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不怕麻煩,他從小到大好像就冇跟麻煩兩個字脫離過關係,小的時候每天練功是麻煩,一天到晚伺候那個天機老頭子是麻煩,後來接任務殺人也是麻煩,連不得不接受的‘黑兵’也是個大麻煩。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些也都罷了。

現在好不容易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女人太多,也成了一種麻煩。

身為一個頂尖的殺手,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把麻煩當成麻煩,當成享受就會比較好接受一點。

所以他就準備繼續享受美女記者留下來的美酒。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很暴力,很狂野的擊打聲,從門外傳了進來。

“咣咣咣!”這是手掌用力拍門的聲音。

“嗵嗵嗵!”這是大頭皮鞋猛踹門板的聲音。

“開門!馬上開門!否則我們就破門而入了!”這是幾個粗野的嗓門大聲的威脅。

段天道咳嗽了一聲:“我也冇辦法,這門從裡麵開不了。”

對方很果決,很乾脆,準備的也很充分,就聽‘咣噹’‘哐當’幾聲脆響,門就被破門椎用力捶開了,幾個穿著防暴製服的武警荷槍實彈的撲了進來。

“不許動!”

段天道遺憾的看了一口已經放在唇邊的美酒,隻好歎了口氣,維持著酒杯放在唇上的動作,冇動。

“把這個萬惡的嫖客和這個可憐的……”一個賊眉鼠眼,頭頂微禿,穿著一身公安製服的乾瘦中年男子義憤填膺的擠了進來,那雙看著段天道的小眼睛裡,莫名其妙儘是各種千刀萬剮的仇恨,但當他看到房間裡隻有段天道一個人時,才疑惑道:“那個可憐的妹子呢?”

段天道舔了舔嘴唇:“我要是說我剛吃下去了,你信不信?”

乾瘦男子:“……”

“讓開!”一個好聽的聲音緊跟著就傳了進來,緊接著進來的,是一雙很長很漂亮的腿。

段天道很快把注意力放到了麵前這雙美腿的主人身上。

蘇天藍的確很漂亮。

不管什麼時候,什麼狀況下,和這樣的女人呆在一起,總能令人有心曠神怡的錯覺。

不止是她白皙的皮膚,近乎完美的臉蛋,捉摸不透的氣質,凹凸有致的身材和那雙修長的美腿,還有她淡漠的表情。

隻是她的淡漠在看見段天道的一瞬間突然就消失了:“怎麼是你?”

段天道很鎮定的搖了搖頭:“不,不是我,你肯定看錯了。”

蘇天藍:“……”

一時間有些百感交集的蘇天藍表情變化多端,讓段天道欣賞到了她的很多麵。tqr1

急切中帶著些令人憐惜的嬌弱,定下神來的時候又帶著女神淡定的氣息,嬌羞時隱隱透出的純潔能令柳下惠那樣的男人第一時間脫褲子。

段天道現在就很想脫褲子,因為這片刻間,他幾乎感受到了蘇天藍身上所有的變化,每一種變化都令他覺得心動。

嗯,有一個這樣的女朋友,真的挺不錯的。

“你……”蘇天藍終於還是恢複了鎮定:“你這個流氓!”

一個人呆在屋子裡也能莫名其妙變成流氓的段天道:“……”

他登時就很生氣:“我怎麼就流氓了?我一個人呆在房間裡,一個人喝酒,就算要我耍流氓,你也要給我個對象好不好?”

“哼!”蘇天藍顯然不會被這幾句話輕易打動:“明明有那麼多漂亮的女朋友,還偏偏一個人偷偷摸摸跑到這種地方來!你不是流氓誰是流氓?”

“看來你真的很生氣。”不是流氓也是流氓的段天道悠悠的從保險箱裡拿出自己的手錶電話戴上,很直接的看著麵前的美人,眼睛從上到下,從臉蛋掠過她高聳的曲線,又滑到她的腿間,再落在她那雙漂亮的腳麵上:“為了這種事生氣,我覺得你一定是愛上我了。”

蘇天藍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修長的眼睫毛微微閃動,一隻芊芊玉手下意識就摸到了腰間的配槍上。

嗯,在這麼多人麵前把他一槍打死……會不會有點過分呢?

終於還是決定找個冇人的地方乾掉他的蘇天藍板著臉大喝了一聲:“給我搜!”

身後的中年人不禁有些遲疑,小眼珠在房間的床榻上轉來轉去,這麼小的地方根本冇什麼好搜的,就算十四歲的女孩子有可能身材很嬌小,但也不可能藏在馬桶或者抽屜裡。

所謂捉賊拿贓,捉姦拿雙,任何法律都冇有規定一個成年男子不能一個人在房間裡喝個酒什麼的。

“你……”中年男人咬了咬牙,索性把臉一板:“現在懷疑你在公眾場所做不法勾當,請你們回去協助調查。”

段天道終於輕聲道:“如果是協助調查,那我是不是可以動了?”

乾瘦男子咬了咬牙,滿眼都是殺你千次冇商量,理也不理段天道,揮了揮手,示意把兩人帶出房門,轉身就退了出去。

段天道表示莫名其妙,這個男人雖然長得很醜,很冇有特色,但是他真的完全記不起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得罪過他。

唔……

難道自己無意中上了他老婆?

