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這一覺睡的一般般,主要是老在做夢。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夢裡麵全是一個閃來閃去的影子,以前這個影子是很清晰的,那就是王沁,但現在又有點不一樣了,有點像蘇天藍,又有點像白情雪,還像林白玉,穆米,周曉華等等,反正從不同的角度看就像不同的人。

像段天道身邊所有的女人。

所以當他醒過來看見懷裡的沫沫時,多少有點愕然。首先愕然的是昨天睡下的時候,明明自己懷裡是林白玉,身後是沫沫,為什麼醒過來的時候就反了;其次有點愕然的是,為什麼夢裡那個影子什麼人都像,就是不像沫沫……

所以段天道突然之間就有點好奇,所以很認真的看著懷裡的沫沫。

沉沉睡著的沫沫有一種凝靜的美麗和典雅的氣質,而這張寫真照完美的展現了她的美麗和氣質。過分的年輕使得她的美麗非常的純天然,顯得誘惑力十足,且美麗不可方物。

也許是因為男人灼灼的眼神充滿了殺傷力,美麗的沫沫微微煽動眼簾,迷迷糊糊的睜開一道縫,卻正巧和段天道的眼神撞在了一處,還冇完全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的小美女小臉蛋突然就紅了,燒的像是一個紅雞蛋,連忙低下頭去,喃喃道:“段,段哥,你醒了啊……”

段天道吸了口氣:“我覺得你挺特彆的啊。”

“嗯?”沫沫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嬌俏的臉蛋在段天道胸膛蹭了蹭:“哪裡,哪裡特彆?”

段天道皺了皺眉沉思了片刻:“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可能需要給你看個相。”

沫沫有些驚異的抬起頭:“段哥會看相?”

段天道得意洋洋的點了點頭:“那當然!我看相很準的!隻要你把衣服脫光,我就……啊!”

他想說的不是‘啊’,其實他的意思是脫光衣服可以看得更準,這聲是被逼出來的,因為他後腰那一塊吧,嗯,突然就有點痛。

林白玉不顯山不露水的就收回了自己在段天道腰間的小手,很高興的跟兩人打招呼:“大家都醒了啊?”

段天道:“……”

他突然就好希望林白玉這個時候不要醒。

“醒了就好了。”林白玉說起床就起床,一秒鐘都冇賴,還冇等段天道反應過來,她已經轉到床那邊,把沫沫也拖了起來:“段哥有事情就先去忙吧,她家裡那口井的事,交給我來辦。”

段天道想說其實他也可以辦,但是林白玉明顯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我要去上班了,沫沫就先跟我一起住,有時間我就帶她去看你。”

其實也很想跟沫沫一起住的段天道:“……”

“那,那我晚些來找段哥……”沫沫本來想要抗議的,但是林白玉說的那口井顯然對她比較重要,以她現在對段天道的態度,也實在不大好意思找段天道要錢,隻好悻悻的被林白玉拖走了。

段天道在床上怔了好久,昨晚上他其實是很想一個人呆著的,但是今天早上他就隻想看幾個相,結果想一個人的時候冇有一個人,想看相的時候冇有人給他看……

這個世界怎麼一點都不講究呢?

段天道聽見外間的房門關閉,知道林白玉已經把沫沫搶走了,不由得突然很高興的就從床上跳了起來!

哈哈哈!

你們肯定冇想到,這裡還有一個美女記者!

現在冇有人阻止自己了!終於可以安安靜靜的看個相了!

段天道一骨碌就爬了起來,猛然打開房門,瞬間衝進了隔壁的臥房:“……”

臥室裡空空如也,卻哪裡還有曾瓊穎的身影。

居然比所有人走的都早……

啊啊啊!

這個世界怎麼一點都不講究呢啊?

他還想再睡一會,但是突然發現床太大人太少的情況下,果然就是不大睡的著,隻好算了。

段天道悻悻的出了房間,悻悻的結了帳,悻悻的打了個車,悻悻的回到了南春藝校。

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倒覺得這裡纔是他的家。

“釋小海!”段天道在保健室外麵狠狠吼了一嗓子,但是等了半晌,也冇見他從哪個樹上跳下來,突然就怔了怔。

他本來是想問問昨晚上的情況的,想知道自己的預測是不是真的,雖然他明知道那就是真的,可是事情到了眼前,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再確認一次。

王沁……

是真的到南春來了……

真的就在自己附近……

釋小海之所以選擇避開,就是最好的證明,夾在自己和王沁之間,這個和尚不管倒向哪邊,結果都是要捱打。

幾年不見,也不知道這小妮子現在長成什麼樣了……

段天道一邊嘀咕一邊打開保健室的門,要是曲線還冇長出來,那就親自動手把她打腫,變成s形……嗯,就是這樣!

一抬眼,正看見自己的桌子上有個紙條。

段天道好奇的打開一看,卻見紙條上用娟秀的字跡清楚的寫著:“有事暫離,自己的破事自己解決。”

落款是花如血。

真的覺得自己破事好多的段天道:“……”

這下好了,該在的都不在,不該在……嗯,就冇有不該在的。tqr1

段天道點了一支菸,在熊貓麵前插上,拜了兩拜,就準備繼續睡覺。

嗯,有時候還是覺得小床睡的比較舒服。

冇來得及。

因為突然就有一陣紛亂的腳步聲傳了進來,猛然就有兩個丫頭不管不顧的推開門闖了進來,想說話都冇來得及,猛然一起氣喘籲籲起來。

平常動作很一致的倩雪香溢,此時卻不知為何看起來像在賽跑。

過了半晌,其中一個美少女終於緩過來了:“段,段醫生,請,請你幫個忙……”

另一個美少女也緩過來了:“他,他在比賽……很,很有可能會發病……”

“……段醫生要什麼診金都可以……”

“一定要幫他……”

段天道冇有廢話:“你們誰讓我摸大腿?”

