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不管你現在在哪裡,也不管那個女人在不在。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美女攝影師的話語很冰冷,明知道她現在不可能看見自己,但段天道就是覺得身後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拿老粗而且加熱的火鉗頂著:“半個小時之內,到南春藝校保健室對麵的商店,用那裡的座機給我打電話!”

“哢嚓!”

雖然手機是不能用座機那種粗魯的方式掛斷的,但段天道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聽見了‘哢嚓’這樣的聲音。

段天道和顏海青麵麵相覷,默默的各自穿好衣服,各自坐好。

發動汽車之前,段天道咳嗽了一聲,想要說點什麼,但嘴巴張開了,卻冇有字出來。

‘吧嗒’。

顏海青冇有等他說話,隻是側過頭來,在他的臉上閃電般的香了一記,還示威的掃了一眼窗外,淡淡道:“我知道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所有的女人都跟我一樣大度,我也知道段哥你在乎她,沒關係,我受點委屈算不了什麼的。隻要段哥的心裡有我就好了。”

段天道:“……”

女人心呐,海底針呐!

毛嵐是怎麼能夠在這麼準的點上打電話來的呢?

完全搞不懂!

段天道隻好悻悻的摸著鼻子發動了suv,顏海青則悻悻的看向窗外。

毛嵐這小妮子,竟然在這麼重要的關頭壞了老孃的好事!想要阻止我?哼哼!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段天道這一路上倒真冇怎麼說話,半個小時到南春藝校以他的車技當然是小事一樁,主要是心態上感覺太奇怪了。

自己冇事泡個妞,怎麼總覺得像是對不起毛嵐似的呢?這感覺實在是太奇怪了……

嗯嗯,轉移心態,保持良好心態……

為了搞好自己的心態,段天道隻好開始哼曲子:“我是schnapps一隻小鱷魚,來自尼羅河畔的埃及,原先我呆在一隻蛋中,咬啊咬,我就鑽出來了。咬啊咬啊咬,咬啊咬啊咬,咬啊咬啊咬,咬啊咬啊咬……”

這是一首德國著名的兒歌,他改編成中文以後很歡快的唱了好多個咬,咬的誰也受不了。

顏海青噗哧一聲冇忍住,笑了。

段天道冇有笑,卻長歎了一聲。

哎!

就自己現在這個心態,這妞還泡的下去泡不下去啊?

啊啊啊!

冇到十五分鐘,段天道就把車開進了南春藝校那個地下停車場,顏海青紅著臉低聲道:“我可以在車上等段哥的,段哥打完了電話,我們再……”

再?

再那啥?

段天道手一抖,差點把旁邊的柱子撞了。

臥槽!

這多好的妞啊!毛嵐要是有她這一半的自覺!啊啊啊!

顏海青實在是很誘人,很貼心,段天道差一點點就答應了,但他終於還是痛苦的搖了搖頭:“海青,我知道你對我好,但我覺得現在我還冇有調整好心態,晚些時候我再去找你吧……”

美女老師忍不住深吸了口氣,似乎還想要做點什麼,但是突然就聽見車子前麵‘哎喲’一聲慘呼!

嗯?

‘哎喲’聲開始一聲一聲的不絕於耳,那調調跟段天道的小鱷魚有一拚,還伴隨著嘶聲裂肺的慘呼:“哎喲喲!撞死人啦!哎呀呀!撞的半死啦!哎啊啊……”

兩人麵麵相覷。

段天道怔了怔,這什麼情況?以自己的車技,還能撞到人都不知道?

他‘啪’一聲就從後座跳了出去:“哎呀呀,撞到哪裡啦?”

“腿!腿!”那個慘呼的聲音猶豫了一會:“還有腰!還有背!”

段天道‘哦’了一聲,轉身就朝車頭走了過去:“有冇有撞到其他地方?”

“這個……”那個聲音猶豫了半天:“那倒冇有。”

“你還真老實。”段天道乾笑了一聲,正待問有冇有撞成傻子,一眼看見了車前趴下的那個人,怔了怔,一句話就冇問出來。

熟人!

我靠!

居然是個熟人!

這個躺在車前正打滾的大個子,不但個子大嗓門也大,一眼看見段天道,聲音就更大了:“哎呀呀,痛死我了痛死我了,我要去醫院看病!哎喲喲!我要換肝!要換腎!要好多錢!”

段天道:“……”

這個什麼都大的壯漢,正是幾個小時前想黑顏海青的那個張飛同學!

這種情形,段天道不用腦子都知道什麼情況。

這張飛是好事被自己壞了,一心想要報複,所以到這等著自己碰瓷來了。

媽滴!

太不專業了!

就算要碰瓷給自己找麻煩,你也要找個殘疾來好不好?對麵就是醫院,一驗傷屁事冇有還咋碰瓷?

段天道嘿嘿一笑,蹲在張飛身邊,張飛趕緊圍著車輪子滾,離他越遠越好:“哎呀呀!哎喲喲!不行了,我不行了!今個不賠我錢不算完啊啊啊!”

“那你說要多少嘛?”段天道攤了攤手,乾咳了一聲,從兜裡摸出個鋼鏰:“這夠不夠?”

張飛恨不得跳起來跟段天道講道理,一塊錢?老子辛辛苦苦在地上打滾,這衣服的乾洗費都不夠好不好?想想自己是被撞傷的人,還是冇起來:“不夠!這個肯定不夠!”

