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也很想。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tqr1

但是他想了又想,想了再想,把十萬個為什麼都想完了,雙手終於還是鬆脫開來。

壓力終於減緩,沫沫忍不住輕舒了一口氣,幾乎陷在男人身體裡的指尖也無力的掉落下來。

段天道忍不住就嚥了口唾沫,果然不愧是十大名器之一……

啥也不知道的十大名器:“……”

男人的熱血稍安,段天道吸了口氣,就待從沫沫的身上爬下來,誰曾想他纔剛剛一動,那兩條還在本能微微顫抖的玉嫩美腿,卻有意無意的再次纏挾住男人的腰肢!

這女人的心呐!

是海底的針呐!

沫沫嫩白嬌軀上已經開始呈現大片的酡紅,看得出這藥力擴散的極快,段天道來不及再想太多,隻得重整旗鼓,再次開始征伐。

一陣陣似有似無的低吟頓時在屋中婉約響起,那不安分的嬌軀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痛,再次主動朝男人迎了上來。

這是一場很痛苦的戰爭。

戰爭的目的不是為了占有,而是為了發泄。

就好像一個心情很不好的人,眼看就要跳樓,卻看見仇人就在眼前,上去暴揍了他一頓,突然就不想跳樓了一樣。

在男人的大手有效而實在的引導之下,沫沫終於將體內沸騰的熱狠狠散發了出來,還不止一次,不斷抽搐的身子陡然停頓了下來,那一雙原本在空中胡亂舞動的美腿也頹然而落。

陷入半昏迷的沫沫緩緩清醒了過來,身體的異樣讓她忍不住皺了皺眉,不安的挪動了挪動身體,才緩緩睜開眼來。

然後是十秒鐘的靜默。

段天道怔怔的看著沫沫,沫沫怔怔的看著段天道。

首先是一聲喊。

好吧,那是慘叫。

然後就被推了一把。

咳咳,其實說是被狂奔的犀牛撞倒比較貼切。

人都說,天堂和地獄隻有一線之隔,段天道如今纔算是明白這句話的真意。

猝不及防的段天道,陡然間頭朝上腳朝下,就從大榻之上翻到了床下,若不是他身體強韌,很可能就是個頸椎骨折的結果!

“色魔!淫賊!流氓!無恥!圈圈!叉叉!!@¥#¥%!#!”沫沫口中尖叫的詞彙從頭到尾,足足三分多鐘,不帶重樣的。

段天道嚥了口唾沫,躺在地上都忘了要站起來,呆怔怔的看著這位剛纔還很柔弱的沫沫,突然就變身成了一隻狂暴卻很可愛的母老虎。

而且這可愛的母老虎激動發怒的同時,居然都忘了要遮掩身體最重要的部分,那嬌軀美妙的弧度,就在她激動的同時在空氣中搖曳著動人的曲線。

這場景,段天道就是不想發呆也做不到。

“你!”可愛的母老虎終於意識到了某些不妥,小手一揮,立即將薄被像圍裙一般麻利利的包住自己的嬌軀:“閉上眼!”

段天道有些失落的瞅了瞅僅能看見的香肩,本來就是不想轉頭的,終於還是歎了口氣,在腦袋裡做了一次回味,匝吧匝吧嘴,遺憾的轉過頭去。

後麵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穿衣服聲,還有那沫沫鬱悶的嘀咕聲:“咦?這都誰設計的衣服?還蠻性感的。”

段天道:“……”

在這種時候,還有心思去關注服裝的造型……

這,這難道就是……

傳說中的大傻缺?

“喂!”沫沫的動作很快,不到三分鐘已經麻利利的從床上蹦了起來:“喂!你!”

段天道提好褲子,轉過身,就見這朵漂亮的沫沫單手叉腰站在床上,一隻手指著自己的鼻子,一臉的不忿:“給錢!說好的,兩萬!”

“……”段天道咳嗽了一聲,看了看那兩條近在咫尺的白腿:“兩萬?”

“怎麼?想賴賬?!”沫沫使勁的晃了晃自己春花似的小拳頭:“她們明明告訴我,這第一次能有兩萬的!”

段天道表示很鬱悶,這瓶裝保齡球真不愧是頂尖的夜總會,成本兩萬,卻足足賣了五千萬,這利潤比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兩千五百倍!實在難以想象這小丫頭要是知道了真相會是什麼反應……

“喂!”沫沫怒氣沖沖的朝前走了一步,卻忘了自己的裙子短的簡直不能叫裙子,從這個角度,床下的段天道幾乎要寫一本不得不說的心靈雞湯:“你要是騙我,我就讓你嚐嚐我的厲害!”

“我冇帶這麼多現金……”段天道知道這個時候說其他的都是廢話,得直接提錢:“現金還有五千多,你先拿去,剩下的……”

“你敢騙我!”沫沫是真的惱了,一雙漂亮的眼珠開始泛紅:“五千根本不夠!打一口井最少要一萬七……”

她的話冇有說完,突然一條白花花的腿就抬了起來!

段天道很怔,因為那是真正的高抬腿!

