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你看,還非要買個透明外殼的,正好能看見機芯,連開蓋都不用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段天道使勁的歎氣,表示這程度太業餘了:“真品浪琴手錶用的都是優質鍍金錶芯,而高仿浪琴錶使用都是常見的有機芯。”

張飛終於忍不住了,大喝一聲:“彆唧唧歪歪說得跟真的似的!老子有發票的!”

段天道跟看傻子似的看了一眼張飛:“你是不是還要告訴我,你還有防塵袋、出身卡、說明書、購物袋、購買者姓名、購買時間、金額、數量和產品序列號?是不是還要告訴我,上麪包括售出店鋪的地址電話、購買商品、價格,甚至連銷售員的姓名都有,票上還有專櫃專用印章?”

張飛怔了一怔,怔完又大喝一聲,但是聲音明顯比剛纔小了些:“有!有啊!難道不應該有麼?”

段天道把手指豎到嘴邊,很小意的‘噓’了一聲:“這些九塊錢就能買到的東西,就彆扯了。買精仿品倒還冇什麼,買偽造發票那可是違法犯罪。”

張飛小聲的大喝了一聲,啥也冇說。

“我再把剛纔你那帳給你算算啊。”段天道掰了掰手指頭:“七個精仿lv的包,算五千六,兩塊精仿浪琴,算你六千,一共一萬一千六,還有租這悍馬的費用和其他雜七雜八的我也懶得跟你算了,一起就算兩萬。”段天道突然眯了眯眼:“成本兩萬,賣三十五萬,差不多賺了十八倍,高收入啊。”

張飛冇有大喝,他朝左邊看了看,冇看見人,又朝右邊看了看,還是冇看見人,突然也眯了眯眼:“你一個人?”

段天道怔怔的點了點頭:“咋滴?”

張飛突然就大喝了一聲,缽頭大的拳頭直奔段天道的臉蛋,然後一轉頭就抱著拳頭蹲在了地上,使勁的抹眼淚水。

誰卯足了勁一拳打在悍馬的車框上,都得掉眼淚,這是軍工產品,可著勁的結實。

顏海青吃驚的轉過頭,這兔起鶻落的,她啥也冇看見,這一轉眼再看,段天道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大個子的身後麵。

“本來這錢是應該還給你的。”段天道隨手將精仿浪琴錶丟回到顏海青手上,拍了拍大個子的大腦袋:“但是基於你心存不良想要訛詐錢財,就算小懲大誡了。”他猶豫了一會又問道:“張飛同學,你有冇有意見?”

張飛一邊哭一邊使勁的搖頭。

段天道轉過身衝顏海青點了點頭:“冇事了,我們走吧。”

顏海青的眼睛突然睜得好大:“小……”一個心字還冇出口,段天道已經不見了。

張飛同學一轉頭就抱著腿蹲在地上了,使勁的抹眼淚水。

誰卯足了勁一腳踢在悍馬的車座上,都得掉眼淚,這是軍工產品,可著勁的結實。

段天道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站在了大個子的身後麵,歎了口氣,拍了拍他的大頭:“租來的車,要仔細點,免得賠錢。”

張飛一邊哭一邊使勁的點頭。

“你是上班還是下班?”段天道轉過身衝顏海青微微一笑。

顏海青喃喃道:“下,下班。”

“那行。”段天道攤了攤手:“我送你出去。”

顏海青向段天道走了兩步,又停下來,轉身對張飛說了一句:“送a貨?你咋滴這麼冇品!”

冇品的張飛:“……”

段天道咳嗽一聲,轉身徑自朝外走去,顏海青急忙趕了上去,好自然好自然的伸出手,挽住了段天道的手臂。

段天道:“……”

這小妮子長得還是很不錯的,身材還是很凹凸的,這把段天道一挽,他的手臂上還是能感覺到某種柔軟的。

昨晚上一晚上啥也冇做的虛火莫名其妙的就很旺盛,弄得段天道滿大腿的不自在,隻好自己轉移注意力:“這人你是怎麼認識的?”

“誰知道啊。”顏海青好自然好自然的回答道:“我在拍戲場地認識的,一開始挺殷勤的,誰知道是個騙子?”

段天道:“……”

“今天你救了我……”顏海青使勁咬了咬嘴唇,上了副駕駛座,使勁的看了看suv那個挺大的車廂,低著頭道:“那你想要我怎麼報答呢?”

顔老師漂亮的臉蛋很紅潤,表情很引人遐思,不知道為什麼就讓人喜歡朝把車震一震的方向聯想。

段天道就是再不懂女人的心思,也知道這時候把她車裡一壓,說不定就能發生點什麼,但是他猛然咬了咬牙,還是冇有壓。

冇辦法啊,昨天晚上答應了毛嵐的,不能再有新的了。

本來對於這個條件段天道還是頗有微詞的,但在連毛嵐都還冇有拿下的前提下,最好還是不要出彆的幺蛾子比較好。

所以他還是決定把事情的真相和盤托出,其實他之所以突然改變主意來救一下顏海青,就是為了讓她以後不要再阻止自己和穆米在一起,尤其是現在,穆米已經名正言順成了自己女朋友之一的情況下。

想來自己對顏海青有恩,她就不會再阻撓自己了。

他不知道的是,其實就算他冇有救顏海青,顏海青也早就對他改觀了。

因為在他走的那天,是顏海青陪穆米去兌現支票的。

那幾千萬白花花的銀子真的變成儲蓄卡上的數字時,顏海青就已經決定一定要把段天道拿下了。

有錢到這種地步,又捨得為自己女人花錢,又能讓影視公司的總裁圍著討好的男人……

嗯!就是她顏海青的!

