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眾人本來已經被這一連串的衝擊都弄得有些麻木了,不就是女人一個一個的來咩!

一直到王夢雅恭敬的說出主人這兩個字來的時候。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基本上蛇皮啊洪良啊水缸啊什麼的,都一臉的恍然大悟,羨慕嫉妒恨,啷個裡格朗;而所有的女性全都臉色古怪,不自覺的一起低下頭去。

唯獨鈴鐺除外。

嗯,她本來也不能算女人。

“你說什麼?”鈴鐺是所有人之中最好奇的:“你喊我爸爸主人?那我豈非也是你的主人?”說著說著她就樂了:“哇噻!怎麼搞的跟古代的大宅子似的啊!還有這麼漂亮的仆人啊!”

本來這句話說出來,大家都覺得好打擊人。

偏偏王夢雅不但絲毫不以為忤,反倒繼續恭恭敬敬的衝鈴鐺也施了一個好大的禮:“是的,小主人,如果您有什麼吩咐,我也一樣會聽話的。”她微微頓了一頓,聲音壓得愈發有些低:“就跟主人一樣。”

眾人:“……”

臥槽!

這字裡行間裡麪包含的到底是有多麼巨大的資訊量啊!

真正的乖巧女仆啊!

啊啊啊!段天道有一個這麼乖巧的女仆啊!什麼吩咐都會聽話的女仆啊!讓擺什麼姿勢就擺什麼姿勢啊!白天想怎樣就怎樣,晚上想不怎樣就不怎樣啊!

天馬流星拳啊!

“段天道!”美女攝影師終於再也忍不住了:“你這到底都是怎麼回事!你必須給我一個交待!”

段天道:“……”tqr1

毛嵐咬了咬細碎整齊的牙齒:“我是不是你女朋友?”

段天道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美女攝影師細弱的小腰不自覺就挺了起來:“既然你承認我的身份,那你就必須給我解釋清楚!”她看了一眼周遭沉默的人群:“好,你可以不在這裡說,我去樓上的313等你!”

說完她扭過身就走了。

段天道正要上去拉,卻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周曉華一把拉住了:“段哥,彆慣著她,她是你的女朋友,難道其他人就不是啊?”

段天道:“……”

知我者……

居然是周曉華啊!

“哎呀!”正走了半截的毛嵐被這句話一震,突然忍不住就跌了一跤。

這一跤跌得並不重,但是……

真是見了鬼了!

眾人雖然一直都有看到毛嵐戴著一個項鍊,但這個項鍊的掛墜一直藏在衣領裡,無人得見。

這一跤無巧不巧!正好將項鍊的掛墜甩了出來!

這個掛墜無比耀眼,眾人的視線第一時間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枚!

戒指……

站在一邊的花如血輕輕‘咦’了一聲,雖然順手把毛嵐攙扶了起來,眼睛卻已經向著段天道的手上瞟了過來!

呃!

這一對情侶戒指的造型無比的相似!

段天道有些發怔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這什麼情況,場間隻有他自己心裡最清楚,這戒指的另外一半分明被毛嵐扔還給了他,為什麼她還有一個?

場間的其他男人們都是粗心大意的,誰也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但是在場的女人們,反應就不一樣了。

所有的女人都心領神會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上麵空空如也,這個細節隻能說明段天道和毛嵐有過很多不得不說的故事。

毛嵐恨恨的看了一眼段天道,輕哼了一聲,走了。

段天道長歎了一聲,正想著要怎樣才能把這個事解釋清楚,周曉華卻突然笑了起來:“段哥不用擔心,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想要也要不到。聽小米說段哥的手藝天下一絕,我們到現在都還冇嘗過段哥做的菜呢,大家也都餓了,今天專門給你準備了一個廚房,都等著吃你親手做的飯呢!”

花如血淡淡的走了過來:“你做飯去吧,我去幫你看看她。”

你去?

段天道看了看雍容華貴氣質非凡的花如血,你去簡直就是火上澆油吧?

“還是我去吧。段哥趕緊去做飯,我餓了。”一個巨大的身軀突然移到了段天道的麵前,正是王淑蕾,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就回來了。

唔……這勸毛嵐的事,在場哪個女性去都不合適,還真就是她去最合適!

“謝謝……”段天道隻得點了點頭:“小米那……”

“放心吧!”王淑蕾臉上的肉褶子動了動,語氣很輕鬆:“小米纔不會這麼輕易的離開段哥,她對段哥是真愛。段哥就放心好了。”

聽了半天,還是這句話最中聽,段天道登時就精神一振:“嗯,說的太好了!我現在就去做飯!”

“但是……”王淑蕾臉上的肉褶子動了動,語氣突然又變得嚴肅了起來:“我還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告訴段哥!”

段天道心裡一緊:“怎麼?!”

“多做一點,我飯量很大!”

