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刻老人穿著一襲灰舊的長衫,正坐在那張寬大的炕上,翻閱著一本厚重的舊書,舊書的紙張隱隱有些泛黃,但儲存的還算完好。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個既高且瘦的老人灰白的頭髮被梳得一絲不苟,眼睛上夾著老舊的單片眼鏡,一條黑色金屬鏡鏈儘頭,墜著一顆拇指大小的黑色石塊,通體透亮,卻瞧不出是什麼質地。

看得出老人十分注重修飾,每處細節都力求完美,然而他的肌膚上仍然可以看到隱隱的斑點。

那是生命行將走到儘頭時纔會出現的老人斑。

那是時光對肌膚造成無法磨滅的侵蝕所產生的跡象。

儘管老人看起來神清氣爽,容光煥發,但仍然難以壓住那深沉的顏色。

花如血乍一看見這個老人,心頭就忍不住微微一顫,這種微顫似乎毫無來由,又似乎在暗示著什麼,令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段師傅。”段老三明顯對這位老人十分尊重,微微鞠躬行禮:“她來了。”

這三個字很簡單,但已經足夠了。

被稱為段師傅的老人微微頷首,用低沉的聲音道:“泡茶。”

“是。”段老三返身退了出去,冇有再多說半個字。

“坐。”老人抬起眼,上下打量了花如血幾遍,指了指大炕旁邊的那個藤椅。

花如血吸了口氣,強壓住心頭的不適,依言而坐,勉強擠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如果我冇猜錯,您應該就是段天道口中經常提到的那位段師傅了。果然聞名不如見麵。”

段師傅放下手中的書卷,也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讓你見笑了,咱這偏遠山村,窮鄉僻壤的,也冇有什麼好東西招待,晚上讓他們給你準備些孢子肉,嚐嚐鮮。”

花如血明顯對吃的東西不感興趣,她隻是若有所思的看著老人:“自從認識了段天道,我就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師傅能教出他這樣的奇葩,到目前為止,我還冇有見到什麼東西,是他不會的……段師傅如此大才,卻甘於平淡,蝸居在這麼偏僻的地方,想來一定是有什麼原因吧?”

老人歎了口氣:“你說的對,很多年之前,我就看破紅塵,出家為尼……嗯,不是,就是淡出紅塵,一心養老了。你說這塵世間的事有什麼意思,天天看見人就打招呼,回到家就咒人死,每天不過混吃等死。反正都是生活,不如每天看看星星,睡個懶覺,如此甚好。”

花如血漂亮的眸子微微眯了眯:“段師傅是不是過謙了?如果真的淡出紅塵,為什麼要訓練出這麼多身手高強的徒弟?以他們的本事,攻城拔寨都綽綽有餘了,隻是用來打獵是不是有點浪費?”

“咳咳!”老人劇烈的咳嗽了幾聲,頓了半晌:“你都看出來了?”

花如血:“……在這種偏遠山區,什麼樣的獵戶從頭到尾都說普通話?什麼樣的獵戶會練習狙擊?什麼樣的獵戶會用有藏獒血統的獵犬?就是想瞞也瞞不住吧?”

“你很不錯。”老人歇了口氣:“難怪天道會把離魂送給你,可是他有冇有告訴你,他這次出山最大的任務,是給我找個老伴?”

完全不知道什麼情況的花如血:“……”

“呐!”老人得意的搓了搓粗糙的手指:“離魂就是信物,代表你就是他給我找的老伴。”

花如血突然就想抽出離魂,把麵前這個猥瑣的老頭子一刀砍成兩截,想了想終於還是冇有拔:“段天道並不知道我會來段家村,這把離魂也隻是他借給我的,我隻是冇有還罷了。”

她不知不覺中,還是開始解釋了,說實在的,嫁給段天道都比嫁給這個老頭子要好得多。

“噢?”老頭子怔了怔,明顯有些失望:“這樣?那我今年還是要一個人過年?”

花如血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對。”

老頭子沮喪的歎了口氣,突然就抬起了頭:“既然不是段天道叫你來的,你又為什麼來這裡?”

不知道說什麼的花如血:“……”

花如血突然就發現自己已經無意中被老頭套出了實情,現在想要反悔卻已經來不及了。

房間裡的氣氛陡然間變得有些詭異起來,莫名其妙有一股子殺氣愈來愈濃,愈來愈蕭殺,似乎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刀光劍影,血濺五步。

“嗚汪。”正當氣氛緊張起來的一刻,小黑突然就叫了一聲,搖著尾巴就衝到了老頭子的腿邊,兩條前肢搭在老頭的膝蓋上,舌頭伸的老長,一臉求抱的渴望。

老頭子怔怔的看了小黑半晌:“你總不會是故意跑出來緩和氣氛的吧?”

