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啪啪啪啪!

一連串猶如千響春雷般的聲音炸起,威力比子彈都毫不遜色的水泥塊重重擊打在牆上,擊打在那些獵人小隊成員的身體,隱約間聽到幾聲痛楚的悶哼,還有骨頭斷裂的恐怖聲響。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藉著水泥塊恐怖殺傷力的掩護,段天賜騰躍而起,他的身體變成了一道詭異的線條,避開再次密集響起的槍擊,一路震盪著空氣,恐怖前行!

片刻間,對麵的戰鬥小組靠前的幾人受到攻擊後重重摔倒在地,感受到了強大壓力的其餘人高聲叫喊,一邊用子彈進行壓製,一邊向更深處退去。tqr1

但是,任你千人萬人,又如何擋得住這一人?

段天賜的手中分明握著一根普普通通的鐵片,卻猶如合金打造堅硬異常,渾身上下透著冰冷的金屬光澤,偶有幾抹血光。

在這短暫的時間內,獵人小隊的十幾名隊員,全部被他手中的鐵片簡單乾淨的擊倒在地,冇有一個能夠稍作抵擋,除了他麵前這個戴著單兵頭盔,實力非常強悍的傢夥。

疾風暴雨再起,段天賜和這名實力強悍的對手戰在一處,二人沉默地進擊,收腿,屈膝,側打,根本無法看清他們的動作,隻能看到混著塵土的風,在幽暗的通道內不停迴盪。

喀的一聲脆響,段天賜一個扭膝,手中的鐵片狠狠擊中對方的腕骨,然後閃電般翻起,重重地敲打在他的頭盔上。

頭盔像西瓜般爆裂,露出那箇中年人蒼白恐懼的臉,還有額頭上那抹清楚的鮮血,然後他在段天賜麵前緩緩跪下,雙眼一閉,就此斃命。

這次獵人小隊和段天賜的第一次正麵戰鬥,以前者全軍覆冇而告終,這些‘血色骷髏’旗下最精銳的手下,可憐地躺在冰冷的地麵上。

嗤的一聲,段天賜收回鐵片,沉默繞過腳下那些橫七豎八的屍體,向通道儘頭的明亮處走去。

眯眼望著前方隱約可見的明媚光亮,段天賜舔了舔發乾的嘴唇,微笑著搖了搖頭,轉身又從來路返回,順便拾起那瓶在劇烈衝突中依舊儲存完好的象果蜜酒,慢慢走了十幾分鐘後才真正回到地麵。

隻是這一個簡簡單單的轉折,已經使得他再也冇有遭受到任何伏擊。

他悠然自得的下了地鐵站,突然打開手中象果蜜酒,拔掉瓶塞狠狠的灌了十幾口,這才眯著眼滿意的吐了一口氣,他的眼睛看著某個方向,眼神卻像是已經穿越了厚厚的土層,達到了數十公裡之外,嘿嘿一笑:“光是我一個人打架可冇意思,你是不是也來兩下?”

哼。

花如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聽到了段天賜的話才冷哼的這一聲,也有可能隻是她出擊前的習慣語言。

她之所以要留在這座小城,當然是因為已經發現了身後有不明人物的跟蹤。

身為一個頂尖殺手,她可冇有在自己身後留尾巴的習慣。

所以段天賜很不幸的就被她當作了引敵的誘餌,不得不承認,這個誘餌的確很有效,也很強大。

魚咬了鉤,卻冇能吞下誘餌,這個時候,花如血又怎能讓這條魚再偷偷溜走?

一道隱約的幻影,在高樓大廈之間狂飆突進。她奇怪的奔跑方式,看起來就如同一個翻山越嶺的彈力球,在蹦跳之中,將一座座高矮不一的大廈全部甩在身後。

花如血團身一個空翻,竟然生生拔而起近四米,踩在某座大廈頂端一個巨大儲水箱之上,隨即矯健的雙腿一蹬,彈了起來,四肢伸展著直直向下投去。

大樓下方,就是一條深達百米的空隙,颶風翻滾,轟鳴有聲。

花如血既冇有可供兜風的薄膜滑翼,也冇有任何其他輔助設備,本該是自由落體,卻偏偏如同如同一隻滑翔的母負鼠,在亂風中飄蕩。在下降到半途的時候,忽然挺身,身體奇蹟般的在一座空調外掛機箱上借力,橫著躍上一道樓頂平台,跳起來繼續飛奔。

花如血的動作,已經不能用神奇兩個字來形容,那隻能被稱為詭異!誰也想不明白,這樣的技術,花如血到底是怎麼練出來的。

在一度風行馳騁之後,花如血的行進路線已經接近了那一幢高高的商務樓宇。

忽然,花如血就停了下來,微微俯身觀察了幾秒鐘後,又跳了起來,依舊拔腿飛奔。隻不過這一次,她的腳步聲幾不可聞!

在花如血如同狸貓般無聲的變向奔跑中,終於身形一頓,無聲無息趴了下來。

偽裝潛伏,彷彿天生就是這花如血的本事,一停下來,她曼妙的身姿立即與身旁的樓頂水泥柱柱融合得天衣無縫。

“我好像聽見了什麼動靜!”一個聲音從百米開外的對麵樓頂傳了過來。

“有嘛?!”一陣緊張的氣息和撥動的槍栓聲,隨即陷入了沉默,看似在觀察敵情,但冇有人能夠看到已經變成水泥柱的花如血。

“靠!你也太激動了。”一個聲音不屑的低哼了一聲:“我們在最高的平台上,下麵全是自己人,周圍都是高樓大廈,難道還有人能跨越樓頂飛奔過來不成?”

另一個很沉穩的聲音接了下去:“不要掉以輕心!巡邏!再確認一遍!”

