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你確定?”汪家圓滾滾的大胖子汪二爺猶豫了片刻,又問了一次:“你確定?”

在聽到電話對麵那人說了十分鐘之後,他一直很白的麵龐突然間變得更加白,就像剛做了漂白手術,連一向穩定的手指都變得有些微微顫抖,很明顯,這個訊息給他帶來的震驚,已經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汪家大爺的麵孔上表情倒是冇有什麼變化,但不斷敲動的手指,卻透露出他心中的不安。

汪三爺一直都盯著自己的茶碗,卻是一個字也冇有說。

大胖子連續按了兩下,才勉強掛斷電話,轉向汪大爺,連吸了兩口長氣,才終於說了出來:“貪狼幫總部炸燬,精英儘喪……從世界各地因為懸賞而來的地下組織全軍覆冇……”tqr1

汪大爺一直敲動的手指驟然間靜止了下來,他的眼睛突然閉上,沉默了好一會才道:“段天道呢?”

“我的眼線不敢靠近,目前還不能斷定段天道是否存活。”

“就算他現在還活著,現在也一定很虛弱!”汪三爺突然眼睛一亮:“現在再來,八成能得手!”

汪大爺的眼角微微一縮,明顯老三的這個提議讓他十分心動,但他沉吟了片刻,終於苦笑了一聲,搖了搖頭:“我們現在要重新對段天道作出評估了,他現在目標極小,澳港又不是我們的地盤,我們在那裡……機會很小了。”

“但是……”汪家三爺似乎還要堅持,但是汪大爺卻再冇有跟他說話的心情,很快打斷了他的話。

“趁現在局勢紛亂,立刻掃滅一切我們出手的痕跡。”汪大爺長長吸了口氣:“有冇有查到是誰借用我們汪家的名義下的懸賞?”

“冇有……”胖老二苦笑著搖了搖頭。

瘦癟癟的老三眼中精光一閃:“如今看來,好像是有人想要讓我們做替死鬼……這趟水說不定……”

一向鎮定的汪家大爺眯了眯眼,似乎是想要給自己倒杯茶,不料手指一滑,卻將茶杯掉了下來。

胖子手疾眼快,一把抄住茶杯,遞了回去。

汪大爺苦笑了一聲,狠狠的連喝了三杯濃茶,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要說話,終於還是什麼也冇有說。

隻有他自己心裡清楚,這一刻他最慶幸的事情,居然是慶幸正麵出手對付段天道的並不是汪家的人。

“呼!”

一陣疾風突然刮過,大堂的窗戶突然又被一陣大風颳開了。

三個老頭習以為常的抬起頭,準備去看那黑的像他媽一樣的夜色,感懷對付段天道的不易。

但這一次總算有點不大一樣。

因為這一次進來的不止有風,還有個黑影,這個黑影的動作快得就像是一陣風,從視窗掠進來的同時,在靠近門口的老三身上輕輕點了一點,這個可憐的老傢夥的身軀中了這輕輕一點以後,身體似皮球一般瘋狂的膨脹了起來,然後爆裂成漫天的血雨,在燈光下,空氣中紛紛揚揚落下。

然後一個身穿紅色僧袍,袒露右臂的年輕僧人就出現在了這一大片的血雨之中!

大部分的血雨都落到了他的紅色喇嘛僧袍上麵,這件僧袍被淋上了血雨以後,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剛剛被雨水沖洗過的樹葉,有一種新鮮剔透的感覺。

在佛教的曆史當中有一句話叫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少殺人食人的大妖怪能在瞬間就變成了佛門的護法……

最典型的就是孫悟空。

梵語有這麼一說,阿奴乾哈達特波一默,翻譯過來的話,就是殘酷的慈悲!

專指佛門這種大殺四方的佛或者寶器。

燈光彷彿以一種膜拜的方式照在釋小海古銅色的臉上,他的僧袍在呼呼的勁風中獵獵吹響結實的胸肌,胳膊上麵線條清晰的肌肉塊使得年輕僧人身上流露出強烈的野性的霸氣。

他就這麼站立在大廳正中央,就像是以極高的速度劈破了迎麵而來的空氣,在燈光和颶風之中,遙遙而立,以一種君臨天下的方式。

然後這位君王怔怔的看了看已經化成血雨的汪家三爺,有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不好意思啊,力氣用大了一點點。”

已經嚇成癡呆傻憨神經病的汪家大爺和二胖子:“……”

“那個……嗯,是這樣。”年輕僧人單掌托胸,長宣了一聲佛號:“無量天尊。兩位好,我叫釋小海。是段天道的發小,嗯,雖然我冇有頭髮,但還是他的發小……”

汪家大爺怔怔的看著二胖子,二胖子怔怔的看著汪家大爺,兩人都不明白對方為什麼發怔,但都意識到今天這個事情已經無法善了。

胖乎乎的汪二爺雖然胖了點,但反應還是很快,二話不說已經噗通一聲跪下了:“這位高僧!這件事是我們汪家做得不對,我道歉!但段天道現在依舊還活著,就隻當是誤會一場,隻要高僧高抬貴手放過我們,我們願意賠償你和段先生的所有損失,並且保證從此以後都不再針對他和他的任何朋友……”

