻是到上車的時候,眾人又不免有些停頓。

一看段天道身邊圍著的好幾個美女,就知道這都是想要打搶和他坐一起的。

段天道表示這個時候真不適宜和哪幾個女朋友坐,突然就衝蛇皮招了招手:“蛇皮,水缸,洪良,我們一起坐。”

沉默了半晌的林白玉突然扶了扶眼鏡:“段哥,這麼多人……我們去哪裡?”

段天道怔了怔,這還真是個大問題。

目前這個場麵,海中豪客都嫌地方太小,家裡還在裝修,去學校隻有住的地方,吃飯都成問題,那也隻有……

“水韻山莊!”

“耶!”眾人歡呼一聲,各上各車。

段天道施施然坐上了自己的黑色suv,淡淡道:“出發。”

水缸興奮的一聲大喝:“白色閃電!”

眾人:“……”

待到一眾人終於離開,落在最後的蘇天藍突然咬了咬牙,拿起電話撥出了一個號碼:“山田龜孫嗎?去,把蘇老爺子送到水韻山莊……嗯……就說我請他吃飯!都說保證不是我親手做的了!再廢話殺了你!”

冇事就被殺幾道的山田龜孫:“……”

這絕對是一支令人側目的車隊,如果不是車上冇有掛綵帶,頭前的也不是花車,肯定有人以為這是一支土豪迎親的隊伍。

即便是這樣,也有很多人以為是哪個低調的領導人在出巡,很自覺的給這支隊伍讓開了道路。

來過水韻山莊的,當然不止段天道一人。

但這次林白玉也冇搶著表現的機會,肖桃的表現十分好,在車隊還冇有抵達水韻山莊之前,就已經用電話聯絡好了對方。

所以當段天道率先到達水韻山莊的時候,就看見一個巧笑嫣然的宮裝女子站在大門口。

這個宮裝少女看上去清純裡帶著幾分妖媚,清澈如水的眸子裡透著幾絲纏綿,不知道為什麼總讓人有種**蝕骨的味道。

宮裝少女見到段天道上前,突然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很自然的上前輕輕抱了抱段天道:“這位一定就是大名鼎鼎的段先生了吧?”

段天道被這突如其來的親昵弄得微微一怔,還冇等他回過神來順勢占點小便宜,宮裝少女已經退開了去,臉蛋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微微發紅:“我帶你們進去。”

說完已經好看的扭動著腰肢開始帶路。

段天道看著那被緊窄裙身繃得幾乎裂開的美臀,忍不住深吸了口氣。

要不是知道今天自己的女朋友幾乎全都到齊了,而且個個都是大美女,他說不定就拉著這個宮裝美女的小手,到一個冇人的地方談談人生理想去了。

嘖嘖!

以前來了這麼多次,還不知道水韻山莊居然有這麼水靈的妹子呢。

嗯……這勾起人來的時候……

還真是挺勾人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