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茨說過:“世界上冇有完全相同的樹葉。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句話是對的,如果非要用顯微鏡或者彆的什麼高級器械,當然還是可以分辨出不一樣的。

段天道雖然很牛逼,但他真的不是顯微鏡。

他忍不住就再次偷偷仔細打量兩人……

但是看了也是白看。

無論他的目光多麼犀利,觀察力多麼驚人,都無法從已知的部位判斷兩人的不同,真不知道造物主在打造她們的時候,用了什麼巧妙的手段,就算用巧奪天工四個字來形容,都嫌有些力道不足。

而且今天怎麼冇有人貼痣呢?

“哎?你今天怎麼冇貼那顆痣?”這是其中一個:“太不專業了。”

“你弄錯了吧?”這是另外一個:“明明這個星期輪到你貼!”

某人登時一個頭八個大!

得,現在連唯一能作為參照物的東西也冇了!

但是不管怎麼樣,倩雪香溢身上一定有不一樣的地方,所以,既然區彆不在目光所及的部分,自然就在目光所不能及的部分……

看來必須要找個機會剝光了好好分辨分辨……

“段醫生不用擔心我們。”倩雪香溢明顯誤會了某人不斷凝視她們的眼神:“我們姐妹可不會因為一個根本不值得的人傷心難過。”

唔……

某人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麼就很想問問上次在車裡自己究竟占的是誰的便宜,忍了又忍,總算還是忍住了。

既然上次開的是總統套房,這次自然也不能住便宜的。

都是住過一次的人,這次再入住,就都輕車熟路了。倩雪香溢似乎心情真的不錯,嘻嘻哈哈著打鬨了一會,決定一起洗澡去。

段天道坐在酒櫃邊的凳子上,掏出電話,用手指敲了敲堅硬的板磚,突然撥出了亮色攝影負責人高遠的電話。

“段董事長!”一聽高遠這麼精神的聲音,就知道這個點他的生活纔剛剛開始:“您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我不是想你了。”段天道咳嗽了一聲,聲音有點怪,嗯,和一個喜歡男人的男人走得太近,心裡總像是怪怪的:“我是有件事請你幫忙。”

“冇說的!”胡月似乎早有心理準備:“段董事長儘管吩咐!這次……是想我幫您辦哪個妞?”

段天道嘿嘿一笑:“這次……不是妞。”

交待完畢,段天道放下電話,自己給自己倒了杯酒,悠悠的喝了一口,高遠長得這麼醜,辦事能力一定很高,交給他辦這件事,一定能處理的漂漂亮亮的。

完全不曉得自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被選中的高遠:“……”

段天道正準備笑出聲,突覺身後香風一起,眼前一黑,一雙又柔又滑的小手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猜猜我是誰?”身後銀鈴般可愛的聲音,還有這剛剛出浴的美妙味道……

好吧……

真猜不出來!

“就知道你猜不出來……”身後的少女悻悻的鬆開手,坐到了段天道的身邊,也給自己倒了杯酒,和段天道碰了碰杯:“我敬段醫生一杯!”說罷,一仰脖,將一杯純洋酒倒進了口中,任憑那晶瑩的水珠從她小小的嘴裡溢散,順著修長的脖頸滑下來。

很美。

不管是倩雪還是香溢,都很美。

身材高挑勻稱,剛剛沐浴過的濕漉漉的長髮披散在後肩,白色短裙……是真的很短!整條雪白光潔的大腿幾乎完全展現在某人麵前,不論是神態表情都帶著十足的小女人味道。

看得段天道心蕩神馳。

“不為難你了。”麵前的妙人嘻嘻一笑:“我是抓緊洗才趕在她前麵出來的,時間有限。”

段天道登時大喜,雖然他很不擅長打快仗,但如果實在要打,他也絕對是冇有問題的!

妙人兒完全不知道段天道在高興什麼,快速又給自己倒了杯酒:“我再敬段醫生一杯!”一突兒功夫,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浮了七大白!

這麼快速的飲酒方式,是最容易醉的方式。

某人試圖阻止,想了一想,終於還是冇有。

雖然倩雪香溢兩人都說她們冇事,可哪裡會真的冇事,這麼個喝酒法,當然是為了讓自己忘記一些不開心的事,喝就喝吧,起碼有助於睡眠。

“段醫生彆誤會。”麵前的妙人喝得太快,已經開始有些恍惚,黑色的眼睛飄起一層朦朦的淡霧,看著段天道的眼睛低聲道:“我不是為了那個王八蛋喝酒的。”

煮熟的鴨子嘴巴還是硬的。

段天道隻好摸了摸鼻子,隨意點了點頭:“冇事,不管為了什麼,想喝就喝,我陪你喝。”

漂亮的女人咬了咬牙,再喝了一杯,雙眼有些發直:“我是有一件事,想要跟段醫生說……”她開頭說話的聲音還挺大,說著說著聲音就低了下去:“隻是,如果不喝酒,我,我說不出來……”

段天道安慰的拍了拍她的香肩:“彆這樣,有什麼話放膽跟我說。”

“你……”麵前的女人歪了歪頭,遲疑了片刻:“那你會不會怪我?”

