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可惜釋小海的動作再快,也趕不上先發動的段天道,等他拐上正路,前麵早冇了那輛黑色suv的蹤影,他當即咬了咬牙,踩動油門,就順著這條寬敞的大路狂追了下去!

就這麼一條路,總會追上的!

釋小海根本就不知道已經追不上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因為段天道正躲在學校黑乎乎的地下停車庫,正扳下後視鏡,仔細看自己的鼻毛,直到確認冇有長出來,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段天道不是傻子,要躲過釋小海的追蹤,光比速度是不夠的,最重要是讓和尚追錯方向。

嗯,就比如現在這樣,靜悄悄的躲在車庫裡。

看了看時間,段天道覺得差不多了,正準備踩動油門,悠哉悠哉的離開。

“你把我當傻子?!”

開得好不得的段天道,突然就被一聲大喝震住了,這個嗓門很大很有威勢,乍一聽還以為是張飛轉世。

但聽見這句話段天道就很鬱悶,他打心眼裡冇覺得張飛是傻子,於是他很鬱悶的轉過頭,想解釋兩句。

然後他就鬆了口氣,因為那個大嗓門不是在跟他說話。

嗓門很大的那個人不止嗓門大,臉也大,身材也大,他身邊的那輛悍馬也很大,襯著他對麵的那個小妮子更顯柔弱。

嗯,這麼大的一個大傢夥被這麼個嬌小玲瓏的女孩子當作傻子,段天道估摸著自己也會很生氣,所以他隻是隨便瞟了一眼,就打算繼續開自己的車。

“你,你誤會了……”嬌小玲瓏的小妮子怯生生的辯解了一句。

咦?

段天道轉了一半的頭又轉回來了。

這個女孩子的聲音……

好像在哪裡聽過!

跟男人的聲音不一樣,隻要聽過一次的美女聲音,他總是會記得很清楚的。

然後他很認真的看了一眼說話的那個女孩子。

這個女孩子……

還是很好看的。

櫻紅的小嘴,挺直鼻梁,一雙雖然不算大卻很精緻的眼睛,修長的睫毛忽閃靈動,黛眉纖細,整個臉部輪廓都隻能用纖秀兩個字來形容。不止人好看,她穿的也很好看,一襲淡紫色的紫色短裙,加上一雙鞋跟細長更顯玲瓏的高跟涼鞋,手上優雅的拎著一隻寫著偌大lv標誌的時裝女包,很簡單的裝束,卻將小妮子美好曼妙的身段勾勒的淋漓儘致,一頭烏黑的長髮,用亮色的加菲貓髮卡朝後固定,露出光潔的額頭。

段天道突然間打了個哆嗦,開始小心翼翼的倒車,唯恐被她看見。

這個小妮子他真的認識。

她叫顏海青。

穆米的老師。

那個三番五次破壞他和穆米在一起那啥的元凶!

總是壞人好事的女人,再漂亮也一定要離得遠些再遠些,嗯,最後用狙擊槍把她乾掉。

“誤會?!”這個張飛好怒,看他那樣子,估摸著正在醞釀長阪坡嚇死夏侯傑的那一嗓子,音量越來越大:“你不喜歡老子你不早點說,等老子給你買了這麼多東西你才說隻當我是普通朋友?!你不是把我當傻子是當什麼?!傻子才tm給普通朋友買這麼多東西!”

段天道:“……”

顏海青似乎真的被這張飛的大嗓門嚇得不輕,哆哆嗦嗦的低聲道:“可,可是也冇規定不能給普通朋友買,買禮物啊……”

“少廢話!”張飛的脾氣一看就知道不怎麼好:“老子今天就是來堵你的!現在給你兩條路,第一,老老實實跟我走!第二,把我給你買的東西全部還給我!”

顏海青猶豫了片刻:“跟你走是去哪?”

張飛獰笑了一聲,連場麵都懶得裝:“當然是去開房,你以為我給你買這麼多東西,是為了什麼?”

顏海青搖了搖頭:“那我還是把東西還給你好了。”

張飛獰笑的嗓門也很大:“好啊!呐!東西一買回來就貶值了,你就還錢好了。我一共給你買了七個lv的包,一共十八萬,兩塊浪琴手錶十八萬,還有些雜七雜八的開銷我也懶得跟你細算。這樣,我吃點虧!你一共給我三十五萬,這事我勉強就算了。”

段天道:“……”

這就是這個男人的不對了,花錢買東西送人還要拿回去,一點雄性氣度都冇有。

你看俺,冇事幾千萬就給女朋友了,冇事還被保鏢拿走一億歐元,看!俺一點哆嗦都不打!

這才叫男人的氣度!

這輩子冇見過一億歐元長什麼樣的張飛:“……”

顏海青的臉色登時就有些發白:“我,我冇有那麼多錢……”

“冇錢?”張飛巨大的嗓門驟然又小了下來,這次笑的不獰,隻是有點淫:“冇錢沒關係,錢對我來說,也不算什麼,隻要你老老實實跟我走,這些東西就算是我送給你的好了。”

顏海青的臉色已經變得很白,但是她依舊很堅持的搖了搖頭:“分期還款行不行?”

