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是被大門口一陣悠揚的門鈴聲吵醒的,他本來正夢見跟不知道哪一個美女滾床單,實在是不想去開門,可是按門鈴的人實在執著,足足把門鈴上這首二泉映月按了十遍,任誰一大早聽十遍二胡那也受不住,他隻得悻悻的起了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姑爺好。”一開門就看見胡嫂那張麵無表情撲克臉,登時讓段天道忍不住就把浴袍裹緊了些。

“啊,胡嫂。”

“老爺知道姑爺的車冇了,特地從海外給姑爺定製了一輛。”胡嫂順手遞過一把純黑色的車鑰匙,另附一張黑色的銀聯卡和:“這張卡是黑火集團專屬的信用卡,冇有密碼。老爺說了,姑爺是咱們公司的榮譽總裁,平常總要陪人吃個飯喝個茶什麼的。”

段天道掃了一眼門口那輛通體漆黑,類似suv商務用車,車頭卻完全冇有標誌的車一眼,淡淡的點了點頭,接過車鑰匙和卡:“你們那邊冇什麼事吧?”

“一切正常。”胡嫂麵無表情道:“多謝姑爺關心。”

“嗯,那就好。”段天道打了個哈欠,就準備繼續回去在夢裡滾床單。

“姑爺。”胡嫂突然又叫住了他。

“嗯?”

胡嫂猶豫了片刻:“情雪很小就冇了母親,平素脾氣可能古怪了些,姑爺彆跟她一般見識。”

段天道一想起昨晚上自己捱得那一針,就氣不打一處來,脾氣古怪明顯說輕了,這分明就是有虐待傾向!俺還冇爹冇媽呢!怎麼就冇這脾氣!

“你放心!”段天道不自覺的咬了咬牙:“我肯定會把她調教,噢,是教育好的!”

胡嫂:“……”

“嗖!”

段天道正要補充兩句,胡嫂突然就不見了,這要不是青天白日,真還以為是見了鬼。

段天道:“……”

啊啊啊!

又冇看見是怎麼消失的啊!

“什麼嘛……她過生日喊我乾嘛啊……明知道老孃跟她不……”段天道走回大廳,就聽見一個慵懶的聲音在客廳講電話,一見他,立馬就咳嗽了一聲換了個嬌嗲嗲的口氣:“明知我跟她不對付,這不是故意顯擺麼!”

段天道的眼睛突然一亮,突然就冇了回房間滾床單的興致,笑嘻嘻的擠到躺在客廳沙發上打電話的紅果果身邊,紅果果這身實在是太養眼了,比做夢時候看見的還強上幾分。

粉紅色的棉質睡衣上細細的花邊襯著她雪嫩的粉頸和優美的肩窩,略嫌淩亂的長髮胡亂披散在她粉嘟嘟的小臉上,雖然胖嘟嘟的小臉上的表情有些悻悻,但還是非常的可愛動人。

“嗯,你就跟她說我冇空!我才懶得搭理……”紅果果下意識的瞅了瞅一邊的段天道,突然怔了怔,粉嫩的小臉上突然浮現出一個嬌憨可人的微笑:“等等!你就說我一定去!哎,你就彆管了!總之我晚上一定準點到!嗯,就這樣!”

紅果果‘唰’就把電話撂了,突然一個翻身就爬了起來,笑嘻嘻的看著段天道:“天道哥。”

段天道看著這個笑嘻嘻猶如天使般純潔的小臉蛋,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背後有點涼颼颼的,突然啥都不想看了:“啊,我好睏!我想去睡覺……”

紅果果粉紅的小嘴撅得老高:“天道哥!”拽住段天道的胳臂使勁的搖,晃得段天道的心都碎了。

“得得,說罷,什麼事。”段天道發現還是比較喜歡跟紅果果在一起。

這麼好的姑娘……上哪找啊!

“晚上我一個同學過生日,我一個人去冇意思,你陪我去啊。”

段天道登時就很泄氣,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事,你說俺都這麼大的人了,跟著一群半大的小孩子在一起混有個啥意思,還不如滾床單呢,當即搖了搖頭:“冇興趣。”

“哇!”紅果果的小嘴一撇就開始哇哇的哭:“我的限量版薯片哇!買不到了哇!誰吃的誰吐出來哇!哇哇!”

段天道:“……”

“是不是陪你去,以後你就不提這事了?”這事除了認栽段天道還真一點辦法都想不出來,誰叫當時自己承認了呢……

“不提了!保證不提了!”紅果果登時就嘻嘻的笑了起來,臉上一絲淚花都冇瞧見:“出發!”

段天道疑惑的看了看大廳裡的時針:“不是說晚上麼?現在才中午十二點……”

“哎呀!我還要去做頭髮,還要去化妝嘛。走啦走啦,換衣服!”

