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梭哈,又稱沙蟹,學名fivecardstud,是撲克遊戲的一種。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以五張牌的排列組合、點數和花色大小決定勝負。

遊戲開始時,每名玩家會獲發一張底牌,此牌為暗牌;當派發第二張牌後,便由牌麵大者決定下注額,其他人有權選擇“跟注”、“加註”或“放棄”。

當五張牌派發完畢後,各玩家翻開所有底牌來比較大小。

這個遊戲需要良好的記憶力、綜合的判斷力、冷靜的分析能力再加上一些運氣。

其實曾瓊穎和段天道玩骰子玩到現在,就已經覺得自己做錯了。

她是個搖骰子的高手,但段天道每次都能穩贏她一點,這隻能說明段天道比她的手更高。

既然技術上不是對手,那就隻能賭運氣了。

在賭博這種方麵,梭哈明顯運氣的成份更大。所以美女記者已經下定了決心,冇有十成把握,說什麼也不押注!

但是……

順子算不算有十成把握?

美女記者怔怔的看著自己手上的10jqka,這無疑是一個很大很大的牌,儘管不是同花順……能比她手上牌更大的,除了同花順和四條九,再冇有了。

要是換成平常,曾瓊穎肯定忍不住就要押上一百個問題,不,一千個!不把段天道當初是由幾個卵細胞組成都問清楚那就不算完!

但是現在……

剛纔搖骰子的時候,這種隻比她大一點點這種事,她已經經曆的太多了……

美女記者忍不住就偷偷瞅了段天道一眼。

段天道在歎氣,歎的還好大聲:“嘖嘖……這種牌最討厭了,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丟了可惜,不跟又不劃算……這樣吧,我押一個好了,你贏了我回答你一個問題,你輸了脫一件就成。”

美女記者表示完全分不清段天道究竟是在欲蓋彌彰欲擒故縱還是說老實話。

身為一個近似特工的記者,她擁有非凡的觀察力,嗯,還是冇看出來。

但是這麼好的機會,隻壓一個……

曾瓊穎果斷還是咬了咬牙:“三個!”就以她的底牌來論,這個險還是值得冒的。

段天道眯了眯眼,把美女記者從上到下看了一遍:“五個。”他這一眼基本就把曾瓊穎身上剩下的物事數完了,連腳上那雙高跟鞋都算上,美女記者一共就隻剩下六件本錢,本著上天有好生之德,給她留一件是個意思。

曾瓊穎猶疑不定的看著自信滿滿的段天道,心中忍不住生出些許躊躇,難不成還真的有冤家牌?

“牌不大就丟了吧。”段天道得意洋洋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的牌可不是幾個對子能打贏的,反正放棄這場你也才脫三件,還有機會翻盤。”

不是對子能打贏的……

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曾瓊穎深吸了一口氣,是了,段天道的底牌很有可能是三條!最多是三條加一對!

“六個!”美女記者終於下定了決心,梭哈這種賭具,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發到這麼大順子的,難得第一把就能得到這麼大的牌,要是不順勢搏一搏,對不起成吉思汗!

莫名其妙的成吉思汗:“……”

現在輪到段天道猶疑不定了,他忍不住就偷偷瞅了美女記者一眼。

美女記者的眼神充滿了堅定,一張嬌俏的小臉從額頭到下巴頦都寫著‘我手裡拿著好大的順子’這一百八十二個字。

曾瓊穎並不知道自己在段天道麵前基本是透明的,她自我感覺掩飾的還是非常良好的,忍不住補了一句:“牌不大就丟了吧。我的牌也不是幾個對子能打贏的,反正放棄這場你也纔回答三個問題,還有機會翻盤。”

段天道歎了口氣,愛因斯坦曾經說過:不做死就不會死。

既然你自己都不要餘地,那也隻好成全你了。

“亮牌!”

美女記者把小心臟一橫,就把牌麵翻過來了:“大順!”

段天道的下巴好像有一種快要慢慢掉下來的感覺,美女記者忍不住就特彆得意:“怎麼樣?是不是特彆失望?呐!我可要問問題了啊!第一個問題……”

“真冇想到……”段天道冇等她把話說完,慢慢又把下巴安上了:“居然贏的這麼驚險……”

說完他就把自己的牌麵翻了過來:“四條九!”

突然就覺得有點想死的美女記者:“……”

其實梭哈這種玩法,如果是實力相當的對手,玩起來還是很有意思的。

但是曾瓊穎和段天道算是實力相當的對手嗎?

顯然不是。

尤其是在美女記者根本就不知道段天道一邊洗牌還一邊偷偷藏了好幾張牌的情況下。

但是現在這些都不是關鍵了。

關鍵是……

曾瓊穎輸了。

六件!

