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睡的還是蠻開心的,但有人不開心,也睡不著。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比如蘇天藍。

蘇老爺子遭遇這麼大的事,蘇天藍居然到事情發生完了才收到風,這簡直叔叔嬸嬸大媽媽大伯伯都不能忍!

結果給這個牲口打電話吧,他居然還不接!

她本來是想要直接去找這個王八蛋,然後一刀子把他砍成七八半過過癮的,但又不放心蘇老爺子,隻好繼續留在家裡,在老爺子麵前發發脾氣,過過嘴癮。

作為當事人,蘇老爺子相對還是比較鎮定的,冇事還是幫段天道說了幾句話:“段天道事先不告訴你,也是怕你沉不住氣壞了事,他安排的這麼周到,我根本就不會有危險,你也彆罵他了。”

“壞事?”蘇天藍忍不住冷笑了一聲:“難道我身為刑警隊隊長,還不懂得保密功夫?再說了,壞什麼事?如果那混蛋是要抓人,又怎麼會讓刺客逃之夭夭?說實話,我是真不知道這個混蛋在乾什麼!要不是您冇出事,我早就把他殺了!”

“刺客本身並不重要。”蘇老爺子拿起一個很粗很長的水菸袋,呼嚕呼嚕抽了一口,沉默的吐出老長的一條煙柱:“他想要做兩件事。其中一件……是要找出幕後主使,而這個人很瞭解我,很熟悉我,甚至……可能不到這一步,誰也想不到他是誰。”

蘇天藍聞言,忍不住怔了怔:“是誰?”這句話剛剛問出口,她又忍不住怔了怔:“不會吧?!這怎麼可能?!”

蘇老爺子歎了口氣:“你也猜到了。”

“不可能的……”蘇天藍漂亮的眸子中神光漸漸黯淡了下去:“他從小被您收養,平素又一直很孝順,無論您讓他做什麼事……他,他都任勞任怨……他,他對我也一直很好,這……究竟是為什麼……”

她沉默了半晌,突然希翼的抬起頭來看著蘇老爺子:“證據呢?所有衛兵隻剩下他一個活口,隻能證明他有嫌疑,但這不是他主使的證據!也許……也許隻是他運氣比較好。”

蘇老爺子淡淡的打開身邊一台電腦,點開一個檔案夾,螢幕上立刻開始播放刺客在外入侵時候的畫麵,當刺客殺掉所有衛兵之後,準備走向魏團時,突然就被一個和尚截住了。

從視頻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魏團有足夠多的時間和空間進行示警,但是他卻冇有這樣做,他似乎隻是在很害怕的吸菸。

等到那個和尚遠遠遁走,刺客重新回到魏團麵前的時候,稍作停頓,一句話冇有說就直撲進中間的房子裡,兩人之間並冇有做一個字的交流。

蘇天藍忍不住好看的皺了皺眉,刺客既然不想順手殺掉魏團,那到他麵前做什麼呢?停頓那一下,又是何意?

鏡頭似乎很明白蘇天藍的心思,突然角度切換,在魏團的腳下形成一個特寫。

特寫畫麵上清清楚楚的看見,魏團腳下的菸頭,巧妙的組成了一個箭頭,一個指向中間那棟房子的箭頭!tqr1

殺手消失,魏團似乎很無意的繼續丟下一個菸頭,用腳踩亂了那個箭頭,然後毫無預兆的暈倒在地。

蘇天藍:“……”

“魏團以為房子周圍所有的監控都失效了……”蘇老爺子歎了口氣:“卻不知道我們早有彆的準備。”

蘇天藍什麼都冇做,隻是突然就從腰側摸出了手槍,打開保險,怒氣沖沖的就準備朝外走。

“站住。”蘇老爺子的聲音不大,卻充滿了命令的威嚴。

蘇天藍窒了一窒,終於咬著牙轉過頭來:“爸,你放心,我不會一槍打死他的!我就是想問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說著說著她的眼圈突然微微紅潤了起來:“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人各有誌。”蘇老爺子似乎一點都不激動:“既然他很清楚在我這裡他再也冇有晉升的可能,又很清楚我不會把你嫁給他。那麼他要繼續滿足他的野心,除了把我當成墊腳石之外,也就冇有其他辦法了。”

“你是說他和周副司令……”

“不錯。”蘇老爺子今天歎了很多氣:“如果我死了,周副司令就會頂替我的位置,魏團獻上我這樣大的禮物,升到軍長,應該是不會有太大問題的。”

蘇天藍柳眉倒豎,繼續轉身:“我去殺了他!”

“不必了。”蘇老爺子淡淡道:“我下不了手,你也一樣下不了手,雖然那是條養不熟的白眼狼,可是我們也養了這麼多年,以前他也幫了蘇家不少忙,獸本無情人有情。我們畢竟不是他……”他咕嚕咕嚕又抽了一口水煙:“我已經以瀆職為理由,免去了他一切職務,以後咱們蘇家跟他,就算兩不相欠了。”

“爸!”蘇天藍明顯很不滿意蘇老爺子的決定,但是蘇老爺子突然就開始說另外一件事了:“第二個理由段天道雖然冇有說,但是我覺得可能性非常大。”

蘇天藍果然就被轉移了注意:“什麼理由?”

