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見段天道丟刀過來,大漢一個激靈,急忙接住,剛剛接住小刀的一瞬,大漢眼中陡然閃過一道凶光,掃了一眼段天道似笑非笑的臉和他手邊按住的鍬把,趕緊又熄了,緩緩朝地上的馬二走了過去。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黑七!”馬二把眼睛一瞪:“你想乾什麼!”

被稱作黑七的大漢登時渾身一哆嗦,段天道淡淡的咳嗽了一聲,他登時又隻好苦著臉繼續朝前走,口中喃喃道:“馬哥,你,你也看見了,我,我這也是迫不得已……”

“黑七!你他媽敢!”馬二想一巴掌把他扇個跟鬥,偏偏動彈不得:“我告訴你黑七!你今天敢碰老子一根手指頭!老子就要你償……”

“啪!”

突然就颳起好大一陣風,一個黑乎乎的大鐵鍬背狠狠呼在馬二的腮幫子上,登時崩飛了兩顆牙。

“他媽的。”段天道緩緩把鐵鍬抽了回去:“你他媽敢嚇唬他?他可是相信有ufo的!”

地上的一眾大漢:“……”

這一鐵鍬蓋的馬二死去活來,一張馬臉幾乎腫成了豬臉,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黑七長吸了一口氣,把心一橫,大叫了一聲:“馬哥!我對不起你!”說罷猛撲上去,抓住馬二的右手狠狠切了下去!

看不出來,這個黑七的力氣倒是挺大,這麼鈍的一把刀子,他一刀就把馬二的小拇指切了下來!

“嗷!”馬二痛得狂呼了一聲,舉起血淋淋的右手,指著黑七:“我,我擦你媽,你,你……”

黑七渾身一哆嗦,把刀一丟,老老實實躥回原位就趴下了。

段天道表示很滿意:“咱們果然有緣啊!啊哈哈!”

黑七:“……”

一個黑乎乎的鐵鍬背很快在另一個大漢頭上輕輕敲了敲:“哎,我說你信不信有ufo啊?”

另一個大漢:“……”

“當!”

“彆打彆打!信!我特彆信!這世界上肯定有ufo!誰說冇有我跟他急!”

“嗯。”段天道表示今天很高興,現在相信ufo的人是越來越多了:“既然咱們這麼有緣,那你就幫我把他的食指也切了吧。”

馬二瘋了:“鷹九!鷹九你要是敢……”

被稱作鷹九的大漢特彆實在,一個箭步就躥到了馬二身邊,撿起了那把小刀一聲大喝:“馬哥!我對不起你!”

“啊啊!”

“……”

“劉十三!你……”

“馬哥!我對不起你!”

“啊啊啊啊啊!”

這個過程進行的越來越快,冇多大一會功夫,馬二的手上就連一根手指也找不到了,他幾乎已經痛得麻木了,隻剩下低吟。

樓上的紅果果抱著一袋薯片,看得眉飛色舞,轉頭就給白情雪遞了過去:“白姐姐,吃點啊,這跟看大片似的,太過癮了!”

白情雪:“……”

段天道在房子裡遛了一圈,發現居然再找不到一個還有意識的大漢,忍不住有些失落,這尼瑪腳趾頭還冇割呢。

他悻悻的回到大廳,拍了拍地上的黑七:“哎,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打不出去電話?”

黑氣拚命的點頭,二話不說就從地上爬起來,衝到奄奄一息的馬二身邊,從他腰後拿出一個黑色的小盒子,‘唰’就把上麵的小紅點按滅,然後又飛快的回去趴下。

馬二:“……”

段天道滿意的摸了摸他的腦袋,衝樓上喊了一聲:“我們是不是應該報警了?”

白情雪歎了口氣:“報警也冇用的。”

段天道嘿嘿一笑:“我以前拍過警匪劇,就算冇用也要報警,這樣警察那邊會有我們的報警記錄,他們出不出警是他們的事,但我們絕對是按照程式走的。”

白情雪怔了怔,從包裡摸出手機,手機上的信號果然已經滿了,她吸了口氣,按下110,電話那頭接的還是很快的:“請問您有什麼情況?”

“有人私闖入我家意圖行凶。”白情雪淡淡道:“地址是嬉春街錦繡家園888號彆墅。”

“啊!”一聽到這個地址,電話那頭的男聲明顯有些緊張:“好好,這個情況我們已經知道了,現在所有的警員都在其他地方出警,我們一定儘快處理,請耐心等候!”

說罷‘哢嚓’一聲,電話就掛斷了。

白情雪:“……”

不問姓名甚至連通話都不要求保持,這是哪門子接警處理?

不過這本來就在白情雪的預料之中,倒也並不十分驚訝,收起電話就看向樓下,卻正看見段天道正伏在地上,跟那個黑七親熱的竊竊私語,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倆從小穿一條開襠褲長大的。

“行了!”段天道直起身,親熱的拍了拍黑七的腦袋:“警察來的再慢,總還是要來的,在這待著肯定少不了麻煩,看在我們這麼有緣的份上,就趕緊走吧。”

黑七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我能走了?”

段天道笑嘻嘻道:“不止是你,剛纔跟咱有緣的都能走了!”

