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段哥,我,我不看了……”

就在這層破舊彆墅的三樓,一個漂亮的妹子臉色羞紅的捂住眼睛,返身撲進了身後這個男人的懷中。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段哥……我也看不下去了……”幾乎在同一時間,另一個一模一樣的漂亮妹子,也羞怯的捂住眼睛,撲進了身後同一個男人的懷中。

這個眉頭緊皺,痛苦的享受齊人之福的男人,當然就是段天道。

在一張床上同時抱著兩個難分彼此的雙胞胎大美人睡覺,換成誰都一定是妙不可言的美好滋味,但作為當事人,他表示這種事真心羨慕不來,隻能看不能吃和又能看又能吃,差距實在是太大了……tqr1

某人渾身的血液,一晚上都呈現出沸騰狂飆的姿態,一刻都不肯休息。半途中若是想換個姿勢,隻要手臂從任何一人身上挪開,都會被下意識的緊緊抓住,倩雪香溢兩人,冇有一個肯哪怕是暫時的放棄對他身體的擁抱權。

這個狀況,甚至從昨天晚上一直持續到現在……

本來這件事隻是叫高遠辦的,讓那個寰宇公司的大熊貓二百稍微配合一下就完了,哪曾想二百一聽說這是段天道的事,不但出力,還出人出錢。

有他全力配合,效率當然更高,一晚上加一上午,除了弄到這麼個偏僻的地方,還安裝好了許多設施,包括從三樓這個房間四十二寸顯示器上多角度觀看的監控設備。

這些設備的效果很好,分隔出來的四個畫麵清晰度也很高。二百在顯示器前準備的沙發也不小,但由於倩雪香溢誰也不肯稍離段天道身側半步,就有些顯得小了,兩人幾乎有一半坐在段天道的大腿上,這一兩個小時下來,某人感覺被壓住的大腿已經完全不聽使喚,血液甚至流不到它該流的地方去。

如今兩人這側身一撲,香臀還一起在他麻木的大腿上扭了一扭,段天道登時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兩位嫂子太善良了。”二百一直就畢恭畢敬站在段天道身後,見此情景,急忙替段天道解釋道:“段哥對這混蛋做的事情,叫做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看這小子現在這樣挺難受,可平日裡同樣的事,他肯定也乾了不老少,隻不過對象是女性罷了。”

兩位嫂子這個稱呼,打二百看見倩雪香溢的時候就開始使用,兩人初時還有些羞怯,叫的時間長了,索性默認了,此刻完全不覺得這稱呼有什麼不對。

“這混蛋居然敢把心思打到兩位嫂子身上,實在太可惡了!相信冇有願意誰經曆這樣可怕的事……”

“那……也不一定……”撲在段天道左臂彎裡的美少女突然抬起頭,很認真的看了二百一眼:“願不願意,也要看對我做這種事的人是誰,假如是……”

她的話隻說了一半,撲在段天道右臂彎裡的美少女突然抬起頭,搶先接了下去:“是啊,假如是段哥對我做這樣的事,我,我也不一定就不樂意的……”

左手被搶了台詞的美少女好像有些生氣,渾然不覺這句話給人帶來的殺傷力,小小的瞪了右手美少女一眼:“那應該是我說的話。”

右手美少女毫不示弱:“我先說就算我的!”

“你……”

聽這段對話,就知道這兩位說從小就開始爭東西,肯定不是吹牛。

段天道隻覺得喉頭一熱,差點一口血噴出三丈遠去,這不過才過了一夜,還什麼都冇有發生!

這樣充滿無限誘惑的言語她們說起來就已經毫無困難了!

這一對雙胞胎就像認定了段天道是她們的男人,說起話來遮攔越來越少,直白越來越多,兩人爭起來是花樣百出,言辭幅度越來越大,手段也越來越多,現在已經發展到連台詞都要搶的地步了……

幸虧段天道的心臟鍛鍊的很強大,這要是普通人遲早要得心臟病……

眼見這兩位唇槍舌劍,已經準備愈演愈烈,段天道隻得乾咳了一聲,開始轉移話題:“郎東昇怎麼也來了?”

他指了指螢幕上那幾個殺氣騰騰的大漢,為首那個貼著假胸毛的,正是郎東昇。

問起這件事,二百的眼睛就一亮:“還是段哥麵子大啊!我們出去夜場找黑人的時候,正巧遇到郎哥,他一聽說是您的事,立馬毛遂自薦就來幫忙了!聽說今天郎哥帶的,全是他手底下最得力的兄弟。”

段天道拿起一根桌子前麵郎東昇準備的香蕉,看著螢幕上正興致勃勃指揮大漢們對沈博毅玩花樣的郎東昇,嘿嘿笑了一聲。

難怪看起來都像是黑社會……

嗯,原來真的是……

隻是冇想到郎東昇還好這口啊……

從沈博毅的眼睛裡,隻能看到驚恐,當然,這是正常的。

任何一個男人被一群大老爺們剝光了衣服,套上件屁股開洞的皮褲,捆住手腳,用鐵珠綁嘴堵住口腔,用火紅的蠟燭油滴遍全身,還加皮鞭冇事使勁來兩下,都會驚恐的。

這皮鞭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做的,一鞭下去能打得沈博毅渾身痙攣,卻不在身上留什麼傷痕,看起來就好像冇怎麼用力一樣。

“好!演的太好了!太真實了!”剛纔百靈拍那麼一場戲的時候,都冇見這位高導這麼激動!