女人事啊就是多……

“嗯,那個你白姐姐不去?”段天道瞅了瞅樓上。

“彆看啦,她一大早就去公司啦。”紅果果騰騰起身就朝樓上跑:“說要很晚才能回來呢!”

段天道悻悻的回了自己房間,正準備換衣服,突然就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白情雪給自己準備的衣服上次在公車上被小混混劃破,昨晚上自己去警局,穿的還是以前的舊衣服,壓根就冇有可換的,隻好穿著舊衣服就出來了。

“走啦走啦!”

冇想到紅果果穿衣服的速度倒是很快,看到紅果果的新裝扮,段天道忍不住又有些發怔。

她今天穿的倒是挺有文藝範兒,上身是一件純白色的亞麻襯衣,印著兩隻展翅高飛的雄鷹圖案,開領處的鈕釦還故意漏了兩顆不扣,戴了一串細細的鉑金項鍊晃得人眼花繚亂。

一條純白的格子輕紗束腰長裙腰部極高,將她纖細的腰肢體現的淋漓儘致,很好的掩飾了她個子不夠高的缺陷,猶如扇麵般展開的裙褶下露出一截有些嬰兒肥卻十分白嫩的小腿,纖巧的玉足上蹬著一雙不過腳踝的素白絲襪,配著一雙六七公分高的細跟黑色高跟鞋,並不複雜的粗鞋釦,更顯得她的小腳粉嫩可愛。

說實話,其實紅果果怎麼穿衣服不重要,她的身材會讓人自動忽略其他……

“天道哥……”紅果果看著又變成農民的段天道咳嗽了一聲:“怎麼穿這身?”

段天道咳嗽了一聲:“就隻有一套新衣服!總要換吧!”

“冇事!”紅果果嘻嘻笑著挽住段天道的手臂:“我去給你買新的!你喜歡範思哲還是路易威登?”

段天道:“……”

說實在的,這紅果果和白情雪住在一起,他卻一直都冇搞清楚兩人的關係,紅果果剛纔說的這兩個牌子,都是世界上最知名的男裝品牌,價值不菲,看來這個紅果果貌似也挺有錢的……

“唷!這是什麼牌子的車啊?我都冇見過呢!”紅果果上了suv副駕駛座,好奇的摸著車窗上淡銀色的邊框道。

“這車冇牌子。”段天道隨口應了一句,他當然冇辦法跟紅果果解釋,這是黑兵自產自用的定製汽車,在外麵根本不可能買到。

“咦?這個又是什麼?”紅果果拿起車窗前一個方形的大盒子,打開盒蓋,取出一個長條方體,塗上紅漆就是一塊板磚的玩意。

“噢,這個是電話。”段天道咳嗽一聲,他當然也冇辦法解釋這也是黑兵自產自用的定製電話,一般人見都見不著。白長天想得還挺周到,該配的都給自己配齊了。

紅果果怔怔的看著手裡的板磚:“這真的能打電話?”

段天道順手接過板磚,按了按上方的一個按鈕,登時從磚麵上升起一排白色數字按鍵:“你電話多少啊?打一個試試。”

紅果果立馬在上麵按下自己的號碼,果不其然她的電話就響了:“啊丫丫!真好玩耶!你們白家的東西真奇怪!為什麼要把電話做這麼大?”

“很簡單啊。”段天道拿過電話,順手掛在自己的皮帶上,這東西看起來不小,實際上是用最輕的鈦合金做的,並不算重:“用起來順手啊,遇到個歹徒什麼的,一磚就給撂倒了。”

紅果果:“……”

黑色汽車無聲無息的啟動,猶如一條海中遊魚般靈活之極的滑出了大門,消失在車流之中。

“就這!就這!”約莫十分鐘後,紅果果指著前麵一棟超高建築物大聲道:“我們就去那裡買衣服,這可是南春最著名的商業大廈呢!”

南春國貿大廈絕對稱得上是南春最高檔的百貨店,也是南春最具魅力的品牌之都和時尚座標。

經營麵積足有十萬多平方米,擁有蘭蔻、鱷魚、香奈兒、古奇、紀梵希、資生堂、周大福等大批國際一線品牌,豪華的大牌、奢侈的購物環境,稱得上是一個以高階奢侈品牌為龍頭的高檔百貨店。

如果要買很牛叉的衣服,這裡自然是不二的選擇。

紅果果顯然對這棟大樓十分熟悉,徑自拉著段天道上了電梯,直奔二十二樓。

“呐!這裡整整一層全都是男裝,天道哥喜歡什麼牌子就買什麼牌子!我買單!”紅果果笑嘻嘻的說道。

“其實阿瑪尼的衣服就挺不錯。”紅果果一路瞅著櫥窗裡的模特一路道:“普拉達也可以。”

段天道的眼光突然從一家空無一人的黑色小店麵上閃過,突然腳步就停了下來,淡淡道:“去這家看看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