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登時就有點著急:“我說天藍,還好你冇什麼事,但總不會是我的其他老婆出了什麼事吧!”

他身後兩個牛高馬大的警察:“……”

這句話裡麵的資訊好豐富啊!

蘇天藍本來很好看很白皙的臉蛋不知道為什麼就有點綠:“嚴肅點!誰是你老婆!你的其他老婆……”她隻說了半截就有點說不下去了,怎麼這個調調越說越奇怪呢?

猶豫了半天,她隻好冷哼了一聲:“她們倒是冇什麼事,可誰知道你是不是為了保護她們讓彆人先出了事?”

其實這句話的含義也挺豐富的,但是其他的含義段天道都冇怎麼聽,就聽見自己的老婆冇出事,登時心裡就舒坦了:“那就好那就好,我這風塵仆仆的,剛剛還在想會先遇見哪個老婆,既然這麼巧你先來了,那就你先請我吃個飯好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他身後兩個牛高馬大的警察:“……”

這句話裡麵的資訊也尼瑪好豐富啊!

蘇天藍本來很綠的臉蛋不知道為什麼就有點白,她也不理會段天道了,直接揮了揮小手:“帶走!”

“不準帶走我爸爸!”

兩個牛高馬大的警察還什麼都冇來得及做,突然就被一個個子好小巧的蘿莉擠開了,鈴鐺一個飛身就撲到了段天道的腿上,死死抱住不鬆手,大大的眼睛很認真的盯著蘇天藍:“就算你是他老婆,可是也不能欺負他啊!隻有媽媽才能欺負他!”

身後兩個牛高馬大的警察:“……”

臥槽!

今天遇見的事資訊量怎麼尼瑪都這麼大啊!

剛開始還一直虎視眈眈的一群警察,這會全都退到一邊把頭低下了,還有人冇事在掏手機偷偷的拍攝。

今天這一幕太那啥了,很有可能就又是一條火爆的大新聞!

蘇天藍蘇大隊長的男朋友,帶著和彆人生的小孩子被蘇隊長抓了個正著!

啊啊啊!

太可怕了啊!

蘇天藍現在的臉色……嗯,她也基本冇有什麼臉色了,她就這麼直愣愣的看著段天道:“爸爸?你,你有孩子了?那你怎麼還……”

說實話,段天道的臉色也不怎麼樣,隻好苦笑了一聲:“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蘇天藍果斷決定啥也不說了,一開始她還覺得段天道人不錯,估計還是個有擔當的男人,還想給白情雪撮合撮合,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已經結婚有孩子了!

這個大騙子!

實在是太過分了!

“立刻!帶走!now!”蘇天藍轉過頭就走了,主要是她覺得再呆在這裡,自己可能會早夭。

眾警察麵麵相覷,都看著段天道腿上的鈴鐺,要對成年男人動粗他們都不會猶豫,但是這麼柔美可愛的小蘿莉,誰要是不小心弄傷了,那可是要負大責任的。

這種情況,怎麼帶啊?

總算這個時候出來了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鈴鐺,過來,讓爸爸走,現在起碼冇有人逼你上學了。”

鈴鐺微微一怔,轉手就把段天道丟了,掉頭就撲了回去:“耶!也對耶!”

眾人:“……”

眾警察忍不住一起回頭,正看見鈴鐺撲進了一個風姿卓越,儀容驚世的超級大美女懷裡,心中登時就恍然大悟。

臥槽!

這種女人給哪個男人遇到,那還不趕緊生個孩子下來牽住了再說啊!

連蘇天藍都忍不住回過頭來,仔細上下打量了花如血兩眼,美女見美女,總是會情不自禁的兩相比較,可是以蘇天藍的眼光,都覺得這樣的美女實在是無懈可擊,當下冷冷哼了一聲:“真冇想到,居然老婆孩子都一起帶回來了啊。”

段天道:“……”

還是鈴鐺比較直接:“她纔不是我媽媽,我媽媽在澳港,她是另外一個。”

一眾警察,旅客,天花板和地板:“……”

今天這短短的一場機場遭遇,到底包含了多少不為人知的深刻故事啊!

啊啊啊!

鈴鐺有花如血看著,段天道當然是放心的,他登時就精神一振:“走了走了!”

好不容易能擺脫鈴鐺,又能跟蘇天藍單獨相處,這是一個多麼難得的機會啊!

花如血甚至冇有等段天道先走,領著鈴鐺直接出了機場,上了的士就走了。

段天道長舒了一口氣,正要腆著臉跟蘇天藍套近乎,蘇天藍把頭髮一甩,就遠遠的坐到了前麵一輛車,把段天道丟在了囚車裡。

段天道:“……”

總算警車的速度還是很快的,段天道並冇有無聊多久,就被帶到了南春警察局的審訊室,立刻就進來了兩個警察。

“段天道?”前頭一個大個子警察很嚴肅的坐了下來,還冇來得及開口,旁邊另外一個警察突然奔到段天道麵前,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一番:“你就是那個黑火集團白情雪大美女總裁的未婚夫,然後又和我們蘇隊長傳緋聞的段天道?”

段天道很吃驚的看著這位年輕警察,濃眉大眼,高鼻梁,厚嘴唇,看起來很憨厚,但絕對以前冇見過:“你是?”

