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天色終於漸漸進入了白晝,但在這種雷雨天氣下,卻與昏暗的黃昏也差不了多少。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苗小春站到文泉道長的身後,短裙被風吹得有些起……

嗯?

為什麼好像冇有底褲?

冇等宋子敬把這個事情搞清楚,文泉道長已經重新戴好墨鏡:“現在已經快要開門了。”

天空中一個霹靂,已經有細細的雨絲飄落下來。

弘法寺的山門很高,門口已經聚集了三三兩兩的人群,可能因為天氣的緣故,今天來的人,並不是很多。

“門開了!”突然間,有人喊了一句。

巨大的山門,吱呀一聲打開,兩個僧眾吃力的拉開門,向人群施了一禮,徑自拿起掃帚,開始掃地。

這應該是意味著,可以進去燒香了。

眾人一擁而入。

苗小春走到門前,用力拍了拍一個正在掃地的和尚,輕聲道:“小師傅。”

和尚抬起頭……

宋子敬忍不住就摸了摸大腿,不是說和尚都是六根清淨,世間萬般都是紅塵,女人是老虎麼?

這個和尚看苗小春的眼神……

怎麼看怎麼色迷迷的!

“這位女施主,有何見教?”和尚鞠躬施禮,即便是這種大幅度的動作,眼睛都使勁盯著苗小春的裙子……

“你們這有個叫天罡的大師麼?”

“天罡大師?”

另一個掃地的和尚抬起頭,和這位對視了一眼,麵色有些不太自然:“有的,有的,您幾位找他麼?”

“嗯!他在哪?”

“我帶各位去吧。”

看起來很殷勤,但宋子敬還是認為這和尚就是想多和美女說說話。

弘法寺真的不小,現如今,儲存的這麼完整,占地麵積又這麼大,而且一路之上都能遇到各色僧眾的地方,宋子敬還是第一次見。

不論是耳邊隱隱傳來的梵唱,還是寺中古老的槐樹,還是鼻中濃鬱的檀香,都襯顯出一種厚重的底蘊,突然讓某人對今日之行,有了些許信心。

也許真的隻有在這種地方,類似自己這樣例子的故事,纔不是唯一。

想必這個號稱能驅鬼的大師,必定還是能起到一些作用的。

“天罡大師,天罡大師!有客人到訪!”小和尚帶著眾人走了一大圈,穿過了無數的院門,走到這個小小的木屋門前,這周遭似乎冇有人聲,冇有梵唱,甚至連檀香的味道也薄弱了很多。

喊了好幾聲,緊閉的小木門才吱呀一聲打開來,一陣劇烈的檀香,突然間從屋內湧出,讓幾人都窒了一窒。

“請進。”這個聲音,低沉的不象話!

這聲音不像高僧,倒是有點像牛頭馬麵。

“各位施主請進,小僧告退。”小和尚轉身之時,眼睛還在苗小春那雙修長的腿上狠狠掛了兩眼。

三人一齊站到屋簷下的時候,瓢潑般的大雨猛然間降下,打在地麵,發出‘劈裡啪啦’的大聲響。

這間房不大,層高卻不矮,粗大的木橫梁離地起碼有三米多高。房裡有一尊麵無表情的如來佛,一個香案。

都什麼年代了,在這個屋子裡的照明設施,居然就隻有香案上的幾隻蠟燭!

難道這位高僧不知道現在有一種叫電燈的東西?

背對著眾人跪在香案前的和尚突然站起,頓時把他嚇了一跳!

這個高僧,那是相當的高啊!

這!這快要兩米了吧!tqr1

文泉道長一直以為這個所謂的高僧最起碼不是七十歲,就是八十九歲,可這位……最多也就三四十!

所謂的高僧……

原來是指身高,不是指年齡……

“各位施主有禮了。這裡冇有座椅,煩請將就用蒲團。”

嗯,這絕對是苦行僧。

這個蒲團又不厚,是坐著不舒服,跪著更不舒服,難為這位高僧就是這樣修行的。

三人麵麵相覷,隻得依言盤腿坐下。

文泉道長正待說話,高僧突然一擺手:“不用說,你們的來意我很清楚。”

文泉道長忍不住怔了怔,若果真如此,還就真是高僧!

“幾位施主麵堂晦澀,最近必有鬼魅之事纏身,所幸你等福緣深厚,未成大害。”這位高僧臉上毛髮極度旺盛,除了鬍子就是眉毛,基本看不到臉部輪廓,眯著眼看著方天的時候,讓他的感覺不是麵對一個和尚,倒像麵對一個毛猴。

不過,說的倒是真準。

“咦?”高僧掃了一眼苗小春:“這位女施主……難為你了。本來你無病無災,卻是被你的朋友帶了厄運。”

苗小春:“……”

“女施主無需擔心。”高僧柔聲道:“有我在,很快,你的厄運便將化為塵土,一切都將過去。”

苗小春很懇切的點了點頭,麵上的表情登時輕鬆了許多:“多謝大師。”

高僧笑了。

他站著,眾人坐在地上,這一仰頭,更顯得他的身形無比的高大,低沉的笑聲……更像牛頭馬麵!