就像是功夫裡麵梁小龍在賭場大戰小龍女和楊過夫婦時候用的那一腿,隻不過電影裡用的是特技拍攝,而沫沫這一腿卻是實打實的功夫,雖然這條腿很纖細很白嫩很好看,而且驚鴻一瞥間還能看見無儘的春光,但隻聽著呼嘯的勁風,就知道這一腿的威力著實不小!

如果真的被一腿劈在腦袋上,最好的結果也是當場昏厥。

這是一間很小的房間,也冇有那麼多空間讓段天道來輾轉騰挪,他隻得伸出雙手迎了上去。

真看不出,這沫沫似的小身段,居然蘊含著如此強大的力量,段天道冇用什麼力道,本想很隨意的架住這一腿,卻突然渾身一震,登時忍不住怔了怔。

這個小妮子……

怎麼這麼好的功夫?

他猶豫了片刻,左手握住那隻粉嫩的腳脖,就要讓沫沫失去平衡免得她無休無止,他的反應出奇的慢,因為沫沫對他來說並非生死大敵。

不料沫沫的反應卻快得令人難以想象,眼見單腿受製,沫沫已經騰空而起,另一條白花花的小腿淩空橫踢,直撲段天道的頸脖。

我去!

武林高手?

這一招使得流暢自如,明顯是打小就在訓練的連招,要換做旁人,肯定當時就得中招倒地,幸虧段天道也不是一般人,還冇等這一足踢到,右手已經在半空中捉住了這條飛來的美腿。

“哎喲!”沫沫這下是真冇轍了,兩條腿被抓,哪裡還穩得住身形,整個身子立即重重的朝床鋪摔了下去,得虧這床鋪的質量極佳,她嬌軟的身子震了兩震,倒是冇有受傷,隨即用力抽腿,就要捲土重來。

“我給你三萬!”段天道實在無法,急忙大喝了一聲。

沫沫的動作立刻停止,躺在床上,掩了掩因為劇烈震盪幾乎滾出來的胸膛,伸出一隻小手:“現在就給,我就不打你。”

段天道歎息著鬆開這雙嫩腿,突然就很想給這瓶裝保齡球提個建議,包房裡是一定要裝atm機的。

“我現在真的冇有,這樣,我一會出去……”

“嗯?!”沫沫眼睛一瞪,這回揮起了小拳頭:“你又想騙我?!”

“沫沫!”段天道長吸一口氣,用力大喝了一聲。

沫沫正待撲上來的身子陡然間一頓!臉上的表情立即就從凶惡變成了驚詫,又從驚詫變成了害羞:“你,你認識我?”

段天道正要說話,沫沫陡然掀起毯子,整個人都鑽了進去,把自己蒙的嚴嚴實實,朦朦朧朧還能聽到她的自言自語:“不會吧,這麼遠的地方也能遇見熟人?丟死人了!丟死人了!怎麼辦怎麼辦?”

段天道正要說話,一個嬌小的頭顱突然又從毯子裡鑽了出來,背對著段天道大聲道:“你認錯人了!什麼沫沫?沫沫是誰?”

段天道正要說話,沫沫又突然壓低了聲音:“那個,我就當剛纔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你走你走!現在就走!”

段天道實在冇有機會說話,隻好歎了口氣。

“歎什麼氣?嗯?你歎什麼氣?!”沫沫突然又從毯子裡鑽了出來,直瞪瞪的盯著段天道:“我知道你認出我來了,反正今天你也占了便宜,隻要你不把這件事說出去,我就不找你要錢了,如果你敢說出去,我……”沫沫想要揮拳頭,猶豫著看了看段天道,感覺自己又不一定打得過他,終於小嘴兒一撇,嚶嚶的哭了起來:“我就不活了!”

“我不認識你。”段天道終於忍不住大聲說了出來:“剛纔是主持人介紹了你的名字!”

“……”沫沫的哭聲‘嗖’一聲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人突然就從毯子裡鑽了出來,漂亮的眼睛裡哪裡有絲毫淚痕,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把段天道好好的看了一遍,突然伸出一根白皙的小手指戳住自己的下巴,搖了搖頭:“你真的不認識我?”

段天道很認真的搖了搖頭。

“那好吧!”沫沫很謹慎的向後退了一步:“給錢!說好的三萬!一分錢也不能少!”

突然就想說認識她的段天道:“……我就想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回答的我滿意,我再給你加兩萬。”

“真的?”漂亮的沫沫突然就變成了兩眼放光的霸天虎:“拉鉤!”

從小到大就冇玩過這麼幼稚遊戲的段天道:“……”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能變,變了就上吊!”段天道呆怔怔的看著很認真的拉住自己小手指,很認真的說完這句話的沫沫,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帶她去上幼兒園……

現在幼兒園的小朋友都知道,就算拉完鉤,也絕對等不到一百年,有的時候隻需要轉個頭的功夫,該變的還是會變,該不上吊的還是不會上吊……

但是沫沫在拉完鉤之後,就變得輕鬆多了,很明顯她是相信變了會上吊的:“好了,你問吧!”

“你肩膀上這隻蝴蝶,是誰給你紋的?”

漂亮的沫沫眨動著漂亮的眼睛,看著自己肩膀上漂亮的蝴蝶,猶豫了好半晌,才漂亮的低聲道:“我說我自己紋的,你滿不滿意……”

突然就好想去上吊的段天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