段天道一邊說毛嵐和穆米的事,顏海青就一邊若有所思的點頭,以她敏銳的頭腦,很快就發現了其中的關鍵,那就是既然有了第一個左擁右抱,再多一個夾塞或者兩三個,那都是有可能的。

唔……本來還想著把穆米從段天道身邊擠掉,換成自己,現在看來,隻需要讓穆米和那個什麼美女攝影師接受段天道有第三個女人,事情就妥了!

像段天道這樣有能力的男人,的確要他隻有一個女人也有些強人所難……

穆米和自己關係好,比較容易搞定……就是這個毛嵐,好像是個油煙不進的主……

“真是可惜了……”顏海青很誠懇的歎息了一聲:“這個毛嵐終究還是不懂男人的心,其實要換做我的話,隻要我的男人對我好,我纔不管他還有多少女人……”

“對啊對啊!”段天道突然就很高興,冇想到啊冇想到,懂自己心思的,為什麼總是其他人呢?以前都覺得這顏海青太八卦,太愛管閒事,現在才發現她居然是自己的知己:“其實我對我的女人都是很負責的……”

他很想接著說下去,看看車子已經開出了南春藝校,隻好咳嗽一聲,在路邊停下車:“呐,那個張飛不在了,你也安全了,我這時候還要去見毛嵐,不然……”

顏海青微微一笑:“沒關係的,我陪你一起去好了。你要相信我,女人還是最瞭解女人的,你跟她談還不如我跟她談。你今天救了我,怎麼著我也要報答你不是……”

耶?

段天道摸了摸下巴,登時覺得顏海青說得好有道理,你看平常穆米都這麼聽她的話……於是很高興的點了點頭:“也好!那就拜托你了!出發!”

顏海青小意的在耳邊扇著風:“今天還挺熱的呢……”她看起來好像真的很熱,不知不覺就把那條紫色短裙的下襬朝上挪了挪,幾乎將整條白皙的大腿都露了出來。

段天道雖然眼睛在看路,卻忍不住艱難的嚥了口唾沫,冇辦法,誰叫訓練用眼角餘光看人,是殺手的技能之一呢!

臥槽……

還真的挺白的!

顏海青這看似隨意的撩裙襬,就讓段天道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天和她在酒店玩的遊戲……

啊啊啊!tqr1

果斷不能想了啊!

段天道猛踩油門,把黑色suv開的像火箭似的,把自己的手掌伸出車外:“啊啊啊!還是紅果果好啊!”

莫名其妙的紅果果:“……”

段天道的車開的很快,冇多大會,就開到了亮色攝影總店的門口。

冇想到還挺湊巧的,一襲黑色短裙的毛嵐正好送一個女顧客出門口,和迎麵而來的suv打了個照麵。

美女攝影師看見駕駛座上的段天道臉色微微一變,下意識就想要轉身進去,但是停了一停,還是冇有轉身。

這麼長時間來,這還是段天道第一次主動上門來找她,這在某種程度上已經算得上是示弱了。

按照緣聚會所青老闆的說法,自己昨天不顧而去,已經是犯了男女相處之道的大忌。

既然已經允許男人有第二個女朋友,就不應該當著男人的麵爭風吃醋,這樣做是會減分的……

毛嵐也知道自己不擅長與男人相處,既然男人主動示弱,那……那就再給他個機會好了……

段天道見毛嵐冇有直接走掉,心頭大喜,這一腳刹車登時就踩猛了些,正待一個箭步從車裡跳出去,卻聽身邊的顏海青小小的驚呼了一聲:“我的戒指!”

這個迅疾的刹車不知怎的將顏海青纖細左手上的一枚鑽石戒指震落了下來,無巧不巧還掉進了段天道的腳下!

這枚戒指看來對顏海青是十分重要的,她第一時間就急忙埋下頭去,幾乎整個人都趴伏在段天道的腿間,細嫩的小手在他麵前的地麵上來回扒拉著。

女人緊壓著自己的雙腿,段天道是想出去也出不去,眼見毛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隻好拚命的指著自己的中指,表示顏海青隻是在撿手上的戒指。

就在這個時候,顏海青終於拿到了那枚戒指,紅著臉氣喘籲籲的舔了舔光亮的紅唇,嬌笑起來:“幸虧冇有掉……”

她自己都不知道,就她現在這個麵容,這個動作,這個笑容,怎麼看都像是剛剛用嘴給男人做了一件大事。

段天道伸出中指的意思,太明顯不過了,就是已經把這個女人給辦了!

辦了就辦了!還專門拉到自己眼前來辦!

這不是示威是什麼?!

一股巨大的怒火從毛嵐的小腳直衝頭頂,要不是手中冇有拿弩箭,這一下肯定‘嗖嗖’兩箭就把這兩個人射死了!

在心中把這一對狗男女殺了三百多遍的美女攝影師當即重重的冷哼了一聲,氣沖沖的轉身走了。

莫名其妙就要死的鑽石戒指:“……”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