“想我收魂無數,這點小事,又哪裡難得住我!”高僧一抖手,也不知從哪裡掏出一根香,也不知道怎麼點燃的,插在中間的香壇上,拜了一拜,再轉過身,咳嗽了一聲:“隻不過,這種驅鬼儀式麼……特彆耗神費力……”

“大師請直言,多少錢?”文泉道長苦笑著揉了揉鼻子,自己以前也跟這個和尚一樣,都是靠這口子技術混飯吃的,若是不提錢,才真是奇怪。

隻希望他和自己一樣,真有幾分本事纔好……

“施主此言差矣,錢乃俗物,貧僧向不在乎……隻是借用佛主的神力驅散陰靈,便需大量的積德行善,比如修繕金身,比如佈施救濟……”

丫的,跟自己以前的說辭都是一樣一樣的!

文泉道長不知道多想直接告訴他咱也是同行,終於還是忍住了。

“呐!這本冊子,乃是恩客佈施所用的善緣積德錄,施主無論要佈施多少,請在下麵簽字,寫上數目,簽下大名就是。”

這本冊子……

還真不是一般的厚!

見過辭海冇有?這就是兩本辭海!

宋子敬吃力的接過,隨手翻開一頁,唔……第一排上寫著……

我靠!

五百萬元!

署名:劉鑲遠。

第二排:三百五十萬元!

署名:花剛山。

格老子的,都是牛逼轟轟的有錢人呐!

再隨便翻一頁……

一千三百萬元!

署名:李嘉龍。

你大爺的都不好!這是李嘉誠他哥吧!

文泉道長跟著看了兩眼,抬眼看了不動如山,緊閉雙眼,口中唸唸有詞的高僧一眼:“五萬。”

五萬?!

這個……

宋子敬吃驚的隨手翻了幾頁,就是最少的,也是兩百萬向上走!

但隨即他就笑了,對了,師傅也是這行內人,想必深韻其中的道道,這一下就把這和尚給拆……

高僧的眼睛‘唰’的就睜開了:“找不痛快是吧?冇誠意就滾蛋!老子……噢,不是,貧僧隨便給人做場法事,那也是兩百萬起步。”

文泉道長忍不住苦笑道:“不瞞大師,貧道也是法門中人,平素相堪龍脈,保宅平安,也不曾收過如此巨大的數額。看在我們……”

“看什麼看!”高僧冷笑了一聲:“我跟你那能一樣麼?你就是個半吊子!騙騙人也就罷了,能騙幾個是幾個,有什麼付出?我心向佛主,用的都是真正的願力,損耗都是極大的。”

文泉老道還想說點什麼,再次被高僧打斷了:“我知道你不相信,你以為天底下所有的和尚道士都跟你一樣,是坑蒙拐騙對不對?你甚至都不相信天底下真的有鬼對不對?”

文泉老道:“……”

“自己心都不誠,何以辟邪?”高僧果然是高僧,說得唾沫橫飛,把這個文泉罵的狗血淋頭:“那我問你,你現在還信不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啊?”

文泉老道:“……”

“咯咯。”隨著這個讓人渾身雞皮疙瘩亂跑的冷笑聲響起,文泉老道突然就好想哭。

“信!我真的信了!”

“呐!”高僧得意洋洋的摸了摸鼻子:“這就是報應,天天騙人最終還是要被人騙……噢,不是,你不信鬼神,鬼神自然就要收拾你!嗯,彆的不說了,要給你這樣的人驅邪,起步價一千萬。”

文泉老道見識了集體臥軌的那一幕,早就把自己的世界觀丟到了九霄雲外,一咬牙就掏出一張支票,唰唰就寫了一千萬:“成交!”

高僧滿意的接過支票,揣兜裡了:“呐!那我問你,你現在還信不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啊?”

文泉老道:“……”

“呐!這次替你驅鬼完成,你得到了什麼樣的教訓啊?”

文泉老道一咬牙:“我,我再也不騙人了!”

明顯發覺自己被人騙了的宋子敬:“……”

高僧轉過頭看了看宋子敬:“你就更加不行了,起步價兩千萬。”

“啊?為什麼?”宋子敬差點把下巴丟了:“我,我相信有鬼啊!我真的相信啊!”

“問題不是你相不相信有鬼。”高僧摸了摸臉上的毛:“問題是你怎麼能覬覦彆人家的女朋友呢?像你這樣貪心不足蛇吞象的人,也總是要遭報應的。你看,平常女人玩了那麼多,一身的病不說,還想泡彆人的妞,以為有個錢就了不起啊?”

宋子敬怔了半晌,這位高僧的確是高僧,知道自己在追求彆的女人,可是自己哪有天天玩女人……哪有一身病?

“怎麼?說你還不服氣?”高僧登時就怒了:“我告訴你啊,這女鬼就是你的報應!你要是不認真麵對你現在人性上的弱點,彆說我了,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咯咯。”隨著這個讓人渾身雞皮疙瘩亂跑的冷笑聲響起,宋子敬突然也好想哭。

“是是!”宋子敬二話不說,也把支票簽了:“還請大師多多幫忙!”

高僧滿意的接過支票,揣兜裡了:“呐!這次替你驅鬼完成,你得到了什麼樣的教訓啊?”

“我,我再也不打彆人女朋友的主意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女朋友的蘇天藍:“……”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