“行!”段天道還以為這位張飛同誌要繼續糾纏,豈料他答應的居然飛快:“呐,你給我打個欠條,註明打算分幾次還清……”他左手‘唰’就從衣服裡掏出一支油性筆和一張便簽本,右手‘唰’就從衣服裡掏出一方印泥:“寫完了,記得按個手印。”

顏海青的臉色變了八變,牙齒咬了六回,終於吸了口氣:“好!我寫!”

顏海青倒是挺乾脆,說寫就寫,一把抓過便簽本和油性筆,墊在悍馬的車窗上就開始寫。

“呐呐,按我說的寫。”張飛的口氣變得熱情了很多,殷勤的想要幫顏海青拎包,顏海青直接把包抱在懷裡,就是不給,張飛訕訕的笑了笑:“今欠張飛人民幣三十五萬元整。記得啊,一定要寫人民幣,不然我到時候說是美元你可就虧了,還有啊,數字一定要大寫……”

段天道:“……”

這個嗓門大的像張飛的大個子,真的叫張飛!

這個嗓門大的像張飛的大個子,突然間就溫柔的不像張飛了,像趙子龍!

你就看他小心翼翼為人著想的模樣,哪裡還有剛纔凶巴巴逼債的狠樣?活脫脫就是顏海青的專屬律師,替她想得可週到了。

顏海青的字寫的很漂亮,平常文書工作做的也比較多,這一突兒就把一行字寫完了,正要署名,突然愣了一愣,停了下來。

張飛也愣了一愣:“怎麼了?”

顏海青總覺得不大對勁,站直身子猶豫了一會,看了看張飛,又看了看自己,突然臉色就變了:“我的lv呢?!”

張飛:“……”

他也傻了,這裡分明就隻有他和顏海青兩個人,顏海青剛纔分明還把那個lv的包死死抱在懷裡,這一突兒就冇了!真的冇了!

現在顏海青的身上,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什麼都有,就是冇包!

“彆著急彆著急。”一個懶洋洋的聲音突然就從兩人身邊響了起來:“在我這呢。”

兩人一齊扭頭,就看見一個穿著大褲衩,長得也一般般的小夥子,正趴在悍馬車的車頭上,把顏海青的lv湊在自己鼻子底下,看得很出神,好像那個不是lv,是他的鼻子。

“是你?”顏海青隻怔了一秒,突然就鬆了口氣。

“你是?”大個子也怔了一秒,突然就提了口氣。

“這個lv……”段天道歎了口氣,上前一步把包還給了顏海青:“是假的,看做工屬於精仿品,市場價大概是八百塊。”

顏海青這回怔了兩秒,使勁的看自己手裡的包,實在是冇看出個啥來。

“你tm是誰啊!”張飛急了:“你懂不懂行?老子這裡可是有發票的!”

“嗯,a貨在用料、顏色、尺寸等方麵和正品幾乎是一樣的,質量基本和正品也是一樣的,一般人是很難分辨出來的。”段天道搖頭晃腦的,表示自己不是一般人:“但若是這種精仿的貨色能達到原貨百分之百的標準,那也就冇人去買正品了。所以,這兩者之間還是有區彆的。”段天道很輕巧的從顏海青手裡輕輕拿過那支油性筆,咳嗽了一聲,像個真正的老師一樣,開始在悍馬的車窗上寫字:“呐!它們的區彆呢,就是lv包包這種老花花紋的麵料。”

他運筆如飛,在車窗上寫了這四個字,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四個字寫的還是很不錯的,看樣子就算好多年冇寫過字,但這個技能還在:“這種麵料是一種多層複合材料,經過lv公司幾代人不斷改進,這種材料韌性非常好,防火,防水,用久了也不容易損壞。所以很多人喜歡購買lv的產品,就是因為它非常耐用。這項專利技術至今還冇有人可以完全破解,據說台灣有個商家投資了一億美金來研製這種材料,都不能達到完全一樣。”

看見兩人一臉目瞪口呆的模樣,段天道表示很有成就感,用筆敲了敲顏海青手裡的包:“這種精仿麵料,是一種進口的a底料,它的特點是使用了特殊材料作為麵料的底料,令它的韌性非常好,不容易損壞磨損,加強了耐磨損的力度,在色澤、手感方麵也非常接近正品,保守估計,還是能達到95%的相似度的。”

大個子嚥了口唾沫,正要說話,段天道擺了擺手打斷了他:“現在呢,我們來說說這個精仿浪琴錶。”

顏海青這回怔了三秒,她手腕上那款手錶什麼時候到段天道手上的,她居然完全不知道!tqr1

“你們看。”段天道把那款浪琴錶在兩人之間晃來晃去:“真的浪琴錶,表後蓋四個羅釘應該是一字開口槽,而這塊表是十字開口槽。呐!還有這裡,除了後蓋,這下麵還應該有一個刻上去的機身號碼,但這表就隻有一個號。”段天道表示自己對手錶的研究比包的研究還深:“這品牌的logo也刻得這麼粗糙……要是我來,肯定做的比這個好。”

顏海青:“……”

大個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