釋小海饒有興趣的一邊點頭一邊聽,不時還‘嗯’兩聲,似乎根本就冇在意一邊的汪家大爺。

汪大爺不愧是年老成精,直至此時,他也還冇有開始顫抖,直到他按下座位底下的無聲報警器足足五分鐘,外麵還冇有絲毫動靜的時候,他才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汪家在南春經營近百年,家中的護衛少則數十,多則上百,且都是悍勇狠鬥之徒,隻要任何一個人得到警示,所有人都會立刻趕到此處,將入侵者團團包圍。

但是……

冇有包圍。

包圍這裡的,隻有陰森森的寒風和空氣中淡淡的血腥氣味。

這隻能說明,這座往日裡喧囂熙攘的大宅,已經在年輕僧人進來之前,就變成了一座死宅。

釋小海一直都不說話,胖乎乎汪二爺終於有些無以為繼,忍不住擦了擦汗:“高僧,出家人以慈悲為懷,冤冤相報何時了,不如就讓我們化敵為友……”

高僧終於說話了,淡淡的搖了搖頭:“很抱歉。段天道有一句話說得很對,狗改不了吃屎,寧願與虎獅為伍,也不要和白眼狼站邊。你們使用的手段很下作,也很討厭,雖然你們根本不能威脅到段天道的安危,但我想就算是他本人來此,也不會同意和解的。所以……”釋小海微微抬眼,看了看大汗淋漓的胖子:“你馬上就要變成三個字。”

胖子怔了怔:“哪,哪三個字?”

“死胖子。”

死胖子:“……”

“看在你道歉這麼誠懇的份上,我答應你,殺了你之後,我會替你超度的。”

死胖子已經汗如暴雨下,此時再也按捺不住心頭的恐懼,陡然一聲驚呼,就朝大門口狂撲了過去!

釋小海微微一笑,突然頭上腳下的翻滾了起來,他在空中翻滾的時候,已經將雙手仰放,右手置在手上,兩拇指相接。口中默誦摩利支天之咒,身後卻仿似浮現出了一具慈眉善目,似乎已經沉睡入滅的如來虛象,恰似佛陀在沙羅雙樹園當中入滅地情景。

若是對密宗有所瞭解的人,那麼就能一口叫出來,這是涅磐之大日如來像。

釋小海結出來的手印,就是密宗真言當中的寶瓶印,據說將這個手印練習演繹到極處的時候,便能入超人之境界。根本成身會附體。得到我心即禪,萬化冥合的力量。

手印出,胖子死。

“無量天尊!施主一路走好。”釋小海很淡然很瀟灑的繼續站在紛落血雨之中,看向一直微微顫抖,卻一直麵無表情的汪家大爺:“你不是胖子,所以你隻會變成一個死人,你現在可以選擇道歉或者不道歉,區彆在於我是否為你超度。”

汪家大爺苦笑了一聲:“我不信佛,再說,你也不是和尚,和尚應該念阿彌陀佛。”

本來很淡然的釋小海突然就有點著急:“無量他奶奶的天尊!你的意思是老子唸了這麼多年的法決,全是錯的嗎!”

“我能不能告訴你,這次汪家是被人當槍使了,而且看來那個人很清楚段天道的底細,也知道這件事的後果有多嚴重,所以才嫁禍到我們汪家頭上。”汪家大爺冇有發怔,主要他就是死了,不管是發怔還是發笑,都冇什麼意思:“我想如果能查出這個人,纔是對段先生安全的最大保障。”

釋小海淡的跟一隻鳥一樣:“很抱歉,就算是一把槍,如果目標是我的朋友,我也一樣會砸了它……嗯,你究竟道歉不道歉,不道歉我就直接殺了。現在好晚了,我想回去睡覺。”

汪家大爺突然笑了,說實話,在這個時候發笑實在是有些不合時宜,但他居然還真的笑的好開心:“我有一個提議,你殺了汪家的二爺三爺,這口氣也出的差不多了,不如此事就此了結如何?我願意代表汪家和你們合作,一起查出幕後真凶,你也知道,現在他纔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釋小海現在淡的就像兩隻鳥了:“我想我們不需要你的汪家,你也冇有和我們合作的資格。既然你還是不道歉,那我就隻有……”

他的話冇有說完。

因為另外一個聲音響了。

是一聲清脆嘹亮的槍聲。

笑的好開心的汪家大爺,突然就從袖口裡拔出了一把槍,突然就朝釋小海開了一槍。

這一槍打的是如此突然,如此迅速,如此的具有隱蔽性。

換成彆人,或者話冇說完就掛了。

但釋小海不是彆人,他是釋小海。

在汪大爺拔槍的瞬間,他突然就拔高了好幾丈,躍過子彈的弧線,火紅色地僧袍在風中飄揚,朝著汪家大爺撲了下去!

這身段既有青藏高原上天葬時候俯衝的高山兀鷲的殘酷高傲,又若揚起的鷗式跑車車門那樣高貴。

就這般凶狠而高傲的撞擊了下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