小黑怔了半晌,隻好點了點頭。

第一次看見狗會點頭的老頭子:“……”

小黑見自己的意圖被戳穿,一臉悻悻的就準備轉身走人……噢,是轉身走狗。

老頭子突然哈哈大笑,一把將小黑抱了起來,揉了揉它的腦袋:“好吧,看在這條狗這麼聰明的份上,我就不難為你了。說罷,你這次來,想做什麼?”

花如血咬了咬嬌嫩的嘴唇,透出幾分堅決的意味:“我想知道段天道究竟是什麼人……還有去年他有冇有去過拉斯維加斯!”

老頭子歎了口氣,很認真從小黑身上拔下一根灰色的毛:“全黑的狗不拔毛也會長成雜毛。”

痛得一哆嗦的小黑:“……”

“真相真的有這麼重要?”老頭子的語氣突然間就變得鄭重了起來:“被稱為花魅的世界頂級殺手,居然也開始講求什麼證據?你如果真的覺得段天道就是那個奪了你處子之身的男人,殺了他就好了。”

突然說不出話來的花如血:“……”tqr1

“既然捨不得下手,就彆給自己亂找下手的理由。”老頭子繼續給小黑拔毛:“就算段天道真的奪走了你的初夜,隻要他變成你的男人,這不就是合情合理的事麼?再說了,你那個青梅竹馬的未婚夫,也不見得是什麼好鳥,根本就無法跟我家天道相提並論……”

“你這應該屬於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了吧?”花如血已經顧不得去驚歎自己的底細被查的這麼清楚,忍不住道:“最起碼我未婚夫比段天道專情多了!”

“我不是在跟你講道理。”老頭子似乎一點都不在乎她的劇烈反應:“我隻是在告訴你事實。事實就是,你分明喜歡天道,就老老實實接受這個結果,這就是順心意。要是你非要逆著來,這輩子你都不會開心。”

“我纔不喜歡那個土……”花如血拍案而起,隻可惜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被老頭子打斷了。

“嗯,是的。”老頭子基本把小黑的雜毛拔乾淨了:“我也覺得你是喜歡我的,要不你就做我老伴吧。”

非要這麼比較,那還是覺得段天道比較好的花如血:“……”

“茶到了。”段老三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摸摸站到了門邊。

“嗯。”老頭子很開心的招了招手:“兩杯都給我,她要是答應做我老伴,再給她倒茶。”

花如血自己拿了一瓶礦泉水,惡狠狠的喝了一口:“謝謝!我自己有!”

莫名其妙的段老三:“……”

待段老三轉身離去之後,花如血終於還是忍不住道:“你還冇有告訴我,段天道究竟是什麼人,你又是什麼人?”

老頭子冇有答話,取了一杯茶給小黑喝,然後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個木盒,遠遠朝花如血拋了過來。

花如血順手接過,知道這就是老人給出的答案,絲毫冇有遲疑,直接解開封口的玉扣。

盒蓋剛剛推開一線,就露出裡麵一個更小、也更精緻的木盒一角。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裡麵的盒頂上有個燙金的印鑒。

花如血的視線一觸到這個印鑒,頓時神色變了,胸膛急劇起伏,原本隨意拿著木盒的手有點明顯顫抖,不得不把盒蓋扣上,然後放回桌上。

她抬頭看向老頭,露出一絲苦笑道:“冇想到!竟然竟然是這種東西!”

花如血深深地吸了口氣,再次慢慢打開木盒。盒蓋完全敞開,露出裡麵一個手掌大小的精美黑漆匣子,盒麵上有一個醒目而古意盎然的印鑒,每一筆每一劃都透出歲月滄桑的味道。

以她對中國古文化的精深研究,也隻能勉強認出印鑒上那個古文字‘頊’。

花如血小心翼翼地捧出黑漆木匣,放在一方錦鍛上,然後搓了搓手,她此時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那方小小匣子上,神情肅然如在進行一件十分重要的工作,落手輕柔地輕輕推開匣蓋。

漆盒中安放了一方玉架,玉架上鋪陳著明黃錦緞,在正中央,端端正正擺放著一塊煙墨。那是一塊用過小半的殘墨,剩下的半截上有三個清雋瘦長的小字:頊手製。

花如血屏息俯身,湊近了那方半截煙墨,仔細看著,連美麗的眸子都不轉動分毫。

許久許久,花如血才直起腰,將漆匣盒蓋關好,這纔敢出一口長氣,歎道:“極品雲煙!居然還是當年顓頊用剩下的。冇想到這樣的寶貝居然真會出現!”

她似乎還想要滔滔不絕的說下去,突然就怔了怔,語音喃喃,也不知道是在說給小黑聽,還是說給自己聽:“前年這塊雲煙被人下了高額懸賞,引來無數紛爭,可所有人都知道……這塊雲煙最終是落在了黑兵的手裡……”

老頭子聳了聳肩,聳的很好看。

“黑兵?!”花如血怔怔的看著麵前這個已經在拔小黑黑毛的老頭子:“難道……你,你就是天機老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