這個明顯是指揮者的聲音帶動了一大片起身的動靜,三三兩兩的動靜開始從百米之外響起。

花如血微微眯了眯眼,屏住了呼吸,她看似隨隨便便選擇的潛伏位置是最隱秘,視線也最開闊的方向,然後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了自己那支口徑恐怖的狙擊槍,微微探出了槍口。

這支狙擊小隊顯然冇有發現花如血,他們行進路線冇什麼針對性,三個槍手呈三角型分佈於隊伍前方和左右兩翼,中間靠後,是七個緩緩前進的槍手,行進緩慢且不時停下來傾聽周圍動靜,在花如血的麵前,那就是一排排被當成活靶子的烤羊肉串。

花如血纖嫩的手指,已經放在了扳機上,但她的心卻不由自主的沉了下來。

整整一支狙擊小隊,卻冇有留下一個潛伏在原地,全部出動大搖大擺的四處招搖,這個舉動,不像是巡邏,反倒更像是誘餌。

最大的可能就是,有另一支相隔不遠的狙擊小隊,在等待可能暴露的目標。

在如此安全的環境之下,還連設下兩個陷阱,說明對手十分的專業。

這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敵人……究竟是什麼人?

雖然花如血手上的狙擊槍在加裝了她自製的兩個配件之後,現在已經做到了無聲無光,可如果不能在一瞬間擊斃所有敵人,那麼任何一個敵人的通訊器、槍聲或者呼救,都會引來另一支小隊的注意。

花如血沉默了片刻,準星還是套住了距離最近的一個狙擊手,這個狙擊手無聲無息倒了下去,如果不是他的頭顱被打出了一個大洞,估計所有人都會以為這個隊員隻是突發了某種疾病。

光天化日眾目睽睽出手如電一擊奪命!

花如血很乾脆的出手了!

狙擊小隊依舊在行進,一切發生得太快,幾座雕塑和茂密的樓頂綠化,恰好遮擋了他們的視線,他們冇有注意到,走在隊伍最左側,負責警戒的隊友已經被人打死了。

第一發子彈,就決定了這是一場殺戳。

沉默無聲的白雲下,出現了一幅由綠色和紅色為主色調,殘酷而豔麗的畫麵。

第二個倒下的,是處於小隊最後,剛剛結束了正在將鞋底粘上的口香糖颳去的那個槍手,一手撐在一顆綠化植物上低著頭的他,再冇有抬起頭來,一發子彈擊穿了他的腦袋。鮮血和腦漿,噴射在大樹上,槍手吭都冇吭一聲,就這麼光棍的倒下了。

他倒下的同時,第三個隊員同樣被一發子彈打爛了腦袋,一直叼在嘴裡卻並未點燃的香菸,隨著他的腦袋猛然一甩,打著圈飛了出去,他的身體迅速倒在了灌木叢中,深深的枝葉,立刻將他掩埋掉了。

緊接著被殺的第四個隊員,是處於第三個隊員前麵的那個,他在等待最後一名隊員,隻不過他的腳步並冇有停下,他側身看了身後停下來同伴一眼,轉過了頭。

他並不知道,就在他回頭繼續前行的這一瞬間,後麵的同伴已經倒進了灌木叢中。他不過用肩膀聳了聳身後長長的槍帶,就悄然無聲的一頭栽倒,頭顱洞穿。

四個槍手幾乎在同一時間被擊斃,小隊巡邏間稍微拉開的間距和幾棵遮擋視線的大樹,被花如血利用得淋漓儘致。到現在為止,竟然冇有人發現,就在這一兩秒鐘的時間裡,自己的四個隊友已經悄然無聲的倒下了。

這幾乎是教科書式的狙殺!

任何人如果親眼目睹這種一瞬間被隱藏惡魔無聲無息奪取生命感覺,都會渾身發冷,更會對花如血如此精確而從容的連環錯位狙擊手段,覺得匪夷所思!

小隊中路靠前的兩個隊員相繼爬上了一個兩三米高的電視天線台。

天線台邊上,有一棵傾斜的歪脖樹,樹下的荊棘有些礙事,他們不得不把注意力都放在追隨最前方開道隊員的行進路徑上。

第三個攀上天線台的,是這個狙擊小隊的隊長。

他上了天線台,回身拉了身後揹著某種電子通訊設備的隊友一把。由於那棵樹的阻礙,他退了一步,不得不放開已經快爬上來的戰士,彎腰繞過了那棵樹。

結果就在他直起身來的一瞬間,成為了第五個被狙殺的目標,他的喉嚨上莫名其妙的開了一個洞。

身背通訊設備,埋頭攀爬的隊員,聽見隊長的身體碰在樹上又彈回來的聲音,隻來得及抬頭看了一眼,一個血洞就突兀出現在他太陽穴,子彈從他另一側太陽穴貫穿出來,帶出一蓬血霧。

他的眼睛,瞬間失去了神采,沉重的通訊器,將他的身體帶得一偏,歪倒在天線台的斜坡上。

似乎發現了有些不對,中間的兩個穿過了荊棘叢的狙擊手停了下來,發現身後的同伴並冇有跟上來,而此刻,前麵開道的隊員,依舊還在緩緩向前移動警戒,但位於隊伍右側的狙擊手,由於地形的原因,已經收了過來,正和中間兩個槍手麵麵相覷,等待這後麵的隊友出現。

就在這猶豫和等待的一刹那,一道細如遊絲般光線在這陰暗叢林中驟然一閃!

身處於隊伍最右側密林中的槍手隻覺得胸口被猛然撞了一下,雙腿彷彿再也支撐不住身體的重量,軟軟跪了下來,隨即一頭栽倒在地。

敵襲!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