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紅棍那可是幫派堂口的高級職員,真正的打手領班。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傳說一個幫派中能夠被推舉為“坐館”的,必須具備“紅棍”資格,那都是平時夠不要命夠狠,手底下夠硬朗的人,這樣的人,有可能被一個嬌滴滴的小女人麵對麵砍死麼?!

嗯?有可能麼?

這不是神經病是什麼?

今天出來的時候為什麼不吃藥?嗯?為什麼?

然後正準備吃藥的鐵鍬臉就怔住了。

已經吃過藥的阿彪也怔住了。

不管吃藥冇吃藥的二十四條大漢怔住了。

根本就不知道出來還要吃藥的二百五十個大漢也怔住了。

路邊吃藥吃一半的蛐蛐怔住了!

偌大的路口,正準備開始賣藥的微風也怔住了。

過了好久好久,鐵鍬臉才發現一滴汗從自己的腦門靜悄悄的掉在了地上。

阿彪怔怔的看著自己的胸口,剛纔的笑容還凝固在臉上,看起來雲淡風輕的這個女人,下手可真不是一般的狠!這一刀幾乎把他直接戳了個對穿!滾滾的鮮血,染紅了李小佳白色粉嫩的小手。

要不是有殺全家的深仇大恨,肯定使不出這種力道來。

阿彪顫巍巍的手指使勁指著李小佳:“你,你你……你是……”

李小佳風情萬種的笑了一聲:“對,就是我。人死如燈滅,該忘記的就忘記吧。”說完這句話,她又把刀把轉了轉。

阿彪低低的吐出一口氣,臉上全是看見了邁克傑克遜活轉來的驚訝表情,跌落在塵埃之中,濺起一地的塵土。

李小佳的確很風情,很萬種,連那條好看的裙子上沾染的血跡,也顯出一種詭異的美感。

她緩緩把血亮長刀從這位死翹翹彪哥身上抽出來的動作,優雅美妙,一時間讓所有人都看得有些癡了。

但不管多麼癡呆的人,也總有回過神來的時候。

“哈哈哈哈!”寂靜的夜空,突然就傳來了一個瘋狂得意卻十分難聽的聲音,緊接著就有另外一個精裝的漢子拖著砍刀走了出來:“多謝多謝,我叫阿虎,龍陽會第二條紅棍,我不認得你們,但是你們一定要認得我,因為馬上你們就要死在我手裡,嗯,也就是龍陽會繼任當家的手裡。”

這個叫做阿虎的漢子用貪婪的眼神上上下下把李小佳打量了一番:“如果我冇猜錯,那個電話也是你給我打的吧?”

李小佳微微一笑,笑的唇紅齒白,漂亮的馬尾在風中飄灑:“聰明。”

“嘖嘖!”阿虎把手中的砍刀在手掌上拍了一拍:“真看不出來,你找人偷偷塞給我的藥粉這麼有效,這阿彪看起來什麼毛病都冇有,卻連你一刀都躲不過。”

鐵鍬臉表示現在他已經懶得去想這個李小佳到底給多少人打過電話了,長成一張彎月臉,腦子就比普通人小了一半,實在不怎麼夠用。

“現在龍陽會的老大死了,第一紅棍阿彪也死了。”李小佳很隨意抬起長刀,用刀背把自己的馬尾朝後一撂,渾不顧阿彪的鮮血染紅了她漆黑的頭髮,看起來又灑脫又精神還帶著可愛:“北區應該就是你說了算了,我們的目的達到,你的目的也達到了,是不是可以放我們走了?”

“哈哈哈哈!”阿虎笑的更加得意瘋狂,更加難聽:“放下刀,隻要你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我保證能留你一條命,至於其他人……”

鐵鍬臉:“……”

他想說其實他也可以把阿虎伺候的舒舒服服。

“唉。”李小佳悠悠的從如血的紅唇中吐出一口氣:“人類啊,永遠就是這麼回事。”

人類……

人類!!

一眾人類:“……”

一個風姿卓越的女人,手持一把長刀,站在百八十條漢子之前,她的眼中卻莫名其妙的流露出一絲憐憫,就好像馬上要倒黴的不是自己,卻是麵前的這些人類。

阿虎可不是阿彪,上有前車之鑒,他哪裡還不會提防,隻看李小佳這個神色,就知道她是不會投降了,立馬一聲大吼:“上!砍死他們!一個不……”

他是專門用這句話的,用這句話,頗有點以彼之道還治彼身的意味,剛纔龍陽會老大死的時候,李小佳用過這句,所以現在李小佳死也應該死在這句話之下。

阿虎甚至已經想好了,等李小佳奄奄一息的時候,他還要踩著那個傲嬌的嬌軀,對她說:“對,就是我。人死如燈滅,該忘記的就忘記吧。”

可惜,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

最後一個字還在唇邊的時候,阿虎已經驚駭欲絕!

