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啪!”

幸虧頂燈是內置燈泡,燈泡炸裂,並冇有造成碎屑四飛的後果,苗小春被嚇得驚呼一聲,緊緊的抱住宋子敬的身體,從她身上能清晰的感覺到小美人的體溫正在直線下降,突然就涼了下去。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冇,冇事。”宋子敬咳嗽了兩聲,乾笑了一聲,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又乾澀又難聽:“大概是電流衝擊引起的。”

苗小春渾身些微的顫抖似乎因為宋子敬的解釋變得逐漸放鬆,疑惑的大眼睛眨了眨,舒了口氣:“這樣也行的……還,還挺嚇人的……”

一念及此,宋子敬總算放鬆了下來,用力拍了一記苗小春的香臀:“好了,彆想那些七七八八的破事了!陪我洗澡去!”

某道長的家很大,這個浴室也很大,主要是裡麵的浴缸,更大,大的足夠塞下兩個人。

剛剛占了美女大便宜的宋子敬根本忍耐不住,一雙魔爪打著擦拭沐浴液的大旗,在苗小春美妙的身體上縱橫馳騁,很快就讓她連自己是誰都不大記得了,便宜的確是占有了,隻可惜副作用也很大……

當那雙柔滑順綿的腿攀上來的時候,宋子敬突然就發現,自己玩過火了……

莫非還能懼戰不成?!那也實在是太有損男人的威名了!

但是……

宋子敬的表情猶如被人塞了七八個黃蓮在嘴裡,短短時間內再次作戰……不是靠想法就能解決問題的,就在他還有些猶豫不決的時候,苗小春自己動了!

她將整個身體主動向前用力的送了過來!用力的開始使用很華麗的技巧!

我靠!

一陣幾乎讓宋子敬崩潰的美妙感覺奔襲而來,頓時把一腦子的亂七八糟的事情都忘乾淨了……

身下女體劇烈的抽搐著,細微的鼻音就在耳邊盤旋,給了男人極大的刺激。

這一趟,隻過了數分鐘……

就在宋子敬最後一絲氣力都被送出體外,渾身一陣發軟的時候……

“吱啦!砰!”浴室的頂燈似乎和宋子敬一樣受到了某種強烈的刺激,在猛然的閃爍後狠狠的爆開!

“啊!!!”

尖叫!

這一聲尖叫!宛如劃破長空的鬼魅夜啼!將宋子敬震得幾乎從牆角倒跌飛出窗外!

在他的眼中,能很清楚的看到苗小春一臉的驚恐,指著他的後麵,顫聲道:“你!你!你後麵!”

宋子敬猛回頭!

哪裡有人?

那是一塊浴室專用簾……

扯開簾子!

隻有一件浴袍掛在浴缸上……

宋子敬迅速爬起身,上上下下把四處角落掃了一遍,冇有任何發現。

再回頭,苗小春還在怔怔的看著宋子敬,一臉的疑惑:“我,我剛纔好像看見……”

“看見什麼?”

“冇,冇什麼……可能是浴袍動了一下,我,我看錯了。”苗小春似乎自己也不太確定,揉了揉眼睛喃喃道。

唔……隔著浴簾看浴袍,的確很有可能看錯……

可是,也用不著這樣個叫法吧……

你也不看看我的小心肝……差點碎了!

“蘇天藍正在呼叫……”

宋子敬愣了愣神,蘇天藍主動給自己打電話?天呐!這可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大事件啊!

臥槽!

誰說俺運氣不好啊!

運氣好到爆啊!

宋子敬啥也不說了,一個飛身就撲了出去:“啊,你等等啊,我一會就回來。”

嗯,雖然是大好事,也不能當著剛剛纔那啥的女人接電話。

“你在哪?”電話那頭蘇天藍的聲音顯得有些怪異,宋子敬偷偷摸摸的躲在臥室裡,咳嗽了半天才低聲道:“啊,我,我在我師傅這呢,可是冇見到他人。”

蘇天藍遲疑了片刻:“你去找文泉道長了……難道你真的發現了什麼怪異的事情?”

怪異?

宋子敬頓時坐不住了,電梯開關不受控製算不算怪異?電燈自己會炸……算不算怪異?浴袍自己會動算不算怪異?無緣無故的幻聽算不算怪異?

“你的意思是……”這個問題來的太尖銳,宋子敬實在冇辦法置若罔聞,急切的問道。

“我剛從驗屍房回來。”蘇天藍說的很慢,似乎在斟酌一些用詞:“在那裡,發生了一些很古怪的事情……”

宋子敬使勁嚥了口唾沫:“什,什麼事?”

“我說不清楚……”蘇天藍很少用這種迷惑的語調說話,可這種語調卻更讓宋子敬好奇她究竟看到了什麼:“那個跳樓的女人叫冬熱,我們解剖冬熱的人……暈倒了兩個,現在還冇有醒,唯一清醒的一個不停的重複著一句話……”

宋子敬緊張的低聲道:“說什麼?”

蘇天藍低聲唸了一個晦澀艱深的詞彙道:“這是一句意大利文,已經有人翻譯過來了,那句話是撒旦之子。”

“啥?你是說那個冇暈倒的……嘴裡冒的是意大利語?”

