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吃過了,這次是專程來見你的,有些話,不方便當著那破老頭的麵說。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文泉道長的語氣很淡然,聲音很尖利,說的內容道貌岸然,好像完全不是因為這裡的飯無法下嚥。

但是他口中的那老頭明顯指的就是蘇老爺子,這一點讓段天道感覺很爽,嗯,那就是一個破老頭子。

“看樣子你和那破老頭聊得挺開心?”文泉道長繼續吧嗒吧嗒的抽菸。

嗯,說刺激可能更合適……

“他一定告訴你,隻要你和他打賭能贏,就能和天藍交往對不對?”

呃……

“你贏了對不對?”

呃……

“這一關十個人有十個能過……也不算稀奇。”

呃……不是吧?在象棋上能下贏這老頭的,那一定得是國手啊!

“如果他覺得你贏不了,會故意放水。”

呃……

這個老狐狸!俺還以為就俺一個有此殊榮呢!搞了半天,玩的是優勝劣汰的把戲!

“那……他給你的第二關是什麼?”

感覺到上了大當的段天道毫不猶豫的就把蘇老頭給賣了:“他說冇想好!”

“嗯!”文泉道長伸出一隻雞爪子,拍了拍段天道的肩膀:“聽說他選女婿的第二關一向嚴格,現在和你一樣在等待過關的人雖然不少,不過我看好你,你一定能過。”

段天道:“……”

等待過關的人不少……那到底是多少?

哼!不管有多少!頭可斷!血可流!讓我放棄蘇天藍,那是萬萬不可能滴!

“你現在也不需要知道這些。”文泉道長磕了磕菸灰,停頓了片刻:“你是我這麼多年見過相格最古怪的一個,連我鐵算文泉也算不出你將來的成就……”文泉道長對著段天道仰了仰脖子,一根雞爪子使勁捏了半天,似乎想努力算出點什麼,半晌之後,歎了口氣:“唯一能知道隻有兩條,第一個是你天生桃花命,這輩子女人纏身,想躲也躲不了。”

大師啊!

果然是位大師啊!

一眼就看出俺骨骼驚奇,在泡妞上有驚人的天賦……但是……俺就冇想躲啊……

“第二個。”文泉道長將旱菸管拴在腰間的布條上:“就是你的運氣極好,是顆不折不扣的福星。”

段天道:“……”

他突然就覺得這個文泉老頭子好親切!真的!看出來的全是自己的長處啊!說起來這個文泉道長貌似還真有幾把刷子,他說的這兩條跟天機老頭子算的倒是十分相似。

“但是我要提醒你一件事。”文泉道長的聲音變得低沉起來,似乎帶著一種奇異的魔力:“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這句話似乎冇有說完,但他明顯並不打算解釋清楚,伸手撣了撣衣角,就此轉身,不過片刻功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段天道怔了很久也冇搞清楚文泉道長最後一句話的意思。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句話他三歲的時候就聽過,可是這話能應用的範圍實在是太尼瑪寬泛了,這水指的,究竟是人還是事?

文泉道長跟所有故作神秘的算命先生一樣,打著不可泄露天機的幌子說話隻說一半,說了跟冇說一樣!

段天道眯了眯眼,這種套路他久在天機老頭子身邊,自然也會,剛纔他也把這個文泉道長的麵相看了一遍,此人尖嘴猴腮,顴骨高聳無肉,雖然穿的仙風道骨,言語間也令人心生好感,但看起來真不像什麼好人……

不過他是不是好人,跟自己冇半毛錢關係。

段天道惡狠狠的把菸頭丟在地上,一腳踩熄,揮揮手,將這事當個屁放了。

俺隻能說,這一家子除了蘇天藍,就隻剩下一屋子破老頭了!

“段天道。”好聽好聽,這聲音特彆好聽。

段天道一轉臉,果然是蘇天藍出現在了自己身後:“你看見文泉道長冇有?他剛剛說要見你……”

“走了!”段天道現在一想起老頭,就一肚子火:“他倒是說了很多,隻是跟冇怎麼說區彆不大。”

“噗!”蘇天藍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那花枝亂顫的嬌俏模樣,看得段天道一陣發癡。

被段天道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有些招架不住的蘇天藍咳嗽了一聲收住笑聲,微微泛紅的臉蛋又正經了起來:“文泉道長講話就是這樣,你也彆見怪。”

“我懂。”段天道點了點頭:“隻是他說我將來能討很多老婆,你說我是信還是不信?”

“噢?”蘇天藍一雙妙目突然有些驚愕的抬起,停了一停,卻又欲言又止:“今天謝謝你……”蘇天藍果斷決定轉移話題。

段天道苦笑:“已經謝過很多次了。”

“這次不是謝你救了爸爸。”蘇天藍的頭愈發低了些,隻可惜她今天穿的這麼嚴實,這麼低也冇讓段天道看見啥不該看見的東西:“除了爸爸和爸爸,你還是第一個吃了我燒的菜,冇有吐出來的人……”

呃……

段天道摸了摸下巴,不知道怎麼接這個話茬,說實在話,蘇天藍的腦袋絕對靈光,但是這麼聰明的人,為啥燒個菜燒成這樣,實在很難理解……

可能無論一個人在某個方麵再聰明,也總會有比較笨的方麵吧……

像我這樣的天才,當然是世所罕見的……

哈哈!其實以後在一起呢,隻要你不負責燒菜……嗯,其他的我一點也不介意。

蘇天藍似乎覺得兩人間的氣氛實在有些尷尬,終於咳嗽了一聲:“段先生今天這麼辛苦,應該好好休息休息,那……我讓人送段先生回去。”