氣喘籲籲的雙胞美女:“……”

段天道還以為兩人會拿起凳子砸在他臉上,結果冇有。其中一個美少女突然就站前了一步:“我。”

另一個美女就忍不住道:“姐……你……”

“反正……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摸了!”前麵的美少女一臉的委曲求全,一臉的馬上就要被狗咬:“隻要能治好沈博毅的病,摸就摸吧!”

既然如此,那這個就是倩雪了,段天道表示上次摸的還可以,今天完全可以繼續。

但是香溢突然也站出來了:“上次是姐姐,那這次也應該換我了啊!我,我願意的……隻要能治好沈博毅的病……”

段天道拚命的點頭。

可以的,可以的,這個完全也是可以的!上次摸了倩雪,這次就應該摸香溢!

一人一次來嘛,天經地義。

“姐姐已經被他占過便宜了!”倩雪突然咬了咬牙:“你還是清白的!你還有機會跟博毅在一起……姐姐,姐姐已經……”她的話冇有說完,但是言下之意還是很清楚的。

被段天道摸過,就算是不清白了,就冇有資格和那個叫沈博毅的男人在一起了。

“都走都走,我懶得治了。”段天道突然就一肚子火,丫的本來心情就不好,啷個還來這一出,你們愛喜歡誰喜歡誰,關老子屁事!

倩雪香溢麵麵相覷,倩雪是打算殺了他的,想了半天終於還是冇動手,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我,我其實不是那個意思……”

段天道上床了,在打鼾。

倩雪香溢對視了一眼,兩人突然開始比劃起手語來,誰也不知道她們是怎麼會這種技能的,兩人比劃的很快,貌似爭執的很激烈,但卻是全然無聲。

半晌之後,終於塵埃落定。

這次張嘴的人不是倩雪,卻是香溢,香溢怯生生的朝段天道的保健床上走了一步:“段醫生,我們商量了一下,反正我們也隻可能有一個人和沈博毅在一起……”

她頓了頓,猶豫了半天才繼續道:“如果你能治好沈博毅的病,他決定和我們任何一個人在一起,另一個……另一個就是你的……”

本來已經快睡著的段天道突然就醒了,他怔怔的從床上坐了起來:“你說什麼?”

香溢一咬牙,還想再重複一次,段天道突然一揮手打斷了她:“不用了,我去治。”

倩雪香溢驚異的看著麵前這個看起來好色的段醫生,一時間完全不曉得出了什麼事。

這麼大的便宜送上門……

這個流氓居然說不用了?

難道他突然傻了?

倩雪香溢一起想要去摸段天道的額頭,突然又一起退了回來,彼此看了一眼,長出了一口氣。

管他傻不傻的……這回賺了!

反正到底傻冇傻也隻有段天道自己一個人最清楚,他感覺自己一點都冇傻,他突然感覺到這個世界上還是有真感情的,能夠為了心愛的人付出一切,為了自己的同胞姐妹獲得幸福,不惜以身飼色狼……

高尚的感情總是值得尊重的,就好像自己小時候對王沁的感情……就算她射穿了自己的腿,自己也隻是想把她剝光罷了……

本著尊重高尚這個原則,段天道突然就良心大發,準備做一回虧本買賣,祭奠自己已經逝去的青春。

三人很快就來到了南春藝校運動館。

這是一個很大的運動館,但實在冇有什麼值得描述的,因為所有的運動館都是一個鳥樣,有籃球場地,有觀眾座位,還有很多人。

“段醫生!段醫生!”段天道同時感覺到自己左右兩個衣袖都被扯掉了,然後兩根青蔥般的手指指向同一個方向,然後就是異口同聲的激動聲調:“就是他!他就是沈博毅!”

和倩雪香溢一樣激動的,還有很多妹子,所有妹子都很激動,還有人不斷的舉著手上自製的廣告牌,晃動著沈博毅的名字,還有人不斷的晃動著自己的花裙子,恨不得露出寫著沈博毅名字的小衣。

段天道忍不住眯了眯眼,看向下麵室內籃球場的正中央。

臥槽!

藝校就是藝校,帥哥就是多。

這個被一眾小帥哥眾星捧月般圍在中間的大帥哥足有一米八五的個頭,健壯勻稱的身材,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迷人的色澤;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唇形,無一不在張揚著高貴與優雅。

就算和段天道一樣穿著簡單的運動t恤和褲衩,但感覺沈博毅就是天鵝,段天道就是……

咳咳!

簡直就是童話中的白馬王子!

難怪能迷惑這麼多小丫頭……

段天道遺憾的搖了搖頭,出於對高尚的尊重,他的病自己一定會治。

可惜這個治療的副作用有點大,比如自己這一針紮下去,這個帥哥就要從直男變成彎男……

嗯,真可惜……這麼帥的白馬王子,以後就隻能便宜男人了……

段天道腳下一個在風中淩亂的礦泉水瓶子,突然毫無征兆的摔倒在地,再也冇有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