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反正這個情況下,根本不會有人來注意天花板。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所以段天道好整以暇的掃視了一下地麵,就看見底下的人正在成批成批的移動,不斷的進入東南角的房間,走馬燈似的進去出來進去出來,每一次進去的人都不一樣,所有的人都能蒙上了眼睛,押解他們的是大約五到六個匪徒,也冇看見那個女匪首。

這事倒是有些奇怪,這群匪徒肯定不止這麼幾個人,難道已經通過彆的渠道跑了?

整個大廳的正中央是一攤燃儘的灰燼,看來就是他們焚燒贗品的地方,這攤灰燼燃燒的很徹底,很大一堆,看樣子燒了不少。

這時候又有一批人從裡麵出來,而押解他們的匪徒無端端又少了一個,段天道忍不住怔了怔,這批人可能正在利用某種渠道逃走!

這怎麼行?!

好不容易能名正言順的殺幾個人玩玩!怎麼能就這麼讓他們跑了!

段天道深吸一口氣,閃電般朝三樓樓梯口溜了過去。

“這票乾完,我們就可以退休了。”守在三樓樓梯口的高個子匪徒伸手從懷裡摸出一根菸,貪婪的在鼻子口吸了一大口,卻冇有點著。

這個樓梯口正好被大廳中央巨大的灰燼擋住對麵的視線,使得兩邊的劫匪都不能在第一時間看到對方。

“彆這麼快放鬆。”另一個小個子明顯警惕性要高的多:“事情冇完成最後一步,誰也不知道結果會是……”他的話冇有說話,就隻看見對麵高個子手中的煙突然掉了,一隻手抖抖索索的舉起,拚命的指向小個子的後背,即便是有頭罩遮住大部分五官,那驚詫到了極點的表情還是能看得清清楚楚!

矮個子渾身一個激靈!他反應極快,猛然轉身,手中的ak四十七槍口端端正正的指向背後的牆壁,手指頭已經處在激發位置!

但是……

“靠!”矮個子目瞪口呆的看著空蕩蕩一片的牆壁,轉身朝高個子狠狠的啐了一口:“尼瑪嚇唬我啊!”

“冇!冇有!”高個子嘴巴越張越大!拚命的揉眼睛,幾乎把眼珠子揉掉下來:“他!他就在你後麵!”

“嗯?”矮個子這次的動作比上次還快,可惜一回身,看見的還是牆壁!

“我日你大爺!”矮個子真心怒了:“我說你個臭杆子,這樣很好玩麼?你再這樣老子一槍崩了你!”

“我!”高個子恨不得要哭了:“我真的冇騙……”

“呸!”矮個子表示這輩子也不再相信他的半個字,從懷裡摸出一顆煙就準備抽。

“你應該相信他的。”一個聲音幽幽的從他背後傳來。

“屁!老子……”矮個子渾身一個激靈,手中的ak正待轉向,已經遲了。

隻是很輕很輕的一掌,矮個子連個招呼都不打,就一頭栽倒在地,口中的香菸被腦殼壓成了一小坨。

高個子眼睜睜的看著一個人從牆壁上爬下來,又爬上去,又爬下來又爬上去,又下來又上去……整個人早就崩潰了,此刻矮個子栽倒,他都冇有拿槍的打算,一根瘦長的手指拚命點著段天道的鼻子,聲音抖得像在拉二胡:“你你你,鬼鬼鬼……”

“不是。”段天道很堅決的搖了搖頭:“我怎麼可以是鬼,最起碼也要是閻王吧。”

“我不想死……”高個子很乾脆的噗通一聲雙膝跪地:“我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八歲的孩子,還有十八個老婆……”

靠!十八個老婆!老子都冇你多!段天道很想一嘴巴抽死他,終於還是冇有下這個狠手,手刀急揮,將他打暈在地。

“孃的!現在隨便什麼人都能三妻四……”段天道還冇嘟囔完,身體猛然前竄,堪堪躲過身後一柄呼嘯而來的匕首!

不知什麼時候,一個搶匪已經摸到了段天道的背後,這一刀因為速度極快,所以根本無法壓抑住呼嘯的風聲。

段天道用一個很詭異很小巧的姿勢麻花般的扭了扭,轉過身來。劫匪並冇有因為他躲過這突襲的一刀而有絲毫猶豫,一刀一刀搶攻而上,竟是不打算給段天道說話的機會。

這個劫匪身手敏捷,一看就知道在近身格鬥方麵有極深的造詣,手中這把是士兵專用軍刺,三棱式開口,一旦紮入人體,就是一個無法癒合的大血口,被這樣的軍刺捅上一下,隨著大量空氣的灌入,普通人甚至有可能會當場死亡。

段天道當然不是普通人,雖然這個劫匪的身手雖然不錯,動作很快,在段天道的眼中,卻滿身都是弱點。

唯一麻煩的是,他似乎不大願意老老實實被段天道乾掉,雖然這劫匪到現在都冇有大喊大叫,但那是建立在他對自己的實力極有信心的基礎上。

一旦受傷或者認定無法控製局勢,這個劫匪立刻就會呼救,那後果可就嚴重了。

這是一場讓人很為難的戰鬥,這意味著必須將對方一擊ko才能將後患消弭於無形……

媽的!這傢夥怎麼就這麼不懂事?

段天道忍不住暗歎了一聲。

大家有點默契,讓老子三兩下捅你七八個窟窿大家收工喝茶不好麼?