他的眼皮完全失去了眨動的本能,那把殺氣四溢的,帶著兩個人鮮血的砍刀,就像是憑空出現在他眼前的。阿虎本能的舉起砍刀,想要擋住,可李小佳那把刀就像是毫無阻礙的插進了他的胸膛。

看起來雲淡風輕的李小佳,下手可真不是一般的狠!這一刀幾乎把阿虎直接戳了個對穿!滾滾的鮮血,幾乎染紅了李小佳半邊裙身。

看得出來,這個力道也一樣有殺全家的深仇大恨。

阿虎急了,看著自己的胸口,顫巍巍的手指使勁指著李小佳:“你,你你……你是……”

李小佳邊笑邊搖頭,很風情很萬種,看起來還是那麼漂亮,聲音還是那麼好聽。

但這次,她的話有些不同:“換成是正常狀態的阿彪,或許還能攔我一會,你不行。”然後她才補充了那句話:“人死如燈滅,該忘記的就忘記吧。”說完這句話,她又把刀把轉了轉。

阿虎低低的吐出一口氣,也掛了。

鐵鍬臉的下巴在地上,但是他根本冇去撿,彆人也許冇注意,但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李小佳的身上。剛纔李小佳的那一刀簡練異常,全無花巧,唯獨一個字。

快!

好快!

鐵鍬臉表示自己麵對這樣的一刀,隻有乖乖把衣服解開,讓她插得方便一點罷了。

原本還是夏末秋初的天氣,但是原本略帶溫暖的夜風似乎隻在一瞬間就變成了寒冬,隨著這一刀,兩百多條漢子似乎都變成了木雕泥塑,冇有一個人動彈,每個人的皮膚上,都有一股子刺骨的寒意,生物的本能使得他們下意識的知道,如果自己一動,吸引了這個女殺神的注意,下一刀很有可能就落在自己身上。

這尷尬的沉默持續了或許一瞬,又或許持續了很久。

兩百多人圍住二十幾個人,卻冇有一個人敢先動手。

在這可怕的沉默之中,有一片葉子不知道從哪裡飄啊飄啊,就飄到了場間,還冇來得及落地,就莫名其妙的從中間裂開,一分為二,馬上又二分為四,繼續四分為八,眨眼之間變作無數碎屑,散落滿地。

“媽的!”終於遠遠有個聲音凶狠的響了起來,這個聲音似乎是為了給自己壯膽,把簡單的兩個字咬的嘎嘣作響:“我們兩百多人,難道還搞不定這二十幾個!今天要是我們跑了,都他媽彆在南春混了!兄弟們!上!砍死他們!北區就是我們的!”

這個聲音似乎是仗著自己離李小佳很遠,毫無顧忌的說了一長串話,末了還喊了好長一聲:“衝啊!”

馬上就會被一群男人衝上來爆菊花的鐵鍬臉:“……”

他也知道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可他找了半天,就是冇看到說話的人在哪裡。

這番話很實誠,所以極有煽動性,有一個人帶頭,果然一大群人就惡狠狠的提著砍刀衝了上來!

李小佳雲淡風輕的臉上莫名其妙的露出一抹玫瑰色的笑意,就這麼簡簡單單的揮舞著砍刀,簡簡單單的朝麵前的漢子們當胸刺去,看上去一點都不難抵擋,隻不過每一刀都很輕易的插在一片胸膛上,就像插在一片紙裡而已。

鐵鍬臉長歎了一聲,李小佳的動作很快,刀法也很犀利凶狠,雖然目前還冇有被堵住,可這麼多人一起上,遲早是要被擠的無路可逃的。

但他實在冇有功夫再去擔心李小佳,因為後麵百八十號人,已經將他和二十四名大漢團團圍在了中間。

不得不承認,鐵鍬臉手底下這二十條大漢,的確是他壓箱底的精銳,不管是身體素質還是心理素質,都比對麵這百八十條漢子強得多了,在這種必死的絕境中,爆發出的力量更是驚人,二十幾人十分默契的組成了小圓陣,每個人麵前都無一合之敵。

鐵鍬臉被團團保護在中間,暫時還用不著單獨對敵,但正是如此,讓他更加清醒的認識到,現在這二十四人都在體力最好的時候,現在看似殺的爽利,可一旦體力耗儘,終究也是被包餃子的下場。

罷了罷了!

鐵鍬臉狠狠咬了咬牙,大鐵鍬人生在世,唯有挖點土埋自己而已!tqr1

“衝啊!”他也喊了起來:“殺光他們!一個不留!”當即用力握住手中的砍刀,就要衝出去。

冇來得及。

鐵鍬臉剛剛撿起來的下巴,又掉了。

不止是他,那二十四條大漢的下巴,都掉的挺嚴重,每個人手中的砍刀都不知不覺停了下來。

因為已經用不著他們動手了。

麵前的這一幕,就像是在看電影。

密密麻麻衝上來的這群漢子,本來都是麵目猙獰的,隻是現在越發的猙獰起來。

猩紅的血液,突然就從他們身上每一寸皮膚裡瘋狂的湧了出來,那些看似高大魁梧的身軀,此刻正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扭曲變形,渾身的骨頭都在發出聲音!

那種骨頭與骨頭在摩擦的聲音!

就像是有一隻無形而巨大的手,正在用力攢擠著他們的身體,將他們揉圓搓扁,將他們身體中的每一滴血液都從能夠出來的地方擠出來!

這根本就是一副地獄的景象!除了下巴,鐵鍬臉的眼睛也快要從眼眶裡掉出來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有眼睛。他的嘴巴還保持著吐出最後一個音節的表情,此刻他突然覺得自己剛剛喊出來的不是一句鼓舞士氣的話,而是一句咒語。

一句……

奪命的咒語!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