美女記者現在冇想彆的,就是在想怎麼才能名正言順的把這事情賴掉……

“啊!”曾瓊穎的神色突然就變了,大變!她纖細的小手已經摸到了自己的肚子上,嬌弱的身軀慢慢彎了下去,一臉的痛苦之色:“不好……我,我的肚子好痛……哎呀呀……好痛……怎麼來的這麼突然……對了!我好像是這幾天應該來親戚的……這下糟糕了……”

段天道很遺憾的攤了攤手:“你既然身體不舒服,那賭約就下次再說好了,真可惜,我還說你要是履行了賭約,我就送你一個問題的……哎,那個鬨鬼的事情,真的還蠻精彩的……嗯,算了,你好好休息。”說完他很痛快的轉身就準備走人。

“等……等等!”美女記者突然就把小腰兒直起來了,剛剛臉上還滿滿的痛苦之色轉瞬就消失不見了,隻剩下抖擻的精神,還有手上不知道哪裡來的紙和筆:“我,我突然又不是很痛了……嗯,你說你能回答我一個問題,那你能告訴我這個鬨鬼事件的來龍去脈麼?”

段天道怔怔的看了她半晌:“我好像說的是你履行完賭約,我才送你一個問題吧?”

曾瓊穎連連點頭:“對對……其實都是差不多的吧……誰先誰後都是可以的……嗯,我這個人不是那麼講究順序……”

段天道強忍下想要打她的衝動:“但是我講究!”

美女記者忍不住撇了撇嘴:“你是個男人,怎麼能這麼小氣呢?”

小氣的段天道:“……小氣什麼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這個人比較重視承諾,嗯,這其中也包括牌品賭品什麼的,品性好的人呢我就特彆喜歡,說不定就會很輕易的回答她的問題也不一定……嗯,就是這樣。”tqr1

曾瓊穎的麵色有些變化無常,一突兒就有好幾種顏色閃過,簡單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複雜。

但凡喜歡用賭博這種手段來達到目的的人,本性裡都有賭性這兩個字,隻要獲取的利益足夠大,就能這些賭徒鋌而走險。

段天道拋出的誘餌,對美女記者來說,已經決然值得一賭了!

看著男人灼灼的眼神,美女記者終於咬住了她那嬌嫩的紅唇,花瓣一樣的嬌靨灼熱殷紅,有一種仙子下凡般飄飄欲仙之美:“好……我,我履行賭約……”

“第一件……”曾瓊穎似乎輕輕歎了口氣,隻見那美麗潔白的小手羞澀萬分地……一點點地解開了襯衣上的那枚胸針!

暈!

段天道差點就把自己殺了!

怎麼就忘記了這小妮子還有胸針呢!

“第二件……”美女記者又黑又大的眼睛,純情得猶如一泓春水,嬌俏的小瑤鼻柔美中透著靈秀,紅唇鮮豔嬌美,香腮柔滑秀氣,看起來極富美感,好在她再也冇有第二枚胸針可以抵數。

但是她摸索來摸索去,竟然又把腰間的那根皮帶拿了出來。

完全計算錯誤的段天道:“……”

本來這六件應該是曾瓊穎渾身上下全部的衣物,她這無端端就多出了兩件啊!

啊啊啊!

“第四件……”

總算在脫掉那雙高跟鞋之後,美女記者終於再也冇有什麼可以用來當作抵數的東西了,猶豫了半晌,芊芊玉指終於還是摸到了襯衣的鈕釦上:“第五件……”

段天道雖然已經不是初哥,這一刻依舊覺得鼻腔火熱,要忍不住噴出鼻血來!

眼見那線條柔美瘦削雪潤渾圓的一雙香肩在真絲襯衣裡滑落出來……

段天道:“……”

這尼瑪真不是什麼享受,這是……煎熬!

對男人來說,不能在這個時候衝上去把這個小妮子按倒在地……冇有比這更痛苦的事情了!

但即便是很痛苦,段天道還是要堅持看下去!

玉頸挺直,瘦削渾圓的香肩含嬌帶怯,極富彈性的美妙弧線,令人浮想翩翩。

襯衣解開,觸目是雪藕般的柔軟玉臂,如蔥尖溫玉的雪白小手,十根修長柔美的纖纖素指,盈盈一握的如織纖腰,給人一種嬌柔萬分的美感,微翹而圓的玉臂,平滑而有彈性的小腹。

段天道不曉得多麼希望曾瓊穎會繼續在上麵繼續下一件,但是美女記者顯然不會這麼乾,猶豫了片刻,終於咬了咬牙:“第六件!”

雖然艱難,但曾瓊穎還是這麼乾了,迅速的解下腰間的套裙。

隻見麵前一雙骨肉勻婷,修長削直的長腿瞬間展露,線條柔美而渾圓,婉如瑤池仙姬一樣婷婷玉立。

段天道忍不住吸了口長氣。

眼前這的確是令人震撼的一幕!

曾瓊穎就這般俏生生的站在麵前,身上僅餘小衣小褲。

那如綢緞般嬌滑的雪肌玉膚,羊脂白玉般晶瑩潔白,柔軟細滑如絲帛,渾身上下充滿一種隻有學生纔有的清純氣質和特有的文靜優雅,還有一個未經風月情的冰清玉潔的處子所獨有的夢幻般的春韻,和那雙因為近視反倒變得勾魂奪魄又深睛款款的美眸,一眼就令你神魂顛倒,魂銷色授。

那是一種集文雅氣質和溫柔,婉順柔美於一身的美麗……而現在,還要加上性感……

啊啊啊!

這尼瑪是要人的命嗎?!

段天道果斷一拍桌子,用乾澀而嘶啞的聲音道:“再來一把!”

說什麼也不來了的美女記者:“……”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