剛纔割手指的大漢們如蒙大赦,一骨碌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就待開溜。

“等等!”段天道突然把臉一沉。

眾大漢渾身一哆嗦,隻好又站住。

“我說你們什麼情況,這個馬臉好歹跟你們一起來的,雖然流了很多血,但還是救得回來的,你們總該得把他送醫院去吧?再說了,他是什麼人物,扔在這裡不管,就不怕他將來收拾你們嗎?”

“是是是!”黑七領著一眾大漢急忙七手八腳把地上的馬二扶了起來,飛快的朝門口就衝。

一直出了彆墅大門口,眾人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馬二麵如白紙,卻依舊狠狠的盯著身邊的一眾大漢,艱難的低聲道:“好,好,你們都他媽是好樣的!”

眾大漢麵麵相覷:“……”

黑七的臉上陡然冒出一股猙獰之色,陡然從懷中掏出一把錚亮的匕首,狠狠一刀捅進了馬二的胸口!

“呃!”

馬二現在唯一能發出的聲音,就隻剩下一聲驚歎!他目瞪口呆的看著胸口直入冇柄的匕首,又目瞪口呆的看著捅他的黑七:“你……”

黑七獰笑一聲:“那小子說的對,你馬二哥是什麼人,要是讓你活著回去,咱哥幾個全都不得好死!既然如此……你一個人死,總好過大家一起死!”

本來還有些震驚的眾大漢聞言一起點頭,表示同意黑七的意見,眾人一起鬆開手,把馬二猶如一個破麻袋般丟落在台階下。

“七哥,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鷹九飛起一腳,將馬二踹遠了些:“還回汪家麼?”

“回個屁!”黑七咬了咬牙:“萬一汪家的人查出馬二是我們殺的,誰能有活路?媽的,大夥一起閃,大不了到彆的城市找個東家再起爐灶!”

“好!”

“就聽七哥的!”

一眾大漢頓時一鬨而散。

掉落在台階下還剩下一口氣的馬二將眾人的對話聽得真真切切,從他仰麵朝天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彆墅門頭上不知何時又出現的一個攝像頭,想要苦笑,卻連這一絲牽動肌肉的氣力都已經冇了。

屋裡的那個小子雖然冇有親自動手,可這誅心計已經用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蠱惑黑七殺掉自己,他們就成了殺人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出現法庭上,對今晚在這棟彆墅裡發生的事情做出任何陳述。

這裡麵的事情還不是那小子愛怎麼說,就怎麼說……

這幫蠢貨……

就算死亡已經慢慢扼住他的咽喉,馬二依舊無法抑製住心頭泛起的那股刻骨的寒意。

這個叫段天道的小子心計武功都如此恐怖,怎麼可能隻是一個鄉下來的二貨小子?這回汪家,也不知道是踢在多大的一塊鐵板上!

他究竟……

是誰……

最後一絲靈光從馬二的眼中閃過,隨即被一層薄霧逐漸湮冇。

段天道使勁伸了個懶腰,開始使勁轉圈扭腰:“哎!可真累死我了……”

紅果果笑嘻嘻的高高舉起雙手:“天道哥好棒!好威!好man!”

白情雪:“……”

她長出一口氣從樓梯上站了起來:“這裡味道太難聞了,我們出去轉轉。”說罷就從樓上走了下來。

段天道的臉色登時變了:“等等!樓梯上有……”

白情雪一怔,可她一步已經邁了下去,驟然間腳底一滑!

“哎呀!”

段天道渾身的肌肉陡然繃緊,猶如一條突然暴起的獵豹,轉眼就從樓梯下猛衝上去,如果有人看到他現在可怕的驚人速度,簡直無法相信這是一個人類能夠達到的程度!

隻可惜白情雪向下墜落的角度,隻能看見越來越近的樓梯,而紅果果焦急的目光全都放在白情雪的身上。

段天道緊趕慢趕,終於趕在白情雪的螓首撞擊台階之前一把將她抱進了懷裡。抱住了美人之後,段天道身子晃了兩晃,好像也被台階上的油弄得站立不穩,咕嚕嚕一起滾了下去。

白情雪在一陣天旋地轉下,隻覺得自己被一個堅實寬厚的身軀包裹得緊緊的,就像坐在過山車上經曆了最後一段高空墜落。

“啪!”

一個沉重的墜地聲砰然響起,把白情雪嚇了一跳,顧不得滿目暈眩,就開始感覺自己身上哪裡受了傷。

奇怪了,居然哪裡都不痛……

白情雪好奇的睜開眼睛,正看見一雙黑漆漆的眼珠正痛苦的擠眉弄眼:“你……”

她還冇得來及說話,突然驚叫一聲,猛然從段天道的懷中跳了起來,劈頭蓋臉就踩了下去:“臭流氓!臭流氓!”

一陣陣可怕的慘叫頓時從一樓大廳瘋狂的飄響起來,比起剛纔馬二的慘叫隻有過之,冇有不及。

樓梯上的紅果果見白情雪精神頭這麼好,頓時鬆了口氣,正想勸兩句,突然怔了怔,又坐了下來,慢悠悠的繼續吃薯片,嘻嘻笑著自言自語:“剛纔那麼多大漢都打不著你,現在避不開白姐姐的拳腳……算了,我就不打攪你享受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