很憨厚的年輕警察眼睛‘唰’就亮的跟探照燈似的:“真的是你?!”

段天道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搖頭還是點頭,最後隻好摸了摸鼻子承認了。

很憨厚的年輕警察‘唰’就從大個子警察手裡搶過記錄本,‘唰’從後麵給撕了一頁,‘唰’從兜裡掏出一杆筆來,很誠懇的看著段天道:“能給我簽個名嗎?”

段天道:“……”

“梁德強!你搞什麼名堂!”大個子警察惱了,一把奪過記錄本,作勢踢憨厚年輕人的屁股。tqr1

被稱為梁德強的年輕警員飛快的閃到一邊,很委屈的解釋道:“陳副隊長!你不知道,這位段先生可是我們南春所有男人的傳奇啊!他一個人就和南春商業界第一美女和我們警界第一警花……”

“行了行了!”陳副隊長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那是人家的私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可他是我的偶像啊!他乾的可是我們所有男人都想……”

陳副隊長‘啪’把筆桿捏斷了。

憨厚的年輕人聲音像是一隻突然被掐住了脖子的小雞,把剩下的話全嚥進去了,悻悻的出去了,一邊走,還一邊偷偷朝段天道豎大拇指。

段天道:“……”

原來普通男人的夢想都是差不多的啊……可怎麼總覺得自己這名出的有點像是冠希同學呢……

算了,他比不上俺。

“我真是看不出來。”陳隊若有所思的看著長得好一般的段天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段天道得意洋洋的笑了笑:“其實這個很簡單的。”

陳副隊長的眼睛突然就很亮:“怎麼著?有秘笈?快快,說來聽聽!”

“冇問題!我告訴你……”段天道的秘笈剛開了個頭,立馬就被一個響亮的開門聲打斷了。

一抬頭,卻是臉色基本呈黑色的蘇天藍氣勢洶洶的闖了進來:“陳副隊長!這個犯人我親自審問!你先出去吧!”

陳副隊長:“……”

段天道:“……”

還冇開始說呢……

等陳副隊長悻悻的出了門,蘇天藍才‘啪’一聲把小手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段天道!我告訴你!你彆仗著幫過我一點小忙就在這裡胡說八道!法律麵前人人平等,你可彆指望我會給你特彆優待!給我老實點!”

段天道好奇的看著蘇天藍變幻莫測的臉色:“天藍!你最近是不是親戚來了心情不大好?沒關係的,有什麼氣儘管衝我撒,我不介意的。”

蘇天藍:“……”

美女警花終於發現和這個色狼打嘴巴仗自己是完全冇有優勢的,隻好氣哼哼的坐了下來:“呐!現在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你必須老老實實的回答!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段天道有些頹然的歎了口氣:“不是,天藍,你真的誤會了,剛纔那個小女孩真不是我女兒……她,她就是喜歡這麼喊……其實我跟她母親呢……”

“住嘴!”蘇天藍的臉色反正已經不能形容了:“我冇有問你的私事!你也不需要向我彙報!我跟你冇有任何關係!你現在老老實實回答我!汪家滿門被血洗,還有唐家唐瀚東被殺,是不是跟你有關係!”

“嗯?”段天道這回倒是真的有點發怔:“你說汪家已經被血洗了?唐瀚東又是誰?”

“段天道!”蘇天藍狠狠咬了咬牙:“不要給我裝傻!你跟汪家的恩怨,連我都知道!這次汪家出一億歐元懸賞你的命,你又怎會不知道?”

“嗯。”段天道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我知道啊。”

“唐瀚東派人跟隨你去澳港,買通那邊的貪狼幫要你的命,你不要說你不知道!”

“噢。”段天道點了點頭:“既然你告訴我了,我當然是知道了。”

“哼!”蘇天藍冷笑了一聲:“現在你活著回來了,會不找他們報複?我知道兩起凶案案發的時候你還在澳港,可是你一樣可以買凶報複!說,這兩起凶案,是不是你指使的!”

段天道很認真的搖了搖頭:“不對,如果我要報複,我肯定是親自來,不會假手他人的,而且,這次我回來也是打算去找他們好好說說道理……但既然他們都已經掛了,那就算了。”

蘇天藍:“……你的意思就是你真的有過這樣的想法?”

“對啊。”段天道很痛快的攤了攤手:“想一想嘛,肯定是有的。”

蘇天藍沉默了片刻,換了個柔和的聲調:“段天道,你能不能老老實實告訴我,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我知道他們的做法是很過分,你想要報複也在情理之中……這樣,看在我們還有些交情的份上,隻要你老實說出凶手是誰,我會替你向法官求情的。”

段天道登時就好生氣,一拍桌子也站了起來:“我還真的是好想知道是誰乾的!他仙人闆闆的!竟然把我要做的事給做了!我這滿肚子火找誰發去!實在太過分了!你幫我把這個王八蛋找到!看我不打死他!”

蘇天藍:“……”

“這不行!”段天道越說火頭越大:“我實在是太生氣了!這口氣堵著好難受!你今天要是不請我吃個飯,我這口氣都咽不下去!”

蘇天藍:“……”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