呃……

如果是這樣……

回去要好好洗個澡。

“報告!在隔壁發現一個小女孩和一個女人!”很快有人從房間中把沫沫和曾瓊穎帶了出來,沫沫果然很有演戲的天賦,裹著毛巾被揉著睡眼惺忪的眼睛,一臉茫然的邊走看著四周的男人,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曾瓊穎比她演的還像,就好像她剛纔正在欺負一個小女孩被人抓住了一樣。

“你受苦了!”乾瘦男子的眼珠綠幽幽的,亮的像是黑夜裡的餓狼,猛撲到沫沫身側憋著乾粗的嗓門柔聲道:“小姑娘,你看這裡有冇有欺負過你的人?”他特意指了指段天道:“你看看,這個人有冇有欺負過你?”

沫沫眨動著純真的眼睛,很認真的看著段天道:“哇,這個哥哥長得好帥。”

眾人:“……”

“我的意思是,這個哥哥剛剛有冇有欺負過你?”乾瘦男子一臉的黑線,卻不得不耐著性子繼續引導:“比如脫你的衣服,脫他自己的褲子……”

沫沫用力的搖了搖頭:“我呆在這個房間,一直和這個姐姐在一起……嗯……再說,他為什麼要脫我的衣服?為什麼又要脫他的褲子?我們現在是在玩遊戲?輸了脫衣服?”

眾人:“……”

乾瘦男子無以為繼,衝身邊一個穿著警服的年輕人使了個眼色。

這個穿著警服的年輕人很奇怪的也長著一臉的賊眉鼠眼,好像跟著這中年男子的時間一長就都能長成這個樣子似的,他猶豫的片刻,突然走上前來對曾瓊穎行了個禮:“這位小姐,請問這個男人剛纔有冇有對你不軌?比如,強迫威脅你替他打掩護之類……”

美女記者微微一笑,芊芊玉手輕輕舒展,挽住了段天道的手臂:“我真的跟他很熟的,就算他對有不軌也沒關係,就算他不威脅我,有需要我也可以給他打掩護的……嗯,這樣說有問題麼?”

小賊眉鼠眼:“……”

段天道:“……”

啥也彆說了,美女記者平白無故給自己一個這麼大的好處,這個專訪的事基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正當眾人無以為繼的當兒,沫沫突然拍了拍手,很乖巧的擠到了曾瓊穎身邊,順理成章的把她的手臂從段天道身上扯了下來:“你長得好漂亮,不如你做我的漂亮媽媽好不好?”

曾瓊穎:“……”

這沫沫把段天道喊成帥哥哥,卻把她喊成漂亮媽媽,足足把自己升了一個輩分,一個稱呼就讓自己老了十年!

不就是剛纔問題問的多了一點……尖銳了一點……嗯,最後還冇答應給錢……

但是這都是小節!人怎麼能這麼狹隘呢!

段天道忍不住咳嗽了一聲,沫沫年紀雖小,會的事可是一點都不少,自己答應給她的錢還冇到手,光看她看著自己時候那個狡黠的小眼神,就知道自己隻怕答應的數字要翻番才能讓她滿意了。

這一下子欠了這麼多人情債,段天道差點一口氣被背過去,急忙乾咳了兩聲:“請問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協助調查?我看這裡好像也冇什麼大事,要是你們不介意,我想回家睡覺。”

“睡覺?”小賊眉鼠眼冷笑了一聲:“我們剛剛在這裡查獲了十公斤的海洛因,而這個地方除了你們三個,一個其他人都冇有,現在懷疑你們藏毒,請跟我們走一趟!”

段天道忍不住微微一怔:“……”

咦?居然還是個連環局!

幕後黑手設這個局是想要定自己圈圈幼女罪,居然還將這麼周密的陷阱後又設了一個栽贓藏毒的坑,這下無論如何,自己都一定要去局子裡待著了。

段天道突然就看見了隱藏在眾人身後的某個月亮,那個該死的月亮還朝他陰險的笑了一笑,段天道急忙捂住嘴轉過頭去。

媽蛋!

實在太噁心了!

幕後黑手已經出現了,原來這幕後是一個月亮!

這老賊眉鼠眼和小賊眉鼠眼都不用說了……肯定是鐵鍬臉收買來對付自己的……

“這個控罪很嚴重,我想你們需要小心說話。”蘇天藍的神色微變,大概也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你們有需要的話可以打電話給你們的律師。”

“是是。”小賊眉鼠眼一個勁的點頭:“幾位美女請跟我們回去,隻是協助調查,不會有大事的,一看你們就知道是好人。”

段天道鬆了口氣:“那就好。”

“我說的可不是你!”小賊眉鼠眼斜著瞟了一眼段天道:“你最好還是叫個律師吧!我告訴你,你可是第一嫌疑人!我勸你,還是叫個厲害點的律師比較好!”

段天道微微一笑,笑的雲淡風輕,萬裡無雲,冇有月亮。

他微微的搖了搖頭:“我不需要。”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很厲害的律師。”

幕後的月亮:“……”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