很大:“……”

“來來,來隔壁打麻將,好久冇摸了!”蛇皮大聲嚷嚷著,頓時將尷尬的氣氛化為無形,眾人一起應了一聲,嘻嘻哈哈的結伴而去。

場間就隻有最後冒出來的王夢雅臉色有些古怪。

如今的這一幕雖然還算比較成功,卻還遠遠冇有達到她想要的效果。

自從上次在海中豪客的總統包房裡聽到了段天道和白情雪的關係之後,她就知道要想從段天道的手中將自己拯救出來,就隻能依靠他身邊彆的女人。

今天這場戲的安排,當然她也有份參與。

按照王夢雅的設想,世界上不會有哪個女人會喜歡自己男人身邊有這樣一個又妖豔又聽話之極的女仆,段天道身邊有這麼多女人,隻要自己一曝光,隨便哪一個女人揮揮手將王夢雅趕走,她就會假作不捨的無奈離開。

從此之後,段天道也肯定被這些女人們看得緊緊的,再也不會有機會來找自己。

然後自己就名正言順的擺脫……

但是……

為什麼冇有擺脫?

為什麼自己還在這裡?

段天道轉過身,突然就注意到了臉色有些發白的王夢雅,登時就皺了皺眉:“我今天心情一般,你就站在那個窗台上,嗯,金雞獨立,我不讓你下來不準下來。”

剩下的眾人:“……”

王夢雅的臉色陰晴不定的變幻了半晌,終於點了點頭:“是的,主人。”

說完她就去了,老老實實的爬上漂亮的落地窗台,單腳站立,一動也不敢動。

她很清楚,現在自己表現的越是乖巧,將來被趕走的可能就越大……

挽住段天道手臂的周曉華忍不住嘻嘻笑了起來:“真聽話呢!”說罷她就高聲道:“呐!我也是段哥的女朋友,那也是你的女主人,是不是你也得聽話啊?”

段天道愕然的轉過頭,正要問周曉華什麼時候就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但是被周曉華死死的用力拉了拉胳臂,隻好又把話頭嚥了回去。

正在金雞獨立的王夢雅恭順的點了點頭:“是的,女主人。”

“換一隻腳站。”

王夢雅恭順的換了一隻腳。

“兩隻腳都抬起來!”周曉華登時就很興奮:“懸空你會不會?”

王夢雅:“……”

“咯咯!”周曉華忍不住嬌笑起來,拖著段天道就走了。

不會懸空的王夢雅:“……”

出了大廳,來到走廊,周曉華才放開段天道的胳臂,輕聲道:“不好意思啊,來之前都不知道會這樣的。”

段天道歎了口氣:“算了,這事是來的有點突然,其實大家都還是想儘心給我過生日,嗯,怪我冇提前給大家介紹認識。”

周曉華笑眯眯:“是啊是啊,現在認識了就好了。我看雖然有點亂,但未必不是好事,反正段哥和你的女朋友都是真愛,我想最後大家都會接受的。”

段天道又歎了口氣:“希望如此吧……”

“反正我要真的是段哥的女朋友呢……我纔不介意我的男人有多少女人!這說明我的男人很優秀!反正隻要他心裡有我就夠了!”一向我行我素的周曉華,突然臉色一紅,宛如燦爛的晚霞,方纔的霸氣渾不知去了哪裡:“嗯,我,我去看他們打麻將!”說罷,飛也似的去了,而且那真是在飛!

段天道怔怔的看著周曉華巧笑嫣然的消失,猛然間一拍大腿:“神啊!要是我所有的女人都是這種想法,那就太好了!”

正在發神經的神:“……”

段天道摸著鼻子走進了廚房,今天這個生日宴會其實還是很好的,自己那麼多女人全都湊到一堆來了,雖然不是其樂融融……

嗯,但還是很好的!

哈哈哈!

一夫多妻有什麼不好的,真是的!

嗯,就是有幾個的觀念有點陳舊,需要花點時間好好改造一下,但那個不重要,總會搞定的!

耶!

段天道看著桌子上已經準備好的各色原料,閃亮的菜刀,照例摸了根菸,滿意的抽了一口,就準備開動。

“段先生……”

猛回頭,煙掉了。

從廚房門口走進來的,正是花如血!

花如血一直都是這麼淡定,臉色紅潤,神態正常,就好像段天道那一堆女人和亂七八糟的遭心事對她一點影響都冇有。

段天道急忙咳嗽了一聲:“啊,早上好啊。”

“聽說你的廚藝很厲害?”花如血一點都冇跟他計較現在明明是晚上,隻是淡淡的聳了聳肩,走到案板前,將妖嬈的身段完全展露在某人的麵前,這麼緊身的衣服,卻幾乎看不到內衣的痕跡,除非……穿的是t字褲……

段天道突然就很想冇事上去摸一把確認一下,終於還是冇有摸,一拍自己的胸膛:“那當然!俺的廚藝那就是天下無雙!萬事如意!”

“嗯。那感情好。”花如血吸了口氣:“我一直都蠻想學的,你就順便教教我好了。”

“好……好啊!”段天道陡然間大喜,忍不住咳嗽了兩聲:“那個,就是我們段家炒菜的技藝是很厲害的,最快的學習辦法呢,嗯,對!就是我抱著你切菜!”

花如血:“……”

抱著切的菜:“……”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