段天道歎了口氣,又摸出一個鋼鏰:“這下總夠了吧?”

張飛恨不得跳起來把段天道打一頓,兩塊錢?老子辛辛苦苦在地上打滾,這衣服的乾洗費還是不夠好不好?想想自己打不過他,還是冇起來:“冇十萬我都懶得理你!”

“死活不起來?”

“死活不起來!”

“當真?”

“當真!!”張飛似乎覺得這個語氣還不是很強烈,又補充了一句:“不賠我錢,當真死活不起來!!”

“那好吧。”段天道直接又回到車上去了。

張飛見勢不妙,嚥了口唾沫:“你,你想乾什麼?”

段天道也不理他,摸出板磚:“喂,那個誰啊,給我卡上轉二十萬,嗯嗯,急用,現在就要。哦,其實事倒是不大,就是我現在要開車撞死個人。”

死人:“……”

張飛同學還冇來得及表態,突然就有一個好細嫩好好聽的聲音卡了進來:“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呢!撞了人不賠錢還想殺人滅口啊!”

段天道:“……”tqr1

這誰啊!

段天道一轉頭就發現兩個一模一樣的美麗少女正站在自己的身後,烏鴉鴉長髮垂落胸前,露出頸後一段白得令人目眩的細膩肌膚。

這對少女的相似程度猶如一麵鏡子的兩麵,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甚至說話的聲音都出奇一致,宛若一人,就好像醉酒後看到的重影。

此刻兩人粗大的麻花辮散成了馬尾,上身一件半透明緊身短袖衫,裸露出渾圓白嫩的雙臂,下身一條水洗牛仔熱褲,腰間繫了一條寬邊黑皮帶,把那件半透明的襯衣下襬束到褲帶下麵,渾身上下都是年輕女子的青春活力!

嗯,相比之下兩女身後那隻渾身黑黝黝,隻有眸子碧綠的貓,就根本不值一提了。

這樣的雙生花既然世所罕見,那也就代表在南春藝校,隻能找到那麼一對。

正是上次來找段天道治療風濕病的那對姐妹花!

此刻這對姐妹花顯然也已經認出了段天道,一起怔了怔。

右邊的那個美眉怯怯的拉了拉左邊美眉的衣角:“好像,好像是段醫生耶……”

左邊的美眉柳眉倒豎:“是段醫生又如何?做得不對還不讓說了?就算他治了你的病,也不能做這種無恥的事情!”

右邊的美眉:“……”

看見美女段天道的心情還是比較好的,因為就算是誤會了自己也不能打,隻好咳嗽了一聲:“你們誤會了,其實這個人呢……”

“誤會什麼誤會!”左邊的美眉顯然隻相信自己眼睛所見:“我親眼看見你在威脅一個被你撞傷的傷者!你好歹也是個醫生!一個醫生難道不應該是醫者仁心麼?你怎麼能這樣對待一個傷者!”

地上的張飛立刻就來了精神:“對對!兩位美女果然是俠義心腸!英雄本色!想這樣恃強淩弱的壞蛋!就應該口誅筆伐!就應該讓他付出代價!”

段天道:“……”

“我告訴你!”張飛的精神頭越來越好了,唾沫橫飛:“你攤上事了!你攤上大事了!我腿都被你撞斷了!今天這事,你不陪我個三四十萬都不算完!”

段天道隻好歎了口氣:“這麼貴啊,那我隻好撞死你了。”他說撞就撞,直接踩動了油門,可怕的發動機立時飆起巨大的轟鳴聲!

大個子登時渾身一個哆嗦,剛撞斷的腿突然之間就被接好了,閃電般一骨碌就從地上爬起來了,狠狠吐了口唾沫:“媽滴!算你狠!我告訴你,這事冇完!”

說完就跑了。

一對姐妹花:“……”

段天道:“……”

顏海青:“……”

左邊的美眉可能也總算弄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臉上不由得有些悻悻:“嗯,那個反正他不是好人,你也不是好人。具體誰對誰錯呢,那也無所謂了。”

段天道:“……”

這啥玩意?啥俺就不是好人了?你妹妹的風濕難道是不是我治好的麼?

啷個我就成了壞人?

“你妹!”段天道忍不住就低聲道:“總有一天,把你弄上床去好好講道理!”

他的聲音很低,車外的姐妹花是聽不到,但他身邊的顏海青卻聽得清清楚楚,漂亮的眼珠微微一轉,突然就推開車門下去了:“倩雪香溢。”

姐妹花似乎這個時候纔看見顏海青,臉色登時拘謹了起來,一起低下頭去:“顔,顔老師……”

唔?

這麼長時間,段天道還是第一次聽見這一對姐妹花的名字,原來一個叫倩雪,一個叫香溢。

還真是很不錯的名字呢!

顏海青剛纔的溫婉突然就不知道去了何處,看起來冰冷而又威嚴:“你們兩個這次的考試成績都不好,怎麼不抓緊準備補考,還在這裡遊蕩?”

右邊的美眉小意的抬起頭,掃了一眼車上的段天道,又掃了一眼從他車上下來的顏海青,低聲嘟囔道:“顔老師自己都跟男人約會,還不準我們遊蕩啊……”

跟男人約會的顏海青:“……”

完全冇有遊蕩的段天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