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苗小春呆怔怔的看著宋子敬正在屋裡上躥下跳,忍不住道:“你……在乾什麼?”

“啊!”宋子敬一個激靈,站起身抓了抓腦袋:“我,我在找東西。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找什麼?”

宋子敬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摸了摸自己的胸,突然靈機一動:“我的胸毛!對!就是胸毛!我左邊胸脯上的這一根,跟了我二十多年,實在太有紀念價值了!剛剛不知丟到哪裡去了,所以……我正在找!”

……

苗小春莞爾一笑,突然上前攬住了宋子敬的腰,媚聲道:“不用找了……在我身上拔一根下來代替……”

“可是……你冇有胸毛……”

“其他地方的也可以……”

“唔?”

溫熱的身子,瞬間將某人撲倒,轉瞬間,他就已經不大記得要找毛的事了。

實在是他孃的太累了!

宋子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極限這麼高,這一上午辦的次數,比過去二十幾年加起來都多!到了最後,他甚至冇辦法再用意念來指揮自己身上哪怕一根毛……

這時候就是二十幾隻鬼圍上來,俺也不管了……

說睡就睡,不商量。

這一覺睡的很沉,睡夢中似乎有一些影子來回在腦海裡飛速掠過,但都印象不深,唯一深刻的,還就是冬熱最後那一瞬臉上的笑容……

媽的,死就死了吧,死了還這麼纏人!

纏人的不止是笑容,是口型,是手,還有聲音。

“蘇天藍正在呼叫……”

宋子敬很不情願的醒了,拿起電話喃喃道:“喂……”

“晚上還冇到,你就在睡覺?”蘇天藍輕輕笑了一聲:“不會因為有什麼事情做的太累了吧?”

“啊?”宋子敬突然就醒了,慌忙解釋道:“冇有冇有,我冇有睡覺!我哪有累……”

他身邊睡著的苗小春突然就翻了個身,把小手搭在他根本冇有胸毛的胸膛上:“親愛的……你就醒了啊……”

想用胸毛殺人的宋子敬:“……”

“嗯,我這次打電話來,是因為剛纔那件事……”對麵的蘇天藍會意的輕笑了一聲,不以為意的繼續道。

宋子敬立時一個激靈,他知道蘇天藍說的是關於屍檢房裡昏迷和變瘋的幾個醫生:“那,那邊情況怎麼樣?!”

“昏迷之後醒過來的幾個都聲稱昏迷前看到了屍體上古怪的白光,隨後就昏迷了,這個訊息是分開驗證的,可以證明屍體上發出白光這件事不假。”

“嗯,那個瘋子呢?”

“那個瘋子……”蘇天藍猶豫了片刻:“死了。”

“死了?!”宋子敬頓覺後背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怎麼死的?!”

“剛纔在單人囚室上吊自殺的。”蘇天藍說得很慢:“我們已經去檢查過,並冇有其他人進入的痕跡,這件事……的確有些蹊蹺。”

“查不出痕跡,也未必就代表這人是自殺的。”宋子敬拚命的轉動著他本來剩下就不多的腦汁:“這人是當時唯一清醒的一個,是最有嫌疑在冬熱屍體上製造白光的人,他死了,也許是殺人滅口。”

“你能這樣想是最好了。”蘇天藍的聲音似乎稍稍開朗了些:“所以你不必太過擔心,這件事我們會繼續追查,如果這件事真是人為的,那麼肯定不是為了嚇唬人,他們不會就此作罷,一定還會再弄出點什麼怪事,隻要抓住機會,總能捉住幕後黑手。”

“嗯嗯!”宋子敬擦了擦臉頰上的汗:“那就拜托天藍了。”

就在蘇天藍掛斷電話的一瞬間,突然就有一聲冷笑:“咯咯!”

永遠找不到錄音設備的宋子敬:“……”

……

“天呐!”就在宋子敬所在小區的外邊的一輛黑色suv裡,郎東昇怔怔的看著後座這個剛剛收起電話,漂亮的不象話的女人:“花大嫂,要不是我親眼看著你,我真的以為你是蘇大嫂,你的聲音怎麼能這麼像她?”

花如血微微一笑,完全冇有介意郎東昇把她們全都叫成大嫂:“這個很好學的,隻需要每天模仿發聲練習八個小時,持續十年就可以了,如果你想學,我可以教你。”

一點都不想持續學十年說話的郎東昇:“……”

駕駛座上的段天道得意的摸了摸下巴:“如血,下一步計劃你也冇問題吧?”

花如血好看的白了他一眼:“雖然我是你的保鏢,你也不能叫我做這麼多無聊的事情。”

段天道隻好苦笑了一聲:“當然當然,不同的工作不同的費用……”

“加十萬。”

“冇問題冇問題!”

“美金!”

“……”

終於對酬勞滿意的花如血咯咯一笑,伸手一拉,將suv上的一道布簾拉了起來,遮擋住了前麪人的視線,兩個男人都聽見花如血開始脫上衣的聲音。

郎東昇隻覺得一股熱流直衝頭頂,急忙推開車門就下去了:“段哥,我在車外等。”

段天道嘿嘿一笑,滿意的點了點頭。

雖然郎東昇的本事不是很強大,但這知情識趣的技能還不錯。

段天道回過頭,拚命看著簾子後麵,好像他有透視眼,猶豫了片刻,小聲道:“其實時間還夠……你有冇有試過車震?嗯,就是把這輛車晃來晃去晃著玩的那一種,你要是有興趣呢……”

‘噗!’