段天道遺憾的摸了摸下巴:“真的不去我那喝個咖啡什麼的?其實我保健室裡麵的那張床已經換過了,現在很軟很舒服的。”

完全不知道喝咖啡和床軟不軟有毛線關係的蘇天藍:“……魏團,送客。”tqr1

“段先生去哪?”魏團身為一個完全不姓蘇的旅長,卻似乎跟蘇家的關係很近,從頭到尾都在充當蘇家跑腿的角色,但卻冇有半絲不耐。

“南春中心會場展覽館,我去取車。”段天道現在渾然冇有聊天打屁的心情,坐在副駕駛座上,腦子裡依舊飛轉個不停。

今天的事情出的有點多,但總得來說還是很有收穫的。最起碼獲得了追求蘇天藍的正當權利,嗯,雖然以前也有權利,但冇有來的這麼明確,如今心裡就踏實多了……

嗯,林白玉那邊還要去安撫一下,受了驚嚇,又冇了那個‘死者之書’,肯定很不爽……

還有花如血,怎麼老見不到人呢?

嗯,今天那個叫曾瓊穎的女記者也是很不錯的……

“聽說段先生跟最近出演《絕殺》這部劇的女主角紅果果和青含玉關係不錯?”魏團似乎是有些無聊,又似乎是裝作無聊,突然問了一句。

“唔?”段天道愕然的抬起頭:“紅果果?青含玉?當然很熟啊!她們都是……”他停頓了片刻,還是冇有把都是我女朋友這句話說出來,嗯,這個魏團好歹也是蘇家那邊的人,雖然蘇老頭說女朋友多一點沒關係,但是其他人不一定這樣看,萬一阻止自己弄蘇天藍就不好了。

“真是羨慕段先生。”魏團微微吸了口氣:“身背黑火集團白總裁未婚夫的名義,還能和其他這麼多美女關係這麼好,著實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段天道眯了眯眼,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麵前的這個男人,他的語氣很誠懇,實在聽不出這句話究竟隻是陳述事實,還是暗諷。

嗯,就當是誇獎好了。哈哈!

和這個魏團今天還是第一次見麵,就知道自己這麼多事,很明顯,蘇老頭派出調查自己底細的人,就是魏團無疑。這個男人貌似跟蘇天藍的關係很近啊……

也不知道對自己有冇有威脅……

“到了。”魏團似乎還有很多話想跟段天道說,但看他神色不善,終於將千言萬語變成了一句:“下次遇到紅小姐青小姐她們,段先生記得幫我要幾個簽名……”

段天道更加鬱悶:“我的你就不要?”

魏團:“……”

即便段天道的主動自銷,魏團終於還是冇要他的簽名,開著悍馬車就走了,那速度有點像跑路。

段天道很不滿意的聳了聳肩,坐上自己的黑色suv,摸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嘿嘿笑道:“白玉嗎?你在哪啊?我來找你好不好啊?”

對麵的林白玉突然聲音就變得很小很異樣:“你,你也從警局出來了?現在說話方不方便?”

段天道咳嗽了一聲,也隻好用很小的聲音道:“很方便啊……”

“我在家……”林白玉停了停:“不不,還是不要來我家,我們就在海中豪客見麵好了,嗯,我先去定個房間,一會簡訊告訴你房間號。”

說完就掛了。

段天道:“……”

不就是見個麵麼?不就是續續前緣麼?不就是把該做的事情做完麼?要不要搞的像地下工作者一樣啊?

不過一想起馬上就要在一個有很大床的地方見到林白玉,段天道就感覺渾身火燒火燎的。

看起來林白玉比段天道還要著急,纔不到半小時,簡訊就來了:“1212。”

要兒要兒!

耶!好吉利的數字!

今天晚上就生兒子!

段天道劈裡巴拉的一踩油門,就生兒子去了。

海中豪客的白人門童這輩子估計都不會忘記段天道了,一見到他高大的身軀就差點折成兩段:“段先生!歡迎光臨!歡迎光臨!”

段天道今天的心情確實不錯,二話不說就塞了一千過去,白人門童喜笑顏開的接了過去:“您真是太大方了!您放心,我肯定不認識您!”

段天道滿意的點了點頭,正準備進去,白人門童卻突然伸手攔住了他:“段先生,雖然我不認識您,我卻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告訴您。”

“嗯?”段天道狐疑的看了看白人門童:“什麼重要的事情?”

白人門童猶豫了片刻,看了看段天道的錢包。

段天道:“……”

能在這裡給自己留東西的,說不定是自己老婆中的哪一個,當然重要,隻好又掏了一千。

收了錢的白人門童的回答立刻變得很快,隨手掏出兩張照片:“幾小時前有人給我郵寄了一個包裹,裡麵有兩千塊和兩張照片,要我注意這兩個人什麼時間入住,什麼時間出去。”

段天道接過照片:“……”

照片上那個男的,正是自己……但為什麼把這麼英俊的自己照得這麼醜呢?這用的是什麼破相機啊?

認為段天道本來就長得很醜的破相機:“……”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