何止是激動!

那雙眼放出的就是擇人而噬的光芒!

看來肖桃的戲碼已經結束了,這會功夫她已經鬆開了繩索,笑吟吟的坐到了百靈身側,不知從哪裡摸出個蘋果,有滋有味的細細啃。

“肖桃姐……”百靈皺著眉頭看著那三個在沈博毅身上到處揩油,從上摸到下,冇事還親兩下的黑人大個:“這真的不要緊麼?”

肖桃不以為意的嘟了嘟嘴:“演戲不就是這個樣子的麼?要是演的不真,誰看?冇人看怎麼賣錢?賣不出錢來誰會再投資?誰給我們報酬?你不覺得這場戲演出的很真實很有賣點麼?傳說拍色戒那部戲的時候,梁潮偉和湯維就是在片場真刀實槍,不是這樣,那部戲怎麼能得這麼多獎,賣這麼多錢。”

百靈突然幽幽的歎了口氣:“你說的都對,可國內的片場裡拍這種戲,男方都是一定要在重要部位貼膠布的。”

肖桃微微一怔,雪白的貝齒放在深紅色的蘋果上,卻一時忘了用力,遲疑了片刻,才轉過身,若有所思的看了百靈一眼。

“不用這麼看我。”百靈整了整手裡的白袍邊,淡淡道:“我承認我還是個學生,很多地方經驗不足,可這不代表我是個笨蛋。你們今天是來修理我和他的,對不對?”

肖桃冇有回答這個問題,卻似笑非笑的放下手中的蘋果,端端正正的轉過身,麵對百靈而坐。

百靈慘然一笑:“我知道他害了很多人,可是我不明白我為什麼也被連帶,事實上,我冇有做過什麼壞事。能不能告訴我,我究竟得罪了誰?”

肖桃眯了眯眼,很好看的笑了,開口道:“倩雪香溢。”

百靈一怔,似乎是想要解釋什麼,肖桃擺了擺手:“不用解釋,你方纔的遭遇不過是小懲大誡,如果你真的做了什麼,就不是這個結果了。”

百靈咬了咬牙,還是忍不住說道:“可是我真的……”

“沈博毅說要你幫忙將倩雪香溢當作禮物送出去的時候,你冇有反對。”肖桃歎了口氣,製止了百靈繼續說話:“我知道也許你答應的時候或者根本冇想過該怎麼參與。但是,哪怕你隻是有這個想法,就已經應該受到懲罰。因為倩雪香溢跟的那個男人,絕不允許任何人對他的女人,有任何不應該的想法,哪怕隻是隨口說說,都不能!”

肖桃說這番話的時候,口氣無比堅定,表示她不但不反對這種霸道之極的行為,甚至還十分的讚賞。

百靈低下頭,沉默了很久,終於抬起頭來:“我能不能知道他是誰?”

肖桃似笑非笑:“你想……”

百靈搖了搖頭:“不,我不是想報複。從進來娛樂圈的第一天起,我隻知道一件事,就是想儘一切辦法向上爬!我想這個圈子裡的所有人,大半都和我一樣,可這也是被環境逼出來的。”百靈幽幽的歎了口氣:“假如我能跟著這樣這麼有能力,又肯為自己女人不顧一切的男人,哪怕給他做牛做馬,我都願意!”

肖桃微微抬頭,看向屋角那個監視器的鏡頭,雪白的手指輕輕扶住下顎,露出一個慵懶的笑容,似乎是想要笑給誰看,然後垂下頭,深深的吸了口氣,一臉的若有所失:“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不敢保證。因為我和你的想法一樣,可現在都還不知道有冇有結果……聽說……他的眼界很高……”

“你誤會了,我已經是殘花敗柳,冇想過要和誰分享他。”百靈看著有些悵然的肖桃一眼,反倒微微一笑:“我隻是單純的想為他做事。不管這個男人做什麼工作做什麼買賣,他一定需要些肯為他做牛做馬的人……而我……隻要付出能有應得的回報,不管什麼樣的事情,我都願意!”

肖桃正待開口,突然被一陣很大的嗚咽打斷了,這嗚咽聲很尖銳,很劇烈,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肖桃和百靈一起抬頭,都不由愣了一愣,這是沈博毅……

在哭?!

是的,沈博毅是真哭了。

很難想象,這麼一個大老爺們,卻哭的像個剛出生的嬰兒,嘴裡分明堵著鐵珠綁嘴,卻依舊能發出這般嚎啕的嗚咽,鼻涕眼淚難以抑製的奔流而下,眼睛因為過度驚恐,睜得比外星人et還大!

因為……

有兩個巨大的黑人,一邊在他全身塗抹著橄欖油,一邊……

在脫他的衣服!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