段天道搖頭:“無論什麼事,我都不會怪你?”

“那……”又喝了一杯:“那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壞女人?”

某人怔住了,這話從何說起?無緣無故我乾嘛要覺得你是個壞女人?

他很肯定的搖了搖頭:“你不是壞女人!”

“耶!”少女搖搖晃晃的伸出纖細雪白的右手,在某人麵前比劃了一個‘v’的手勢:“那我可就說了!”tqr1

段天道很無奈的點了點頭:“說吧。”

“一開始我們都覺得你是條色狼。”微醺的少女搖搖晃晃的,就是不肯倒下。

段天道猶豫了片刻,喝了口酒。

這句話到底是褒還是貶啊?

嗯,冇搞清楚之前還是不要隨便答話比較好。

“當然。”美少女可能真的喝的有點多,說話也放肆大膽了許多:“你也的確是條大色狼!”

一條大色狼:“……”

“上次你在車上對我動手動腳……”美少女有些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其實我那時候我也不是很生氣……隻是後來還是有些羞愧,呐,我,我電了你,你可不能生氣……”

喔?

麵前這個原來是倩雪!

段天道不是傻子,當然知道那天自己占的是誰的便宜,心中頓時一蕩,倩雪一向對自己十分反感,現在聽到她表白心跡,心中果斷有一種極大的征服感啊!

我就說吧!俺的魅力就是無人能擋!

“隻是我總覺得愛情是需要專一的,我和穆米的關係很好,和周曉華的關係也很好,和紅果果的關係……”倩雪越說就越有點說不下去:“老是聽她們說你的好,後來……後來有發生了這麼多事……”她期期艾艾的,也不知道說的後來那些事是哪些事,總歸可能是對她意義很大的事:“我覺得你是顛覆世界觀的男人,雖然你色了一點吧,但對你的女人真的是很好……”

段天道登時就很得意:“那當然!隻要是我的女人,我都一樣會負責到底!這個全世界人民都是知道的!就比如吧……”

“就比如我?”倩雪微微抬起頭,眸中儘是狡黠的笑意:“你要是不喜歡我,纔不會占我便宜的對不對?”

段天道隻好歎了口氣:“這也被你看出來了……但是你也不能生氣……”

嗯?

某人雙眼大睜,還冇等他反應過來的功夫,麵前的妙人兒已經縱身一躍,撲進了他的懷中!

“段醫生……我不生氣,我,我也喜歡你!”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一時間冇能讓段天道緩過神來,他倒是想說點什麼,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段醫生,我知道你是很多女人的男人……”懷中美妙的女子聲音很低,卻很清晰:“紅果果說不管誰來分享,她都不會介意……所以,所以我也不介意了……”

好吧,早就習慣了紅果果說話風格的某人完全可以想象到她把自己當成好東西向人推銷的情景。

“段哥……你願意接受我麼?”懷中的美少女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把段醫生變成了段哥,聲音很低,卻聽得出心中有壓抑不住的緊張。

段天道一雙大手扶在美人兒纖細的腰間,下意識的張嘴就要說喜歡,腦中微微猶豫了片刻,終於冇有說出來。

這個表白……來的太突然了。

對於剛剛破滅愛情幻想的倩雪香溢來說,有冇有可能在一個小時之內立刻移情彆戀?

她這麼做,有冇有可能隻是因為即將溺死的人想要抓住一棵救命的稻草?

段天道是挺喜歡美女,但也不希望做彆人的替身。

過了半晌也冇聽到男人一句肯定的答覆,懷裡的妙人兒似乎有些著急,將他寬大的胸膛抱得愈發緊了些:“段哥,其實,其實我根本就不喜歡那個沈博毅……”

呃……

段天道倒是真的有些愕然,終於開口了:“那你……”

“我之所以想讓段哥幫我治療沈博毅的底細,是因為作為姐姐,我,我必須要讓我的妹妹過上幸福完美的生活……”可人兒解釋的很快,似乎生怕某人誤會:“你不覺得我們向你提出的就醫條件很奇怪麼?隻要能治好他,我們其中之一就是你的,其實,其實,這就是我的願望啊……”

段天道恍然,香溢是因為喜歡沈博毅,倩雪則是出於關心香溢將來的幸福,所以兩人向自己提了相同的要求。

這女人心果真就是海底針啊!

這段時間倩雪一直表現出唯恐自己占了香溢的便宜,卻不惜讓她自己代替香溢讓男人占便宜,其實……不就是想要被段天道占便宜麼?

段天道的腦子‘嗡’的一下,再也冇了猶豫,猿臂輕展,將懷中的美人緊緊擁住!

打消了顧慮,心懷自然放開,段天道用力聞了聞懷中美女長髮上美妙的香氣,在她耳邊輕輕道:“我……也喜歡你。”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