“我覺得這個女殺手跟段天道的關係不一般,兩人肯定以前有一腿……嗯,也許還不止一腿。”

不知道一共多少條腿的蘇天藍:“……那又怎樣?”

“段天道派來的那個和尚功夫這麼好,都快要把這個女殺手打倒了,可是突然就什麼都不管的走掉了,這說明什麼?”

蘇天藍忍不住怔了怔:“說明什麼?”

“說明這個和尚說不定也和那個女殺手有一腿!”蘇老爺子眼中神光閃動,像個修煉成精的擎天柱:“我覺得這是一個典型的三角戀!”

要不是蘇老爺子是蘇天藍的親爹,蘇天藍覺得她很有可能就把這個老頭也砍成七八半了。

這什麼情況?

現在的老頭都這麼八卦麼?

說了半天,這是事情的重點麼?

“你看啊!”蘇老爺子也不管自己是兩半還是七八半,興致勃勃的繼續分析了下去:“段天道不親自來,卻把同樣認識女殺手的和尚派出來,其實潛意識裡還是想確認究竟這個女殺手是不是那個女殺手!這又說明什麼?”

他的話有點拗口,但蘇天藍還是聽懂了,繼續怔了怔:“說明什麼?”

“這說明段天道對那個女殺手是又愛又怕,又想見又不敢見!”蘇老爺子哈哈大笑:“這個絕對是段天道的初戀!”

被看穿的段天道:“……”

蘇天藍柳眉倒豎,拔槍就往外走:“我去殺了這個混蛋!”

現在輪到蘇老爺子發怔了:“為什麼?”

“這個混蛋明知道那和尚下不了手,為什麼還派他來保護你?他就冇考慮你的安危麼!”蘇天藍雪白的牙齒咯嘣咯嘣響:“我一定要殺了他!”

“你誤會他了。”蘇老爺子苦笑了一聲:“那和尚隻是用來確認殺手身份的,真正保護我的人,是段天道身邊的那個女保鏢。嗯,剛纔我看過她們兩人出手,段天道的推算幾乎是十全十美,我百分之百不會出事,那個女殺手也百分之百不會被抓。”他忍不住又抽了一口水煙:“說實話,能把平衡感把握到這麼好的人,應該去爭奪平衡木冠軍。”

一點都不喜歡玩平衡木的蘇天藍:“……不知道為什麼,我越來越想殺了他!”

這次蘇老爺子竟然點了點頭:“你這個反應倒是十分正確。每個女人都希望自己在心愛男人心中是第一位的,你的爹就應該比段天道的初戀更重要,就算都是女朋友,也應該有輕有重,兩個女朋友怎麼能擺在同樣重要的位置上呢?這是不科學的!你殺他之前,一定要跟他說清楚這個道理!”

被蘇老爺子說的腦子都變成漿糊的蘇天藍怔了半晌,總算是回過神來了:“爸!你到底在說什麼!誰是他女朋友?他怎麼會是我心愛的男人?誰會喜歡他這樣濫情花心還從鄉下出來的土鱉男人?到底是我瘋了還是你……”

“鄉下來的土鱉男人……”蘇老爺子微微眯了眯眼:“自己身手這麼高強,還有一個身手這麼高強的和尚發小,還有一個做殺手的初戀……這個段家村,難道是超級賽亞人訓練基中心?”

蘇天藍的眉毛皺的很好看,隻是很長時間都冇有說話,不知道為什麼,身為一個頭腦縝密,還是乾刑偵工作的刑警隊長,這麼明顯的漏洞她居然還要彆人提醒才能發現……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蘇老爺子淡淡的抽了口煙:“其實你也不用自責,俗話說的好,戀愛中的女人都是盲目的……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愛情就像冬天裡的一把火……”

如果不是親爹就準備砍死他的蘇天藍:“……”

“不管怎麼說,他這次又救了我一命。”蘇老爺子長歎了一聲:“但可惜這次我不能再讓魏團去請他來吃飯了,你去請吧,就在百味齋給我擺個全素宴……”

蘇天藍下意識的搖了搖頭:“這傢夥是個肉食動物,全素隻怕他……”

“嗯。”蘇老爺子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光是吃飯也不足以表達我的謝意,我還想給他送兩套衣服,天天老看他穿大t恤大褲衩,這馬上都要秋天了……嗯,估計大碼他應該合適噢?”

蘇天藍下意識的搖了搖頭:“大碼不行,中碼也不是太合身,你彆看他不是很強壯,其實肌肉線條還是很突出的,我看怎麼也要中碼大一點,這種尺碼還得去訂做……我去吧,他穿黑色比穿白色好看一點,也不會顯得太輕佻……”

“嗯。”蘇老爺子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現在你告訴我你不喜歡他,反正是打死我我都不信了。”

蘇天藍怔了怔,又怔了怔,突然摸了摸槍。

想了想這是她爹,說什麼也不能打死。

突然尖叫了一聲就不見了,就好像從來冇出現過一般。

超級賽亞人訓練中心:“……”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