簾子後麵突然就凸出一樣很長的東西,正好戳中段天道的臉。

被戳的幾乎腫起來的段天道:“……”

……

苗小春已經睡不著了,她拚命的拉著宋子敬:“不行了,我們再不能呆在這裡了!這裡好可怕!”

其實宋子敬自己也這麼覺得,尤其是現在已經是一覺睡到臨近傍晚,隻好收拾了收拾,帶著苗小春走進樓道間,此刻樓道間的光控燈似乎感應到外間光線的黯淡,很自覺的挨個亮了起來,差點把宋子敬嚇了一跳。

孃的!燈!最討厭會忽閃忽閃的燈!

對了……燈!

宋子敬腦中罕見的靈光一閃!其實今天最大的異樣就是電梯,房間裡若有若無的冷笑和炸裂的燈泡!

這些事都是可以安排的!比如控製電流,比如控製電梯,比如安裝隱秘的聲音播放器!

嗯!對對……

隻想了一半,宋子敬又搖了搖頭,但是,那個的士司機的死又如何解釋?

就在他說完自己身後有臟東西的時候,他就死了!

難不成……

似乎就是要坐實他的猜測,幽暗的燈光突然間莫名其妙的開始閃耀,嚇得苗小春輕聲驚呼,幾乎緊貼在某人的後背上。

“冇事!最近南春的電壓不大穩當。”宋子敬歎了口氣,決定暫時不去琢磨這件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早點找到文泉道長……

但是現在他人不在家,電話又打不通……真是的……究竟到哪裡去了?

苗小春明顯還是有些不安,但終於咬住了牙關冇有叫出聲,隻是死活不肯離開他半步。

“叮。”電梯開啟,裡麵冇有人,宋子敬帶著苗小春走進去,按動十樓。

不動不動,有種你不動!

宋子敬心中暗道,要真是鬼魂作祟,就應該和早上發生的事情一樣,否則就是有人想害我……

就好像聽見了他的心事!

電梯果然半晌不動!

果然還和上次一樣!tqr1

一陣冰冷的幽風呼呼吹過,電梯微微一沉,好像有一個看不見的人上了電梯,這才慢慢關上門。

所幸從始至終,苗小春都死死的躲在某人的背後,對這一切並無直觀感受,也省了宋子敬繼續安慰她。

這個嬌熱的身軀緊貼在背後,挺翹的曲線清晰誘人,原本應該是十分旖旎的情景,某人卻完全冇有半絲血液沸騰的感覺。

“不要怕。”宋子敬也不知道是想給苗小春減緩壓力,還是想說給自己聽:“我有個很厲害的師傅,彆說世界上冇有鬼,就是真的有,我師傅他也能……”

他的話冇有說完。

‘嗡!’的一聲!

電梯突然停了!不止如此!整個電梯的燈光驟然全滅!陷入一片完全的黑暗之中!

這?!

“啊!”

一聲驚呼過後,冇等宋子敬反應過來,一個溫香軟玉的身體就突然撲進他的懷抱,死死抱住他的身體,全身上下和她的聲音全都劇烈的顫抖起來:“鬼……鬼!真的遇見鬼了!那個司機一定看見了什麼!一定有鬼跟著我們!一定有……”

宋子敬自己的心臟也在‘砰砰’亂跳,不管他怎麼拒絕承認,怎麼打預防針,他都不得不承認,的確這是最大的可能。

本來他就比較迷信,雖然以前從冇有遇到鬼,但誰又能拿出證據來證明鬼魂是不存在的?

靈魂就是既不能證明它有,也不能證明它冇有的東西!

而麵前的這一切詭異,似乎都在證明這種力量是真實存在的!

漆黑一片的電梯間,什麼也看不見,宋子敬緊緊握著頸間的那塊玉佛,口中唸唸有詞。

心裡的那種莫名期待,對未知的恐懼,對可能出現的詭異存在,這種複雜到了極點的情緒瞬間抓住了他的心!

轉移注意力!

嗯,這個時候一定要轉移注意力!

嗯,也不知道冬熱作為鬼魂真的現身……是穿著衣服……還是冇穿衣服……

“呼……”猛然間,完全封閉的電梯間裡忽然冇來由的吹過一陣陰惻惻的冷風,這道冷風從宋子敬的後背滑過,激起他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

宋子敬被這外力一激,突然就像被人從頭到腳淋了一桶冰水,剛剛轉移走的注意力,突然又回來了!

“咯咯!”

這一聲陰惻惻的冷笑,就像是永遠也不肯離開他半步。

“不要笑了!你不要再笑了!”宋子敬突然就瘋了,一把將懷中的苗小春遠遠推了出去:“我叫你不要笑了!你以為我不知道就是你在笑啊!你再笑我打你的啊!”

根本就冇有笑的苗小春登時就急了:“你在說什麼啊!這聲音明明就是你笑出來的啊!一個大男人笑的跟個女人一樣!你怎麼還豬八戒倒打一耙……”

笑的好開心的聲音:“咯咯!”

兩個都冇有笑的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