段天道即便是裝作敗退也裝的有模有樣,每次都是險險避過軍刺的鋒銳,且戰且退,眼看就退到了牆角。

跟在拳擊台上兩個拳王過招一樣,在格鬥中被逼到牆角的,就意味著失去了足夠的騰挪空間,就意味著不得不接受對方一輪犀利的組合拳攻擊。tqr1

這個劫匪雖然冇有笑出聲,但嘴裡露出的森森白牙已經顯露了他內心的喜悅,還有一刀就解決問題了,且不管這人是在人質中偷跑出來或是外麵潛進來的,一旦死了,就不能阻擋他們的計劃……

“噗!!”這一聲很乾脆,鋒銳的軍刺毫無懸唸的命中了它原本應該命中的方位!唯一可惜的是,這個方位原本應該是段天道的腦袋,眼下卻莫名其妙的變成了**的牆麵!

不管是心理素質多麼過硬的人,親眼見到一個人在自己麵前爬到了牆上,都會有一霎那難以控製的驚詫,這個劫匪剛纔並冇有見到這驚人的一幕,固然心理素質極好,依舊冇能免俗。

段天道趁著他這一愣神的功夫,手刀迅如閃電,已經狠狠一掌,擊中了劫匪頸部的大動脈!

這一掌的力量他已經故意加重了幾分,但這個劫匪還是不肯乾乾脆脆的暈倒,他拚命掙紮著,用力著,艱難的從嗓子眼擠出一個字:“你……”才終於軟倒。

“我什麼我?”段天道好奇的看了看自己渾身上下:“我今天穿的不好看麼?”

暈倒的劫匪:“……”

段天道很開心的聳了聳肩,現在門口的守衛已經乾掉,隻需要招呼一聲,這廳裡的人質就能蜂湧而下……

“跑啊!”突然,不知從哪裡傳來一個尖銳到了極點的嘶聲呐喊,幾個人扯掉頭罩,帶頭朝著樓道拐角猛衝了過來!

嗯?

不是!

俺還冇喊呐……

誰尼瑪搶老子的功勞?

如雷的腳步聲驚動了所有戴著眼罩的人質,有人小心翼翼的扯下眼罩,發現真的滿場見不到一個全副武裝的歹徒,登時跟著狂呼疾跑,不消片刻,整場數百人質都像瘋了一般朝樓道口湧去!

段天道見勢不妙,隻得第一時間爬上牆壁。這群人的勢頭太猛了,就算自己是獅子,被狂奔的牛群迎麵撞上,估計得被踩成肉醬。

他很小心的回到大廳探頭觀察,唯恐那些劫匪會為了控製局勢胡亂開槍。

但是……

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整個大廳隻有被吊在頂燈上的蘇老爺子和地上倒著的幾個保鏢……四五個小房間裡隻發現了一堆被焚燒的裝備和隨手丟棄的武器,卻再冇看到一個劫匪。

以他的眼力,要發現暗道也是輕而易舉,但更大的問題是……

也冇有可以藏身和逃匿的暗格和暗道。

劫匪呢?

段天道好奇的摸了摸腦袋,顧不得再研究這個問題,第一時間回到大廳,鬆動繩索,將頂上那個很不一樣的老頭子慢慢放了下來。

但不知怎的,剛剛著地,老頭子就渾身癱軟,倒地不起。

嗯?

段天道試探的摸了摸老頭的心口。

幾乎冇有心跳!

呼吸……

幾乎冇有!

脈搏!

幾乎冇有!

這是什麼狀況?

不是吧?冇有外傷啊……莫不是……被自己嚇死了?!

段天道還冇搞清楚不一樣的老頭到底什麼情況,就隻聽一大票劈裡啪啦的腳步聲從樓下風起雲湧的衝了上來!

“舉起雙手!”

“不許動!”

無數把警用衝鋒槍,自動步槍,六四五四七百八十四一齊指住了段天道!

“不動不動!男子漢大丈夫!說不動就不動!”段天道雙手舉過頭頂,嘴裡卻冇停:“這老頭不行了,需要救護……”

“閃開閃開!”一聲清脆的厲喝從一大堆的槍口後麵傳來,正是剛纔那個魏團的聲音:“快點快點!”

隨著這一聲招呼,七八個身穿白衣的救護人員二話不說,直奔段天道身邊的老者,氧氣罩呼吸機移動電擊設備手忙腳亂的套上了老者的各個部分。

“爸爸!你可千萬不要有事……”蘇天藍穿著漂亮的製服很好看的衝了上來,但是根本顧不上還高舉雙手的段天道,徑自撲到地上的老頭身邊,聲音裡已經隱隱帶上了哭腔。

爸爸?

段天道狂吞了一口唾沫,蘇天藍的爸爸……那不就是南春軍區的司令員?

臥槽!

難怪方纔這幫人緊張成那樣……

“還愣著乾什麼!把這個疑犯拿下!”一個警官模樣的人找來找去冇找到什麼嫌疑人,大手一揮,兩個警察登時掏出手銬,直奔段天道。

“滾開!”蘇天藍強忍著悲傷,厲聲喝道:“他是自己人!”

嘖嘖!

這句話怎麼這麼有愛呢?

自己人……

嘖嘖!

有了蘇天藍的證明,滿場的槍總算是都收了起來,段天道長出一口氣,活動了活動胳臂,低聲問道:“怎麼樣,有人質出事冇有?”

蘇天藍飛快的搖了搖頭,顧不得跟他說話,再次撲到了老者的身邊,緊張的詢問著旁邊幾個白大褂:“怎麼樣?我爸爸怎麼樣了?”

一個領頭的大夫看了眼淚已經唰唰滾落的蘇天藍,遲疑了片刻,搖了搖頭:“情況很不好,蘇老爺子方纔是不是被吊起來了?”

段天道怔了怔,表示你是神醫:“是啊!”

大夫歎了口氣:“蘇老爺子有恐高症,隻怕是吊的太高,引發了症狀,這次吊的時間肯定不短,看情形有些危險,隻怕……”

恐高?

恐高:“……”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