“冇錯。”蘇天藍吸了口氣:“我們已經調查過了,這個驗屍官從來冇去過意大利,也從來冇學過意大利語,他莫名其妙的說這句話,已經整整一個小時冇停過,我們不得不給他注射了鎮定劑,等待他清醒之後再做詢問。”

“哈哈。還……還真是有點意思啊。”宋子敬很想裝淡定,但是笑的一點都不好聽。

“嗯,還有更加有趣的事情。”蘇天藍見宋子敬的反應還不錯,放下心來,索性丟出一個更重磅的炸藥:“我們從冬熱小腹上,發現了一個紋身,這個紋身,屬於‘撒旦的孩子’。如果你不知道這是什麼,我可以解釋給你聽。”

“你說!”宋子敬心一沉。

“意大利是個天主教國家,同時也是將撒旦作為崇拜物的某些教派盛行的國家,‘撒旦的孩子’是其中一個勢力最大的教派。”

“你的意思是邪門的那種……”

“不錯!”蘇天藍繼續道:“我能給你的好訊息是,這個教派已經被意大利警方端掉了,但我給你的壞訊息是,這個教派的餘孽依然極多,很明顯,冬熱就是其中的一員。我查詢了國際警察對這個教派的調查報告,根據不完全記載,傳說這個教派擁有控製靈魂為惡的能力,不止是控製彆人的靈魂,甚至可以控製自己死後的靈魂……文檔記錄中,甚至有他們祭祀之後,操縱無形力量殺害活人的例子……”

宋子敬喃喃的將那個艱澀的詞語重複了幾遍,忽然間渾身一震!

冬熱!

那個叫冬熱的女人摔在車上那一瞬!小嘴兒似乎輕輕煽動過這個嘴型,就是這個詞語!

撒旦的孩子!

我靠!

後脊梁一股冷氣從尾椎骨出發,一直升到頸骨!

丫的!這他娘算什麼事?莫非冬熱還當真會靈魂出竅?這世上真的有鬼?

“當然!”蘇天藍突然嘿嘿一笑:“你也不必太緊張,作為一個無神論者,我是不相信這個世上有鬼魂這種無稽的言論的,任何不合理的事件背後,都一定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你就放寬心吧,等那人醒過來,我會問出結果來的,說不定他是被人收買做戲的。”

宋子敬摸了摸鼻子,狠狠的點了點頭:“是是是,天藍,你放心,我不怕……嗯,對了,你為什麼會想起打電話告訴我這個?”

蘇天藍猶豫了片刻:“我昨天在車上聽段天道說了很多關於冬熱這個人的問題……又說你們命相相剋,他說你很可能會被這個死掉的女人……”

她冇有說完,但是宋子敬突然就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咯咯。”

一聲低低的冷笑,莫名其妙的響了起來,嚇得宋子敬渾身一哆嗦,回頭看時,啥也冇有!

“你怎麼了?”蘇天藍見宋子敬突然就冇了聲,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可不要告訴我,你真的見了鬼。”說罷,連她自己都似乎覺得好笑,銀鈴般的笑出聲來。

“我……我!”宋子敬一點也不覺得好笑,一張臉苦的像是被苦瓜汁炸過,我真是冇法說了我!

“好好休息吧,我就是想起那個混蛋說的話,又見今天這事有點奇怪,閒得無聊打個電話來嚇唬嚇唬你,你可彆被我嚇到了。”蘇天藍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聲來:“再說了,你還有文泉道長這個大師傅,就算真有什麼事也會逢凶化吉的。”

我……tqr1

為啥這話越說就越像是有啥呢?

“宋哥哥!宋哥哥!”突然就有一個好嬌媚的女人驚慌失措的推開門闖了進來:“我的天啊!剛纔我們兩個洗澡的那個浴室門,突然怎麼都打不開!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苗小春的聲音很大,因為受了驚嚇。

苗小春所說的地點很清晰,因為事件發生在那裡。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冇有錯,但錯誤的是宋子敬正在跟蘇天藍通電話。

“唷。”蘇天藍的聲音突然就變得有些似笑非笑:“看來你真的冇什麼事,還挺有閒心的,那我就放心了,你繼續吧,不打攪你了。”

說完就掛了。

宋子敬怔怔的拿著發出‘嘟嘟’忙音的電話,一時間突然就想把這個苗小春殺了。

但是他冇有來得及殺。

因為又有一個好陰森好恐怖的女子輕笑了一聲:“咯咯。”

這次聽到的,不止是他,還有苗小春。

苗小春驚叫一聲就撲進了宋子敬懷裡:“剛,剛纔就是這個聲音!就是這個聲音!”

宋子敬反倒冇有慌張,不對!

哪有人倒黴成這樣的?哪有大白天見鬼見得這麼真切的?老子又不是傻子!

肯定有錄音設備!肯定有!一定是哪個王八蛋想借這件事來嚇唬老子!一定是!

哼!

說不定就是段天道那小子!

宋子敬毫不猶豫的開始翻箱倒櫃!冇說的!隻要我找到這個會發聲的錄音設備,你就完了!

永遠也找不到的錄音設備:“咯咯。”

基本被笑的有點喪心病狂的宋子敬:“……”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